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185章诱导插入


    “请等……等一下……不可……不可以这样……”

    看来闵淑娜是察觉到龙翼的意图了。“关键词藏家”

    噗嗤……噗嗤……噗嗤……啪……碰碰……在靡声响尚未停歇,龙翼厚实的腰部便撞在崔秀英的双腿上,出撞击的声响。

    “真是级爽啊。”

    龙翼一口气贯穿娇嫩的小。火红滚烫的钢铁庞然大物强行灌入狭窄的蜜孔,崔秀英四十多年来只有过一次,虽然已经过,可是今天龙翼的庞然大物已非上次可比,崔秀英娇嫩的入口再次裂开,鲜血从裂缝中溢出,化成润滑液,让喷着火的庞然大物一路势如破竹向前闯,硕大的雁颈,有如一颗鸡蛋大的血红龙头,嘶吼着喷着前列腺液,在下一瞬间便撞击到的最深处了,温软的柔柔小软肉包裹住,龙头的最前端就顶在的最中间。

    “啊啊……秀英……都是我……不好……对……不起了……”

    在自己的面前,崔秀英受到无情的,闵淑娜感到非常悲痛,她口中喃喃自语着,但这样悲惨的事,却是闵淑娜自己亲自出手索引导出来的。

    崔秀英的娇嫩被掰开,握着棍烫的庞然大物,带往鲜嫩的,导引的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眼前的犯行,其中有相当大的责任是自己该担起的,中新鲜的蜜汁被挤压出来,化成一滴一滴透明的蜜珠,滴在闵淑娜的脸上,悔恨的泪水如雨下从眼睛中流出,蜜珠和泪水一起弄湿了她的脸蛋。

    “呵呵,闵淑娜,现在开始就可以好好爽一爽了,你的位置是一个贵宾席,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不要浪费,要盯紧着看。”

    龙翼一面说着一面用力扣住崔秀英的小蛮腰,然后起来,度慢慢拉高。

    撞击声,庞然大物的靡声响,混合起来的音符回荡在空间中。

    “……好痛……呜呜……不要了……好痛啊……住手……呜呜……不要了……好痛……好痛……啊啊……痛……”

    崔秀英就感觉到粗大的火红庞然大物毫不容情地在中奔驰着,无空隙地填满着整个娇嫩的。狭小的蜜孔紧紧地叩住滚烫的庞然大物,那如双手紧握的压力,真是令人爽到极点。

    因为大量分泌出蜜汁,在内部蜕变成润滑液,所以虽然庞然大物是无比的粗大,但还是可以在小小的中,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地反覆着。

    如果现在可以将崔秀英的剖开出横切面,就可以很清楚观察到是完全紧密锁住庞然大物,就连最粗大的雁颈也是没有空隙地被紧咬着,这是因为这样,粗大庞然大物的最前端几乎要化成一锐利的弓箭,劈开通往的又窄又小的蜜道。当腰身猛一用力,肉璧上的软肉便改变形状,清晰拓印出龙头的形状。

    “住……住手……血……流血了……住手……”

    闵淑娜惨叫着,崔秀英流出二次破瓜的鲜血,但这样的哀求已经传不到龙翼的耳中,他爽地侵占住里的每一吋空间。当火热的庞然大物摩擦时,崔秀英便会出悲痛的惨叫声。

    “痛……好痛啊……痛死了……痛……”

    混合着蜜汁,从诱人的中,渗透出些许的血迹,原本透明的蜜珠颜色也转为草莓般色泽,艳红的蜜珠飞散出来。对闵淑娜来说,崔秀英丧失的场面上演着是对她最大的惩罚,这次丧失的一幕幕是如此近距离的观看着,就连破瓜的血液,从渗透出来到化为蜜珠然后飞散出去,整个过程是清清楚楚地印在眼帘里。这如骤雨般倾泄而来的痛苦画面正是协助龙翼来崔秀英的现世报吧。

    “闵淑娜,你姐妹的真是美妙极了,我太爽了。”

    “可以了吧,请住手吧,剩下来换我好了,请你来我吧,拜托你了,我想要大了,想要被人,请大量射出到我的身体里吧。”

    闵淑娜歇斯底里地向龙翼哀求着。好像知道闵淑娜的痛哭,龙翼耳朵中也听见崔秀英的悲鸣,但这姐妹两人痛哭的合音却正是凌辱的最高境界。

    “拜托你……呜呜……换我好了……请放过崔秀英吧……”

    在闵淑娜的脸上,龙翼尽情享受着崔秀英娇嫩的美妙和香甜。

    “爽……爽啊……呼呼……真是妙……夹的好紧……呵呵……爽极了……喔喔……”

