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187章母后李紫曦有喜(14-08-03)      第186章好色女人(14-08-03)     

第188章情动母后


    龙翼用两个手指撑开母后李紫曦那两片膨胀充血的花瓣,用中指拨弄那颗肿胀闪亮的,母后李紫曦呈现出非常敏感的反应,春水蜜汁不断的泊泊流出,母后李紫曦反射性的夹紧了大腿,龙翼用中指从自下而上慢慢滑入母后李紫曦的甬道口,只那一下,母后李紫曦就情不自禁的出了呻吟。{藏家}

    “喔……喔……”

    龙翼又来回滑进了两三次,母后李紫曦就浑身颤抖起来,春水蜜汁不断地外溢,湿了龙翼的整个手掌,龙翼的手指继续在母后李紫曦的花瓣内反覆的滑动着、滑动着。

    渐渐地,母后李紫曦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龙翼手指的滑动,母后李紫曦的腰肢颤抖不已,母后李紫曦微微的伸直着大腿,一双纤足紧紧地反绷着,一面不由自主的摆动着腰,一面狂热的扭动着。

    龙翼趴在母后李紫曦的耳边悄声问她:“母后,舒服吗?”

    母后李紫曦低低的呻吟着:“啊……好久没有这么舒服啦……”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忍不住的叫出来,随着龙翼手指的来回滑动,母后李紫曦身体内不断的涌出滚热的春水蜜汁,龙翼把母后李紫曦的花瓣分开,就在母后李紫曦的的之间露出了淡粉红色的绉褶小尖头,被春水蜜汁浸湿着闪闪光,那就是母后李紫曦的珍珠花蒂。

    龙翼用手指轻轻的揉弄母后李紫曦那粉红色的珍珠花蒂,使之勃勃的抖动着,渐渐的充血涨大慢慢的胀硬起来,龙翼真的想用舌尖把那粉红色的小豆子吸了起来,此时母后李紫曦突然激起了一阵小小的痉挛,龙翼更加用力刺激着母后李紫曦的珍珠花蒂。

    “……啊……皇儿……不要挑逗母后了……我好难受啊……奥……我泄了……”

    随着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呻吟声,她的花瓣处又喷出了一股春水蜜汁,这时母后李紫曦不仅是花瓣在颤动、向左右分开的大腿在战栗,连腰部也微微的反挺起来。

    “啊……”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整个全部出了颤抖,紧紧夹着的大腿终于渐渐的张开了,母后李紫曦的甬道早已被春水蜜汁盛满浸透,此时的珍珠花蒂更加红肿膨胀,直直的挺立着。

    龙翼的手指再一次从母后李紫曦的珍珠花蒂滑入甬道口内,又从甬道口滑回珍珠花蒂,并且在珍珠花蒂上旋转揉弄,立即母后李紫曦的再一次阵阵痉挛,龙翼的手指不断的爱抚着母后李紫曦最敏锐的性感带,母后李紫曦已经完全的贪婪的坠入了感的深渊。

    “啊……”

    龙翼的手指一旦接近,母后李紫曦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床单,龙翼的手指不断的拨弄着母后李紫曦的珍珠花蒂,热热的春水蜜汁也从不断的渗了出来,龙翼把中指伸了进去,此时从母后李紫曦花瓣的入口处猛的传来一阵强烈的收缩,紧紧的吸住龙翼的手指。

    “……冤家……你要折磨死母后啊……”

    母后李紫曦雪白的间略带粉红色的极为诱惑的凹陷处,还有下边那充血丰厚的大花瓣,不论是哪一个部位,此时都淹没在春水蜜汁之下,闪闪亮,龙翼伏在母后李紫曦的身上几乎是粗暴地蹂躏着母后李紫曦的,随着龙翼手指抚过之处,春水蜜汁不断的泊泊流出。

    这时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身体,不论龙翼的指尖如何去挑逗都呈现出尖锐的反应,柔细腰肢更加挺起,春水蜜汁更加的溢出,龙翼完全沈浸在玩弄母后李紫曦的感中。

