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作者:弦弄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  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第71章(14-08-13)      第69章—第70章(14-08-13)      第68章(14-08-13)     

第50章


    第50章

    那个士兵转身跑到后面的军车前敬礼,用法语说了几句,很又跑回来,侧头示意了一下,和另一个士兵押着林可欢来到了吉普车前。后排座右侧的窗户已经摇了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军官微微侧身打量了一下林可欢,然后用法文说:“你说你是人质?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可欢的双手已经开始发麻,抖的厉害,却又不敢私自放下来,可怜兮兮的说:“对不起,我只会说英语和中文。”军官看着林可欢满脸的泪痕,微微点头,改用英文说:“你可以把手放下来了。你叫什么?怎么成为人质的?又怎么会在这里?”语气还算温和,带有浓重的法语腔,林可欢想起了威尔。

    林可欢慢慢放下手臂,顺便速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这才说道:“我叫可可 ;林,中文名字是林可欢。我是个中国医生,参加了援非医疗队,一直在首都恩纳从事医护工作。几个月前因为外出急救遭遇炸弹袭击的受伤人员,而被恐怖分子绑架成为人质,前几天才找到机会逃出来。我没有方向感,是跟着流民来到这里的。我只想回到自己的祖国去。”

    军官仔细的盯着林可欢说话时的表情,想从中发现端倪,又说道:“据我所知,所有的人质都已经被杀死了,那么他们为什么让你活着?”

    林可欢有些难堪的闭上了眼睛,深吸口气才重新睁开,眼泪已经再次泉涌而出,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痛苦的说:“他们毒打我,羞辱我,然后……强暴了我。”这是达罗教给她的,不这样说就没法解释清楚。

    军官停顿了十几秒钟,林可欢一直都在捂着脸哭泣,看得出,她是悲愤欲绝的。军官有些释然,想来这就是原因了。虽然眼前的女子衣衫褴褛,面容憔悴,可是显然的,她仍然很美丽,而且是那种很容易挑起男人欲望的美丽。在一刀杀了她,还是留下来慢慢蹂躏她,想必多数暴徒更愿意选择后者。

    军官说:“我会调查清楚的。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们会帮助你;而如果你敢欺骗我们,我会把你投进监狱里。相信我,那个地方会比恐怖分子更让你难忘的。”

    林可欢心一颤,抬头看着军官,泪眼朦胧的说:“求你帮我联系我的祖国,他们都可以证明我是无辜的,请你帮帮我。”

    军官说:“如果你真是无辜的,我们当然愿意那么作,但是现在是战争时期,很多事情不能简单按照常规来处理,我们都需要些时间。”

    林可欢一下没了底气,她原本以为只需要让现任政府给祖国打个电话那么简单呢。

    军官又问:“你还能跟着走吗?我们要很晚才能到达目的地。”林可欢失望之下,觉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异常沮丧的摇摇头,脸色也确实苍白里透着青色。

    军官喊到:“杰森中尉,让这个女人上你的车子。”“是,长官。”后面车子上下来一个年轻军官,几步走到林可欢的身旁,轻轻拉着她的胳膊带到了自己的车子前。后排座上还坐着一个军官,他稍稍往左边让了让。杰森先让林可欢上去,自己也才坐上去。林可欢被夹在了后排座的中间。

    队伍开始继续前行,林可欢靠在座位上装作不经意的看向窗外,却已经找不到达罗了。达罗站在两个流民的身后,默默注视着汽车缓慢离开,才随着涌动的人流往前走去。

    另一个地方,另一条黄土路,另一对人马,哈雷诺庄园的族人们恋恋不舍的离开自己的家园,往边境迁徙。

    罗伊斜睨着右前方沉着走着的巴拉,心里又泛上一股气恼。得知了战败的消息,虽然第一时间是气愤和不甘,但是马上又想到这倒是一个占有美人儿的机会。看样子,卡扎因多半不能全身而返了,能够接手美人儿的人选除了他还能有谁?他抛下自己的两个妻子在家打理行装,自己兴冲冲的跑到宫殿门口,说是帮忙巴拉善后,其实却是眼珠滴溜溜的跟着每个走出宫殿的家族女人身上转,唯恐错失小美人儿的身影。

