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作者:弦弄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  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第71章(14-08-13)      第69章—第70章(14-08-13)      第68章(14-08-13)     

第58章—第60章


    第58章

    林可欢正伏在土屋里间的地桌上写着什么,看到奇洛走进来才微笑着放下笔。

    奇洛笑呵呵的问:“又在写什么?”林可欢把两张纸递给他:“是校用的急救方法。”奇洛一脸惊喜的看下去:“我正愁记不住呢,昨晚你说了那么多种,今早再回想就有点混淆了。”林可欢有点不放心的问:“我写的你能看的明白吗?语法上的错误还很多吗?”奇洛哈哈大笑着说:“已经进步很多了,嗯,我都能看明白。”林可欢也笑了,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还得谢谢你不断指点我的阿拉伯语。”

    奇洛摆摆手,刚要接着说什么,门口传来仆人的声音:“少爷,我回来了。”奇洛马上说:“消息带到了?薇拉姑妈她们还都好吗?他们有没有遇到麻烦?”

    仆人隔着木门回答说:“萨里夫老爷和太太都很好。政府军确实上门找过人,不过听说你们已经离开了,也就没再追究什么。他们让你放心。你让我打听的消息,我也打听到了,我还亲眼看见……”

    “等等”奇洛马上打断他,扭头跟林可欢说:“你等一下,我出去一下。”笑容有点勉强。

    林可欢早已猜到了他们所说的消息是关于什么的,她一把拉住奇洛,虽然挺直了身体,可是话音儿里颤抖仍然泄露了她的紧张:“就在这里说,是不是他们的消息?”

    奇洛深深的看着她,犹豫了一下才说:“那你先答应我,若是好消息便算了,如果万一是坏消息,你一定要坚强,不要伤了身体。”

    林可欢深呼吸一下,点点头。

    奇洛这才扬声对门外的仆人说道:“你说吧,德里斯老爷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仆人说:“太惨了,十几个人头并排挂在总结府的门前,每个人头底下都拉着根布条,上面是人头的名字。虽然我不识字,但是我认得其中几个人头,是德里斯老爷和他家的两个少爷,没错。”

    林可欢身子一软,要不是奇洛一把扶住,早已经坐到地上。奇洛大声问:“你确实都看清楚了吗?”“是的,少爷。虽然他们脸上全是血,可是这么熟悉的人,我一眼就认得出来。”奇洛担心着可可,赶紧说:“好了,你回去休息吧。”仆人应声离开。

    林可欢软软的靠在奇洛的身上,五脏六腑都紧缩成一团,令她无法呼吸。上次虽然打击颇大,但是总归还可以抱有一丝丝的侥幸希望,可是今天,面对仆人亲眼目睹后的如此真切的消息,还有谁能够继续做得到自欺欺人?

    奇洛轻轻扶着林可欢坐下来,林可欢浑身没有一丝力气,依旧靠在奇洛的身上。奇洛柔声说:“可可,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已然如此,你务必多保重身体呀。”

    林可欢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我好累。我不想再坚持下去了。”每说一个字,都痛彻心扉,眼泪从紧闭的双眼中缓缓落下。

    奇洛大吃一惊,他拥紧她,急切的说:“不行,你不能这么想。你不想活下去,孩子怎么办?他连这个世界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你就忍心这么放弃他的生命?难道你不想替卡扎因少爷保留一点血脉?”

    林可欢终于哭出声来,所有的委屈、难过、连带着极度的绝望瞬间都混合在一起,完全把她击败了。

    奇洛就那么一直抱着林可欢,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有机会拥抱她。林可欢依然痛哭着,哭得就像个孩子,哭得令人心碎又心痛。奇洛看着她,看着她,然后就慢慢低下了头。

    唇畔边的柔滑肌肤,因为泪痕而充满凉意,舌尖蘸上泪珠是微咸带着苦涩的。林可欢的哭声嘎然而止,睁开眼睛一片茫然的对上奇洛的脸。奇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他刚才完全是被蛊惑了,他的动作是下意识,不受大脑控制的。

    林可欢挣扎着想坐起身子,从奇洛的怀抱中脱离出来。可是奇洛却更加用力的箍紧了她,让她无法动弹。林可欢脑中警铃大作,一脸戒备的看着奇洛。奇洛则是一脸的羞愧和担忧,他没有躲避林可欢质询的眼神,还以她心痛的目光。

