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作者:弦弄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  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第71章(14-08-13)      第69章—第70章(14-08-13)      第68章(14-08-13)     

第46章—第49章


    第46章

    林可欢看着满满四大纸箱东西,百感交集。被宠爱,被理解,被感动……等等等等的诸多情绪,汇聚在了一起,让她没法控制的又一次热泪盈眶。好在有头巾和面纱掩饰着,才不至于在巴拉和阿曼达面前丢脸。

    卡扎因将基地里,军医们留下的医疗器具和各类特效药品中的一大半儿,都给林可欢送了过来,以备她行医之用。

    林可欢一样一样检视着,医疗器具就不必说了,林可欢闭着眼睛摸都能区分出来。关键是那些药品,她多数也还算熟悉,但是也有少部分,因为名称不够明确,她需要细细看一下说明书,才能分门别类的指导阿曼达根据用途登记下来。好在这些高级药品都是哈雷诺家族运用特殊渠道,从法国购进来的,说明书均是多国语言,英文标识的很完整,个别的甚至有繁体中文。俩人足足忙活了半天,才算彻底理清楚。虽然都是满头大汗,可是又都兴致勃勃。

    巴拉是帮不上任何忙的,他之所以一直等在旁边,是因为他还有话要说。卡扎因少爷随物品还捎来了一封信,信的内容,他有必要告诉林可欢。

    巴拉慢慢的说着,注意着林可欢的反应。遇到她不太懂的地方,阿曼达就会帮助他再解释一下。

    好在林可欢天天都和阿曼达交流,阿拉伯语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很,就弄懂了巴拉,不,确切的说,是卡扎因少爷的全部意思。

    大致归纳起来有这么四条。第一,林可欢只能为庄园里的女人和小孩儿看病。

    当然了,庄园的含义是很广泛的,如果从大的方面说,就是包括了宫殿、拧、以及所有从属于哈雷诺家族的各个村落。卡扎因之所以没有把范围仅仅局限于宫殿,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了解小猫的性格,在小猫的眼中,病人是没有身分的差异的。如果让小猫只为贵族服务,而不管贫民甚至是女奴们的生死,小猫迟早还得一意孤行,惹出祸端。那还不如他提前就给巴拉打好预防针,给小猫开个绿灯呢。再者,这样也可以让小猫忙碌一点,他更愿意相信,小猫忙病的概率会比闲病的概率低。

    第二,在宫殿门口距离不超过30米的地方加盖简易土屋,作为林可欢行医的地点,门口要设置士兵岗哨,全天保护林可欢。

    第三,阿曼达务必全天陪伴和协助林可欢,如果有出诊的需要,则还要另派至少五名荷弹士兵跟随。

    第四,不得参与任何为庄园内成年男子的出诊或者会诊。

    对于这一条,卡扎因是坚决的,但是也存在担心的。他实在没把握,一向把救人看作第一要务的小猫,能真正做到对男病患置之不理。可是如果不严加约束,别说他自己不乐意,恐怕父亲和巴拉都不会再允许小猫行医了。反复考虑之后,卡扎因还是稍微的放了点活话儿,就是阿曼达可以在紧急时刻,充当中间人,转述林可欢的治疗建议给村里的医生奇洛。

    对于能够走出房子,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林可欢已经相当满足和感激了,这四条细说起来也没有任何为难的地方,自然就全部答应了下来。

    巴拉也对卡扎因提出的这几条规定很满意。在他看来,只要林可欢严格遵守这些规定,就可以避免给家族的名誉抹黑,只剩下提升家族的威望了。

    巴拉本来已经对林可欢的印象有所改观,现在又看到对方丝毫没有异议,很顺从的答应,就放心的离开了。

    等巴拉的身影看不见了,林可欢欢的环住阿曼达的脖子,在她耳边无比开心的说:“阿曼达,我们有事情做了,我终于又当医生了。”阿曼达自然也是格外兴奋,她比奇洛医生幸运多了,她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

    两天后,一座简单崭新的土屋出现在宫殿大门的旁边,同时一张写满阿拉伯文字的白纸贴在了土屋的外墙上。不到一天的工夫,庄园里四处都在议论着,族长德里斯老爷体恤族人,特意指派那个在拧施展神奇医术的女人,为村子里的妇女和小孩儿免费看病。这番说辞自然出自巴拉的意思。

