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186章好色女人


    “崔秀英,你要自己玩玩小蜜豆吧……”

    这次龙翼向崔秀英下达了命令,崔秀英扭扭捏捏的摆动,她根本弄不清龙翼所说的。^9g-ia^

    “就在你上面,不是有颗小豆豆吗?知道了吗?一点弄它,还是你想被朕一直呢?”

    崔秀英颤抖地伸出手,慢慢摸向娇嫩的蜜核。

    “喔……”

    随着崔秀英口中轻叫一声,娇嫩的剧烈收缩着,这时小小的手指头已经捕捉到那鲜红的小突起。

    “喔喔……太紧了……好紧……用力弄一下蜜豆吧……喔喔……”

    龙翼感到娇嫩的激烈吸吮着龙头,传来的感浪波,即将让他喷射……

    以的体位,从后面贯入崔秀英的中,又受到手的服务,而且在下面又有闵淑娜对龙翼三个敏感带同时进行服务……伴随着上的乐,精神上所获得的愉悦也一口气猛往上冲。在闵淑娜和崔秀英的夹击下,就连情场老手色中恶魔的龙翼也接近喷射的前一秒了……

    “嗯……啊嗯……喔喔……喔喔……”

    崔秀英难过到不断呻吟着,腰身也不自主妖艳地飞舞着。就好像要把整个龙头以及全根给吞噬进去,中的软肉不断的挤压着越来越火红滚烫的庞然大物。好像在配合着崔秀英的企图,在庞然大物下面的闵淑娜也开始高起来。

    一种令龙翼难过又爽的酥麻充满着整个胸膛,喘气声接连不断从鼻中喷出,听不清的言语也鬼吼鬼叫般从口中爆出。就在这个时候,闵淑娜突然将手指用力刺进龙翼的菊花里,到了最深处后弯曲起关节,紧紧抵住弹刺着前列腺。

    “喔喔……”

    波滋……波滋……龙翼感到两粒受到滑嫩舌头不断的攻击着。

    “大……大便……要大便了……”

    龙翼微微地嘟哝着,尽全力绷锁起括约肌,好像要对抗龙翼这样的反击,闵淑娜刺入菊花中的手指巧妙旋转着,飞舞刺激着龙翼的前列腺,好像根本不知道里的手舞姿,闵淑娜的另一只手不断狂野捋举龙翼长长的庞然大物,随着内手指的飞舞,随着庞然大物上手指猛力的,乐的电压急飞上青天,龙翼的身体已经进入到前一刻的状态,全部的心神开始执行的程序……

    “崔秀英……朕要射……要了……要全部里面……会射出好多……好多……”

    龙翼用闵淑娜听不见的音量,在崔秀英的耳边轻声嘟哝着。

    “啊?你说什么?”

    在下一秒钟,庞然大物突然僵硬起来。堆积在中,如同滚烫的岩浆,经过高马力的帮浦,龙翼邪恶的高喷射出去了。射出去的滚烫将道撑开,流窜出去,从马口中射进的天堂中。

    “喔喔喔!”

    一波又一波新鲜滚烫的射出去了,从马口直击在崔秀英的上。

    闵淑娜好像全然没有察觉到从含在自己口中的中击了一枪又一枪的火药。她的舌头还在飞舞着,在上一次又一次加大刺激,就好像想要挤出每一滴一样。可是庞然大物的僵硬以及龙翼口中的呻吟,或许她早已经察觉到生非常事件,只是,她还不愿自己最后的希望破灭……

    也或许认为龙翼刚刚的“承诺”会约束他的行为,所以没有觉到现实吧……要是没有刚刚的“承诺”她应该会马上现到龙翼的,手指就会使劲掐住庞然大物,不让他射出吧,龙翼的弱点正含在了闵淑娜的口中。

    如果她知道龙翼已经在崔秀英的中射出滚烫的,她或许会痛恨到嚼碎龙翼的吧……种种惊险的如果,让龙翼更为兴奋。

    “不要啊……”

    崔秀英尖叫起来,龙翼轻轻提起腰身,从闵淑娜的口中,将给拉了出来,但她的手还在着他的玉棍。兽的弄脏崔秀英的,就连中柔软的肉璧上每一丝的皱摺缝隙也全都弄脏了,邪恶的滚烫全都浸染进去了。

    “嘿嘿……哈哈……还是中出是最爽的了……哈哈……我已经里面了,知道了吗?”