    奇洛低柔的开口,每个字都用尽自己的感情:“听我说,可可。求你一定听我说完。原谅我,原谅我刚才的冒犯,我是情不自禁。听到你说那么绝望的话,看到你哭成那个样子,我的心都碎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你,可是我真的想帮助你,只想帮助你。你可知道,在这里女人自己是很难活下去的,她们要么依靠父亲,要么就是依赖丈夫。”

    “我知道你与她们不同,你独立、勇敢、有才能,可是这里不是你的祖国,这里没有给你施展医术的机会。单凭你一个人,是很难活下去的,更别说还有一个孩子需要你抚养。这个孩子的父亲已经没有了,如果你身边再没有一个男人做依靠,你知道你会面临什么吗?过去在庄园里也不乏这样的例子,丈夫身故或者被夫家休掉的女子,如果娘家不肯继续收留,就会给坏人可乘之机,也许是无休止的骚扰,也许是更糟糕的被凌辱被欺压,连孩子也无法幸免的遭受虐待。我不能让你遭受那些,哪怕你不肯接受我,我也一定要把你留在身边。”

    林可欢墨黑的眸子重新盈满水气,她摇摇头:“我不能,我无法给你你想要的。”

    “我不在乎。我可以只做孩子名义上的父亲。我只想看着你们母子平安。我保证,刚才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第二次,除非你愿意,否则我永远都不会强迫你。”

    “那对你不公平。我……”

    “求你,求你留下来。哪怕至少在孩子出生前允许我继续照顾你。这不是为了你或是我,而是为了那个可怜的小生命。”

    林可欢低下了头,心乱如麻。

    “如果你不肯相信我,我可以按照我们族里的规矩,断指立下血誓:今生都会照顾你们母子,视这个孩子为亲生骨肉,绝对不强迫你任何事。”说完,奇洛松开林可欢,径直起身走到外间,手拿一把锋利小刀回来。

    林可欢惊叫:“不要我信你。”

    奇洛坐回到地桌旁,依旧作势要割断左手小指,嘴里说道:“我还是发誓的好,免得你仍然心存顾虑。”

    林可欢扑上去护住他的左手:“不要伤害自己,我信你。”

    “你放心一直留下来吗?”奇洛仍然不肯罢休,再三确认。

    林可欢点头:“是的。我会留下来。”

    奇洛松了一口气,露出释然的笑容。

    反政府武装基地

    代表威严和辉煌的强固堡垒依然矗立在那里,只有外壁上随处可见、斑驳陆离的弹痕,彰显着这里曾经遭遇过了怎样的激战。

    堡垒内部在被政府军彻底搜查和破坏之后也变得一片狼藉,惨不忍睹。不少基地的留守人员曾经陈尸于此,空气里仍然弥漫着腥臭的气息,久久无法全然散去。

    最后一批政府军今天早上刚刚全部撤走,在历经将近一周的纷乱之后,基地终于沉寂下来。政府军走的非常不甘心,虽然他们已经再三确认这里没有哪怕是只老鼠的活物了,可是,他们仍然没能如愿的逮到德里斯和他的儿子,以及为数不多的基地重要头目。他们最终只能愤然的离去。

    将近傍晚的时候,操场边缘与堡垒之间的极不起眼处的一块绿色植被被轻轻掀起一个小角,一只军用远透镜小心的伸出地面,慢慢的旋转了360度。然后悄无声息的探了回去。绿色植被恢复原样,即使现在有人踏上去,也不会发现任何异常。这就是哈雷诺家族两辈人智慧和能力的结晶,政府军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苦苦搜寻的战犯其实一直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在脚底下,近距离不超过3米的地方。

    虽然地下暗道的结构严密、巧妙,但是也有它的局限性,就是呈现十字交叉的暗道尽头的四个可以容身起居的空间,不可能建造的更大更宽敞。只是将将不到四十人,就已经把其中的三个占据的满满的,甚至略显拥挤。最后一个倒是因为只居住着德里斯父子三人。和需要照顾并且帮助卡扎因做康复训练的军医以及两个勤务兵总共六个人,而显得宽松舒适得多。虽然,他们这里还得兼顾了存放食水的储藏室功能。

