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作者:弦弄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  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第71章(14-08-13)      第69章—第70章(14-08-13)      第68章(14-08-13)     

第55章—第57章


    第55章

    奇洛脸有点红,一时不知怎么说。

    薇拉先看看可可,又看看奇洛,最后又转向可可。虽然奇洛并没有告诉他们更多的事情,但是他们看到了奇洛来到首都后为可可做的一切。薇拉猜也猜得到奇洛的心思,现在又看到了可可本人,她觉得俩人也确实般配。何况奇洛现在才只是有两个妻子,是完全可以再娶可可的。

    她有心想帮忙,于是笑着说:“这个傻孩子,遇事一着急就变成了一根筋。他一听说你离开庄园有可能来首都,立马就把家里的所有钱财都打了包裹,分明也不打算再要那边的家了。他家几代人可都是为贵族医病的,收到的诊金和赏赐的财物如果不是我们亲眼看见,我们简直想象不到竟会有十大包之多,他愣是让十几个仆人都背在身上一路跟着他走到了首都。你想想,这兵荒马乱的,要是在路上遇到别说是坏人,就是军队又会是个什么结果?”

    奇洛脸色愈发的红了,他低头轻声打断说:“姑妈,你别再说了。”

    林可欢却问:“后来呢?”

    薇拉叹口气说:“后来全都用在疏通关系打点官员上了,虽然明知道他们是狮子大开口,借机敲诈敛财,可是为了你,他可是一点都没犹豫啊。更别说这其中的波折和奔忙了,更是一言难尽。”

    萨里夫也愤愤的说:“看看现在的政府都已经腐败到何种地步,也难怪打不赢胜仗。依我看,倒还真不如把政权让出来,给反政府武装罢了。”

    林可欢一直都注视着奇洛,眼中波光粼漪、清眸湿润,感动是不加掩饰的。在如此艰难的困境里,除了卡扎因,奇洛是给予她最大帮助的人,分明也是救命之恩。

    可是薇拉接下来的话,又让林可欢大惊失色:“不过,话又说回来,依我看,这钱也花得值,你这么漂亮又是个了不起的医生,能娶你做老婆,他这些辛苦就全值得。”

    “姑妈”奇洛抬头大叫。林可欢和奇洛双双震惊的看着薇拉,薇拉却仍然是一脸的笑意,反正她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后面就看侄子自己的表现了。

    林可欢想解释,却不知怎么说,奇洛已经困窘的几乎到了难堪的地步,这让林可欢心里非常不忍。她放弃了解释的打算,轻轻低下了头。

    萨里夫倒不关心这些小儿女情长的东西,他重新把话题扯了回来:“我现在倒是有点担心政府军会不会变卦,出尔反尔的再把你抓回去。”

    “啊?”林可欢立刻抬头,脸上都是恐惧,“为什么?”

    萨里夫说:“你别害怕,我只是猜测而已。盟军答应移交你,应该是因为政府军同意所有获得的情报两军共享。虽然政府军把钱看得比情报重要,可是盟军却正好相反,他们更不会轻易接受你只是个逃跑奴隶这样的说辞。也许他们还会要求政府军重新逮捕你的。那些贪官反正也已经拿到钱了,要想不得罪盟军,轻易下个命令重新抓你进去审讯也不是不可能的。”

    奇洛也着急了:“那怎么办?”那样的话,他的钱不等于白花了吗?

    萨里夫想了想说:“我看你们还是尽离开这里吧。”

    林可欢颤声说:“难道我真的回不去了?”

    萨里夫说:“目前看是很难。不如这样,你们先离开首都躲一阵子,我这边再帮你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别的机会和你的祖国联系。如果有消息,我会让人通知你们的。”

    林可欢掩饰不住的失望,她已经厌倦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她还要逃亡多久?