    这次龙翼邪恶的话语是那样的明确大声,当然闵淑娜也可以听的一清二楚的。

    “你做……做了什么?”

    “闵淑娜啊,你握住,难道还不知道吗?嘿嘿,还是你假装不知道呢?庞然大物不是变得硬梆梆的吗?还一抖一抖的吗?嘿嘿……那就是在……全部都崔秀英的小里面了,全部里了……哈哈……真是他妈的爽啊……”

    说话的同时,龙翼还不断着……大概是要确认出指尖的触觉吧,闵淑娜暂时停止手上的。

    “不……不可以的……不可以里面……不可以……不可以……”

    闵淑娜绝望到歇斯底里地大声呼喊着,跟着她猛力掐住手上的庞然大物,同时另一只手顶住龙翼的,想要推开他。

    “不可以射到幽谷甬道里……这是你对我……我的承诺……你怎么可以……”

    龙翼将往下沉,坐在闵淑娜的脸上,同时得意的说:“呵呵,闵淑娜,现在还不可以,你用力的掐住,是要朕狂野地射出滚烫的吗?因为被掐住了,所以可以射出很多很多的的,哈哈,你是想要这样吗?好吧,就照你的想法做吧。《藏家,最好的》”

    龙翼让闵淑娜闻着菊花中飘出的臭味,然后催眠似地说出可以狂射到崔秀英小的妙论。放缓手上的力量,吸口气,腰身猛力向前插,庞然大物就插进更深的里了。

    噗嗤……火红的大龙头切开爆满邪恶滚烫的娇嫩,插进的最深处。中的龙头享受着中软肉摩擦的感,令人几乎要痉挛般的感,从腰身窜出,游走在全身。

    “崔秀英啊,你知道朕已经在小里面了吗?有什么感觉呢?要跟你姐妹好好报告一下,这才可以。”

    “不要啊……肚子烫烫的……奇怪的声音……不要啊……”

    龙头在口不住颤动着,一波接一波降滚烫的给进去。

    “那是我已经大量的了,是你刚刚结束初朝月经的口上,射出很多,知道吗?”

    “不要……会生……孩子的……”

    龙翼抬起腰,闵淑娜终于从下面获得释放。

    “闵淑娜,你看,多亏你的拔刀相助,崔秀英多高兴啊,嘿嘿……”

    “不行啊……不可以这样……不可以里面……”

    “虽然我说过……不这样做……但实际上还是忍不注里面,好吧,崔秀英你觉得怎样呢?”

    “肚子……肚子里……好热……啊啊……”

    “这会怀孕……呜呜……”

    龙翼听见闵淑娜的哭泣声。

    “呼呼……那还不是因为闵淑娜你太会了……所以就了。”

    “你答应……答应过我……你这个……骗子……”

    “是从含在闵淑娜口中的的,呵呵,你握住,所以有的感触吧,那是你自己动手,亲自要我在崔秀英的里面,哈哈……我可没有说谎喔,一切都是闵淑娜自己要的。”

    “你这个大混球……大骗子……无耻……小坏蛋……”

    龙翼倾听着女人的骂声,因为了,所以听起来心情是格外舒畅。什么也反抗不了的女人,带给龙翼精神上无比的乐。

    “崔秀英……好了……现在要乖乖的怀孕吧……”

    “不要啊……呜呜……呜呜……不要……”

    龙翼一面听着闵淑娜和崔秀英合奏的哭泣乐曲,一面继续在娇嫩的蜜孔中,灌注邪恶的。

    “是到时候拔出了,我会慢慢拔,要看清楚喔。”

    长长的终于结束了,龙翼估计着已经渗透进的深处,所以这样说了,龙翼放下崔秀英,再次摆出了六九的体位,将靡的结合处对着闵淑娜,让她仔细瞧着。

    龙翼缓缓抽出庞然大物,娇嫩的蜜肉摩柔柔地擦着雁颈,带给他几乎要到达疼痛的感。因为才刚刚结束而已,所以整个龙头变得更为敏感。

    “喔喔喔……呼呼……啊啊……”