    卡扎因依然虚弱、憔悴。按照军医的话说,他能够活下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所有人都感谢真主安拉,认为是他赐予了卡扎因顽强的力量。只有扎非隐约猜到了一点点,卡扎因是不放心不舍得他的小猫,才会有如此强烈的求生欲望的,这就如同当日他为了布果而充满无畏的斗志。

    卡扎因的身体依然不能完全受自己支配,不但内脏器官受到了创伤,腿部关节和神经也受到了重创。虽然军医一直不断的为他做康复治疗,但是收效甚微,至少目前尚未看到明显进展。

    卡扎因因为焦躁而脾气日益的变坏,有时会胡乱发火,有时却又一整天的沉默不语。德里斯和扎非只能一味的迁就他,除此以外却也无能为力。

    第59章

    卡扎因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刚刚又大发了一顿脾气,连晚饭也不肯吃。一直为他做按摩的医生满脸的疲惫,一身的大汗。扎非轻轻说道:“辛苦你了。他的腿……”究竟有没有痊愈的可能?后面的话扎非没忍心说出来。军医犹豫着说:“我仔细看过了,除了骨折,关节韧带组织和部分神经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目前还不好说。不过,我现在更担心的是他的精神方面。他过于悲观了,这对身体和伤口的恢复非常不利,得想办法让他振作起来。”

    这点扎非也同意,问题是,除了卡的小猫,其他的事情卡都全然不在乎了。他也几次试图用那个女人来激励卡,却不料不说还好,一提小猫卡就一脸的绝望,还反过来质问自己:“我已经残废了,还找她干什么?”然后又说:“她的祖国那么大,我上哪里去找?”

    扎非和父亲相对无言,心里都为卡发愁。这时,在暗道入口处警戒的一个军官过来报告:“入口处听到击打暗号,但是我不敢贸然打开入口。”扎非和父亲速交换眼神儿,暗道的秘密一向仅仅限于他们父子几人知道,其他军官也是跟随他们进来后才知道这里暗藏的玄机的,也就是说,所有知道暗道的人都应该在这里了,外面的人究竟是谁呢?

    扎非想了想说道:“先不要理会他。再等等看。”

    不一会,军官回报:“已经听不到击打暗号了。”扎非点点头:“保持警戒。”

    两个小时后,军官再次报告:“又响起击打信号。”而且这次对方似乎死活不肯放弃,即便没有人理会,仍然持续不断的敲击着。

    扎非凝神思索了片刻,拔出匕首跟着军官来到入口处。他站好自己的位置,示意军官打开狭长的,只能容一人侧身而进的入口。只要对方不是自己人,他就会立刻要他的命。

    入口被猛的打开,外面的人显然没有防备,还没来得及侧身就已经被夹在缝隙间。扎非直接伸手拉住对方的衣领用力一拽,也幸好那个人身材偏瘦,直接就摔趴进暗道里。守卫的军官迅速向外探头看了一下,再没有别的人影儿,这才把入口重新封住。

    地上的人似乎摔的不清,几秒钟后才慢慢爬起来,不但身上肮脏,脸上也是污渍斑斑,显然很多日子没有洗过脸和修整过了,扎非仔细一看,竟然是小弟的侍从达罗。

    达罗已经端端正正的给扎非行了个标准军礼,显然非常激动,声音有点沙哑的说:“报告长官,卡扎因少校侍卫官达罗回来报到。”扎非危险的眯起眼睛,冷冷的说:“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暗道?又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

    “报告长官,是卡扎因少校临别时再三嘱咐让达罗牢记的。他让达罗在事情办妥后,务必回来报告。达罗并不敢肯定长官们在这里,只是试探。如果一个晚上都没有结果的话,达罗会赶往边境与长官们会合。”

    扎非点点头,脸色缓和了很多:“卡扎因少校吩咐的事情办妥了?”达罗也点头:“报告长官,已经办妥了。我亲眼见到可可上了维和部队的汽车。想必,现在她早已经安全回国了。还有,她让我把这张纸交给少校。”说着递给扎非。

    这张纸上只有寥寥几行字,都是英文。扎非勉强认的出上面应该有写地址,大概是可可在国内的地址,心里不由一喜,他还给达罗,吩咐说:“跟我来。吃点东西,整理一下自己。希望卡醒来后可以马上见到你。”

    卡扎因觉得自己在梦里听到了达罗的声音,立刻就睁开了眼睛。竟然真的是达罗回来了,那么小猫?

