《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一百六十三章女贼火凤凰


    龙舰扬起了满帆,以最的度往高丽国航行而去,龙翼站立在船之处,享受着微见清凉的海风,吹拂在面容上的感觉,如同沐浴春风,本来收复了倭国,他们就该班师回朝的,可是龙翼想去看看高丽国的风景,因此他让大军先回去,而自己则带着一部分船舰前往高丽。“百度藏家”

    经过两天三夜的航行,龙舰终于抵达了高丽国的仁川港口,当天朝无敌舰队驶进高丽国仁川港口的时候,高丽国人民无比惊呼,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庞大壮观的舰队,得知是天朝皇帝亲征倭国折返的舰队,当即列队欢迎。

    仁川的官员早早派人八百里加急送书函禀告平壤的高丽国王,而仁川的大小官员全部都出到港口进行迎接,这等小官小吏,龙翼自然不屑一见,只是让随从官员进去沟通便可以,自己则是等待高丽国王亲自来叩拜自己。

    因为来回需要一点时间,龙翼感觉实在无聊,因此就带着张程化妆成为商人上岸微服私访去了。

    这高丽国一直一来都是沿用天朝的文字、律法,就连建筑风格都与天朝一模一样,因此走到街上,就如同进入天朝的城市一样,不过仁川相比天朝的城市来说,显然小很多,的人这也算是富饶之地,民风非常不错。

    龙翼穿戴着一副商贾模样的衣衫,把手拢在了袖子中,而张程打扮得更是夸张,脸上涂得一片黝黑,车夫打扮,扬着马鞭,呼呼喝喝的赶着马车。

    龙翼嘿嘿一笑:“张程,想不到这高丽国跟咱们天朝是一模一样,不愧是我们的藩属国啊!”

    “皇上,这高丽本来就是我们天朝的,不过是给他们国王代管而已!”

    张程微笑的说道。

    “张程,你这话就不对了,别说我天朝了,就是以前的历朝历代也没有那个朝代把这高丽给吞并了,可见这个小国还真有点本事。”

    “皇上,现在就连万里海疆之外的倭国都已经被天朝所征服,皇上如果你要征服高丽,完全是举手之劳!”

    张程微笑的说道。

    龙翼道:“其实动武实在是朕最不愿意看到的下策,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朕在想,用什么办法,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将这高丽给征服了,才能显示朕的本事来!”

    张程微笑的道:“皇上你这么英明,一定会想到办法的,臣只要跟随皇上你,将来也算是建功立业了。”

    龙翼一阵微笑,道:“张程啊,看朕现在的样子,朕就想起当初跟你一起微服私访的情形,那个时候你也是这么帮朕赶着马车,可惜啊可惜,当初坐的可是豪华马车,又有温柔贴心的侍女相伴,今日却坐的粗陋光板马车,身旁只有你这个男人为伴……”

    张程闻言,差些从马车上跌落下来,惊呼道:“皇上,您老该不会是想让臣给您逮几个漂亮民女之类的吧?”

    “去你的!”

    龙翼笑骂一脚踹去:“真的把朕看成了荒无道的昏君啊?朕要真有这心思,又岂会和你说?林建成那贼小子,才是最适当的人选。”

    张程这才松了一口气,拍胸道:“吓了微臣一跳,若真的让微臣去干这种事情,微臣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太后……”

    “啪!”

    龙翼笑着揍了张程一记响头:“朕只是觉得路程遥远无聊,想和你小子开开玩笑而已,妈的,早知道朕叫林建成给朕当马夫了。”

    说着,龙翼平躺了下来,双手枕在脑后,说道:“真是无聊啊,哪怕冒几个简单的盗贼出来也好啊。”

    忽而,张程将马车缰绳一拉,止住马车,沉声道:“皇上,前面情况有些不妙。”

    龙翼一骨碌爬起身来,向四周打量了一番,此处地处一林地,周围大树林立,加之天色已经有些昏暗,树林深处隐隐约约透着一丝诡异,我晕,该不会是想啥来啥吧。

    “嗖!”

    一支羽箭疾风般飞射而来,镓一声钉在了马车木板之上,箭簇刺进木板三寸,箭尾嗡嗡颤抖不已,可见此箭之力是何等强悍。

    “全体戒备!”

