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枕》全文阅读

作者:叶落无心  与狼共枕最新章节  与狼共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与狼共枕最新章节第59章(14-08-13)      第58章(14-08-13)      第57章(14-08-13)     

第59章


    对安以风来说,半年的确不长,因为两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他照常过着他的生活——杀人和被人追杀。

    他当然会想她,不是痛不欲生的感觉,只是有些许挂念,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想念他,有没有为他流泪……

    偶尔他也会躺着床上怀念起她的身体,起来冲个冷水澡,喝瓶酒,一样能安然入睡的。

    失恋,其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痛苦,更不像韩濯晨戒毒的时候那么生不如死。

    他的心跳一直很平稳,不时会有虚痛,可以忍受

    两个多月后,黑道平静了,安以风和韩濯晨又去健身房练拳了。一切好像又回到从前,无聊地过着千篇一律的日子。韩濯晨身边换了新的女人,或者说天天都在换新的女人。

    练完拳,安以风拿了瓶啤酒,站在窗边,刚要喝一口解渴,一袭嫩黄色的长裙攸然锁住他的视线。

    他手里的酒瓶从手里滑落,摔碎在地上,而他根本没有发现。

    他的心在狂跳,他的身体在发热,连眼睛都被灼烧。

    两个月没见,她还和初见一样,风中飞扬的发丝,简洁而柔美的长裙,总在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种不易察觉的脆弱。

    那个午后,她站在健身馆的门口,一遍遍看着手里的一张纸,纸在她指间抖动……

    他站在楼上从没移开视线,就那么遥望着,如同以前望着天上的彩虹。

    韩濯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我先走了,你慢慢看”

    “晨哥,你去让她走吧,就说我不在这儿。”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她明天还会来。”

    他也知道,可他该说什么,不正经地调侃几句,问问她有什么事找他帮忙。还是深情地问问她:这两个月过的好吗?

    有何意义?

    “有烟吗?”

    韩濯晨拿了一根递给他,帮他点上。“要断就断的干脆点。”

    他深吸了一口眼,吐出的烟雾呛到了眼睛,有点酸痛。“让我再多看一会儿……”

    不是他优柔寡断,而是他知道这一次了断了,他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再见她。

    一根烟抽完,他狂跳的心还是没有平静,韩濯晨又递给他一根。

    他接过,看见楼下的她轻轻转身,他以为她要走了,有种疾冲下楼抱住她的冲动。可她没走,她靠在一棵大树上,脸上没有一丝等待的焦虑。

    他终于狠下心,伸手把韩濯晨身边的女人拉过来,搂在臂弯里。“美女一会儿配合点。”

    美女甜笑着依偎在他怀里。“我明白”

    ……

    安以风走下楼,在司徒淳的注视下,一步步走出大门。

    她慢慢迎过来,可他装作没看见,从她身边走过去。

    经过她身侧时,他又闻到那熟悉的味道,比乙醚的麻醉性还要强,他的双脚瞬间失去知觉。

    “安以风”她叫着他的名字,微颤的嗓音让他差点冲过去抱住她,好在双脚的知觉还没恢复。

    他慢慢转过身,手臂不自觉紧缩,怀里的女人被他搂得更紧。

    她看看他臂弯里的女人,眼眸里闪过一丝怒火,又很平息下去。她依旧是这么冷静自持。

    “你还爱我吗?”她有点困难地开口。

    不爱两个字而已,面对她清澈如水的眼睛,他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好久,他才愧疚地说出一句:“对不起”

    她退后一步,手里的纸褶皱,他看不清上面写的字,只看见上面有个奇怪的图形,涂着怪异的颜色。

    一时间,两个人陷入沉默。

    他怀里的女人非常配合,在这最尴尬的情况下,嗲声问他:“风,她是谁啊?你不是说这一生只爱我一个人吗?”

    这一句话配合的太TM绝了。

    他扭过头,苦笑着摸摸那女人陌生的脸,面对这样一张不曾相识的脸,他才能说出话。“是啊只爱你一个……”

    “那我们走吧。”

    “好……”

    他看了一眼脸色苍白,下唇咬出血丝的司徒淳,看着她手心里皱成一团的纸,心都在滴着血,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不疼。

    他发誓,假如她哭着跑过来,搂着他的腰说:“风,我爱你,你别不要我……”

    他绝对撑不下去了,他会不顾一切抱着她不松手,死都不放。

    可她没有,她低了一下头,抬脸时已经换上了平和的微笑。

    “何必说对不起,爱过你,我不后悔”