    达罗正在轻声向德里斯汇报,在听到卡扎因叫自己的名字时,马上回头一脸惊喜的看着少校。德里斯示意他可以过去,达罗两步就跨到卡扎因的身边。

    卡扎因也露出笑容,急切的问:“可可怎么样了?”达罗立刻把经过学了一遍,然后说:“这是她给你的信。”

    寥寥几行字,简洁直接,想必是小猫在紧迫的时间里写的:“我走了,虽然我不愿意,但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我只能走了。我爱你,我永远等着你。你一定来找我,你答应过一定会接我走的。中国xx省xx市xx西路xx号。”

    卡扎因呆呆的一直盯着手上的纸,脑子里一片混乱,孩子?什么孩子?小猫又怀了自己的孩子?怎么会?怎么可能

    德里斯正在生气小儿子的鲁莽,他竟然为了尽得到那个女人的消息,而把暗道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了达罗。万一达罗被俘忍受不了严刑拷问招滚来,他们这么处心积虑建立的最后逃命通道就会被敌人所掌握,后果不堪设想。

    他正暗自叹气,却立刻又被卡扎因的样子吓了一跳,立刻担心起来。不但是他,扎非和达罗连带军医都紧张的看着卡扎因。后者仰起脖子紧闭双眼,竟然泪流满面,信纸被牢牢抓在手里按在胸口处,每个指关节都因为过度用力而泛上青色。

    德里斯父子心下骇然,自从卡扎因成年以后,就再也没有当着众人面掉过一滴眼泪。

    德里斯恼怒的看了长子一眼,分明是在说:“那封信上写了什么?”扎非也很迷惑,暗悔自己没在法国好好学英文,更后悔自己刚刚没有再多认真看看,仔细猜测一下。他们和军医都不约而同的担心到一块儿去了:“卡扎因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

    扎非走上前,小心试探着轻轻搂住小弟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胸前,一时竟不知怎么开口。卡扎因没有预料中的激烈反抗和大发脾气,只是依旧沉默在自己的情绪里。

    片刻后,卡扎因睁开眼睛轻声说:“我要站起来,一定要重新站起来。”

    光阴如梭。

    林可欢斜靠着地桌坐在地毯上,已经八个多月的大肚子令她行动不便,也不能再窝坐在地桌旁了。她眉眼间都是温柔的笑意,细细打量手里一件又一件漂亮、柔软的小婴儿的衣服。这些都是奇洛带回来的,是村里善良的女人们回报医生和对林可欢表示友好的一种方式。

    林可欢细细摩挲着小衣服,又想起了奇洛当时献宝似的表情,心里微微叹息。他是个好人,这好几个月来,一直悉心照顾着自己,没让自己受一点累和委屈,可是……林可欢叹口气,自己对他的感情除了感激,再也没有别的了。

    奇洛充满感情和渴望的眼神又清晰的浮现于脑海,林可欢忍不住微蹙起眉头发起愁来,虽然她不懂男人,但是光看奇洛的神态就知道他忍的有多么的辛苦,她自己其实也越来越不忍心了。尤其是奇洛一直信守着承诺,虽然曾经隐隐尝试过搂抱自己,却因为自己微微的紧张和僵硬,就赶紧放手并且小心翼翼的赔罪,更让自己觉得过意不去。他一心一意的对自己好,不求自己的任何回报。难道自己还要倚仗他的承诺一直一直的故意装傻下去吗?

    林可欢呆呆的出神,浑然不觉奇洛已经回来了。奇洛笑着坐在她旁边,轻轻从她手里拿过一件小衣服,在她眼前晃了两晃。林可欢‘啊’的一声回过神儿来。

    奇洛笑意更浓:“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林可欢掩饰着脸红,呐呐的说:“我是觉得这些衣服都太漂亮了,忍不住就想到小宝宝穿上会是什么样子。”话还没说完,忽然蹙眉微微弯下身子。

    奇洛大惊:“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上来就抱住了她。

    林可欢苦笑着,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表情:“没有,小宝宝突然用力踢了我一脚。踢的我肋骨好痛。”