    张程沉声一喝,从马车底下抽出一柄大刀,跃下了马车,其余几辆马车上的护卫,纷纷度捷的冲到龙翼地面前,形成了一个保护圈,个个手持兵器,目露警戒的望着四周。

    “刚才只是小小的警告,留下马车,你们可以走了。”

    树林的深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如若不然,下面的箭,就不长眼睛了。”

    据说高丽国的人擅长弓箭,没想到一个女流之辈居然也能如此犀利,看来这高丽国的人真是用弓箭能手。

    女人?龙翼一愕然,真是他妈的想啥来啥,刚一想到女人和强盗,便出来了一个结合体,女强盗,不知道这个女强盗长得怎么样?不过听声音倒是听好听的。

    不过,堂堂天朝皇帝,又怎么能受一个女强盗的威胁呢?想着龙翼便嘿嘿一笑道:“对面的女贼听着,你也不打听打听,连本少爷的货物都敢抢劫?”

    “少废话。既然出来劫道,就没有本姑娘不敢干的营生。”

    对面女强盗娇叱道:“我数到三,再不滚蛋,本姑娘要了你的小命。^9g-ia^”

    龙翼暗中向张程使了个眼色,张程顿时会意,身子一躬,迅即若烈豹一般向树林中猛扑过去。

    “叱。”

    对面女强盗娇呼一声,弓弦铮鸣声连连响起,三支羽箭竟然呈品字形向张程射去。

    张程脸上露出了惊色,身影连动,连躲两支利箭,第三支箭是躲无可躲,擦着他的右臂划过,带出一片血肉,龙翼急喝道:“张程你给我回来。”

    情知对面那女强盗弓法娴熟,张程根本无法在毫无遮掩的情况下,突进过去将其生擒,张程依言闪了回来,龙翼急忙查看了一下他的臂伤,问题倒是不大,看似吓人,其实只是擦伤,龙翼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功夫。”

    对面那女强盗也姣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区区一个马夫,武功竟然如此了得?”

    “哼,你不要把我逼急了。”

    龙翼狠声道:“别说我人多欺负人少,我们这里可是有十多个人,就算我一个人也可以让你吃尽苦头!”

    “你以为本姑娘出来截道,会单枪匹马么?”

    那女强盗喝道:“兄弟们,都出来。”

    树林之中,一阵杂乱的细碎声音响起,近百名精装的汉子,从树林之中掩了出来,个个手中拿着强弩利刃,将龙翼一干人等危困在里面。

    龙翼倒抽了一口冷气,看来今日要栽在这里了,他自己一个人对付那个女强盗到无所谓,就算一起对付三五十个也没问题,关键的问题在于对方有上百个,而且龙翼不得不考虑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所有锦衣卫的安危,自己一个人是可以轻易离开和杀敌,可是上百的弓箭,张程尚且都受伤,对方近百架强弩齐射,那些锦衣卫更不可能躲开这些弓箭,再说,那女强盗还埋伏在树林之中,并未现身。

    “本姑娘再说一遍,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今天本姑娘也劫定了,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得。只要你们放下武器,马上离开这里,本姑娘就不杀人。”

    那女强盗,心肠倒是不坏。

    “少爷,我看他们个个身有武功,武器装备犀利正规,不像是普通的简单强盗。”

    张程凑到龙翼耳畔道。

    龙翼略微思索一番,朗道:“好,今天本少爷就认栽了,不过,好歹你也要告诉我你的名号,否则本少爷被劫,也不知道被谁劫了,岂不是太过于冤枉?”

    “哼,想套本姑娘的门路?”

    那女强盗哼了一下,道:“也不怕告诉你,因为你在附近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本姑娘的名号了,本姑娘人称火凤凰。”

    龙翼向张程使了个眼色,随即又朗声道:“多谢火凤凰姑娘手下留情,我们撤了。”

    火凤凰指挥手下,把包围圈让开了一条同道,让龙翼他们过去,再向西行出后,龙翼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张程看得莫名其妙,怪声道:“皇上,你为何突然大笑?微臣觉得既窝囊又憋屈,恨不得杀回去,将这群强盗杀个片甲不留才雪恨。”

    “朕是在笑,那个叫火凤凰的女子,实在有意思。”

    龙翼又淡笑道:“她自己恐怕怎么也不会猜到,竟然把天朝皇帝给劫了。”

    张程沉声道:“臣已经按照皇上的旨意,派出了数名得力侍卫,悄悄跟在了他们的身后,相信以他们的武功,应该能够查探清楚那股匪贼的老巢在哪?皇上,天色已然不早,前面正好有个小镇,不若先在那里休息一晚,明日再行赶路。”

    龙翼望了望天色,淡声道:“也好,反正高丽国王此刻恐怕也未曾到呢!”