    爽的呻吟中,龙翼继续拔出庞然大物,娇嫩的像似要报复般,施展出更加强大的力道,锁死着已经开始变得委靡的庞然大物。

    或许是自己要夺取还残留在庞然大物内的,就连一滴也不剩,这样才能夸显出自己伟大的胜利,打败粗大的庞然大物吧,对来说,后的庞然大物便是残兵败将。

    女人这种生物,或许是因为要从男人庞然大物中榨取出更多的,而存活在这世界上吧。对女人海底般的心来说,虽然在被了,邪恶的也破除忌讳,了里面,不过,就算是再邪恶的也还是女人在的过程中所得到的战利品。

    龙头的雁颈被口给紧紧的咬住,无法顺利退出,中受到牵引的滑嫩软肉如海绵泡水般完全鼓胀起来。

    “好吧,既然这样说,如果闵淑娜你真心想要朕的话,那就大声说“拜托你,请在崔秀英的里吧!””“我说……说不出……这……这种话……”

    “不要的话,那朕就继续啰,朕可是非常乐意,打上第二炮,这样可以吗?”

    “不……不可以的……我说……我说就是了……”

    闵淑娜整个人显得非常紧张,瞳孔现出焦虑的眼神,她焦急地继续说,“拜……托……你……请射……精在……崔秀英…………里吧……”

    这样屈辱的话,终于被强逼着从闵淑娜嘴巴里说出来了,这意味着女人已经坠入到无可挽救的无底深渊了,这样屈辱的记忆会深深烙印在脑海深处,再也无法抹灭了……

    龙翼强硬地抽回腰身,庞然大物终于从娇嫩的小中给,黏度非常高的邪恶污秽,在入口和龙头间牵引出一条粗壮的丝,缓缓降落到闵淑娜的脸上,龙翼故意扭动着腰身,在妖艳的脸上,画出了一条又一条的靡的银白线条,交错地散布在脸上,这画面真是非常猥。

    然后……轰……轰……龙翼看见从崔秀英嫩中逆喷而出。那是因为娇嫩的又狭又窄,所以压力很大,所以一旦拔出哦人对我,失去阻挡的污秽便一口气全都往外喷出。男的弄脏崔秀英后,再次弄脏闵淑娜的脸蛋。9g-ia

    “次……秀英……我……马上替你……清干净……”

    闵淑娜一边说着一边迅把脸靠上娇嫩的蜜孔上,她打算吸出玷污崔秀英的污液。

    “慢着,在那之前,当然要先将朕清干净吧,两个人一起来吧。”

    说完后,龙翼酥爽地大张双脚,跟着说,“闵淑娜就钻到朕的脚下吧,崔秀英跨过朕的身上吧。”

    两女早已经没有任何的自由,如果忤逆龙翼的话,他当然会说出威胁将她们三女杀死的话,那是她们无法承受的,经过短暂的迟疑,她们终于有了这样的认知,瞭解到自己的处境,于是两人一起聚集在龙翼的庞然大物边,一个个伸出了滑嫩的舌头,替龙翼清洁起来。

    因为龙翼和崔秀英是六九体位的关系,所以她的小龙翼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那形成一纵线的花瓣中,这慢慢渗出欲的,往下垂去。

    “两个人都要给朕好好的舔,闵淑娜也要好好弄干净和菊花喔,嘿嘿,如果让朕爽的话,或许朕会让你弄干净崔秀英的……哈哈哈哈……”

    两根黏糊糊的舌头,争先恐后地缠上龙翼的庞然大物,开始进行对“主人”的奉献了……

    崔秀英张开鲜红小嘴,慢慢含进沾满的手指。按照龙翼的命令要求,舌头舔干净手指,混合着口水将全都涂在口腔中。

    滋……滋……中垂落的如雨下,一丝一丝倾注在闵淑娜的蜜贝上面。

    微微混合血液的白浊邪恶液体湿淋淋地弄脏粉红的。

    龙翼双眼盯着被蜜毛覆盖住的靡贝壳,缓缓将崔秀英鲜嫩的花瓣降落到贝壳上面,蜜贝被花瓣紧密覆盖住,不管是那一双贝都沾满龙翼的,轻轻摇动着崔秀英,花瓣下传来蜜贝轻的呻吟,那是具有黏度的欢呼。

    “好了,现在你们俩就让朕开心吧。”