    龙翼一刻也不想停下来,他渴望以后每天都能享受到玩弄母后李紫曦的乐,让自己每天去理顺母后李紫曦的每一根芳草,抚摩母后李紫曦的每一片花瓣,还有母后李紫曦甬道的里里外外。

    龙翼搂抱着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那丰润的身子,抚摸白胖肥大的,玩弄着肿胀肥厚的花瓣,勃勃跳动的珍珠花蒂和汩汩四溢的春水蜜汁,龙翼的达到了无法控制的,突然龙翼把嘴唇印在母后李紫曦半开的花瓣上。

    “啊……”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敏锐的颤抖了,出了低声呻吟,龙翼模仿着公驴逗弄母驴的动作,伸出舌头由花瓣的下方往上舔,只来回舔了两三次,母后李紫曦的身体便随着轻抖,不断地流出春水蜜汁,她太敏感了,龙翼把脸埋进了母后李紫曦雪白的大腿之间,沿着珍珠花蒂相合的地方,由下往上用舌头舔着。

    “啊……好痒……啊……”

    母后李紫曦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龙翼舌头的滑动,接着又重複了一遍,龙翼的舌尖紧紧地抵住窄缝,拚命地、连续不断地上下滑动。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已然颤抖不已,她微微的伸直大腿摆动着腰,春水蜜汁早已将甬道涂抹的亮光光的,龙翼把整个嘴唇贴了上去,一面出声晌的吸着春水蜜汁,同时把舌尖伸进甬道的深处,母后李紫曦的春水蜜汁又再度的涌起,淹没了龙翼的舌尖。

    龙翼伸长舌尖更使劲往里舔,龙翼不仅想让自己得到满足,更想让母后李紫曦在自己的手中得到最大的享受,龙翼把母后李紫曦美丽修长雪白的大腿更为大胆的撑开,从她左右对称的花瓣的最里面开始用舌尖一片片吸吮着。

    “……啊……你舔的……母后好舒服……喔……”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忍不住的叫出来,随着龙翼舌尖的来回舔嗜,母后李紫曦体内不断的涌出热热的春水蜜汁,龙翼把脸埋进母后李紫曦的,任乌黑蓬松的芳草撩触着自己的脸,深深地吸着成熟性感的女人所特有的、醉人的体香。看还是藏家

    龙翼用唇舌舔湿了母后李紫曦浓密的芳草,吻着隆凸的,吻舔着肥厚、滑润的大花瓣,用舌尖分开润滑、湿漉漉的小花瓣,吻舔着小巧如豆蔻的。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那小巧的被龙翼吻舔得坚挺起来,龙翼于是又把舌尖顶进母后李紫曦的花道里,轻轻搅刮着那带有褶皱的花道内壁,龙翼捧着母后李紫曦白嫩肥美的丰臀,舌头尽可能长地用力探进母后李紫曦的花道里,吸吮吻舔着她滑润、娇嫩的花道内壁。

    母后李紫曦的花道真是奇妙,内壁既滑嫩又带有褶皱,从母后李紫曦的花道深处一股股液已像溪流潺潺而出,母后李紫曦全身如同触电般震颤着,下意识地弯起圆滑洁白的大腿,把丰腴的抬得更高,这样龙翼更能彻底地吻舔吸吮她的花道内壁。

    “啊……皇儿嗯……我好舒服……”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出了呻吟,这时母后李紫曦的已经充血,如同豆蔻般玲珑,龙翼非常轻巧的含在嘴里,生怕用力过猛会引起母后李紫曦的疼痛,伴随着一阵阵身体的颤栗,从母后李紫曦的花道深处流淌出一股股液,把她的花道内外弄得滑润、粘糊糊的,弄得龙翼满嘴。

    那一股股液顺着流向菊花,在雪白肥嫩的映衬下,那小巧粉红色的如含苞待放的淡红色的菊花花蕾,让人心醉,这是母后李紫曦美丽性感的,龙翼吸吮着春水蜜汁,并用舌头把花瓣分开,露出了粉红色的小尖头,小尖头被春水蜜汁浸湿着闪闪光,那是母后李紫曦的珍珠花蒂啊,龙翼带着虔敬的心情用舌尖把那粉红色的小豆子吸了起来。