    这是一个依江而建的小镇,镇不大,看上去却是一片祥和,由于小镇上并无客栈,众人便借宿到镇中一陈乡绅府中,陈乡绅听说龙翼他们是跑商之人,倒也客气,亲自陪着龙翼用膳。

    酒过三巡,龙翼便有意无意地开口打听起来:“陈老爷,你可知道附近有股匪贼,其领头的乃是一女子,号称火凤凰的。”

    那陈乡绅原本笑盈盈的脸,顿时凝结了起来。陈乡绅脸色又一变,急忙道:“不不,在下并没有听说过。”

    站在龙翼身后的张程低沉道:“陈老爷,你是否在害怕那女贼上门报复呢?你放心,既然我们打听此女,定然是有了万全之策。”

    那陈乡绅脸色一冷,站起身来道:“几位客人,陈某累了,各位自便吧。”

    说着,起身想走。

    龙翼一愣,这家伙之前还一副客气的模样,但问到了这火凤凰的事情,却突然态度冷淡了起来,想必其中必定有鬼,遂暗暗向张程使了个眼色。

    张程一个箭步,冷笑着挡到了陈乡绅面前,威胁道:“陈老爷,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令牌,在其面前晃了一下道:“我们几个,可是官府中人,正奉命追捕那火凤凰呢!你若是不愿和龙翼们合作,嘿嘿,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本章节由藏家””

    陈乡绅的几名家丁,原本见老爷被拦,欲上前帮忙,然而闻到对方竟然是官府中人,便不由得退开了几步,骇然不敢插手,陈乡绅自己也是一脸的惊色,惊疑不定的望着龙翼他们几个。

    “张程,不准对陈老爷无礼。”

    龙翼缓缓站起身来,向前踱了几步,笑盈盈道:“陈老爷,我们对你并无恶意,只是你告诉我们一些关于火凤凰信息,再说了,你作为本地一乡绅,本应为民表率,积极与朝廷合作。”

    “龙少爷,并非是在下不愿意说。”

    那陈乡绅苦着一张脸道:“实在是陈某不知道啊!陈某久居此地,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火凤凰的。”

    龙翼闻言也不由得脸色一寒,阴声道:“陈老爷,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要知道,我的属下对用刑之道,可是深有研究的,张程,带陈老爷下去,不惜一切方法让他开口。”

    张程顿时配合着露出了残忍兴奋的表情,欲扑向陈乡绅,陈乡绅久居安逸,养尊处优,对于那些残忍地刑法,即便是想想,他也吓得面无人色了,急忙跪拜下来道:“龙少爷,我愿意说了。”

    龙翼挥了挥手,止柞张程的行动,淡淡道:“你早如此,不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说着,回到了那张难得的楠木椅上,翘着腿道:“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吧!”

    那陈乡绅寒了一寒,便叹了一口气道:“今日我陈某人说了出来,恐怕会被仁川百姓的吐沫淹死,罢了罢了,顶多卖掉家财田产,移居他处得了。”

    说着,陈乡绅缓缓说出了这火凤凰的来历,原来,这火凤凰,乃是活跃在汉江一带的盗贼头领,虽说是盗贼,却并不打劫普通的老百姓,而是打劫那些过往的商人和为富不仁的富户,而那些劫来地货物等,又运往他处变卖,换成粮食和盐巴等民生用品,救济江北地区的贫民。

    江北一带,火凤凰在百姓口中声名颇佳,官府几次围剿,均铩羽而归,而那些举报火凤凰地人,也会被老百姓唾骂,所以,陈乡绅才不敢把火凤凰的消息说出来。

    “原来是一群义贼。”

    龙翼嘿嘿一笑道:“她做的事情虽然值得称赞,不过却违反了朝廷的律法,而且,这股贼的胃口也忒大,劫货时,竟然不给人留半点余地,那些被劫的商人,往往因此而血本无归。”