    说完后龙翼饿虎扑羊地往前扑上双脚大张紧密贴合在一起的两女身上,然后沾满着她门口水而湿淋淋的雄壮庞然大物,瞬间被弄的湿答答的一双贝中。

    噗嗤……虽然并没有如同内的感,但可以一次同时享受到两女的两只贝,这样的感也叫人回味无穷。四片上下左右无所不在的吸附上来,就好像八爪章抓到猎物不肯放手。因为上处处是龙翼的,具有无比润滑的效果,就好像冲入的滑水道一样,“咻”地一下,就不知道飞到哪边,真是酥爽。

    “呼呼……用力的夹吧……如果技巧够的话,朕是可以在外面射出的,那就是闵淑娜你们获得胜利,不然朕就要里面啰,这样可以吗?”

    闵淑娜听见龙翼这段话,腰身立即缓缓活动起来,崔秀英也配合着闵淑娜的活动,小小的开始着龙翼的庞然大物。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爽……啊……爽啊……”

    顺着两女的扭动,龙翼也缓缓着火热的坚硬的庞然大物,品味着个中的甜蜜滋味,脉打的庞然大物和两女靡的蜜贝,彼此互相摩擦着,起了润滑效果的也慢慢再度渗透进兽的中,那肉璧的软肉再度舞动起来。

    两女如波浪般起伏着,笨拙地扭动着腰身,拼命讨好着龙翼。除了享受过死去的夫君天皇时间短暂近乎隔靴挠痒似的的疼爱,闵淑娜可以说是几乎没有男人经验的女人。而崔秀英在数个小时以前还是一个,当然也是没有男人经验的女人。像这样的两女是不会有多美妙的腰身扭摆,但那姿态却更为撩人,两朵花瓣,四片,从四面八方狂吻着庞然大物,无处不再的,让龙翼不知不觉吼叫出愉悦的喘气。

    “呼呼……呼呼……喔喔……你们都是好色的女人…那朕就让你们更……更爽吧……浪死你们……喔喔……啊啊……”

    龙翼慢慢加起腰间的运动。两女立即有了回应,配合着龙翼的,二人荡地飞舞着花瓣,如鱼出水呼吸般开合着。靡的景象是两女一边挤压着庞然大物,一边摇晃着腰。的撞击更是出激烈的声,如同鼓声,打击出蜜戏的。

    闵淑娜和崔秀英的呼吸逐渐变得粗暴,在龙翼的身体下,两人肌肤慢慢染上一片虹彩,艳如火烧,蒸的汗水幻化成透明的青湮从肌肤飞起,遁入了空气中,形成如浓雾般的水气团。

    “呼呼……呼……啊……嘿嘿……动作越……越来……越滑顺……技巧……变好……好了……嘿嘿……”

    龙翼可以感觉到庞然大物上一对贝变得更为滑嫩,被拉得长长,变得稀薄起来,但花房中又分泌出新鲜的蜜汁,蜕变成新的润滑液,让两女的运动更为滑顺。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靡的乐章,一遍又一遍的演奏着。

    不管是的上面或是下面,到处都涂上一层又一层厚厚的光滑,那是因为更为湿滑的可以顺畅游走在上,所以到处留下甜美的蜜汁,龙头四周的雁颈也被花瓣内的皱摺给紧密吸住,让龙翼感到更为爽。

    龙翼耳中传来了此起彼落的喘气声,他将全部的意识都灌注在粗大火红的庞然大物上,细细品味着上面传来的两女不同的荡滋味,虽然没有真正把庞然大物插进中,但却有龙翼意想不到的乐。

    通体舒畅的身体也烫起来,感到皮肤上有着如火烧般的灼热,大量喷出来的汗水相当黏稠,浇的庞然大物滑不溜丢的,同时崔秀英身上的汗水往下低落到闵淑娜上,全部都堆积在身上各处的洼坑里面,形成一滩滩靡的铁证,汗水、混合着,散出一股说也说不出来,难以形容的奇异香味。这股气味就是他们仨畸形下的产物。

    虽然两女想要全盘否认,但他们仨的的确确是陷入一场无边的之中,大享无遮大会的甜蜜果实。他们仨中间,闵淑娜的反应好像出奇的好。她不断摇晃着脑袋,口中的娇啼声不断,好似正承受着无数感的冲击。