    “啊……皇儿……我不行了……”

    随着母后李紫曦的呻吟声,她的花瓣喷出了一股春水蜜汁,母后李紫曦不仅花瓣已然颤动,整个腰部以下的躯干都战栗了起来,向左右分开的两条大腿,在受到刺激后微微的抬了起来,两只手用力抓住龙翼的头。

    “啊……皇儿……不行了喔…………痒死我了……”

    此时,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最深处传来一阵强烈的收缩,随着收缩,母后李紫曦整个的腰部都浮了起来,突然母后李紫曦转过身来,抓住龙翼在她上抚摸的手,低下头来,滚烫火热的双唇探索着,龙翼和母后李紫曦一下子又狂野的吻在了一起。

    “啊……冤家……我真的不行了…………”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声音呜咽不清,身体不安的颤动着,母后李紫曦那荡的娇呼、癡迷的表情和她那忘情的动作,让龙翼亢奋不已,奋胀难忍,他那一根庞然大物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青筋暴露,霍霍抖动涨的到了极限,赤红的龙头如同一只小拳头。

    龙翼跪在母后李紫曦的两腿之间,着硬直坚挺的庞然大物去摩擦母后李紫曦那已经湿淋淋的珍珠花蒂,他抖动的龙头和母后李紫曦搏动的珍珠花蒂亲密的一起,相互摩擦起来,这时他就像一头情的公驴一样趴在母后李紫曦的身上,大腿根紧贴着母后李紫曦的,庞然大物根子上乱蓬蓬的芳草覆盖在母后李紫曦的上,两个巨大的更是晃悠悠的垂在他和母后李紫曦的大腿之间。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春水蜜汁很就把龙翼的龙头浸得湿淋淋的,龙头更加膨大更加光滑,硬挺挺的犹如一只拳头,在母后李紫曦的花瓣内代替了龙翼的手指、嘴唇上下滑动,龙头滑过,母后李紫曦的花瓣不停的开合着,像婴儿吃奶一样含咬着龙翼的龙头。

    龙翼粗大的庞然大物涨大到了极限,足有八九寸那长,圆滚滚的坚硬如铁,炽热如同火棍,上边的青筋爆裂凸起,宛如龙盘玉柱一般突突乱抖,他乱蓬蓬的芳草像一部虬髯鬍须,簇拥着他的庞然大物根部,使他的庞然大物显得更加的粗狂野蛮。

    龙翼的庞然大物在母后李紫曦的花瓣外大幅度的滑动着,强烈的刺激着母后李紫曦的感官神经,母后李紫曦那对紧紧贴着他的胸膛磨擦,双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双手主动地伸下来分开芳草,扒开早已充血肿胀的花瓣,启开了粉红透亮的甬道口,迫切的等待着龙翼的。

    “别逗我了……好久没有疼爱我了…………皇儿……我要你的大……”

    母后李紫曦呻吟着。

    龙翼不忍心再挑逗母后李紫曦了,“母后,我这就进来了。”

    他在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耳边轻轻的说着。同时他火热硬挺的庞然大物也虎视眈眈的抵在了母后李紫曦柔软濡湿的。

    母后李紫曦睁开了眼睛,有些紧张的抓住了他的臂膀,“好人啊……”

    不等母后李紫曦说完,龙翼就用一个深深的热吻堵在了母后李紫曦的嘴上,龙翼一只手伸下去拨开母后李紫曦芳草遮护的花瓣,抓着自己粗硬无比的庞然大物对准了母后李紫曦的甬道口。

    硕大的龙头探进了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花瓣顶在母后李紫曦的珍珠花蒂上,母后李紫曦感觉到他马上就要了,她闭着双眼强忍着要喊叫的冲动,双手紧紧抓着床的边沿,向上翘起,刹那间,他感到母后李紫曦的甬道内猛的一股更热更烫的花蜜一涌而出,喷他的龙头上。

    龙翼用手向两边猛的扒开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花瓣也随即张开了,他庞然大物的龙头一下子滑过珍珠花蒂,撑开了母后李紫曦的小花瓣,挤进了她的甬道内。$9g-ia$