    陈乡绅急忙又分辩道:“龙少爷,这是有原因的。今年高丽国全国上下闹完水灾闹旱灾,许多农户家颗粒无收,又要应付官府种类繁多地税收,许多百姓根本吃不饱肚子,这火凤凰以前劫道,也往往留有余地,不过,今年她说了,一家商人破产,总比饿死千户百姓好。”

    龙翼一听,实在没想到,高丽国这个鸟地方也会有“梁山好汉”而且还是女当家,真是难得一见,一想到这里,他更想会会这个侠义云天的女强盗,看看她有什么通天本领,长得是什么模样。

    正在此时,出门负责跟踪火凤凰的侍卫已经回来,禀报道:“已经探查清楚了那火凤凰地巢所在,就在三十里外沿江而靠的一座山上。几位兄弟正在监视。”

    陈乡绅八一下,面若死灰,龙翼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张程,我们一起去会会这火凤凰。”

    接着他淡淡道:“对了,留下两个人看住陈乡绅,免得他去通风报信。”

    “两个人?怕不够吧,这个家里至少有二十名家丁呢!”

    张程说道。

    “这个还不简单……”

    龙翼说着,他亲自给陈乡绅极其家丁全部点了道:“我给他们点了道,没有十二个时辰是不会解开的,所以两个人看守足够了!”

    “是,少爷。”

    张程等人,齐齐一喝,幸而这乡绅家颇为富余,还能找出几匹马来,虽算不得好马,却也能用来代步。

    行至二更时分,便到了那巢山寨外,龙翼和张程一干人等,早在数里外就弃马潜行,一路到这里,倒是绕过了七八个明桩暗哨,掩在一小片树林之中向那山寨望去,却见山寨一片寂静。并无一般匪类打到肥祟后,回寨大肆吃喝玩闹,分金分肉,而那寨上地岗哨,其守卫也是丝毫没有偷懒,认真的巡查。

    “老爷,这山不高,也不险,可是其靠着汉江,这边只要一攻打,若是抵挡不住,可以立即依江而逃。”

    留守在这边的御前侍卫,显然已经仔细探查过周围的地形了,他继续说道:“到这山寨上去,只有一条俩人宽的小径,颇有一夫当关的气势,而两旁岩壁已经被人工休整过,平滑如镜,人兽难度。”

    龙翼皱了皱眉头,这看起来是一座山寨,然而在其精心设计之下,防卫程度竟然不下于一座城池。

    “我们没有船只,肯定是无法从江后进山。”

    龙翼淡淡道:“如今只有在这前上想办法,张程,你看看那平滑的峭壁,能有几分把握爬上去?”

    张程仔细查看了一番,旋即宜摇头道:“爬上去应该不难,但是恐怕无法瞒过那几名岗哨上的持弩哨兵,除非我们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才行。”

    “算了!”

    龙翼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道:“这么麻烦,就从正门走吧,张程开道,一干人跟在后面冲,务必在第一时间,将那火凤凰生擒。”

    不过,龙翼再三与他们交待,不准杀人,因为这帮响马,毕竟是替天行道的绿林好汉,在确定完毕任务后,张程在龙翼一声命令下,龙翼带头往山寨上冲去,身后御前侍卫,急忙纷纷跟随在其身后。

    “什么……”

    对面传来一阵叫喊,却嘎然而止,显然是被点了道。

    这山寨反应度贼,龙翼刚刚扑入山口,警铃声便大作起来,原本寂静的山寨猛地灯火通明起来,人影重重,有序的往山寨口移去。

    才转了几瞬,那些箭雨就纷纷往下射来,龙翼一马当先,连连挥动手掌,为其身后的御前侍卫挡姿箭雨,这些御前侍卫和锦衣卫见皇帝如此神勇,一个个更加奋勇杀敌,前赴后继。

    “妖怪啊!”

    那些贼寇,一见到当头那个怪物,在如此密集的箭雨之下,仍旧如一条游鱼一般,轻松自在,这就是龙翼的实力,这些贼寇,平日里打劫打劫商人,哪里见到过如此高手。

    当御前侍卫和锦衣卫在龙翼和张程的带领之下,冲到了山寨之中后,便若狼入祟群一般,纷纷出手将那些贼寇制住,每一个御前侍卫,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高手,即便是进入江湖,也能混得有名有堂的。

    由于龙翼的加入,战势呈现了一面倒的形势,仅仅用了一个不到半个时辰,整个山寨便安静了下来,又过得半晌,一名御前侍卫匆匆奔下山寨,向龙翼禀报道:“少爷,山寨已经被控制,贼也被抓了!”