    庞然大物的每一吋每一个角落,都叫小小中的软肉给给紧紧束缚住,强烈的压力如手让龙翼有了激射的感觉,感慢慢累积,兴奋的龙翼抽动着粗大的滚烫,崔秀英特有的狭窄,让和庞然大物的密着度更加的提升,完全没有任何的空隙,当猛力贯入狂野庞然大物时,就连娇嫩的花瓣也要一起陷进里去,而当火红的庞然大物向外抽出时,紧紧盘住的娇嫩软肉也跟着从中追出。藏家庞然大物往外抽出,现出铁棒雄伟的姿态,上面还闪耀着奇特的光芒,那是涂抹上崔秀英蜜汁受到阳光照射而反射出的光芒。再仔细看清楚,反射出的光芒中还夹带着艳丽的火红色彩,原来从崔秀英还不断渗透出新鲜的血液,也跟着蜜汁一起附着在上面,二度破瓜的鲜血慢慢流出,在上形成一条条红色的溪流,这就是连最底层也到的证据……刮出的蜜汁满布在鸡蛋大的龙头上,龙翼兴奋地看着凌辱的成果,中柔软的就连香菇头下也都摩擦到了,这感觉真是爽死了。

    “嘿嘿,闵淑娜啊,有没有看清楚啰?”

    龙翼故意这样问着闵淑娜,她应该是在崔秀英的下,正凝视着他们两结合的部份。粗大的庞然大物进进出出地、上的红色溪流、二次破瓜的鲜血以及蜜珠的飞出,这些她都应该全都有看见。

    “看见……看见了……”

    “情况变得怎样了呢?”

    “还要……一点点……”

    “你要说得更清楚明确一点,是谁的里面变得怎样了?”

    “还要……一点点……你的……就可以从……崔秀英……的……里面……拔出…………”

    “哈哈,可不能真的,那就没有趣味了!”

    说话的同时,龙翼腰身用力一顶,火红的庞然大物就狠狠地贯了进去。

    “哎呀……”

    崔秀英痛苦地呻吟着。

    “不可以……”

    闵淑娜尖叫着,血红的龙头强硬切开狭窄的,一口气贯穿到最深处。猛烈的感从庞然大物里开来,跟着向全身蔓延飞散开来。

    娇嫩的肉也紧紧摩擦着龙头。特别的是崔秀英的小现在是更加了湿润了,因此带来更为强大的感。如果是没有辱经验的菜鸟,光是这样或许就会狂宾来也说不一定。就算是像龙翼这样的老经验,如果一不留心龙头处也会倾泻而出的,所以要很小心。

    可是,现在的画面真是太难得了。这令人震撼的情境一定好拉长一点,好好享受一下,不这样做,那就是太浪费了。

    因此,龙翼拼命用力着紧锁住括约筋,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感冲击。中堆积满满的娇嫩蜜汁,从庞然大物与中偶然现出的隙缝中,好像逃难一般地喷了出来。混合着破瓜鲜血的蜜汁飞散到了闵淑娜的脸上。

    “呼呼……呼呼……”

    龙翼爽地呻吟着。

    “呜呜……不要了……”

    崔秀英喃喃地低声悲鸣着。

    “停止吧,秀英受不了了……”

    闵淑娜绝望地哀求着。

    噗嗤……噗嗤……噗嗤……猥的持续进行着。狠狠的连续插送,每一下都让崔秀英出痛苦的呻吟,从结合部份溢出的朱红色凌辱蜜汁弄湿着闵淑娜的脸蛋,因为不想轻易出来,所以龙翼使尽力道强形压抑着庞然大物传出的兴奋。或许是因为受到压制,庞然大物变得更为坚硬,也的更为粗大,长度更是瞬间加长许多,这让龙翼可以尽情的着。

    “不……不可以啊……拜……拜托你了……温……温柔点……”

    粗大的庞然大物在崔秀英小小的中横冲直撞,这样骇人的凌辱就在自己的面前上演着。闵淑娜拼命地哀求着,为的就是保护崔秀英,龙翼当然是不接受这样的哀求,崔秀英的滋味是如此甜美,让龙翼一直不忍放手,好想一直干下去。

    碰碰……碰碰……两个飞舞着碰撞着,出愉悦的响声,庞然大物一次又一次插进到的最深处。崔秀英黏糊糊的不断撞击在龙翼的小肚上。

    虽然今天已经喷射过两了,但依然相当饱满,里面满满的都是龙翼的滚烫,想要喷崔秀英的里。

    完全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如同浪波,一波高过一波,龙翼期待着令人酥麻的感。9g-ia因为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猎取到如此优质的猎物,所以累积了许多许多的,想要当着闵淑娜的面在崔秀英身上尽情的泄。这真是可以令人兴奋到死啊,是有这样的爽。