    奇洛顿时一脸的兴奋,情不自禁的就低头把脑袋放到林可欢凸显的肚子上,仔细听着里面还有什么动静。林可欢看着他傻傻的模样,突然心里一酸,眼睛就湿润了,很一滴眼泪溢出眼眶。

    奇洛发现了林可欢的异常,收敛了笑容,慌忙的要爬起来,嘴里紧着解释:“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激动。我……”却不料林可欢突然伸手轻抚他的脸,缓缓的把他的头重新压回去。奇洛瞬间就忘记自己要说什么。

    林可欢轻轻的说:“听,他又在动呢。我们的宝宝又动了。”奇洛先是一惊,然后忍不住热泪盈眶,一把握住林可欢的手,拉到嘴边亲吻,激动的语无伦次:“谢谢你,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一辈子疼爱我们的孩子。”

    整晚,奇洛都在傻笑着,目不转睛的一直看着林可欢,似乎怎么也看不够,林可欢则一直都羞红着脸。吃过晚饭,奇洛仍然不舍得离开里间,他试探着搂抱住林可欢,怀里的人这次没有丝毫的抗拒。奇洛心里暗喜,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天知道,过去的几个月他都是怎么忍下来的。每晚都依靠着想象力自己抚慰自己,他都要疯了。

    奇洛轻轻亲吻林可欢的唇,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的试探着。林可欢闭上了水盈盈的眸子。奇洛立刻失控,鬼使神差的上来就脱林可欢的裙子。林可欢迅速重新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往旁边缩去,脸上又出现了紧张和僵硬的表情,显然,她还是没有准备好。

    奇洛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个嘴巴,不该这么性急的,真是自己给自己使绊儿。他小心翼翼的说:“别怕,我不会强迫你的。”

    林可欢不敢看对方的眼睛,歉然的说:“对不起,我……我……我忽然有点不舒服。”

    奇洛马上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现在确实不适宜做那样的事。”又说:“我可以抱抱你吗?我什么都不再做了。”林可欢心里挣扎了一下,终于点点头。

    奇洛小心的搂抱住林可欢,轻轻的说:“是我不好。别怕,我不会强迫你。”暗里咬牙。林可欢慢慢放松下来。

    第60章

    自从林可欢有了少许动摇的意思,奇洛表现的更加体贴和耐心。只是林可欢除了能够容忍奇洛偶尔的拥抱外,仍然无法坦然的接受奇洛更进一步亲热的要求,说到底,她还是放不下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个人、那个名字。

    奇洛每到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除了失望,更多的却是理解和同情,如此宽容大度的男人胸襟,更让林可欢感到内疚和感激。眼看着林可欢的孕期进入第九个月了,奇洛明知这个时候更无占有可可的可能,索性自己主动提出: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也为了多给可可适应的时间,一切都等孩子生出来再说。他充满感情的再一次保证,即便是只做孩子名义上的父亲,他也已经心满意足了。这对林可欢来说,虽然短时间里可以松口气,可是更长的时间里,她都要背负感情的重债了。

    所谓‘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林可欢完全和奇洛闭守在这个村落中,每日只为个人的感情而烦恼,却绝然不知外面的世界在这几个月里又已经发生了多少事情。

    他们不知道,即便从战争伊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个月,然而政府军和维和部队却始终未能取得真正的胜利,更未最后赢得这场战争。反政府武装的最高统帅和他的两个卓越的儿子以及部队主要的军官首领,至今仍然下落不明。这让他们不但恼火,而且在整个中非地区和欧盟面前丢尽脸面。

    他们不知道,虽然z国政府依赖欧盟的军人,表面上看的确是击退了反政府武装,可是,现任政府的腐败无能和欧洲某些国家的野心却也暴露在世人眼里。更多中非地区的首脑,更担心的是整个中非地区的安全与平衡关系会就此被打破。而这种担忧,恰恰就有可能赋予反政府武装新的生机。

    他们更不会想象的到,能够影响他们两个人今后命运的哈雷诺家族,凭借着雄厚的财力,和洞彻时局未来走向的远见,在脱离政府军的严密围捕后的短短一个月内,就成功说服邻近国家s国为自己提供帮助,并且秘密达成协定,对方同意提供自己国境内的山区地带,作为哈雷诺家族休养生息的隐身之所,同时暗中开放两国间相接邻的边境线,为哈雷诺家族领导的反政府武装及其大量族人能隐蔽地进出,重新组建更稳固的根据地,提供一切便利条件。