    龙翼这才整了整衣衫,张程向龙翼禀报战果,擒敌一百三十二人,没有死亡,不过我方有五个人受伤,索性都不严重!

    龙翼一愣,在自己的带领之下,竟然还会有五名御前侍卫受了伤,可见这群山贼并非什么乌合之众,训练还算有素。

    “放开我,你们这帮混蛋。”

    一个娇脆的声音传到了龙翼耳朵里,龙翼转目望去,却见一名身着火红长袍的女子,被五花大绑,扔在了一旁,数名御前侍押送到自己的跟前来。

    “启禀少爷,这就是那个火凤凰了。”

    张程捂了捂手上的伤口,也是目露警色的望着她:“若非有少爷协助,属下等恐怕没那本事制住她。”

    龙翼道:“张程啊张程,你要好好练练了,武功居然退步这么多!”

    “是,少爷。”

    张程不由得一阵苦笑:“若是击毙她,凭着三五名侍卫联手,应该毫无问题,不过要想生擒她,怕是不容易,尤其奇怪的是,此女竟然不畏点,属下连点她三处道,她就像毫无知觉一般。”

    “狗官,想不到你们竟然是官府中人。”

    那火凤凰对着龙翼杏目圆瞪,怒斥道:“早知道你们要是官府中人,今日白天绝对不放过你们。”

    龙翼背负着双手,踱到火凤凰的面前,蹲子望着她,此女容貌上佳,肌肤如脂,不过此刻经过大战后,不免有些狼狈,一头秀乱糟糟的,脸上还有一些污渍,若是洗净整理过后,对她的感官程度应该远现在,龙翼伸手缕了缕她额上秀,啧啧道:“好一个美人胚子,可惜不会打扮。”

    龙翼说得没错,火凤凰的确不会打扮,一头乌黑秀,就被她用一块红布胡乱扎了起来,更别说挽髻插钗了,娇凝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胭脂水粉的痕迹。

    不过,火凤凰极力躲开龙翼的扰,怒呸道:“狗官,要杀要剐,随你动手,恨就恨我不够心狠手辣,连累了诸位兄弟。”

    “凤老大,千万别这么说。”

    火凤凰那些属下,虽然也被制住,却还能够开口说话,纷纷喝道:“兄弟们都是自愿追随您的,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呵呵,你倒是蛮有人缘地。”

    龙翼呵呵一笑,露出了友善的笑容道:“为何不求求我,放你那些兄弟一条生路呢?”

    火凤凰一愣,没有料到龙翼竟然会如此说话,水汪汪的秀眸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期望,紧张道:“你可以拿我这个贼去邀功,那些人都是被我胁迫的,求您放过他们。”

    “凤老大。”

    那些汉子们纷纷想挣扎着爬起来。狂吼道:“用我们去邀功吧,请放过凤老大。”

    “通通给我闭嘴。”

    火凤凰杏目一瞪,竟然露出了一丝威严:“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做主了?”

    被她这么一喝,那些大汉竟然拉下了脑袋,不敢再说话,火凤凰说着,又转向龙翼道:“按我刚才说地办,可不可以?”

    “不可以。”

    龙翼缓缓地宜摇头:“那样我岂不是太吃亏了?现在的情况是,无论是你,还是你的属下,都落在了我的手里,就像那案板上的肉,岂不是任由我宰割?你有什么资格,来用你自己换你的属下?”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他们?”

    火凤凰目光直瞪瞪的望着龙翼。

    “先说说,为什么这么讨厌官府?”

    龙翼缓缓地说道。

    “废话,你们这些狗官,欺善怕恶,鱼肉百姓,今年汉江流域都涝灾过后又逢旱灾,官府要的税,竟然比去年还多,这让百姓们怎么活?”

    那火凤凰双目又露出了恨色:“那些狗官只是小恶。”

    龙翼一愕。遂脱口道:“那么谁算是大恶呢?”

