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作者:弦弄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  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第71章(14-08-13)      第69章—第70章(14-08-13)      第68章(14-08-13)     

第44章


    卡扎因将浴缸注满温水,把林可欢轻轻放进去。颇有些红肿的下身,遇到热水竟是又麻又痛。林可欢微微皱眉,却既不挣扎也不反抗,任凭卡扎因把自己翻过来掉过去的又洗又泡,本来惨白的脸上倒是逐渐有了些血色。

    卡扎因始终沉默着把林可欢洗干净,给她擦干身体,又用漱口杯接了水递给她,林可欢柔顺的接过去,含了一口,轻轻漱了几下,吐在马桶里,嗓子出奇的疼痛,几乎无法咽下吐沫。

    卡扎因将林可欢放回床上,自己返身回浴室清洗自己顺便清理浴室。林可欢下地找来家居裙子穿在身上。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她无法再象养伤的那些日子那样,坦然的将裸体示于卡扎因眼前了。

    卡扎因很从浴室走出来,自己也拿出一套居家长袍穿上。他看了一眼背朝自己安静侧躺的身影,径直下楼离开了房子。

    阿曼达已经被巴拉教训了一通后,有些愤愤不平的去吃午饭了。奇洛也识趣的早已离开。卡扎因找到巴拉,先把自己和父亲将在三日后奔赴首都的事情通知了他,又把父亲的意思转述了一遍,巴拉当即表示,自己会在后面的日子里尽心尽力的照看好庄园和宫殿,请老爷和少爷们只管放心去首都。

    卡扎因把正事交待完了,才询问小猫给贝斯治病的事。论道理,家族男人生病都是医生的事情,是谁让小猫掺和进去的?他并没有表现的愤怒或者不满,表情只是有些疑惑。

    巴拉立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的讲了一遍,对于林可欢比奇洛医生还要高超的医术,表示了惊讶和赞叹。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卡扎因的表情,后者似乎在沉思什么,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巴拉担心,是不是少爷已经知道了奇洛的建议。其实对于这件事,他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一方面,阿曼达说的有道理,家族女人怎么可以成天抛头露面的呢?可是,关于奇洛说的,这样对于家族和老爷的名声反而会有很大的提升,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犹豫着如果少爷提出这个问题,他该站在哪一边呢?

    但是,卡扎因什么都没再说,只是让巴拉通知仆人重新准备一份午餐,让阿曼达送过来,就离开了。

    当卡扎因返回房子时,意外的发现阿曼达已经在卧室里了。她正从小猫的手里接过水杯,有些疑惑的看着一点一点费力吞咽的小猫。而小猫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用手势比划,自己没事。

    卡扎因大吃一惊,马上有些后悔,却也无法说什么。

    林可欢先看到了他,马上把嘴里剩下的温水一股脑的咽下去,立刻疼的出了一身冷汗。她垂下眼睛,慢慢躺回到床上。阿曼达也扭头看到了卡扎因,有些担忧的说:“她的病来得奇怪,上午说话还好好的,也许是天气太干燥了。”

    卡扎因不置可否的说:“你去准备些清凉好咽的补品来,我重新要了午饭。她的身体不舒服,刚刚把午饭全吐了。”

    阿曼达赶紧答应着下楼。

    卡扎因也躺下来,侧身抱着林可欢。林可欢一直低垂着眼帘,面上平静无波。

    卡扎因心里有些难过,本来团聚的时间就少的可怜,现在小猫又开始跟他冷战。纵然他可以继续用强逼迫她给自己回应,可是那又有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要以如此的方式告别吗?

    楼下有人进来了,有着很轻微的动静。片刻后,楼下的人又离开了。卡扎因起身,仍然把林可欢抱在怀里,温和的说:“我们去吃点东西。”

    林可欢点点头,异常安静和乖顺。可是卡扎因的心却一点点的往下沉。

    对于卡扎因喂过来的东西,林可欢一律都费力的咽下去,然后不到三分钟必然再吐出来。

    看着林可欢痛苦的表情和被冷汗浸湿的头发,卡扎因明白,小猫并不是故意要跟他作对,而是真的严重到了吃什么吐什么的地步。

    卡扎因不敢再喂了,因为他知道,小猫不敢再反抗他,更不敢拒绝他,只要他喂,她就会吃下去。可是,下咽令她极度疼痛,呕吐更让她痛苦不堪。

    阿曼达也吓坏了,捧着碗呆呆的立在一边,她没想到林可欢会突然病的这么严重。

    林可欢见卡扎因停下了手,心里也是害怕。她真的不是故意要吐出来的,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脑子,所有到嘴里的东西都似乎变了味道,都变成了那些可怕液体的味道。她实在抑制不住强烈的反胃。她不敢看卡扎因的表情,他不再喂自己,一定是更生气了,以为自己在较劲。林可欢有点哆嗦着自己拿过一把勺子,伸进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盘子里,舀起了满满一勺菜,往自己嘴里送。