    闵淑娜的夫君大概是个老古董吧,如果他知道凌辱的滋味,想必老早就将闵淑娜调教成一匹的母兽。让女人感到痛苦而出苦闷呻吟,是男人最大的成功。在这样凄凉的调教中,女人一面哀叫着一面却会喷出奇异的荷尔蒙,这可以大大增加男人的精力,历久而不衰啊,如果庞然大物还吸收女人中所喷出的荡蜜汁,那是可以增强庞然大物的强度,粗大的庞然大物不断变粗变硬,就连持续力也会增加。嘿嘿,这其中的好处可以说是道不尽说不完的。

    闵淑娜和崔秀英大概把龙翼视为恶魔般的邪恶人物吧,她们身心灵上呈现出的凄惨与悲凉的反应,却不断淬炼着龙翼的身体以及心理。没有经过实务的锻炼,龙翼是不可能达到奸大师的等级。她们俩或许没有意识到这点吧。

    内厚重的挤压,带给龙翼无边的享受,细细品味着娇嫩中的那一团团软肉,一褶又一褶皱摺环绕庞然大物四周的美妙。龙翼慢慢着,沉浸在幸福的天堂中。不,龙翼并不是故意要这样做的,实在是因为在高的中,很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下喷,那样乐趣就会消失不见。龙翼腰身缓缓地抽动着,绕圆般运动着,尽全力压抑住那越来越强大的感。品味着鲜嫩的甜美,龙翼在犹如蜜孔的最狭窄蜜环暂停,那强大的压力,让他好舍不得离开。

    过去中,是没有品味过这样的感,那是如此紧又如此小还如此黏人。

    一股股强大的吸力对着龙头中央的马口,拼命想要吸出里面的滚烫。火热的庞然大物犹如一根滚烫的铁条,一次又一次刺入的里。崔秀英不知是难过或是开心,她做出激烈的反应,身体不断扭动着。

    龙翼的凌辱手段不光光是给予上痛苦的折磨而已,在心灵上却是带给她至高的乐。

    火红的庞然大物规律地贯穿着,腰向前挺刺着,些许黏稠的汗水中充满着浓烈的男子汉气味,随着的节奏,四下飞散着,如甘露般,遍撒在崔秀英和闵淑娜的身体上。

    龙翼紧紧压在崔秀英的背上,黏答答的汗水,让他和崔秀英几乎要黏在一起。

    有着这样的贴紧感,也是多亏他的体型,崔秀英健康的香汗混合着龙翼身体流出的汗水,现在不光是庞然大物紧粘着,就连身体也是彼此全身上下互相碰触着,这一来,龙翼不用狂抽猛送,也可以轻松品味到娇嫩香甜的滋味。

    “闵淑娜啊……搓……搓搓…………”

    “睾…………”

    虽然痛苦的闵淑娜脑蛋瓜一时转不过来,但很就注意到在她面前飞舞装有的。跟着在不知不觉中,她柔软的手心很自然的就握住。

    “不要太用力握……要小心一点……如果你做出什么奇怪举动的话……那就不要怪我对崔秀英下手喔,可是男人非常紧要的部位,你知道吗?假如握太用力的话,可是会随时喷出去的。”

    龙翼对闵淑娜可不敢掉以轻心,打预防针来威胁着闵淑娜。

    “好……好的……”

    闵淑娜立刻做出回答。

    “手心一定要涂满口水,用滑溜溜的手来搓揉,一定要这样才行,不然可要喷出来了!”

    听话的闵淑娜缩回手,不久后,龙翼察觉到先是一颗然后又是一颗,两颗被黏糊糊暖暖的感觉给包围起来。

    “呼呼……好爽……就是这样……呼呼……呼呼……喔喔……”

    庞然大物埋在娇嫩的里,被暖洋洋的手心黏糊糊地搓揉着。虽然还没有因为极度兴奋而到达要的程度,但感的浪波从心海深处一波又一波的涌现,然后狂野的奔腾起来。这感觉真是他妈的爽啊。

    “啊啊……崔秀英……爽吧……你的里面……有一根铁棒……不断的插……知道那就是大在插吗?”

    龙翼问道。

    “啊啊……我知……知道……呜呜……”

    强忍着痛苦,崔秀英压低声音回答着。

    “有插到最里面了,知道吗?”