    最高兴的莫过于得到消息的女人们了,以前她们病了,完全是看老天爷的脸色,熬的过去,就活下来,熬不过去,也得认命。按照传统,她们的命是完全不值钱的,没有人在乎她们是不是生病了,更不会有男人会舍得拿钱出来给家里的女人看病买药。即便是自己的亲骨肉,只要是女孩儿生病了,也是扔在一边任其自生自灭。

    现在有了这么好的一个消息,先不论消息是真是假,凡是身有旧疾新病的女人,只要还能走路的,都在第二天赶了过来。一时间,宫殿门口比过节时候的集市人还多,巴拉只好又多派了两个士兵帮林可欢的小屋维持秩序。

    林可欢忙坏了,几乎又回到了刚来z国时在首都的日子。她争分夺秒的为每一个患者认真听诊,忙中不乱的开药,把药递到对方的手上,然后详细的嘱咐药的用量。从来都没受过如此待遇,更没有见过这么珍贵的药片的女人们,无不对林可欢感激涕零,她们看着穿着高贵罩袍的林可欢,几乎都把她看成了神女来膜拜。林可欢实在拦不过来,只能让阿曼达给不断下跪的女人们解释,请她们不要这样,好好回去吃药休息,让身体早日恢复。

    心怀感激的女人们,路过宫殿大门的时候,又都纷纷跪下磕头,巴拉骄傲的站在大门口,不光很有面子,心里也是无限的得意。

    如同打仗一般的一天终于过去了,还有少许人没来得及看完,林可欢本意是坚持到底,可是阿曼达听着林可欢已经嘶哑的嗓音,看到她汗流浃背的样子,说什么也不同意。执意让剩余的人回去,明天再来。林可欢慑于阿曼达说要报告卡扎因少爷她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威胁,只好同意。

    因为午饭没顾上吃几口,到了晚饭,阿曼达不依不饶的非要看着林可欢把桌上的饭菜全吃干净才算完。林可欢哭笑不得的求饶,并且努力的吃下了大半,才终于换得阿曼达的赦令。

    疲惫不堪的林可欢依旧抱着卡扎因的枕头,心存感激的对着枕头喃喃自语:“我今天过的很乐。谢谢你。我很想念你,你一定要多保重。我等你。……”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卡扎因坐在车里,带领着部队前进。虽然也着急赶路,但是因为要守卫父亲车队的安全,速度自然无法跟扎非当日的急行军相比。天色已经黑尽,他命令大家原地休整过夜,次日再接着前行。

    父亲的军用帐篷早已经支架好,卡扎因拿着两个军用饭盒走进来。非常时期,德里斯吃的和士兵们的都一样。见到儿子进来,德里斯露出慈爱的笑容,马上示意他赶紧坐过来。大敌当前,卡扎因已经不记恨父亲了,他把饭盒打开,摆在父亲面前,一边说:“父亲,您赶紧吃吧,吃完早点休息。”一边走到父亲身后跪坐下来,给父亲揉捏肩膀和脖根儿。

    动作一点都不娴熟,他是第一次做。他曾经有两次无意中见到大哥给父亲按摩,后来才知道,原来父亲的肩膀受过重伤,大哥每次觉得父亲有可能劳累的时候,就会帮他按按。今天一直坐在车里忙着赶路,父亲的肩膀只怕又会疼了。

    这是小儿子第一次给自己揉捏已经发僵的肩膀,手劲儿好大,技术也太差,似乎肩膀更疼了。可是德里斯心里无比开心,甚至有点激动的泛上了几点泪花。

    人家说‘父子如冤家’,越是个性相近的父子,越是水火不容。德里斯苦笑,他和卡就应在了这句话上。几个儿子里,就卡的性格最像他,也就是卡最爱跟他较劲,似乎总跟他格格不入。可是,德里斯知道,卡只是在做表面文章,内心里,除了母亲,就最舍不得他这个父亲了。

    德里斯又‘享受’了几分钟儿子的亲近,才拍拍肩头儿子的手背说:“行了,已经不疼了。你也来吃。累了吧?”