    虽然只进了半个龙头,但母后李紫曦的身体立即一阵阵痉挛,甬道口也随即一阵阵紧缩,一股股春水蜜汁又“”一下阵阵涌了出来,溅得整根庞然大物更加湿粘滑溜。

    龙翼没有把庞然大物直接,而是再次抽出,让龙头在母后李紫曦的甬道口反反覆覆的上下滑动,使母后李紫曦的花瓣如同嗷嗷待哺的婴儿似的张口期待着,龙翼再次将庞然大物的龙头滑进母后李紫曦的甬道内时,母后李紫曦的甬道口迫不及待的收缩了几下,接着又是一阵更加强烈的痉挛,就在母后李紫曦甬道痉挛的瞬间,龙翼难以自制的弓起腰椎,臀部,猛的用力向下一挺。

    “呲”的一声,龙翼那灼热巨大的龙头推开母后李紫曦柔软的花瓣,滑过母后李紫曦颤动的珍珠花蒂,撑着母后李紫曦紧缩的甬道,随着龙翼拧腰纵臀,刹那间,他那灼热的庞然大物已经深深的插在母后李紫曦充满春水蜜汁的中,终于龙翼进入到了母后李紫曦那神圣肥沃土地里。

    “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使母后李紫曦闷闷的哼了一声,母后李紫曦咬紧了牙关,庞然大物插在母后李紫曦的甬道中,龙翼感觉就像钢焊凿进泥缝里一样,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甬道真紧。

    母后李紫曦的臀部一阵痉挛后,浑身都在抖,虽然刚一半,但撕裂般的疼痛已经让母后李紫曦皱起了眉头抿起了嘴,母后李紫曦很疼。

    龙翼柔柔的抚摸着母后李紫曦的,心疼无比的看着她,问道:“母后,痛吗?我才半截……”

    面色有些惨白的母后李紫曦没有勇气面对龙翼的眼睛,只是摇摇头,他知道母后李紫曦在隐瞒,她不忍心破坏他的心情,龙翼停了下来,静静的趴在母后李紫曦身上,他开始不住的抚摸着她,亲吻着她。

    “唔……嗯……”

    顺势接住了母后李紫曦轻软柔滑的樱唇,龙翼自不会客气,不只是唇片挟住了她的唇,轻轻地磨挲起来,连舌头都趁机溜了进去,勾上了她含羞带怯的香舌,就在她檀口中轻扫慢搅起来。

    龙翼的舌技何等厉害?甫贴上樱唇,便滑入了她敏感的口中,勾的母后李紫曦香津泛滥,竟是连自己都控制不住地,让香舌顺从他的勾引,将带着甜意的香唾,一丝一丝地推向他的口中,被吻住的樱唇连点声音都不出来,龙翼的吻是那般炽烈,火辣辣地直接攻入了最深处,连舌头都是那般落力,弄得母后李紫曦口舌无暇应接,真不知该好好给他的唇片轻磨,还是该任他的舌头勾弄搅玩才好呢。

    母后李紫曦那只贲张鼓荡的香峰,随着她激烈的呼吸,抖的比之前更加迷人,好像比刚被他弄上床之前,还要丰盈了少许,连峰尖那两朵娇美香甜的蓓蕾,此刻都已经鲜美的绽放开来,泛出了动情的玫瑰艳红,骄傲地挺立在白玉般晶莹的高峰上头。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媚眼一线,带着无比欲火的眼儿美妙无比地飘着龙翼,雪白的肌肤已染透了甜美的嫣红色泽,似连呼息之间,都能透出甜蜜的香氛,那迷离如水的媚眸,虽是仅留一线,媚惑之意却更加诱人,再加上母后李紫曦小嘴微张,香甜软嫩地不住吸气,显见她也正渴求着。

    原本饥渴的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还想回吻上龙翼,寻求着他口中那湿润的气息,至少在现在得到一点儿满足;但龙翼却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竟故意俯去,将脸凑在母后李紫曦的山峰之间,在那深邃的谷间舐了起来,香峰虽是敏感无比,但在母后李紫曦的身上,处原还不算怎么敏感的地带,但在此刻已被诱了春情的状态之下,那处的感觉竟也变得敏锐起来。