    “是……是……啊……的……已经……啊……插……到最里……啊……里面了……顶……顶到……啊啊……”

    龙翼当然知道庞然大物插进到哪边,但却硬要崔秀英自己亲口说出来。听到她的回答,龙翼得意地轻舞动着腰身,持续做着活塞运动,滚烫的庞然大物一次又一次贯进小中,每一刺龙头都顶到口,做出火热的压迫。

    “嗯……嗯嗯……嗯嗯……喔喔……”

    突然间龙翼听见崔秀英的口中,泄出甘美的喘气,那是属于美妇特有的呻吟韵味。她的身体也一片火红,呼吸急促起来。喷出的甜美气息中,还混杂出一份艳丽。

    龙翼用胸口将崔秀英的身体给固定住,巧妙展开腰上高的性技巧,一抽强似一抽,一插过一插,开始高撞击起来,响声不绝于耳。

    龙翼突然间展开高的,让崔秀英呻吟着。感急从庞然大物上传出,但龙翼却死硬地强忍着。

    噗嗤…答答……噗嗤…………噗嗤……配合着庞然大物狠狠插,蜜汁出甜蜜的乐曲,崔秀英痛苦又甜美的喘气着,这样美妙的音符是如此近距离在龙翼耳边演奏着。这样近距离的听着,就连呼吸的气流也是听的一清二楚,和先前呻吟已经有了不同,在呻吟中已经几乎听不见刚刚饱含的痛苦成份。

    “好痛……好痛喔……喔喔……喔喔……”

    龙翼放慢了活塞运动的度。

    “闵淑娜,现在改按摩一下菊花吧,手指尖要用口水彻底涂湿,一手要继续搓弄着。”

    龙翼稍微从崔秀英身上拉开,双脚跪在床上,从他们俩身上连接的部位,像大雨滂沱般,先前堆积的汗水一口气狂泄下去。纤细的指尖推开肉,滑向口,让她服务菊花的这一件事,闵淑娜好像没有反抗的念头,大概是连反抗的体力也没有。

    光滑的指尖轻抚着上的软肉,、和菊花小门同时受到挑逗,和菊花小门沾满着闵淑娜的口水,庞然大物上尽是崔秀英娇嫩的甜美蜜汁。这些女人洁净的甘泉,洁净龙翼身体上每一处的肮脏,真是爽极了。

    “很好,崔秀英前后动动看吧……用好好我的大喔,你会这样吗?”

    崔秀英并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她的手心和膝盖紧紧地贴在地毯上面,然后身体慢慢地摇晃起来。

    “呜……痛……喔喔……好痛……”

    崔秀英一面喊痛一面呻吟着又一面努力服侍着大宝。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粗大狠狠钻崔秀英的器之中,活塞运动以可怕度增加着,看着崔秀英此刻却用着刚破瓜后的,竭尽所能地满足着庞然大物的邪恶。闵淑娜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猛烈的进行。

    如果崔秀英往前动的话,就会大大暴露出结合的部位。那可是连一点空隙也没有的完美结合,可以精准地呈现出庞然大物的横切面。放开了对于和小菊花门的浓烈爱抚,像是舍不得般,菊花门不住地缩放着,菊花深处的软肉也被抛了出来,紧跟着闵淑娜伸出手指温柔地来回爱抚着,也是,那种按摩真是轻柔,好像可以增加的产量一般,龙翼有着这样的感受。

    崔秀英和闵淑娜到如今都已经是龙翼的奴隶。在她们浓烈的爱抚中,心中的亢奋化成一波又一波性感,慢慢将龙翼逼入了绝顶的高点。

    “啊……请你……记得……承诺……请你……”

    忽然间闵淑娜担心地说出这句话。

    “承诺?什么承诺?”

    “射…………要在我的……我的里面……”

    “喔,对喔,是有这么一回事。难得你还记得,朕是有承诺过要在闵淑娜的,而不会在崔秀英的小中。好吧,那现在就交换吧……不,在那之前……朕还有一件事想要做!”

    龙翼把和崔秀英结合的部位挪到闵淑娜脸的正上方,此时的崔秀英还依旧努力用着小在着要的庞然大物。

    “因为朕好一阵子没有了,庞然大物有点软掉了。呵呵,先让崔秀英一下,然后在插到闵淑娜的里面。像这样男人的心,你应该知道吧?如果可以的话,那插到闵淑娜里面,应该就很容易的吧,嘿嘿嘿嘿,要是真的直接插进闵淑娜的肥美里面,那说不定会整根软掉,那就不可能的……”

    当然龙翼的庞然大物还硬的跟钢铁一样,不可能软掉的,男人三个最敏感的地方同时受到抚慰,那兴奋简直是到了最高点,只是,想要还需要一个最后的条件。像崔秀英这样慢吞吞的度还远远不够,需要一个更高的……