    奇洛说:“可可,现在只能先这样了,好在你已经自由了,如果再被抓回去,那就更没有希望了。”

    林可欢没有别的选择,她只能点点头。奇洛心里高兴极了,马上说:“那等我的仆人们回来,我们就动身。”

    薇拉说:“你们打算去哪里呢?”奇洛说:“我们先坐车离开首都,然后一路往西边走吧。那边是平原,地方也广大辽阔,如果能碰到村落,我们就停下来,如果碰到战火,我们再改变方向。不过你们放心,我一旦安顿下来,一定会派仆人回来报信的。”

    薇拉说:“好。那我去准备干粮,一定要给你们多带点。”

    ……

    接近傍晚的时候,一辆旧车穿越了首都西边外围的最后一道政府军的路卡,汽车又疾驶出了几百米后,才嘎然停下来。奇洛速跳下车,跑到车尾把后备箱打开,林可欢昏头昏脑的被扶出来。奇洛先让林可欢坐在地上休息一下,自己跑到车子边对车里的姑父说:“谢谢您,姑父。你们回去吧。”

    萨里夫为了谨慎起见,亲自坐在车里护送奇洛他们穿越路卡。也正是凭借他‘前任国防部长’的头衔,才免除了一路上多个路卡处可能出现的麻烦。

    萨里夫最后又叮嘱了奇洛几句,就让司机掉转车头返回首都市区。

    这边林可欢又开始大吐不止,好不容易刚有所减轻的早孕反应,又因为这一路的颠簸而来势凶猛。

    奇洛又拍背,又递水袋,心里却是酸涩不堪。他万万没料到林可欢已经怀孕了。早上在监狱门口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几乎当场失态,如今又看到林可欢的早孕反应,觉得又失望又不甘。

    好一会儿,林可欢才顺过气来。奇洛咬牙问道:“几个月了?”林可欢喘息着说:“两个多月了。”奇洛的脸色有点阴沉的说:“我们还要奔波一些日子,我担心……”林可欢马上说:“我会自己小心的。”看到奇洛的脸色不太好,立刻补充道:“对不起,我知道自己拖累你了,如果再遇到军队,你就别管我了,赶紧先走。我……”

    奇洛赶紧说:“不会的,你想到哪里去了。你放心,我会一直照顾你的。”

    “可是,我……我无法报答你,我……我……我什么都没有,我……”

    “我不要你报答我,你别想那么多。我不会强迫你什么的,我不是那样的人,难道你不相信我?”

    “不是,不是。我知道你是好人。”林可欢马上说,“只是,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心里不安,我……不知该怎么回报你。”

    “你可以教我医术吗?你看,我一直都把图带在身上,生怕弄丢它。”奇洛说着,从长袍的大口袋里取出折叠的很齐整的一张纸,打开它,果然就是当日林可欢绘制的骨骼图。

    林可欢接过来,细细摩挲它,心里又想起了在庄园的日子,想起了阿曼达,想起了卡扎因。

    奇洛说:“从我第一次见到这幅图,我就真心佩服你。当你治好了贝斯的病,我更是仰慕你高超精湛的医术。我一向都自视清高,绝对的自信,从来没有服过谁。可是,见到了你,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可笑。你是我第一个佩服的人,我真怕以后没有再见你的机会,没有跟你学习医术的机会。你愿意教我吗?”

    林可欢立刻点点头:“当然。其实,我也很高兴能和你探讨医学方面的东西。事实上,你也很了不起,阿曼达说过你自己摸索出了很多非常有效的偏方,成功治疗了无数族人的疑难绝症,我想如果两者能够有效结合,互助互补的话,应该会对疾病的治疗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奇洛大喜过望,又激动又充满赞赏的看着林可欢。他知道,他所有付出的辛苦和钱财都值得。可可才是个无价之宝。从来没有人能如此说到他的心里去,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激起他从身体到思想的双重热情。他不能再放她走,即便是要一并接受她肚子里的别的男人的野种,他也认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终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奇洛真心的说:“可可,你真是一个太好太善良的医生。”面色一转,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脸色继而又沉重下去,叹口气说:“可是老天爷对你太严苛了,让你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吃了这么多苦,甚至还……还让你腹中的胎儿早早就失去了父亲……”

    林可欢惊叫:“什么?”