    “当然是你们那狗皇帝了。”

    火凤凰狠狠道:“他根本不顾民间疾苦,强行抽税,只为了能让他得到更好的享受,若是给我一个机会。我定要到金銮殿金龙椅上把他拉下来,狠狠揍他一顿。”

    “有骨气,看着我真要给你这样的一个机会才行!”

    龙翼微笑的道,这丫头的胆子也够大地,竟然想跑到金銮殿上去揍皇帝,不过她要揍的是高丽国皇帝,不是自己,龙翼不由尴尬的抽笑了两声:“皇上他真地如此遭恨么?俱我所知,皇上在百姓生活一事上,却很上心,着实下过一番苦功的。”

    “哼,他是你主子,你当然为他说话,既然他心悬百姓,却又为何抽如此重的税?令得百姓雪上加霜,生活苦不堪言。”

    火凤凰怒气冲冲的说道。

    “呃,我记得天朝皇上今年下过政令,大幅度减低了农民的各项税收,对于收成不好的地区,甚至于有免税政策。”

    龙翼辩解道:“按理说高丽国是天朝的藩属国,应该要执行相同的政策和法律才对,难道说高丽国不执行吗?”

    “高丽国什么时候执行过天朝皇帝的旨意,如果高丽国愿意跟随天朝帝国,高丽的百姓也不用这么辛苦了,就是因为高丽国王刚愎自用,自以为是,才会弄得高丽国民不聊生,还受倭国侵扰……”

    火凤凰气愤的说道。

    龙翼点点头,道:“就算高丽国王有什么不对,可是你如此做,终究是违反国家律法,而且很多商人也是无辜的……”

    “人都要饿死了,律法有什么用?”

    火凤凰瞪了龙翼一眼,不过,迅即脸色又转柔道:“不过,皇室之中也有好人的。”

    “好人?你说的是谁?”

    龙翼一愣。

    “就是高丽国妍欣公主,她不顾朝廷大臣的反对,建立了慈善基金,今年江北地区遭到两害,多亏了妍欣公主施以援手,才使得很多百姓没有被饿死。”

    火凤凰一说道这个高丽国公主,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崇敬之色。

    龙翼一听,顿时对这个妍欣公主感到一阵好奇,看来这个妍欣公主真是很得民心,无论那一个高丽百姓都对她赞赏有加,这个公主为高丽国皇家拉下不少民心,要不,早就有很多吃不饱的百姓暴动了。

    “律法终究是律法,你的出点再好,也是触犯了律法,就算妍欣公主知道,也绝对不会支持你如此做的。”

    龙翼低吟了一会,终于下定了决心,遂道:“就算你再了得,所能救助的也只是江北这一块小小的地方,高丽国江山辽阔,至少有数十个汉江这么大地地方,你用这种手段,又能起到多少作用呢?我可以代表你们的妍欣公主给你一个差事,保证你会非常欢这差事。”

    “你给我差事?”

    火凤凰不可思议的瞪着龙翼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们怎么可以代表妍欣公主?”

    “这你就别管了。”

    龙翼正色一笑道:“只要你回答愿不愿意就行。”

    火凤凰不由得有些心动:“你说来听听,我再决定。”

    龙翼缓缓道:“你要做地事情,十分简单,就是巡查高丽国全境,只要遇到敢鱼肉百姓的官员,不论职位大小,你都有权砍了他的脑袋。”

    火凤凰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散着憧憬的光彩,喃喃道:“若真的能得这个差事,我火凤凰就算死也无所谓了,如此一来,看还有哪个贪官敢鱼肉百姓。”

    火凤凰的这番神采,不由得看的龙翼一阵目迷,这等美人,如果自己不把她弄上手,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实在愧对上天给自己当这个皇帝。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同意我的建议了?”

    龙翼沉声道:“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诚意,今日我攻上山来,可没有杀害你一个属下。”

    火凤凰被龙翼一提醒,也注意到了此事,不由得对龙翼的敌意大减,遂道:“好,我就赌这一把,不过,得妍欣公主亲自给我下命令才是,你能带我去见妍欣公主么?”

    “当然可以。”

    龙翼微笑的说道,张程却在心里暗暗嘀咕,皇上哪里找来妍欣公主给这个火凤凰见面啊!

Snap Time:2018-02-22 11:11:33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