    加上龙翼不只是舔舐而已,整张脸都凑了下去,短短的鬚根处,在已被舐的柔软滑润的处来回摩挲之后,那酥痒难搔的感觉,却是更加美妙。

    而且在舔舐当中,龙翼的脸颊也不时轻揩着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香峰,虽说被磨挲的部份较属内部,不是常被他搓揉的蓓蕾四周的性感带,但在这间接的摩擦下,连那极敏感处都像是被刺激到一般地火热起来,那股热是由内往外的,比起一般的抚弄更是火辣,还勾着母后李紫曦芳心当中的一丝向往:他到什么时候,才要再度光临那敏感的蓓蕾呢?

    那想法是如此刺激和羞人,光只是想着而已,母后李紫曦的胴体已愈灼热起来,母后李紫曦好不容易筑起来的一线理智,登时全被欲火蹂躏得不成模样,就好像涨到顶处的洪水,一举淹破了堤防一般,狂热的欲焰一口气溃如洪,瞬间便烧遍了母后李紫曦敏感的周身,令她整个人都被那股火充的满满的,其他的念头都被瞬间蒸,说有多渴望就有多渴望龙翼龙翼的狂野挞伐,让她体内奔腾的火焰找到一个出口,把她每一寸肌肤彻底烧熔。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花瓣慢慢地膨涨起来,深深的甬道越来越热,春水蜜汁也越来越多,母后李紫曦的甬道好紧,好热,好柔软,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褶绉层绕的湿润严丝合缝的包容着龙翼的庞然大物,像是被无数细嫩的小嘴同时柔密的吸吮。

    先不讲他事前的准备充分,还未便弄得母后李紫曦飘飘欲仙,浑身上下每一寸仙肌玉骨只渴求着云雨之欢,连插母后李紫曦时都是小心翼翼,冲激着的力道不仅全不逊于楚心,还有过之,之际更不带丝毫痛楚,令母后李紫曦只觉得舒服欢愉,更是湿滑,润得他更好动作。

    加上龙翼的庞然大物既粗且长,顶挺之时技巧熟娴,不仅胀的母后李紫曦畅至极,之间还时有勾挑,巨龙头处似有若无地揩弄着母后李紫曦娇嫩敏感的,弄得春心荡漾的母后李紫曦更加情热难抑,在龙翼身上娇痴扭摆,口中时软语,娇嫩媚、嗯哼连连,浑身都似充斥着火热,对他真是又爱又恨。

    龙翼感到一片火热,彷彿全身的血液都一齐涌向那里,这真是世上最销魂最难耐的滋味,过了一会龙翼觉得母后李紫曦已经适应了,才再次弓腰挺臀慢慢用力,逐渐将整根庞然大物尽根,龙翼开始缓慢的动作起来。

    每一次的深入,龙翼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唯恐弄疼了母后李紫曦,望着怀里这个令他怜爱癡狂的女人,他的心灵里激荡不宁,因为她是他的爱人,他的母亲,陪他誓他要在有生之年让母后李紫曦成为最为乐、最为性福的女人,他此时没有了的罪恶感,现在他只想深深的感受那种只有才特有的兴奋和激情,事实上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母子二人相拥相亲,相爱相奸更刺激,更美妙的呢?

    龙翼的庞然大物和母后李紫曦的紧密的相互磨擦挤压着,释放着如巨浪般的感,突然龙翼锐的感觉到母后李紫曦的花瓣正在急剧收缩,母后李紫曦的花瓣正在紧紧的咬他的庞然大物根子,于是他轻轻一动,立即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沿着他的庞然大物从母后李紫曦的甬道里传了出来,这是龙翼从未有过的感,从那里涌出的感佈满了他全身的每个细胞,使他产生了更加强烈的。