    卡扎因已经猜到了小猫在想什么,心里暗悔自己做的过分,他拦住了勺子,温柔的说:“吃不下,我们就先不吃了。”林可欢一抖,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确定他是不是怒极之下说的反话。可是卡扎因的脸色分明是带了一点心疼和痛惜的,就象……自己被鞭打的那天。

    往事已成追忆,回忆只是一瞬。一滴眼泪掉在了勺子上。

    卡扎因抱着林可欢躺在床上。他亲吻林可欢的额头,亲吻她的眼睛,亲吻她的柔唇。每一个动作都是温柔的,带着歉意的。小猫很乖,分外安静的乖。只是不断有细小的泪珠儿从她紧闭的双眼里渗出来。

    卡扎因叹息:“对不起。”小猫摇摇头。

    卡扎因说:“我一定会回来接你走的。你等我。”小猫点点头。

    卡扎因紧紧搂住林可欢,生怕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傍晚的时候,林可欢晕晕乎乎的睡着了,她的嗓子有些发炎,体温也升高了,触手之处滚烫一片。

    卡扎因抱着小猫,依然是阿曼达一点一点喂她喝水。小猫紧锁眉头,即便昏睡着也仍然抗拒吞咽。这期间,卡扎因问了无数个问题,阿曼达都据实以告。卡扎因才有一点明白,无所事事、望眼欲穿的等待,对于小猫来说是怎样的煎熬。然后,他问到了今天阿曼达与奇洛的争吵,阿曼达仍然实话实说。卡扎因恍然大悟,原来这只是奇洛今天刚刚提起的建议,原来他的小猫并没有打算背叛自己。

    阿曼达最后说:“少爷,你有空的话,就多回来吧。我看着她实在可怜。她每次发呆的时候,我都知道她是在想你。幸好最近她一直为贝斯看病,才稍微乐了一点,前些日子,她……”看到卡扎因拧紧的眉毛,阿曼达没有把话说完。

    入夜,林可欢因为发烧一直昏睡着,卡扎因又是心疼,又是后悔。很多话,在林可欢清醒的时候,是不能说的。可是现在,他知道他的小猫听不到,而他说出来,心里多少会好受些。

    “小猫,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你一定要点好起来。”

    “不是我不肯带着你,如果可以,我希望天天都可以看到你,天天都可以抱着你。可是,这次我要上战场,那个地方充满危险和未知数,我真的不能带你去。”

    “我知道,你又要骂我没人性。可是,事关我的家族,我的父兄,我即使讨厌战争,也还是要站在父兄这边。我承认我杀了很多人,但是,他们都是该死的人,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们。”

    “如果,我这次能活着回来,我一定立刻带你走,永远都不再离开你。”

    “我爱你。我的小猫。”

    清晨,林可欢的烧退了大半,她慢慢睁开眼睛,喉咙依然有些痛。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可是她明明记得在迷糊的时候,她好像一直都被那个人抱在怀里的。

    她叹口气,自己还想他干什么?那个言而无信的大混蛋那个凶恶残暴的刽子手那个羞辱自己的暴君可是,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失望,就因为他说不能带自己走,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难过,就因为害怕他抛弃自己。眼泪又软弱的掉下来,林可欢把脸藏进丝绸里。

    楼下的门打开了,有人走上来。林可欢急速的把眼泪擦干净,再也不让那个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可是进来的不是那个人,是阿曼达。林可欢勉强露出一点笑容,接受阿曼达的照顾。洗漱完毕,嗓子不再痛的扎心,却依然没有胃口。

    阿曼达忧虑的说:“多少还是要吃的,你这样,卡扎因少爷怎么能放心呢?”林可欢终于没忍住,嘶哑的声音问:“他人呢?”

    阿曼达有点不忍的说:“少爷今天很早就离开了,他返回基地了。”

    林可欢呆呆的愣在那里,心一下就凉了。

Snap Time:2017-04-29 15:33:25  ExecTime: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