    卡扎因执拗的说:“我不累。我再帮您按一会儿。明天还得走一天呢。”

    德里斯又让卡扎因揉了几分钟,拉住儿子的手,坚决的把他拽到了身旁,将其中一个大饭盒推过去:“吃。”

    卡扎因只好盘腿吃起来。德里斯不知从身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个油纸包,刚刚打开第一层,里面的香味儿就飘出来了。是家族秘方烘制的传统牛肉干儿。德里斯专注的盯着卡的表情,卡扎因先是极力忍耐,可是被父亲盯到最后终于忍不住了,扑哧一下就笑出声来。

    德里斯有点奇怪的问:“你怎么不馋了?我记得就是去年吧,你一闻到肉干儿的香味儿,还会流口水呢。”

    卡扎因几乎要吐血了,磨着牙说:“那是我二十岁之前的事情了,好不好?”说完自己也觉得更丢人了……

    爽朗开怀的大笑声传出司令官的帐篷,外面的人不知道,司令官的小儿子正红着脸,狠狠的撕咬着肉干儿泄愤呢。

    第47章

    忙碌的日子似乎会过的特别,林可欢的‘小诊所’开张已经一个多月了,庄园里长久以来累积的众多患病妇女,多数都经过治疗,恢复了健康。虽说林可欢仍然是从早忙到晚,但是,最初那几天病患总是排长队的情形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病情相对较重,需要由家人抬送过来救治,或者就是一些久病不愈转成慢性病的病人,偶尔,林可欢还会带着阿曼达出诊。

    阿曼达每日陪在林可欢的身边做帮手,已经熟悉掌握了打针、输液、抽血以及理疗等简单的专业护理技能,受益颇多。最让她胆战心惊、但也兴奋不已的是,她还直接参与了三起外科手术。当然,在林可欢的眼里都是很普通的手术,可是阿曼达却被‘刀光血影’给震撼了,真正见识了现代医学的神奇之处。

    相对于阿曼达的兴奋和自喜,奇洛医生就很郁闷了。当初是他建议林可欢行医的,本意是想多交流学习。可是眼看着林可欢每天给那么多女人看不同的病症,他却丝毫没有观摩的机会。甚至于,他都不能靠近。第一天被守卫的士兵拦下来后,他就猜到了个大概。后来的某一天中午,阿曼达单独回宫殿给林可欢取东西,他才终于找到机会问个清楚。就更证实了自己猜的一点没错。哈雷诺家族的女人是不被允许接触陌生成年男人的,就算是与他这个医生探讨医术也不可以。

    他暗自失望,却依然忍不住打听林可欢这几天的行医情况。阿曼达立刻滔滔不绝兴奋不已的说了起来,奇洛越听越感兴趣,当阿曼达颇为自豪的说到林可欢给病人用刀子做手术,让自己当助手的时候,奇洛简直要妒嫉死了。要知道,他本人都从来没给病人做过手术,他没有那个本事。他虽然知道军医会用手术的办法替受伤的士兵取子弹,但是,除此以外用于治病的手术方法,他是想学都没地方学的。家传的医学,只是一些土方和草药,对于开膛破肚的东西,是想都不敢想的。

    话又说回来,也就是那些病到死的女人,被家里人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才敢让林可欢手术治疗的,若真是族里的男人生病了,他即便会手术,也没人敢让他这么治。

    可是作为医者,奇洛一直都相信,手术是所有治疗手段中的巅峰,这也是为什么他只会崇拜军医的原因。

    如今,掌握手术方法的人就在眼前,这么好的学习机会,却与他擦肩而过,怎么能不叫他为之扼腕。

    阿曼达看出了奇洛的极度沮丧,也意识到自己太过兴奋了,也就不敢再继续说下去,反而安慰奇洛:“你和她是一样厉害的,你们治疗的病人不相同,你是为男人看病,而她是为女人看病,用的方法自然就不一样。你一直为族长看病,不是更厉害吗?”

    奇洛叹息一声摇摇头:“你不懂。我相信她如果有机会为族长看病,一定丝毫都不会逊色于我,可是,我未必能救得了她治过的那些女人。她会手术,在我看来,只怕就没有她治不了的病了。”

    阿曼达事后把奇洛的话转述给林可欢听,林可欢笑着摇头:“医学是很精深的,没有人能够包治所有的病。世界万物都在发展变化,各种新的疾病也会出现。我们医生只能一个一个攻破,一个一个战胜,永无止境。”

    阿曼达又把这些话传给奇洛,奇洛更加信服林可欢的医德,暗自请求阿曼达有时间的时候,多给自己讲讲林可欢治病的过程和方法。阿曼达自然无法拒绝。果然,奇洛后来经常在晚上听阿曼达讲述白天的事情,无奈,阿曼达对于林可欢讲过的病理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全部记得清楚,讲起来,更是模模糊糊,让奇洛回去经常是对照着唯一的骨骼图,琢磨一夜,也不得其要领,未免更加的泄气。