    龙翼用大手紧紧箍着母后李紫曦弱不禁风的柳腰,用灼热昂挺的庞然大物在她柔软花径中反覆抽戳着,母后李紫曦白嫩的大腿本能的勾住了龙翼的猿腰,紧贴着他,迎接着他饥渴无度的索求,龙翼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母后李紫曦的细嫩肌肤上,往着丰盈的双乳间流去,和她的香汗彙集凝合,那情景格外刺激,这使龙翼眼中的欲火更加炙热,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舔吮着母后李紫曦濡湿挺翘的。

    龙翼能明显的感到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汗湿的娇躯紧贴他黝黑壮实的身体,颤抖着,扭动着,是那样的柔弱无助,不知不觉中,母后李紫曦的甬道已经渐渐熟悉的适应了他硕大的庞然大物,疼痛已悄然褪去,母后李紫曦的身体也生着变化,两人的已慢慢的渐入佳境。

    他和母后李紫曦的一进一出、一迎一送,都那么丝丝入扣,妙不可言,他们就像一对相濡多年的恩爱夫妻,对那庞然大物的粗壮和劲道之满意和热爱那是不用说了。

    偏偏龙翼虽有绝技,却不肯尽施,明明每下冲击之间,都可将威力尽情展放,将母后李紫曦脆嫩的尽情蹂躏,转瞬间便令母后李紫曦爽到死去活来的,之间动作却意外的柔软收敛,让母后李紫曦虽是舒服畅,彷彿每个毛孔都在欢唱、每寸肌肤都在沉醉,却没有被他全力征服时,那般全盘崩溃的尽兴,让情浓欲热的母后李紫曦就好像是正被钓饵撩弄着的鱼儿一般,她已舒服到浑然忘我,神智早已飞到了天外,好想要上钩给他捕去,这坏心的龙翼儿龙翼却偏偏不肯收线,只是饱览着她那渴求的样儿,彷彿正乐在其中似的。

    加上龙翼的手段还不止于此,一边挺腰抽动,他竟一边抱着母后李紫曦丰腴圆润柔若无骨的香肌仙体,在屋内来回走动着,随着龙翼的走动,母后李紫曦的享受可愈热烈了,她原还娇吟着,不想龙翼边干边走,搞的这般激烈,让她连被龙翼之间,从头勾出来的盈盈珠泪,都四处飞溅而下,弄得整个屋内都是满载着欲的异香。

    但走了几步之后,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可就感觉到,这走动之间的好处了,随着龙翼步子跨出,行动间那原本还只是似有若无地揩着她的庞然大物竟是一步一顶,下下捣弄着母后李紫曦敏感的地带。

    那滋味让她的娇吁甜声忍不住奔出了口,顺着龙翼一步步走动的节奏抑扬顿挫,不住在豪华房间内高吟低唱、盘旋不去,再加上背后没有了支撑,龙翼酥软的娇躯只能八爪鱼似地紧偎在龙翼身上,双手环住了他的脖颈,一双玉腿紧紧箍在他腰间,更是和他爱恋交缠、无法须臾脱离。

    随着龙翼的走动,重心变换之下,他每一步一顶上,正是她娇躯下滑的当头,虽说龙翼意存爱怜,以双手捧住母后李紫曦的圆臀,行步之间颇有分寸,庞然大物顶的不甚用力,但在母后李紫曦的感觉,却似是被庞然大物一下一下地猛轰一般,一步一下狠的,紧紧地在母后李紫曦处厮磨揩擦,顶的母后李紫曦媚声难抑。

    龙翼的手段是那么的强烈,光只是前戏时的款款爱怜,已令母后李紫曦娇躯酥软如绵,再也无法撑持,如今给他一步一顶,插的舒服意至极,更不可能有丝毫矜持和保留了,娇嫩的处连环受袭,舒服的让母后李紫曦犹似虚脱了一般。

    加上龙翼的庞然大物那般硬挺,似是光靠这庞然大物便可将她丰腴圆润的胴体支撑住一般,双手更是毫不停歇地在母后李紫曦的腰上臀上来回抚弄,节奏分明、手段奇诡,满腔欲火在这效率十足的搬弄之下,更是炽烈旺盛地烧透了母后李紫曦全身上下。