    “我听说……德里斯老爷他们战败全军覆没,所有人都被杀了,没有一个人生还。政府军正在挨个检查尸首,说要把德里斯老爷和他几个儿子的人头割下来挂在总统府门前示众。”

    林可欢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牙齿死死咬着下唇,一下就咬出血来,然后眼前一黑,身子软下去。奇洛这才着了急,他抱住林可欢瘫软无力的身子,摇晃她:“可可,可可。”

    第56章

    林可欢并没有真的昏过去,只是心神俱裂,悲切交加,眼前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耳朵听不进任何话语,兀自呆怔着,脑子里只剩下了三个字“他死了”。

    奇洛紧紧搂着林可欢,怀中弱不禁风的身体冰凉僵硬,若不是一直在发抖,则几乎如同死人一般,毫无生气。看着林可欢失神没有焦距的眼睛,苍白毫无血色的面容,奇洛也有点后悔这个谎话不该说的这么直接。事实上,他确实听说反政府武装打了大败仗,几乎全军覆没,但是反政府武装的几个头目却一直下落不明,尚不知生死。这几日,他和萨里夫姑父本来还在替德里斯他们惋惜,可是刚才,强烈涌上的妒意,让他无法控制的就撒下了弥天大谎,同时在内心里,第一次真的希望德里斯和他的儿子们不要再活着回来。

    奇洛轻轻抚拍林可欢的后背,充满温情的安抚她,哄劝她:“可可,想哭就哭出来吧。我看见你这个样子很心痛。你要保重身体,你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呢,你总得为他想想吧?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们母子的,我知道你还接受不了我,那你就把我当哥哥吧。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总要互相照应的,就当一切都为了孩子。”

    林可欢终于有了点反应,她把颤抖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慢慢闭上眼睛,泪如雨下。

    奇洛一直搂着她,不再说话,也不再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落泪,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步行赶来和他们会合的十来个仆人也终于全都到了。林可欢总算有了点力气,她慢慢坐直身子,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肯再让眼泪继续掉下来。

    奇洛竟然觉得怀抱一下空虚起来,却也不敢再上前抱住她。他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吩咐仆人们说:“你们走了这半天也累了,天色已晚,我们就在这里吃点东西过夜吧,明早再赶路。”

    担心过亮的光线会引来士兵,奇洛只让仆人点燃两盏最小的火油灯。在微弱的光亮中,仆人在土地上铺展开一块小薄毯,奇洛让林可欢独自坐在薄毯上,自己和仆人们则全都席地而坐。仆人又从褡裢里取出干粮和水袋,奇洛拿给林可欢,看见她默默的吃起来,自己这才放心。

    林可欢一边吃一边掉泪,好在光线昏暗,仆人们都看不见。只有奇洛暗暗叹息,这样吃下去,食物怎么消化的了?

    林可欢费力的吞咽着干粮和水,完全是食不知味。可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强迫自己混合着眼泪,吃下一口又一口。

    静谧的深夜,所有人都分散开各自睡熟。林可欢一动不动的静静躺在薄毯上,眼睛却一刻都未曾闭上,遥远天际的无数繁星,哪一颗是由卡扎因化作的?你会一直看着我们吧?你会在冥冥中保佑我和孩子吧?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一定会把我们的孩子抚养大。晶莹如星光的泪滴不断的无声滑落,卡扎因这个名字从此永远深埋于心底。

    奇洛远远注视着林可欢美丽的侧影,思绪万千。从第一次相见,到后来的种种,全部放电影一般的从脑海中过了一遍,犹自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可可不但美丽善良而且拥有极高的医术,放眼整个z国,也再找不到第二个如此完美的女性了。可以预见的到,在不久的将来,可可一定会投进自己的怀抱,届时,自己不但拥有了令所有男人羡慕的娇妻,更可以学到顶尖的医术,成为整个z国首屈一指的医生。区区只闻名于庄园,怎么能够满足自己对名利的追逐和需要。而可可给自己带来了契机,一个迟早将名震整个z国的契机。

    即使在梦里,奇洛仍然带着一脸满足的笑意。

    天色渐渐发白,太阳即将升起。林可欢最先坐起身来,尽管眼睛红肿,脸色黯然,却再不是脆弱绝望的神色。她还有责任要承担,一个母亲保护孩子、抚养孩子长大的责任。当一个人必须要完成一件心事时,就会变得坚强,甚至连她本人都想不到的坚强。

    奇洛也睁开眼睛,马上跟着起身。他惊讶于林可欢的隐忍,他以为可可至少还需要两三天才能调转情绪。

    “睡的好吗?”奇洛问。林可欢点点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完全是出于礼貌。

    仆人们也围拢过来,奇洛吩咐着:“我们赶紧吃东西,然后尽早赶路。”