    林可欢哪里知道奇洛的着急,她每日过的忙碌而充实,脑子里除了医患还是医患。至于其他的,她根本无暇考虑那么多。有关她的好口碑早已经传遍整个庄园的各个角落,除了奇洛,罗伊也是心如猫抓。与奇洛不同,他更想做的只是占有这个独特的女人,把她圈起来好好蹂躏。可是他也明白,这个女人今天的身份地位与当初做拧里的奴隶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拜巴拉那个老东西所赐,如今他连靠近一下都没机会。但是他一直都不肯死心,随时都在等待机会。

    又辛苦一天的林可欢送走了和自己一起吃晚饭的阿曼达,粗略的洗个澡,就爬到了床上。她抱过卡扎因的枕头,开始跟他说悄悄话。也只有每天的这个时候,林可欢放任自己随意的想念卡扎因,把患者的事情暂时放到第二位。已经一个多月了,为什么一点音讯也没有。阿曼达不是说很就能占领首都吗?林可欢强自压抑心底日益加重的不祥预感,不断安慰自己,这个时候也许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她并不知道,这个时候的首都已经形势恶变、风云再起,反政府武装功亏一篑,在胜利的前夕,也是决战的最后时刻,被突然而至的维和部队从后夹击,腹背受敌,在整整被围困了二十天后,靠着拼死顽强抵抗,才得以部分人马突围成功。激战异常的惨烈,有两次甚至到了双方近身肉搏的境地。好在扎非和卡扎因都是擒拿格斗的佼佼者,手下的精锐也大都凶猛骁勇,这才能看到一点生还的希望。

    兄弟俩联手拼死保护父亲,以无比的勇气激励自己的士兵,愣是杀出一道又一道重围,艰难的突破一道又一道的封锁。直至退回到首都外围,才勉强摆脱被对方围起来打的危险境地,重新回到了双方对阵街的局面。

    可是父子三人都知道,他们已经再无胜算。身边的士兵已经不足两百人,弹药和供给也最多只能再支撑三、五天。可是他们不能在这个时候撤退,他们还要拖延时间,家族里的老幼妇孺必须先离开庄园,辗转跋涉到与邻国的交界地,混身于滞留的难民中,才有一线生机。

    这里的战争已经延续了几十年,失败一方的部族被胜利者屠杀殆尽的先例比比皆是。以往与夏希比政府的罅隙是历来部族冲突中最大最深的,此役一败,即便他们撤退,也未必能再保留基地和庄园。政府军必然借助维和部队的力量倾尽全力将他们赶尽杀绝,以绝后患。

    扎非和卡扎因在突围成功的当天,就分五批派十几个亲信徒步赶回庄园报信,只要有一个人能坚持到活着见到巴拉,巴拉就会知道怎么做,族人就有救。他们所能做的,就只有尽量长时间的拖住对方,给族人创造逃亡的机会。他们绝对不能先撤退,否则,被歼灭是迟早的事情,而政府军的下一步就是摧毁基地和庄园。

    又一个漫漫长夜即将过去,天际边隐隐透出一丝光亮。难得寂静没有炮火的黎明,卡扎因靠坐在工事一隅,短暂补眠之后,慢慢睁开眼睛,仰望遥远的天际。宫殿得到消息了吗?小猫看到自己的信了吗?她一定又要大哭了吧。对不起,小猫,我真的不舍得让你哭的。原谅我,小猫。

    林可欢猛然从梦中惊醒,一下坐起身来,卡扎因在叫自己,他在叫‘小猫’。窗外已经发白,林可欢擦擦额头的汗,翻身下床。还没站稳,不期然的有点晕眩,她立刻扶着床沿坐下来。只是十几秒钟,晕眩就过去了。可是一阵强烈的反胃又接踵而至,令林可欢措手不及,慌乱的用手捂紧嘴巴,冲向了浴室。

    第48章

    林可欢趴在马桶上不断干呕,除了少量胃液,并没有更多的杂物。好一阵子,胸口处的憋闷和胃里的不适才慢慢过去。林可欢满头大汗的站起来,给自己接水漱口,心里暗忖:昨天没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呀。