    “嘿嘿……呼呼……闵淑娜……有不错的爽……很浪对吧……不要害怕……大声叫出来吧……哈哈……就算爽翻天了……也不要害臊……”

    “哎呀……不……不是这样……我没有……没有很爽……唔唔……啊啊啊啊……”

    闵淑娜的嘴巴虽然这样说,但身体的反应却正巧说明她是多么投入。大概是意识到闵淑娜的危机了吧,崔秀英这时故意降低对于庞然大物的压迫。

    “崔秀英,点,不可以偷懒,好好的认真一下,说不定朕就会很爽……如果崔秀英再加油一点的话,闵淑娜也就不会这样爽连连了,对吧?你现在的第一个目标是要想办法让我吧,知道了吗?”

    “唔唔……好……我知……知道了……”

    崔秀英再度将贝覆盖在滚烫的庞然大物上挤压着。

    闵淑娜的苦闷变得更为激烈起来。汗如雨下,全身的毛细孔都散出靡的气味,那是想要男人猛干得荷尔蒙的香气。潜意识的旷女充满在宫殿内的每一个角落。

    龙翼故意不时扭动着腰身,让龙头边缘的雁颈搓弄着闵淑娜高胀的血红蜜豆。

    “哎呀……啊啊……不可以的……那边……不可以……”

    女人最为敏感的突起每一次受到玩弄,都让闵淑娜的喘气变更深一次,更重一点。不光是她这样而已,连崔秀英也是,她的小蛮腰不住如蛇般缓缓扭动着,承受着感的冲击。

    龙翼用粗大的雄壮的庞然大物一次同时品尝着两女最为敏感的地带,带给她们无边的苦闷,小搔痒难耐,只能不断喷出蜜汁,来浇熄炙热的苦闷。

    当然啰,龙翼自己本身也从其中得到无边的乐。只是想到雁颈正品味着一双贝,那甜蜜蜜的蜜汁裹在上,龙翼心中便沸腾出那令男人难过的。紧押着的一双花瓣早已湿淋淋了,将龙翼带往绝顶的高峰。

    龙翼疯狂着庞然大物,享受着娇嫩花瓣的抚慰,那两只贝上的四片像似四张小嘴,黏糊糊地狂吻着坚硬到要爆裂的庞然大物,让龙翼的兴奋越飘越高。

    花瓣内沾满的肉褶无处不在地纠绕着庞然大物。龙头下方的雁颈不断冲撞着敏感的蜜豆,急地将闵淑娜带入的顶峰。

    随着活塞运动的进行,一双淡桃色的花瓣内肉褶贝急抽出又强行塞入,如此不间断地进行着,庞然大物的每一刺都让闵淑娜的“女人”天性多了一分的觉醒。

    闵淑娜的脸猛力向后仰,她高高地挺起了腰,捕捉住火红的庞然大物,饥饿的贝毫不迟疑地吞噬掉滚烫的长枪,深深地深深地吞了下去。

    闵淑娜的狂叫瞬间点燃火药,犹如炸弹一般,极度的喷出来,如海啸扑向了全身。猛烈的撞击,出靡的声响,逗的龙翼欲火大旺,庞然大物也就更为坚硬。

    当火烫的硬铁棒的时候,构成的封闭肉筒从四面八方舞弄着血红的大龙头;而当滚烫的庞然大物往外抽出的时候,中的肉璧又如虫孺动般,巴着雁颈不肯放手,仿佛还迷恋着庞然大物所带来的刺激。狭窄的孔出更为强大的力量,刺激着庞然大物。

    崔秀英大概是知道庞然大物火热贯穿进来吧,中纯情的肉褶展开八爪的触手,四面八方环绕住炙热的铁棒。蜜汁不住地如骤雨狂泄而出,努力地向龙翼做出最棒的服务。

    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汗珠从崔秀英的背上冒出,龙翼张开手掌,一把擦掉汗珠,轻轻抚慰着腋下数次,然后伸手到闵淑娜和崔秀英的胸膛间,那里早已是汗水淋漓,手摸过尽是有如鳗鱼般光滑的紧,手臂上传来的是软肉无边温柔的挤压。