    混迹于边境难民群中的族人,在秘密接到这个好消息后,都按照扎非的意思,听从巴拉的安排,分拨分批的在每日的深夜偷偷穿越山区边境。地位和阶品高的人,以及妇女儿童先行转移,男人们则都留在了后面。为了隐蔽和安全起见,每个夜晚送过边境的人都不会多,等到巴拉带着最后一拨儿的十来个人顺利穿越边境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

    在新的栖身地,众人同心协力,一切从头开始。哈雷诺家族族人们所特有的超强的适应能力,在这个时候显示出了极大的优势。他们盖建新的土屋,在山坳里开辟新的田地,一切都在短时间内恢复了如同在庄园时的状态,井然有序。没有人抱怨,也没有人嗟叹,他们其实在内心都有种坚强的信念,只要能够活下来,他们迟早都会回去的,庄园才是他们永远的家。

    罗伊自从来到新栖息地,就盼望着能见到大伯父和堂兄弟。可是就连巴拉也不知道德里斯老爷和两个少爷现在人在哪里,更别说见上一面。

    事实上,德里斯父子三人现在也并没有在一起。扎非带着几个亲信是最先秘密穿越国境线,到达s国的,也是他费尽心力的和s国的政府牵桥搭线,寻求到支持的。在确定了安全的前提下,德里斯才带着剩余的多数军官乔装改扮,冒着极大的风险过来会合。至于卡扎因,因为行动不便,最初只能继续留在基地地下暗道里接受康复治疗,德里斯专门留下了十几个身手不凡的部下保护他。

    目前,德里斯和扎非各自忙碌着,德里斯还在利用自己的财力和威望,和s国的政府要人秘密接洽,希望获得政治上和运输生活供应品方面的双重支持。而扎非则在抓紧时间重新建立自己的武装,一方面在s国内秘密招兵买马,另一方面,则派出手下潜回z国寻找残余旧部。卡扎因在几个月的艰苦康复训练后,双腿也终于完全恢复,正带着军医和保护他的十几个军官昼伏夜行的赶来会合。

    罗伊当然不知道这些,他把自己的家人安顿好,让跟来的仆人们好好干活,剩下的时间就全用来不断的向巴拉打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大伯父他们和琢磨着怎么给堂弟来个沉重打击。巴拉也不知道,只能说:“再等等吧,罗伊少爷。他们也许很就会回来了。”

    终于,巴拉这天接到消息,德里斯老爷两天后会回来,而扎非也已经带着几十号人在路上了。巴拉立刻告诉了罗伊,罗伊顿时兴奋起来。

    两天后,德里斯和扎非先后回到族人的栖息地,大家在经历了生离死别的危险后,重新聚到一起的场景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欢热烈的聚会及近午夜才算结束。待到众人纷纷离去,罗伊留在了最后。

    屋子里只剩下三个人时,罗伊终于开口说:“大伯父,有一件事我已经着急很久了,这关系我们家族的威望和声誉。今天你们终于回来了,这件事必须尽解决。”

    德里斯父子俩同时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扎非说:“什么事情这么严重?你慢慢说。”

    罗伊把自己听来的话添油加醋的讲给他们听,最后说道:“我估摸着也就这两个月,那个女人就要生了,如果一旦孽种生下来,我们家族还有什么脸面?”

    德里斯父子俩都是一脸的惊讶,扎非说:“这些谣言都是从哪里传出来的?那个女人不是已经回国了吗?”

    罗伊一惊,脑子一转说:“不是谣言,是我的手下亲眼见到的。”

    扎非盯着他:“你的手下怎么会去首都?又怎么见到的?”