    可是直到最后一个女人从宫殿里走出来,也没有见到他的小美人儿。罗伊沉不住气了,他拉住巴拉问:“那个奴隶呢?卡的小奴隶呢?”巴拉说:“她已经先离开了。”罗伊大吃一惊:“她去哪里了?”巴拉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卡扎因少爷让她走,她就走了。唉,她毕竟和我们不同,留下来也只会拖累我们,走了也好。”

    罗伊哪里肯相信,暗骂巴拉狡猾,却也无可奈何。回去一琢磨,更觉得心里憋气,暗想她一个女人在这个混乱的局势里还能跑多远呢?莫非她傻到自己跑去首都找那个杂种?心念一动,他找来几个手下,让他们混到首都去打探有没有那个女人的消息,反正那个女人的特征明显,应该不难找。如果能抓住人,就带到边境来,如果没有,也尽赶回边境来。

    阿曼达也跟在人群当中慢慢走着,时不时左顾右盼一下,可是每次都让她很失望。奇洛医生不在人群里,从他们离开庄园,就没再看到他。阿曼达益发的有点忧心忡忡,那天都是她多嘴,不知道会不会给那个可怜的孩子带来麻烦。真主保佑,奇洛医生千万别做傻事啊。

    天色黑尽的时候,林可欢乘坐的车子才停下来,由于路途遥远,车速又慢,她竟然在担忧中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车上的士兵也一直没有理会她,只是到了目的地才把她摇醒。林可欢慌忙坐直身子,然后乖乖的下车。

    林可欢并不知道,脚下的土地,就是十几天前,卡扎因和父兄与对手顽强作战的地方,如今已经变成了维和部队驻扎在首都外围的临时军营,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到处可见军用帐篷和穿梭往来其中的士兵。

    杰森按照贝克上校的吩咐,给林可欢单独支起了一个小帐篷,把她带到里面就离开了。帐篷里只有一张军用单人床单和一盏火油灯,林可欢双手抱膝坐在床单上,把下巴抵上膝盖,无声的掉起泪来。卡扎因在哪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祖国,她也不知道。她自己倒无所谓,可是,她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她不能再失去这个孩子。

    帐篷的门帘被掀开,贝克上校和杰森中尉先后走进来,林可欢抬起头,使劲忍着泪,中尉把一个饭盒和一瓶水放在林可欢面前。上校说:“吃吧,这是晚饭。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我。”

    林可欢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慢慢打开饭盒,用里面的金属扁勺将饭菜慢慢送到嘴里。

    上校说:“恐怖分子的头目到底有几个人,要是给你看照片,你能认出他们吗?”林可欢一顿,轻轻摇了摇头。

    “他们不是强暴了你吗?他们关了你那么久,都有哪些人出现过你面前,你不知道吗?”少校怀疑的问。

    林可欢的汗已经下来了,她好半天才勉强说:“我一直都被蒙着眼睛,即使是被强暴的时候。”

    “这么说,你对对方基地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了?”

    林可欢看着手里的饭盒点点头,丝毫不敢看对方的眼睛。军官非常失望,最后说:“吃了就休息吧。明天我们到首都去。”

    首都外围已经是满目疮痍,可是一进入首都,情景却大有改观,虽然也有战争的痕迹,但是显然的,这里只发生了枪械的争斗,并没有经历炮火的洗礼。即便是交战最激烈的那些日子,这个小城市来来回回在敌对双方间几度易手,但是哪一方都顾虑着自己还要在这里执政,而不敢随意破坏它。

    这里的战火已经停息了一些日子,没有撤离的平民也渐渐敢上街走动了,表面上看,似乎一切都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极偶尔传来的枪击声和日益增多的区别于当地军队的欧盟军人,还在提醒着这个国家尚未安定,战争并未结束

    维和部队除了外围的军营,在首都市内,则和政府军共享其原来的驻地。

    林可欢再次置身在训练基地里,所不同的是这次是在政府军和盟军的地盘上。她被送进一间简单的单人房间,允许洗澡和随意使用房间内的任何设施。所谓的设施,也不过是木板床和桌椅,每日三餐有士兵送过来。在她的请求下,第二天她获得了一套全新的部队使用的洗漱用品和一条新布裙。接下来,她只有等待。显然的,在确定她的身份前,她要一直呆在这里了。

Snap Time:2017-08-21 16:11:11  ExecTime: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