    崔秀英胸口上的盘据在龙翼的手心,那感觉真是难以形容,爽,真是爽啊,龙翼使坏地用力掐住小小的樱桃,大概是痛了吧,崔秀英痛苦地扭转着身体,娇嫩的蜜孔也跟着大大紧扣起来,庞然大物上享受到如手紧握的美感。

    宫殿里响起了令人狂野的娇羞喘气声,龙翼迫不急待追求着男人至高的天堂,庞然大物如狂龙出动,急飞舞着,火红的庞然大物如饿虎扑羊,霎那间刺入,溅起的蜜汁呈抛物线飞奔出去,带出的花香,增添龙翼亢奋的气势。

    龙翼调整着活塞运动的度,当每次爆出的乐波浪往上冲的时候,庞然大物中处便喷射出前的透明前列腺液。从散出雄性浓厚体臭味道的皮肤中,狂喷出黏答答的汗水,汇集成溪流,好像一条瀑布般从龙翼的身体往下流到崔秀英的身上。

    “请来我吧……将……精……全……全都射…………我的……身体里……拜……拜托了……”

    闵淑娜会这样说,那是因为她知道像龙翼这个小坏蛋大色狼,在女人的时候,如果不在里,射出爽的,那是不可能停止奸的,他的也得不到满足。

    “嘿嘿嘿……这么说……闵淑娜可以让朕满足吗?”

    龙翼一面说着一面慢慢从崔秀英的小中拔出粗大的庞然大物。鸡蛋大的血红龙头有着男人羡慕的景象,处处沾粘着湿答答的透蜜汁,一滴又一滴地往下滴落,形成一条银色丝线,中央还喷出前列腺液,庞然大物火热的程度有如冒气的岩浆,似乎可以看见白湮从玉棍中袅袅升起。

    享受了崔秀英的娇嫩,然后再尝尝闵淑娜不一样的滋味,那一定很爽。光是狂抽猛送到,这并不是女人最深奥的境界,那是不入流的。更何况现在还有两女的可以同时采撷,如果不好好享受一番的话,那可真的是太浪费了。

    噗嗤……噗嗤……噗嗤……火红的庞然大物狂野地在中着,一股又一股的汁也不受控制地喷出来。黏答答的和娇嫩的间,牵引出蜜汁和花蜜所幻化而盛得银丝,映射出虚幻又耀眼的光芒。

    如果可以看一下他们的股间的话,就可以看见娇嫩的蜜孔害羞地吞吐着,下面还有一张饥渴的贝狂野地开合着,两只纵向并排在一起,争奇斗艳般对着龙翼粗大火红的庞然大物出爱的荷尔蒙。

    这场景是何其壮观,这两只幽谷甬道为了渴求着龙翼上男人的骄傲,而竞相流出甜美的蜜汁,吞吐间呼出了诱人的气息。

    特别的是,闵淑娜的蜜孔是如此的饥饿,不断放出浓烈的女人体香,想要诱惑龙翼高顶向天的粗大的庞然大物。

    “哎呀呀……闵淑娜的春水流倒满床都是了,真是非常荡,想男人想到疯了吧。”

    龙翼伸手摸了一把崔秀英的,然后将新鲜青涩的蜜滋涂抹在鸡蛋大的血红龙头上,跟着顶住闵淑娜的入处肉孔上。

    “啊嗯……唔唔……”

    贝的饥饿肉孔感应到滚烫的坚硬顶进来,闵淑娜口中呻吟出荡的叹息。

    溢出滚滚蜜汁的一双,闻到庞然大物直击而来的欲火之气,彼此互相角逐着庞然大物,不肯退让,让原本该轻松的,最后却宣告失败。庞然大物从闵淑娜的旁偏斜出去。

    “哎呀……”

    虽然没有狠狠贯穿进蜜孔中,脱靶的庞然大物却迅又狂野地划过蜜豆,闵淑娜兴奋到出高八度的喜悦喘气。

    “闵淑娜,太浪了吧,这样就爽地叫了出来,春水汁流到出都是……哈哈……朕的大上满满都是崔秀英的蜜汁,看你这么浪了,好吧,朕就用崔秀英的方式,来干穿你的好了,给你止止痒……呵呵……”