    凉水不断拍在脸上,终于感觉清爽一些。林可欢对着镜子把水珠全都拭去,镜子里的自己微微蹙眉,叹了口气。随手把毛巾搭上铁架,林可欢转身要往外走。又是一阵反胃,林可欢再次弯腰对着盥洗池干呕起来,同时把水量开到最大,哗啦啦的冲洗着池子。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模糊的念头闯进脑海。水声小下去了,林可欢慢慢直起身子,看着镜子里有点苍白的脸色,眼睛里闪动着不敢置信的光芒。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林可欢飞的跑回床边,拿过床头柜上的小台历翻看。日子对得上,可是,就那唯一一次的欢爱,居然也会中奖吗?林可欢激动喜悦万分,却还是不敢完全确定,毕竟自己的周期自从来到非洲以后,就再也没有规律过,万一这次不是呢,林可欢笑容又有点垮下来,要是有试纸就好了。她把手轻轻放在依然平坦的小腹上,心情忽上忽下的。卡扎因,你点回来吧。我真的好想你。

    阿曼达奇怪的发现林可欢早饭吃得恍恍惚惚的,似乎脸色也不大好。尤其是林可欢几次一接触到她探询的目光,就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态,似乎还带着些害羞。可是真等她开口问,林可欢又摇头什么也不说。这顿饭吃的那叫一个着急。

    阿曼达在楼下等着林可欢上楼穿罩袍,忽然听到奇怪的声音,她跑上楼,看见林可欢蹲在马桶前干呕。阿曼达大吃一惊,赶紧上前帮她拍背。林可欢很顺过气来,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阿曼达担忧的说:“你是不是真的病了?今天休息一天吧。我会去和她们说的。”林可欢漱漱口,终于忍不住有点犹豫的问:“阿曼达,你……你……我……那个……我……”阿曼达等着,心里已经猜到别的上面去了,她想到林可欢的性格,一定是不好意思批评别人的,于是干脆替她说出来:“你是不是觉得……饭菜不干净?我一定会告诉巴拉的,那些仆人就是这样的,不经常教训一顿,就不会好好干活。”

    林可欢瞪大眼睛,着急的摆手:“不是,不是的。我是说,那个,你以前刚怀孩子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说完,脸变得绯红。

    阿曼达反应了一下,马上惊讶的张大嘴指着林可欢,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是说,你怀孕了?”然后笑的满脸都是折子:“这就对了,我怎么没想到呢?是上次小少爷回来时候的事吗?感谢真主,这下小少爷也有后了。”

    林可欢脸色更红了,生怕万一不是,可就成笑话了,她恳切的说:“我不确定,也许不是。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再等等看吧。”阿曼达大笑:“肯定是了。我一看就知道。我当初也是一个劲儿的干呕,可是又吐不出东西的。这里的女人怀了孩子都是一个样子的,我见的多了。我马上去给你配点药来,吃了马上就不吐了。要说照顾孕妇,庄园里只有我会。”

    林可欢还是不放心,再三叮嘱:“阿曼达,真的别说出去。尤其,先别告诉巴拉行吗?如果万一不是的话,他……可能以为我是故意装的。我有点怕他,求你了。”

    阿曼达知道上次是巴拉鞭打的她,她心里害怕也是正常的,自己也觉得她好可怜呢。阿曼达点点头:“好吧,我先不告诉他。其实,他后来也很后悔,你不用怕的。只是,你先不要再看病了吧,最好卧床休息几个月。”

    林可欢马上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阿曼达:“不要啊,那样我会憋死的。我保证不劳累就是了。”

    阿曼达想了想说:“那好吧。不过以后的饮食和休息,你可都得听我的。”

    林可欢笑着点头。

    阿曼达的药果然管用,林可欢喝下一碗后,一整天都没有再吐,即使偶尔有点轻微的恶心感,喝上几口水就压下去了。林可欢暗叹,原来哪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偏方,以后不妨和阿曼达互相学习。

    林可欢看阿曼达那么肯定,自己也觉得应该就是了。一整天都忍不住傻笑,反正有面纱挡着,也不怕人前出丑。到了晚上,她躺在床上一手抓着枕头,一手轻摸自己的肚子,喃喃的说:“宝宝,爸爸还不知道这个好消息呢。你爸爸连封信都不来,都急死妈妈了。不过现在好了,有你陪着妈妈了,我们一起等他吧。好不好?……”