    如同来时一样,原本就不算繁荣的沿途乡舍,因为战乱更是人去屋倒,一片荒然和颓废的景象。开始还有偶尔的流民和他们错身而过,到后来的几天中,随着行程越走越远,就再也没看到什么人影。这样也好,奇洛和林可欢反而更安心了。

    奇洛再也没有说过什么带有承诺或者暗示性的话,一切都化作了实际行动。他无微不至的关怀林可欢,从饮食休息,到调节情绪,举手投足间都极有分寸,既嘘寒问暖,又严守礼数,对待林可欢竟如父又如兄,一派胸襟开阔,光明磊落的大家风范。

    数日下来,林可欢原本紧绷的情绪逐渐放松下来,原先隐约的顾虑也日渐消除。虽然每日的行路单调辛苦,但是能够和奇洛交流医病心得,转移分散注意力,倒也不再觉得逃亡生活是一种磨难了。只是,每到夜深时刻,她依然会看着星星长时间的落泪。

    转眼他们已经走了近二十天,仆人们肩上原本沉重的褡裢也已经一个一个的变轻变空,里面的水和干粮马上就要全部消耗光了。奇洛已经打定主意,如果今天在日落前还没能遇到屋舍,从晚饭起,他就和仆人们不再进食,把所有口粮留给可可一个人,相信怎么也还能再坚持一天。

    就在傍晚的时候,他们终于远远望见了西部辽阔平原的影子,最让人激动的是,在广阔的黄土与绿地间,无数低矮的土屋间错其中,那些应该就是部族混居的村舍。奇洛在心里深深感谢真主,他们顺利找到了栖身地。

    同一个时间,西北部边境,几个衣衫褶皱、风尘仆仆的类似难民的年轻男子,在无数破烂帐篷和扎堆儿坐地的难民群中穿梭寻找,终于其中一个指着不远处的一顶蓝色的破帐篷说:“在那里。”

    几个人鱼贯而行,走到帐篷边儿上。左右看看无人注意这边,其中一人才压低声音说:“少爷,我们回来了。”

    帐篷的门帘儿速从里面挑开,一个身穿旧袍胡子拉碴的男人一拐一拐的走出来。先往几个手下身后看过去,没有自己盼望的小身影,脸色立马就垮下来:“人呢?没找到?”

    站在最前面的人半躬下身子说:“少爷,我们几经周折才打探到那个女人的消息,她被维和部队抓起来了,后来又被关进了政府军的监狱,可是……”

    罗伊大吃一惊,马上打断说:“她死了吗?被政府军枪毙了?”

    那人马上说:“不是,少爷。他好像是被奇洛医生给带走了。”

    “奇洛?”罗伊大声惊叫,“他怎么带走的?”

    “他给了政府军一些钱,就把人带走了。”

    “混蛋你们怎么不先给钱,我难道没有给你们钱吗?”罗伊气急败坏的说。

    “少爷,我们也花钱了,不然这些消息谁会告诉我们呢,可是等我们打听到的时候,人已经被带走了。而且听说奇洛医生花的钱有这个数,把我们全卖了,我们也不值那么多啊。”手下哭丧着脸,两只手掌全都摊开来,还正反的比划了两下。

    罗伊咬牙,愤愤的说:“想不到那个小子有这么多钱。”再一琢磨,不对啊,“他怎么会全花在这个女人身上呢?”

    手下马上说:“听说,是那个女人怀了他的骨血。”

    “放屁”罗伊差点咬断牙,“那个奇洛算是什么东西?他做梦”

    “是真的,少爷,听说那个女人在监狱里自己也承认了。”

    罗伊傻在了当场,气怒交加,说不出话来。这个贱女人

    半晌,罗伊又露出恶毒的笑容:“我听巴拉说,大伯父他们都没有死,也许过段时间就能见到他们了。我一定会把这个好消息亲口告诉他们的,尤其是我的堂弟。”

    第57章

    林可欢和奇洛果然在村落里安顿下来。这里是部族混居区,以阿拉伯血统的瓦达伊族、图布族、巴吉尔米族等族人占了一多半的人口,马萨族和科托科族的族人也有一部分。这里部族混居由来已久,过去也曾发生过几大部族明争暗斗的连年血战,只是没有一方落下好结果,于是众人警醒,背其道而反行之,最终造就了如今的和平共处的大好局面。