    一个极美的转身,她洒脱地离去……

    风吹动淡黄色的裙摆,张扬着她的孤单和无助,悲伤至此,她却没在他记忆力留下任何一滴眼泪。

    是他纠缠她,是他用爱一点一滴打动她的心。又在她把一切都给了他,全心全意爱着他的时候,无情地把她抛弃,连个理由都没有

    她用最后一个笑容,用一句:“我不后悔。”把他的心连根拔去。

    那一刻他才明白,她走出他的世界,带走了他一生的爱。

    以后,无论遇到多好的女人,他也没法去爱

    因为,他活着,也是一具行尸走肉……

    那晚,他真切体会到心疼的滋味了,什么方法都不能平息那种心痛。

    他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他只记得自己捂着心口,一遍遍说着:“对不起小淳,找个能好好珍爱你的男人,我不值得,不值得我TM的禽兽不如”

    ************************************************************

    半年过去了。

    沉寂了近半年的黑道终于开始暗潮汹涌,安以风和韩濯晨的夜总会、赌场重新开业。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大,占据了码头,以前跟崎野混的人都来投奔他们。

    黑道上,他和韩濯晨盛极一时,再没人敢直呼他的名字,谁见了他都要躬身叫一声“风哥”可他总会怀念她连名带姓喊他“安以风……”的声音。

    这半年来,安以风再没见过司徒淳,每次练过拳,他撑着双臂站在窗边都会想起那天她的笑容。

    然后问自己,爱过她,后悔吗?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半年的时间可以戒掉毒品,却还不足让他矣戒掉体内那爱情的蛊毒。

    “也许时间再久一点,就会好吧。”他如是安慰自己,并一直这么安慰着自己。

    辉煌背后,他会有种难耐的空虚。

    有时候,他也想跟韩濯晨一样,找个女人派遣一下内心的寂寞,可是每当他搂着陌生的女人就会听见司徒淳娇嗔的声音。

    “从今天开始,你是我一个人专用的......”

    “不能,绝对不行”

    他低头苦笑,心里说:“你千万别来烦我,我怕了你了......”

    **************************************************************

    一年过去了。

    世事总是在出人意料。

    没有人会相信韩濯晨和雷老大能闹掰,可他们的确掰了。

    更奇怪的是,他们从来不跟任何人提起理由。

    安以风二十一岁生日那天,雷老大叫安以风和韩濯晨去他家。

    他们当然带了很多礼物去,还带了两瓶雷老大最喜欢的酒。

    可惜招呼他们的并不是好饭菜。

    他们一进大门,铁门轰隆一声合上。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安以风被人挡到一边,随后,雷老大几个手下冲过去对韩濯晨一顿拳脚相加。

    韩濯晨一直没还手,也没求饶。所以安以风只能看着天空,默默数着秒:一、二、三、四……

    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雷老大真想要韩濯晨的命,会选择用刀和枪。用拳脚……只是在泄愤

    当安以风数到五千二百四十八,雷老大的手下才拖着韩濯晨走过草坪,丢在雷老大面前。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你?”雷老大问。

    韩濯晨说:“大哥,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雷老大将一张照片砸在他的脸上。

    照片很美,血红的夕阳为背景,身穿黑色西装的韩濯晨跪在一块白玉的墓碑前,手轻轻擦拭着墓碑上的灰尘,腿下绽放着一束圣洁的白菊花。他的身后站着一身警装的于警官,眼中泪光点点。

    安以风走过去,拾起地上的照片看了看,无所谓地笑笑:“这是谁照的?摄影技术不错,有空让他给我也拍一张。”

    他说话时,凌厉的目光扫过每个人的脸,他看见雷老大的司机有点紧张地在裤子上蹭了蹭手心的汗。

    雷老大横了安以风一眼,没搭理他,又低头问韩濯晨。“你和于凯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警方的卧底?”

    韩濯晨看看站在他周围的人,咬着牙说:“大哥,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还不相信我?”

    雷老大气得霍然起身,一脚踩在韩濯晨胸口,踩折了他的两根肋骨。

    “滚从今往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安以风叹息一声,上前扶起地上的韩濯晨,一步步慢慢走出雷老大的别墅。

    韩濯晨捂着胸口,问他:“你为什么不揍我一顿?”

    “我等你伤好了再揍”

    “风,我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信吗?”

    他说:“我相信”

    韩濯晨苦涩地笑了笑:“我真的当你是兄弟,我想帮你成为黑道真正的老大,我想你能实现你的梦想……”

    “我懂”

    那一刻,他忽然想起了司徒淳。她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你相信我,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想尽帮你除去崎野,我想让你成为黑道真正的老大,我想你能实现你的梦想。我想让你好好活着……你为什么不懂我对你的心?”