    又是新的一天的开始,林可欢微笑着睁开眼睛,心情完全不一样了。她正在孕育一个生命,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的骨血,她为自己感到骄傲。

    早饭先乖乖的喝下一碗药,然后按照阿曼达的要求,尽量多吃,阿曼达说的对,一切都为了宝宝。

    吃过早饭,林可欢和阿曼达一起出门。今天宫殿的前院儿有点乱哄哄的,好像在搬东西。阿曼达一早就注意到了,只不过不该她问的事情,她从来不乱打听。

    巴拉一直站在宫殿门口,神情异常的沉重和严肃,看见林可欢她们走过来,眼神颇为复杂的把林可欢看了又看。林可欢直觉知道,一定是首都有消息了,是卡扎因有消息了。她的步子沉重起来,心脏怦怦跳个不停。巴拉为什么是这副表情?她简直不敢往前走了。

    巴拉等俩人走到跟前,才缓缓的说:“今天你们不要再看病了。阿曼达,你回去帮她收拾一下东西。卡扎因少爷来信了,今天就送她去一个地方。”

    阿曼达已经料到出什么事情了,可是这个时候林可欢可不能受什么惊吓。她故作高兴的对林可欢说:“小少爷终于来信了?一定是要接你去和他会合。你等着,我马上给你收拾东西去。”

    林可欢好像见到点希望,也许真的是接自己走呢。她看着巴拉伸手示意了一下,一个当地农夫打扮的人走过来。巴拉说:“他是卡扎因少爷的侍从,他会带你走。”

    等人走近了,林可欢才看清楚,对方竟然是达罗。只不过与以往完全不同的装束,再加上风尘仆仆,有些不修边幅的邋遢样子,让自己刚才根本没认出来。达罗恭敬的说:“少爷让我给你带一封信过来,请你务必按照他的意思去做。”说完把一张折叠四方的纸递过来。

    漂亮熟悉的笔迹,依旧潇洒的手写体,根本看不出任何战场的痕迹。林可欢稍微有点放心,迫不及待的速读下去:

    “我亲爱的小猫,

    对不起,我又不能带你走了。所以,我这次放你走。艰苦的跋涉和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不适合你,你应该在安逸平和的社会环境里发挥自己的才能,享受自己的生活。

    达罗会一直保护你,直到把你交到维和部队的手里。记住你的身份是被我们劫持的人质,是因为战乱才得以逃出来的,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说。你只要要求他们帮你联系上中国的外交部,相信会有很多人能够证实你的身份,他们会把你接走,会给予你安全的。

    回国吧,回到你自己的祖国去,回到你本该属于的地方去,好好的生活,幸福的生活,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做的到。

    再见,我永远爱你,我的小猫。

    深深的吻你。

    卡扎因”

    林可欢泪如雨下,拿着信的手一直在颤抖,半天才费力的吐出一句话:“他死了吗?”达罗马上摇头说:“不,我们只是战败了。”虽然后面的战况他也不清楚了,但是潜意识里,他拒绝接受司令官和少爷们战死沙场的想法。

    林可欢咬牙说:“那我在这里等他,我要等他回来。”

    巴拉有点不忍,但是事关族人的安危,他只能说:“你不能留在这里。事实上,我们也全部都要离开了。我们要走很远的路,要到边境去。”

    林可欢说:“那我和你们一起走,你们一定会再见到他们的,对不对?”巴拉摇摇头:“你不能和我们一起走。你的身份特殊,和我们在一起,会让大家全都暴露。你不想看到庄园里的老幼妇孺都因为你而死于屠刀下吧。”

    林可欢颤抖了一下,达罗赶紧说:“卡扎因少爷已经给你安排了最好的出路,你要按照他说的做,才有机会活命。”

    林可欢伤心欲绝,一直都在流泪,已经不在乎生死了,茫然的说:“出路?活命?”