    那感觉实在太过美妙,令母后李紫曦爽的浑然忘我,不知不觉间已被感全盘占有,她艰难地着纤腰,像是要断气般的喘息呻吟,一声接一声地将她的乐吹送出来,之下,雨纷纷,随着龙翼的走动甘霖遍洒,屋内登时馨香满溢、娇语不休,两人肢体交缠之处,黏稠津液混着汗水连绵,似连屋内的空气都浸湿了一般。

    在一阵阵甜美娇媚的娇喘吁吁声中,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已至,只觉浑身上下似都敞了开来,在乐趣的加温之下,被那感火山爆般地,冲开了全身肌肤,炸的她浑身酥软,美的再也无法言语了,偏偏母后李紫曦虽已经舒服到瘫软如泥,但龙翼的手段,才正要开始威呢。

    在冲激的茫然之中,母后李紫曦只觉浑身绵软酥麻,再也无法自主,似连芳心之中都似虚了,什么念头都起不来。茫然之中,母后李紫曦只觉耳边仙音环绕,龙翼的声音不知从何而来,既温柔又美妙,犹如圣旨一般,令她不由自主地听从追随,一点儿抗拒的心意都没有。

    在龙翼的指示之下,母后李紫曦仰躺床上,酥软乏力的双手勉力攀住了双腿,让那已经满足过一次,既是潮湿润滑,又晕红如玫瑰盛开般的,高高地挺将出来,完全是一幅仙体横陈任凭宰割的诱人模样。

    而龙翼自己呢,则是以双手撑在母后李紫曦耳侧,腰间慢慢用力,让才刚光临过,现下是旧地重游的坚挺庞然大物一分一分地送了进去,再缓缓抽出,在那敏感之处不时轻磨几下,弄得母后李紫曦回光返照似地娇吟低唤,的烈火不断攀升着,相奸的感都要令龙翼疯了。龙翼欠起上身,一边卖力的着巨大的庞然大物,一边俯视着身下如癡如醉的母后李紫曦。

    这时母后李紫曦的双臂正紧紧的搂抱着龙翼弓起的腰肢,丰满的双乳正紧紧的粘贴着龙翼的胸膛,挺直的脖颈向后拉直着,酡红的粉脸伴随着龙翼的动作不停的左右摆动着,而头则飘洒在床上,母后李紫曦时的这种媚态是龙翼早就看见过的。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她香汗微出,面容酡红,牙关紧咬,嘴唇轻抖,娇吟声声,偶尔从嘴角边吸一口冷气,鼻孔不规则的张翕着,而秋波荡漾的水眸则半睁半阖渐趋迷离,恰似烟波浩缈的大海,这一切充分的显露出母后李紫曦对他的动作有着强烈的反映,对此龙翼感到满心喜悦,心中充满着无与伦比的成就感——他是一个男人,一个能充分满足母后李紫曦性要求的真正男人。

    “母后……”

    龙翼低低的吼着,把母后李紫曦的抱得更紧,庞然大物得更深、更有力,随着龙翼度的加,他的庞然大物在母后李紫曦的内迅膨胀,越来越粗,越来越硬,越来越长,越来越大,每插一下都直穿母后李紫曦的宫颈,使母后李紫曦的甬道急剧收缩;每抽一下都只留龙头在母后李紫曦的甬道口内,以便下一次插的更深,的时候,响如重拳猛捣;抽出来的时候,唧唧的叫声就像玉米拔节,龙翼越插越舒服,越抽越爽,着庞然大物在母后李紫曦后的一再狂烈地插进抽出,随着他的动作,母后李紫曦的全身不停的抽搐、痉挛。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头散乱的披散在床上,她紧闭双眼,双手紧紧的搂抱着龙翼的腰,双腿紧紧的夹着他的臀围,龙翼每一次的都使母后李紫曦前后左右的扭动白胖的,而丰满雪白的子也随着龙翼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抖动着,磨蹭着他坚实的胸膛。

    突然龙翼敏锐的感觉到母后李紫曦的甬道里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的收缩,随即一股滚烫粘滑的春水蜜汁涌了出来,浇烫在他的龙头上,使他猛的一个激灵,庞然大物不由自主的向上抽动了一下。