    如果可以,他想对她说一句:“我相信我懂”

    *********************************************************************

    一年半以后。

    安以风发觉自己的心伤已经完全好了。他的心不再疼了,他不再挂念司徒淳,也不想再听到她的消息,甚至不想听见有人提起这个名字。

    他以为一切都过去了。

    其实,全黑道上的人都知道,司徒淳这三个字是禁忌,安以风听到这个名字,至少一个月见谁骂谁

    就连韩濯晨都不能幸免于难。

    有一个冬天,安以风记忆中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他想去豪华地段买一栋别墅,他途径一个高档小区时,猛然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在马路中间,后面一连串刺耳的刹车声。

    他看着满是灰尘的倒后镜,手死死扣紧方向盘。

    倒后镜里映着司徒淳高贵的浅灰色短裙,挽起的发髻,和那张更加柔情的脸。

    她低头吻了吻怀里的孩子,满脸幸福地交给身边穿着警服的程裴然,程裴然扶着她瘦弱的肩,坐进一辆奔驰房车,又小心翼翼把孩子交给她……

    看到这一幕,安以风心一阵阵剧烈地刺,痛得没有了知觉。

    她嫁了该嫁的男人她有了孩子她过的很幸福

    他该为她高兴,可是,他的眼前都是他们生孩子的过程,他的脑海里都是那个英挺的男人在她身体里倾注爱意的情景。

    他甚至能清晰地听见她的呻吟声......一如他们的那一夜……

    那一晚安以风喝了很多酒。他趴在洗手池上,拼命用冷水冲自己的脸,可他就是无法清醒,无法甩去脑海中那洁净的笑容,无法平息胸口窒息的痛,也无法面对心底最后一丝希望的破灭——那个虚无缥缈的十年之约。

    韩濯晨站在门口看着他,“这回你可以死心了吗?”

    他拼命摇头。“晨哥,我不想混黑道,我想当个警察”

    “走上这条路,我们回不了头”

    “我想再见见她,我想问问她:过得好不好?”

    “有意义么?”

    “……”

    最终,他还是去了,站在那幢豪华的公寓楼下,看着每一个窗口柔和的灯光,看着一个个温馨的窗帘……

    多么幸福的家,这是他这种男人从来没有过的。

    他不曾买过任何一套公寓,因为他换公寓必须要比换衣服勤,回公寓的次数比在夜总会沙发上过夜的次数还少。他也曾幻想有这么一个家,不用每夜回来时都为他亮着灯,即使让他煮好面等着心爱的女人回家,他也已经很满足。

    可他遇上司徒淳之后,这个小小的心愿变成奢望,他只好把愿望一降再降,降到最低的时候才发现……那还是奢望。

    好在她是个聪明又理性的女人,懂得什么是她能拥有的,什么是她的幸福。

    好在他给不了她的,有人能给她。

    他转过身,黑衣在街灯下越发幽暗,他的笑容在深夜里埋葬。

    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笑意:“程太太……恭喜你恭喜你不用在墓碑上刻上我的名字……”

    他笑着从口袋里拿出根烟,火机的火光在风中抖动,照见他眼底的泪光。

    他不知自己走了多久,酒精和疲惫已经让他很难迈出下一步的时候,一个女人挽住他的手臂,笑着问:“需要我陪陪你吗?”

    他的脑海里有个声音替他回答:安以风,你是我一个人的

    他抽出手,继续向前走。

    走了两步,他停住,回头时露出他不羁的笑容:“多少钱?”

    女人的目光恍惚了一下,笑妍如花迎上前:“是你的话,随意。”

    他踩熄了香烟,也同时踩熄他最后的希望。

    他对心底那个声音说:“程太太,好好爱你的老公,好好疼你的孩子……我让你爱过安以风,从今天开始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爱是什么?

    爱就是:转过身,让眼泪滴落在无人可见的黑夜,却让她看见阳光下……他意气风发的笑容

    ***********************************************************

    人是会变的

    他和韩濯晨很好地为黑道诠释了这句真理。

    雷老大被人打死,韩濯晨杀了他司机全家为他报仇之后,黑道上开始盛传一句话:韩濯晨杀人连眼睛都不眨,安以风换女人比眨眼睛都……

    他为这句话笑了一个晚上,笑得心口疼,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番外 完结——————————

Snap Time:2018-08-22 02:18:47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