    这个时候阿曼达拿着一个简单的布口袋走回来,她已经明白了现在大家的处境。她不舍的抱住林可欢,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孩子,你不明白。我们失败了,就表示以前所拥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卡扎因少爷也无力保护你了。今后我们的生活就是一场接着一场的逃亡和躲避屠杀。少爷是不肯让你受这样的苦,才不让你留下来的。而且,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你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一想,求你千万为少爷保住血脉。我们都会感激你的。”

    一句话如醍醐灌顶,令林可欢如梦初醒,是的,她已经怀有孩子了,她要保住孩子,这是卡扎因的孩子,是他的血脉。她只能走了,为了孩子,她只能走了。

    林可欢泣不成声,紧紧抱住阿曼达,哽咽的说:“如果见到他,一定告诉他,我永远等他。”

    第49章

    赤日炎炎下,达罗带着林可欢在荒芜、颓废的黄土路上缓慢走着。达罗并不知道林可欢已经是孕妇了,完全是按照卡扎因的嘱咐才有意放慢脚步的。这个女人看着就不及本地妇女皮实,虽然出于符合她的身份考虑,一定要步行,这样几天下来,才会有肮脏和憔悴的外表,才不至于让对方起疑,毕竟她是逃跑出来的人质,怎么能够一身光鲜呢?但是,少爷也同样再三叮嘱,绝对不能让她真正的受委屈,每走一段路一定要停下来休息。

    林可欢已经换掉罩袍,只是穿着一件阿曼达为她找来的旧的粗布连身裙,为了避免过度暴晒,阿曼达还把一件已经年代久远有些窟窿和裂缝的旧袍子从中撕开,让她从头顶上披下来,直接把上半身全都裹住。

    又走了大约一个小时,达罗停下来,再次示意林可欢坐下休息一会而儿,然后从肩上挎着的布褡裢里掏出羊皮水袋拔下木塞递给她。林可欢感激的接过来,一连喝了好几口,才觉得要冒火的嗓子清爽了些。她还给达罗,达罗塞好袋口直接放回了褡裢中。

    林可欢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不喝呢?”他们已经走了多半天了,自己喝水的次数不下十次,可是达罗一口都没喝过。

    “我不渴,后面的路还远着呢,水要省着点。”达罗淡淡的随口说。

    林可欢一脸恍然大悟,同时有点后悔。

    达罗赶紧说:“别担心,我带了好几水袋呢。足够用几天的。我是真的不渴,”看着林可欢不忍的表情,忍不住好笑:“我们打仗的时候,一天都未必顾上喝一口水,早就习惯了。你饿不饿?”

    林可欢摇摇头,中午吃了不少肉干儿,好像不太好消化。达罗说:“那我们休息一会儿,再慢慢走一段儿,你饿了或者累了就告诉我,行吗?”林可欢点点头。

    他们又坐了十几分钟,才起身接着走下去。林可欢一次都没有主动说过累,也不会叫饿,达罗暗暗佩服,看来这个女人外表柔弱,内在却也刚强。

    不过对于后来再给她水,她要么不喝要么少喝,达罗有些不赞同,他认真的对林可欢说:“现在的情况很紧迫也很危急,你不能在这个时候病倒。我的情况我了解,你也应该了解自己的身体,不要跟我比,如果你出了任何的问题,我都会非常麻烦。少爷也会很难过,他不会饶了我。”

    林可欢脸又红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是啊,这会儿不是逞强的时候,万一自己中暑了,宝宝怎么办?她只能乖乖的听话了。

    他们白天走,晚上有时运气好,能遇到荒废的小土屋,达罗就让林可欢睡在里面,自己在门口休息,如果是在荒地上,他们就点个火堆,俩人相隔几米远的各自凑合睡一觉。如此走了五天之后,路上才零星能碰上几个难民。达罗说:“应该越往前走,难民越多。也许再有两、三天,就能碰到军队了。”

    林可欢没有方向感,完全是跟着达罗走,头三天她还会时不时的一想念卡扎因就偷偷掉泪,后来跟达罗渐渐熟悉一点了,一想到达罗是卡扎因的侍从,就忍不住心里对他更亲近些。现在一听达罗这么说,她立刻想到,达罗也会很的离开了,她只能一个人面对以后的问题,而且还是和卡扎因的敌人在一起,心里又忍不住难过胆怯起来。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其实自己本来就是来帮助原来的政府的,政府军才应该是她的救星。

    林可欢又消沉起来,连达罗也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愁苦情绪。他想说点什么,却实在缺乏安慰女孩子的经验,更何况,还是他们老大的女人。

    晚饭的时候,他看到林可欢吃得实在太少,出于调节气氛,他说道:“少爷最爱吃肉干儿了。”林可欢抬头看看他。达罗点头:“真的。所以他让我多准备肉干儿。可是我发现你好像不爱吃。”林可欢摇摇头:“我爱吃的。”说完把手里始终把弄的肉干儿放到了嘴里。

    达罗微笑,表情就像一个小孩子:“你还想知道少爷的什么事,我都可以告诉你。”林可欢呆呆的想着,有关卡扎因的事情他都想知道。虽然阿曼达已经跟她讲过许多卡扎因的事情了,可还是远远不够。忽然一个问题冒出来,她问道:“就是我第一次遇到你们的那天,他的伤是怎么弄的?”