    “啊……爽死我了……好人……你插的母后好爽啊……”

    母后李紫曦的甬道正在吸吮龙翼的龙头,母后李紫曦的花瓣正在嚼咬他的庞然大物,那难以形容的酥痒差点使龙翼崩溃了,龙翼不想让相奸就这么结束,他抽出庞然大物定了定神,待的冲动过去后又奋力地插了进去。

    随着龙翼巧妙的动作一下接着一下,在母后李紫曦湿润的里头轻描淡写地搓揉勾送,本已丢精到软了的母后李紫曦竟又被勾起了重重情焰,连呼吸都慢慢火热起来,好像连口鼻之中都充满着的渴望般,芳心之中早已充满了对龙翼接下来那新奇手法的渴求,再也无法端庄起来了,强抑着心中的焦燥,一边似有若无地揩弄母后李紫曦余沥未干的,一边留意着她的反应。

    龙翼慢慢地等待着,直到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媚眼又泛欲焰、娇吟重燃生气,娇躯又复鱼龙曼衍起来,泛出了欲火重燃的点点香汗之后,他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样紧紧地撑着,忍着不对母后李紫曦那仙子一般迷人的大加挞伐,一直等到母后李紫曦欲火再起,娇躯也慢慢开始蠕动,这般努力总算有了代价。

    只见龙翼双手撑直,将身子高高抬起,膝盖也离了床,将庞然大物收至只插着母后李紫曦的一点点,在母后李紫曦娇吟不依,差点要挺起乏力的纤腰,好主动贴上那炽热的当儿,才以臀部用力,重重地插了下来,不断地弹起重插,就以这动作周而复始地奔腾着。

    在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身上忘情耸动,给这么猛的一插之下,母后李紫曦“啊”的一声,毫无防备之下,一股比破了身时还要强烈的痛楚,犹如海潮一般地袭上身来,偏偏在这么强烈的之下,竟涌起了强烈的感,转瞬间便将那痛楚洗的干干净净,她的欲念犹如烈火上泼洒了油般,一口气冲上了顶点,目翻白眼、形容呆滞,再也无法作出任何反应。

    于是龙翼钢铁般的庞然大物又在母后李紫曦紧缩的甬道里开始了又一轮急剧的,他就像一只纵跃入水的青蛙一样,双脚有力的蹬着床单,两膝盖顶着母后李紫曦的,宽大的完全陷进母后李紫曦的双腿里,全身的重量都汇聚在庞然大物上。随着龙翼腰肢上下左右的伸张摆动,随着他聚成肉疙瘩的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一推一拉的猛烈,他的庞然大物也就跟着在母后李紫曦的甬道里进进出出、忽深忽浅的一下下的狂抽、一次次的。

    龙翼在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胴体上,尽情的、亢奋的、疯狂的、粗野的泄着他旺盛涨满的,一阵阵的酸、一阵阵的痒、一阵阵的麻、一阵阵的痛,从他和母后李紫曦庞然大物甬道的交接处,又开始向他们的全身放射着,放射着,就像一波接一波的海浪,一阵阵的感一浪高过一浪,母后李紫曦在呻吟,龙翼在喘息,母后李紫曦在低声呼唤,他在闷声低吼。

    疯狂的达到了令人窒息的,他将母后李紫曦的双腿撑得更开,做更深的。庞然大物再次开始猛烈,龙头不停地撞击在母后李紫曦坚硬的口上,使他感觉几乎要达到母后李紫曦的内脏。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眼睛半闭半合,眉头紧锁,牙关紧咬,强烈的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气,她微微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从喉咙深处不停的出荡的呻吟声,母后李紫曦的欲火早已高燃,不一会儿她已熬过了那强烈的攻势带来的不适,全心全意地享用着那前所未有的欢。

    那感当真强烈的前所未有,令母后李紫曦浑然忘我,竟连要给龙翼欢呼助威都忘了,现在的她目光呆滞,樱桃小口微微开启,香甜的津液虽不似里泄的那般疾,却也是不断倾出,表现出她全心全灵的臣服。

Snap Time:2017-11-19 03:25:05  ExecTime: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