    罗伊说:“当时我听说你们被困首都,派人回来报信让我们转移,我担心的要死,于是就派了十几个身手还不错的手下立刻赶去首都,虽然知道区区十几个人未必会对你们有帮助,但是我想,哪怕能打探点消息也是好的。我的手下到达首都的时候,战火已经停止了,却有传言说你们全被政府军俘虏了,情急之下,他们花钱四处打听你们的情况,甚至冒险摸到了政府军的监狱附近,结果就意外发现了奇洛用全部家当换那个女人出来,并且带走了她。如果那个女人怀的不是奇洛的骨肉,奇洛怎么会冒这么大风险还倾尽所有的去救她?更何况,那个女人自己在监狱里已经亲口承认了。”

    德里斯沉默不语,扎非说:“罗伊,你先回去吧。此事还没弄清楚,又事关卡和家族的名声,不论真相是否如此,这件事你都不要再跟任何人提及。”

    罗伊急道:“我当然不会到处乱说,可是,我的手下都是亲眼所见,怎么会有假。那个女人就要生了,如果不早点找到她处理掉,那个孽种一出生,我们还有什么脸面?”

    德里斯皱眉:“够了,罗伊。今天太晚了,你先回去吧。”

    罗伊看到大伯父脸色不好,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不情愿的离开。他以为大伯父听说后,会直接暴跳如雷的命令人去首都杀那个女人呢,却没想到一向看重家族尊严和声誉的大伯父,今天会这么冷静。想象中的好戏都没能看着,罗伊心里也很失望。

    德里斯说:“去把巴拉找来。”

    巴拉很就跑来,他本来以为德里斯父子缺少什么东西,却不料,他们一再追问当日在庄园的时候,可可和奇洛的事情。巴拉又把贝斯生病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包括可可后来给他做的几次辅助治疗。

    扎非问:“阿曼达呢?她在吗?”巴拉叹气,摇摇头说:“在边境的时候,有几次难民与邻国的边境士兵发生了冲突,当时阿曼达不听我的劝告,执意去帮助一个临盆的难民妇女接生,结果在路上被流弹打死了。”

    扎非又问:“你肯定每次阿曼达都会陪在一边吗?我是说,一直陪着,一分钟都不会离开?”巴拉想了想说:“我想应该会吧。阿曼达平时是很守规矩的。她应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对了,如果是可可吩咐她去准备些什么东西的话,可能她会离开一会儿。”

    德里斯父子对视一眼,这么说来,奇洛还是有机会的。德里斯又问了几句别的,就让巴拉离开了。

    德里斯凝重的说:“我知道奇洛的远房姑妈嫁给了上任国防部长萨里夫,现在就居住在首都,我也曾见过萨里夫几次,对他的印象还算可以。既然巴拉也说自从离开庄园后,他似乎就没再看见过奇洛,那么,罗伊手下的人说在首都看到奇洛的话也许就是真的了。可是他为什么要用全部家当换可可出来,而阻止她回国呢?”德里斯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直直看着扎非。

    扎非也理不出头绪,但是父亲的目光他熟悉,他知道父亲已经有点相信罗伊的话了。毕竟他们阿拉伯的男人一向把自己的骨血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一个女人,不论她是什么身份,哪怕只是最低贱的奴隶,只要怀上了男人的孩子,那个男人都要保护她,照顾她,直到孩子出生。相反的,如果不是自己的骨肉,没有男人会去帮别人抚养孩子,因为这样做,会被别人耻笑,会被众人理解成他本人没有能力生下自己的子嗣,即性无能。

    扎非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说,他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他也同样无法解释奇洛为什么会这么做。最后他只能说:“这件事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不如,趁着卡还没有过来,还不知道这件事,我先回趟首都把那个女人和奇洛都抓起来问个清楚。如果是真的,就秘密干掉他们,把真相永远掩盖起来。”

    德里斯摇头:“不行,现在潜回首都太危险了,尤其又是在萨里夫家里,作为前任的国防部长,我相信,他家里一定会有士兵守卫的。”

    扎非说:“那怎么办?如果卡知道了,他也一定会拼死回去弄明白的,光看他看到可可的信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多么重视那个女人。自从有了对方在国内的地址,卡就再也不颓废绝望了,他一定是打定主意迟早要去找那个女人的。你放心,现在z国局势已经远没有几个月前那么紧张了,既然我们在最严酷的情势下,都能顺利逃出来,现在就更不用担心什么。我带几个人乔装改扮一下,相信没有人能认出我们。除了我亲自去办,别的人我都不放心。”

    德里斯沉默片刻,只能点头:“那你自己务必当心。明晚动身吧,早去早回。”

Snap Time:2017-08-17 10:09:20  ExecTime: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