    即便这次也被首都的战火稍微殃及了一点,但是这里总归距离主战场太过遥远,这里的部族也一直采取的是两不相帮,冷眼旁观的态度,前后不过几日,就再看不到对战双方的士兵了,倒是意外的得以继续平安度日。

    奇洛再次感叹自己运气好,本来他也没有把握选择来这里是对还是错,只是单纯的因为这里距离不论是首都还是庄园,都非常遥远,这对隐藏可可是非常有利的。只要政府军或者庄园的人都找不到可可,他就可以一直独占下去。

    奇洛身上还有一些剩余下来的钱,凭借他的大方和难得的医术,这里的人们很的就接纳了他们‘夫妇’二人。林可欢没有辩驳的机会,事实上也不可能辩驳。因为她的长相肤色分明不可能作为奇洛的妹妹来掩饰身份,可是她的肚子却一天天的大起来。这里的人们都是严格按照教规教义来约束生活的,林可欢肚子里的孩子,理所当然的就被认定为是陪同她前来,并且一直不离左右悉心照顾她的这个男子的。

    奇洛也只好苦笑着请求可可配合他演戏,否则,他们有可能轻则被这里的人赶走,重则也许还会双双接受惩罚。林可欢没有拒绝的余地。好在奇洛在最初安排仆人们盖土屋的时候,就已经花了些心思,别出心裁的设计了一个类似套间的大土屋。外面的人看不出端倪,只道是医生讲究气派,里面的玄虚却只有奇洛和林可欢两人知道。反正这里的人们都是讲规矩的,女人居住的内室都是绝对禁止外人进入的,他们也不用担心会被揭穿。

    奇洛仍然是为村民看病,回来以后则会向林可欢讨论这个病例的其他治法。林可欢会很详细,很耐心的解释病理学,有时会对照骨骼图,有时,则简单的用自己的肢体来举例。奇洛每次都听的津津有味,深觉受益匪浅。林可欢有好几次讲着讲着就非常懊恼那么多珍贵的药品没能带出来,奇洛也觉得惋惜,林可欢总会说:“要是那些特效药在,病人能够少受很多天的痛苦。”

    这里多数的村民都没有更多的钱作为诊金,他们大都是送奇洛一些粮食或者自己畜养的牛羊肉表示感谢。林可欢本身大着肚子又不想过多引人注意,干脆就呆在土屋里,轻易的都不外出,除了帮助奇洛记录下医学常识外,她还负责打理奇洛拿回来的东西。开始的时候,奇洛还让仆人负责烧饭,时间长了,林可欢自己光靠在旁边看着,就无师自通的偷学了不少当地人家常食物的做法。

    林可欢从来都是不肯让自己太过空闲的,慢慢的,她也加入到做轻便家务的行列里,这天也是一时兴起,牛刀小试的做了两个菜,居然还真的象模象样,味道口感均不错。奇洛吃得是异常开心,赞不绝口,潜意识里居然有种错觉,美丽贤惠的可可已经是自己的老婆了。林可欢只当是奇洛鼓励自己,虽然也很高兴,却并未放在心上。

    可是奇洛却在夜里第一次彻底失眠了,内心深处一直以来压抑的感情和欲火如同即将喷发的岩浆,滚滚流淌,再也压不下去了。他凝神听着隔壁可可偶尔翻身的声音,光是想象着把对方深深揉进怀里,狠狠的亲吻和占有,下身就起了明显的反应,肿胀的令他难受。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粗重的呼吸,翻身屈腿趴在地毯上,右手探进肥大的灯笼裤里,速撸动起来,他闭着眼睛想象着可可就躺在自己的身下,自己已经贯穿了她的身体,一次一次的狠狠刺入然后拔出,再刺入再拔出……强烈的意冲上大脑,下体一片湿凉粘腻。

    奇洛重新翻躺下来,一头一身的大汗,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几乎听得到嘭嘭声。良久,才连同呼吸声渐渐沉寂下去。奇洛重重呼口气,他如何才能彻底得到可可呢?

    两天后,去首都给萨里夫姑父和薇拉姑妈报信的那个仆人回来了,奇洛从村民家里回来,看到等在门口的仆人,顿时灵光一闪。

Snap Time:2017-12-13 05:50:08  ExecTime: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