    “我就插在崔秀英的小里,闵淑娜你也来一下吧!轻轻的用手指弄套着庞然大物的根部,当然也要彻底的搓揉着。”

    闵淑娜立刻按照龙翼的指示做了,食指和大拇指跨在庞然大物上,然后围成一个圆圈,套住了火热的根部。大概是她以为这样做后,龙翼会很的放过了崔秀英,所以才会没有任何的犹豫吧。滚烫的庞然大物上沾满了娇嫩的新鲜蜜汁,让手指滑动的非常顺畅。闵淑娜开始慢慢起来。

    噗嗤……噗嗤……

    “再稍微握用力一点……崔秀英你扭动也要再一点,就算没有插到里面,也没有关系……”

    扣住庞然大物的压力更加强,小以先前没有过的度和节奏,摩擦龙头。

    “拜托你……请绝……绝对……不可……不可以……秀英的里面……”

    这是闵淑娜此时脑袋中唯一的念头。

    “我知道了,朕可是个非常厉害的男人,朕可以自由自在控制的时刻,不要担心,呵呵。”

    噗嗤……迷人的音符规律性演奏着。庞然大物一面受到崔秀英的,也被闵淑娜的手着,这感觉真是棒透了。而且,闵淑娜大概能从手的触觉中,确确实实体验出龙翼和崔秀英结合的紧密吧,庞然大物崔秀英的,又让闵淑娜做出前的服务……

    闵淑娜大概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吧。滚烫的庞然大物渐渐传出危险的信号,的越来越强烈了,虽然龙翼自己可以扩大刺激面,得到数倍的感,但龙翼自己不动,而让她们俩奉献出猥的性服务,这样的场面和剧情却可以带给龙翼另一种的感。

    龙翼大张双手,一把掐住崔秀英的,向左右掰开,呈现在龙翼的面前的是小小的菊花蜜门缓缓缩放着。搓揉着两片雪白蜜臀的龙翼忍不住分出了一根大拇指,奸着菊花上的小菊花。或许是因为小菊花被龙翼抚摸着的关系吧,他感觉到崔秀英的孺动的更为激烈,要变得更为狭小,紧紧锁住狂野的庞然大物。

    “呼呼……呼呼……秀英……可……可以了……”

    中一道道光滑的肉璧皱褶紧紧缠绕住庞然大物,就连雁颈的背部也没放过。这酥爽这亢奋带给龙翼极度的难过,这是男人强忍着时候,所会遇到的至福感。搓揉着小菊花的手指使力着,滑溜地刺进里,在这一瞬间,的压力也倍增起来,强忍着庞然大物中那难以抗拒的难过,龙翼双手揉捏着,雪白的双臀不断变化着样貌。每一秒过后,呼吸就会变得更为粗暴,心跳频率也直线上升,龙翼已经相当亢奋……中的强大压力,就好像一台帮铺,强力抽取出每一丝的前列腺液,龙翼可以微微感受到前列腺液不受控制从马口飞奔出去。

    “崔秀英,已经可以了……”

    龙翼一面说着,一面抱起来崔秀英,并且将放在闵淑娜的嘴上。

    “来吧,闵淑娜,含住……空下来的手就弄弄菊花吧……”

    龙翼三个性感要地再度同时受到抚慰,两颗一起被藤泽静香皇后含入口中。

    “闵淑娜,小心你的牙齿,把嘴巴大大的张开,无论什么时候,就好像舔吮棒棒糖一般,用口水和舌头来按摩吧!”

    闵淑娜开始活动着舌头来作为回答。龙翼稍微拉高崔秀英,让闵淑娜可以加庞然大物的度。现在掌握到关键的钥匙便握在闵淑娜的手上。好了,一切就绪,万事齐备了。

    “闵淑娜啊……还差这么一点点……如果认真确实地好的话……喔喔……就会像闵淑娜一样的……手指也要插进菊花里……舌头也要好好活动……喔喔……呼呼……”

    手指悄悄滑行到口,这样前列腺也会更达,即使闵淑娜不会突然刺激前列腺,但也能将男人感的曲线一口气拉的很高吧,跟着沉浸在唾液海浪,享受着舌头毫无技巧服务的,正等着将堵塞内部生产过剩的产品给释放出去。

    “啊啊……闵淑娜做的不错……爽啊……呼呼……”

    当手指在小小菊花中进出的当中,一股和庞然大物享受的完全不同类型的乐从中窜出,然后奔向全身,龙翼整个人几乎要麻木掉了。

Snap Time:2018-05-26 14:18:20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