    达罗立刻一脸的郁闷,口气愤恨的说:“说起来真是丢脸,是一个小孩子刺中了他。”要不是那个该死的小孩儿,我和威尔也许就不会受那么重的惩罚了。

    林可欢睁圆了眼睛:“是因为那个孩子刺伤了他,所以他就把她们母子都杀了?”

    达罗摇头:“少爷从来不会杀女人和孩子。那晚他也是要放过她们的,却没料到她们恩将仇报,母子携手刺伤了他。他当时根本无法还手,幸亏我和威尔及时赶到,杀死了她们,否则少爷可就危险了。”

    林可欢简直不敢相信:“可是,那个孩子看上去还那么小,他怎么敢……杀人呢?”

    达罗冷笑:“我们所有人从小就是生活在战争里的,部族间的战乱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所有男孩子从一生下来,所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勇敢,要凶狠。这是能够生存下去的唯一法则,赢了就能活着,输了只有死亡。”

    林可欢听出了达罗话语里的悲哀,那是一种她无法了解的生活,一种她无法认同的生活。可是,她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卷入了战争,在无力改变的悲惨面前,所有人都只剩下了无奈和必须忍受。

    林可欢想到自己腹中的小生命,如果在这里出生,是不是也会变得和这些人一样,从小就要学会杀戮,一生都要过着血腥的日子。不,太可怕了,宝宝,妈妈会带你走,妈妈会保护你。

    俩人都沉默下来,林可欢本应该为卡扎因的无辜而感到的释然,却在瞬间里又被更沉重的东西所代替。这个国家真是疯了。

    此后的第二天傍晚,他们终于见到了一拨儿人数不少的流民。达罗带着林可欢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匆匆吃过肉干喝完水后,达罗左右查看了一下,确定安全后,将剩下的一点肉干儿和已经空了的几个水袋匆匆徒手埋进了土里。他的褡裢里只剩下了一些破破烂烂的东西。

    达罗说:“明天我们肯定要遇到军队了,一定记住我教给你的话。”林可欢点点头,接下来的夜里,几乎整夜未睡。

    次日早晨,俩人照常上路,身边还走着一些流民。上午的时候,遇到了一些散兵,林可欢立刻紧张起来。达罗低声说:“再等等。后面一定有军队。”

    果然中午的时候,足有上百号人的全副武装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走过来,所有流民都匆忙的闪避开来,达罗和林可欢也躲在一边。队伍的最后面,跟着两辆弹痕累累的军用吉普,车速极慢,几乎和士兵的步伐速度差不多。达罗速说:“看见吉普车了吗?你举起双手慢慢走过去,拦住他们。记得千万别跑,一定举着手慢慢走,否则,他们可能会立刻开枪的。记得怎么说么?”林可欢紧张的有点发抖,颤声说:“记得。”达罗说:“别怕,我会一直看着,直到他们同意带你走。”

    车子还在慢慢前行,林可欢深吸口气高举双手,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头上的破袍子顺风吹掉了,散乱的黑发和白皙的皮肤显露出来。

    车前和车上的人显然都大吃一惊,立刻急刹车停下来,士兵全都端着枪瞄准林可欢,有人大声喊着什么。林可欢害怕极了,下意识的就停了下来。

    两个士兵慢慢上前,一个仍然举枪对着她,另一个则将枪挎在肩上,上前从肩膀处开始搜身,前面和两侧搜过之后,又把林可欢的身子转过去,将后面也整个摸了个遍。

    林可欢是真的害怕,一直都在发抖,眼泪也不断的在流。两手始终高高举在头顶,任凭士兵反复检查,不敢挪动一点。

    终于,搜身士兵退后一步,重新端起了枪,用法语说着:“转过来。”林可欢慢慢转过身子,颤抖的用英文说:“我是被恐怖分子绑架的中国人质,我需要你们的帮助。”脆弱和恐惧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无需任何伪装。

Snap Time:2017-03-25 13:48:06  ExecTime: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