    所以龙翼并不急着要干入当中,庞然大物一次又一次滑过蜜孔,不时拨弄到花瓣和蜜豆,每一次都让闵淑娜出欲求不满的叹息。这样的持续着,让闵淑娜越来越焦急,大概是这个原因吧,她厚重的喘气声中渐渐夹带出妖艳的韵味。

    龙翼奋力地顶啊顶,故意不,但吃烧饼那有不掉芝麻,稍一步留神,血红的龙头终于冲过蜜孔的最后一道防线,对穿过去,火热的粗大的庞然大物瞬间狂野地贯进闵淑娜没用过几次的里。

    “啊啊……不……啊啊嗯……”

    久旷的吞噬掉期待已久的庞然大物,带来的性感,让闵淑娜忍不住出喜悦的呻吟。

    闵淑娜的不断蠕动着,欢迎着如甘蔗般的粗大的庞然大物一节一节的,肉璧上的软肉,如水母般伸展着,巴住了庞然大物,就噬血般吸住不肯放手。

    龙翼几乎可以感觉到都要全被吞噬进去了。就算是在怎样的狂抽和猛送,闵淑娜的滋味明显地和崔秀英的是不一样的。原本应该是这样的结论,但闵淑娜的虽然算不是一只青苹果般的,但品尝到现在的滋味,却也好像小一般的美味,娇嫩的和成熟的软肉,一股黏答答非常靡的感,不断从庞然大物上爆出,如电流般穿透到龙翼身体的各个角落。

    “请…………一点……射……吧……哎呀……啊啊……不要了……不要了……”

    闵淑娜虚弱地哀求着,腰身猛力向前顶,龙头猛烈冲击着口,让闵淑娜畅地流露出羞耻的反应。

    靡的已经完全觉醒到身为高丽皇太后的本命,让龙翼几乎已经听不见她还有一丝排拒的哀求,想来比起受凌辱时的难堪,的喜悦如狂涛如巨浪,一次性地淹盖掉理智的心海。

    龙翼轻轻抽动着腰身,庞然大物三浅一深地奸着闵淑娜半新不旧的。

    手也没有停歇,来回亲密地爱抚着李智贤那沾满香汗的美妙。肩膀、背部以及肚子都和娇嫩的有着紧密的结合,这样的触感真叫人陶醉。

    忍不住心中的亢奋,手心搓揉着,庞然大物上传来的是的滋味,而身体的感觉却像是处处都在玩弄着尚未成熟的娇嫩,让龙翼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情怀,好像在正奸着妙龄的妓女似的。

    手指感到炙热,脉动中的李智贤娇嫩,出极高的温度,包围住龙翼的手指,仿佛想要彻底熔化掉入侵的异物,在这样的高温下,龙翼爽逆转着手指,用中指的指腹,来回玩弄起中最狭窄的通道。

    “啊呼……嗯嗯……”

    是李智贤难耐的喘气呻吟。

    李智贤之所以这样难耐的喘气呻吟,是有一种的可能性。那就是或许通道认为比起粗大的庞然大物,手指的大小是刚刚好,比较容易刺激到最敏感的部位,因此出喜悦的呻吟。

    手指慢慢刺入,感觉到的李智贤蜜孔真是太小了,以至于龙翼心中生起疑问,刚刚庞然大物真的强行贯穿过这里吗?手指头刮弄着黏糊糊的内部,狭窄的蜜孔意气风地紧紧锁住手指,让龙翼几乎不能动弹。

    李智贤的中,那羞耻的蜜孔开始湿润起来,蜜汁不断溢出,好像想降低靡的高热。真是太有反应了。

    都已经这个地步了,闵淑娜依然坚守着崔秀英和李智贤,真是一副动人的神圣画面,但是,龙翼在闵淑娜把话说完之前,挥舞着粗大的邪恶的庞然大物再一次猛力贯入蜜汁狂喷的中。

    久旷的贝受到粗大的庞然大物的冲入,爆出感的浪波,让闵淑娜娇声连连,呻吟中渐渐忘了坚守女儿和姐妹的念头,手指从李智贤娇嫩的中抽了出来,一股成熟的香气立即喷了出来,龙翼痛舔吮着指头上新鲜的蜜汁,尽情享受着李智贤的青涩和鲜美,庞然大物更加坚硬了,痛品尝着闵淑娜久旷的滋味。

Snap Time:2018-02-22 11:14:49  ExecTime: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