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作者:弦弄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  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第71章(14-08-13)      第69章—第70章(14-08-13)      第68章(14-08-13)     

第61章—第63章


    第61章

    深夜,漆黑一片的漫长的边境线上,山路蜿蜒,对峙两方的巡逻兵不复白天的精神抖擞、怒目而视,而是都变得精神萎顿,无精打采。本来应该三、五米相隔的岗哨,已经缺七空八的拉长到十几米远才能模糊看到个人影儿。

    扎非轻轻一挥手,匍匐在他身后的十来个人,立刻一个一个小心谨慎的从他身边缓慢而尽力不发出任何响动的往前爬去。扎非最后一个爬行着穿越两国的边境,然后继续向前又爬行了四、五米。前方不到五米的地方就是扎堆儿的难民帐篷,扎非轻轻呼口气,慢慢站起身来。他的随从们也都站起来,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无声息的向前疾走。难民的帐篷实在不少,但是仍然还有不少难民直接睡在道路上,即便有人从旁边经过,也都懒得睁开眼睛。他们早已经习惯了起夜的难民在自己身边或者是跨过自己的身体走来走去,丝毫都不担心会被踩到。

    扎非带着手下一刻也不想耽误,一旦穿过了乱七八糟的难民营地,立刻加步伐赶路。不期然的,从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小岔路口的另一个方向,突然出现了几个人影,正是冲着他们的方向而来。扎非迅急的打了个手势,所有人立刻原地趴下。扎非的心脏咚咚咚咚跳的厉害。

    对方有十几个人,和自己这些人一样,均是穿着着当地人的服装,只不过颜色都选的是深暗色系,这会看几乎全是黑的。领头的人身形矫健,身影分外熟悉,不是他的小弟卡扎因,又会是谁?

    扎非心里一阵激动,小弟的腿似乎一点问题都没有了。他慢慢直起身,对方马上停下来,戒备着。只是短短三秒钟,卡扎因就也认出自己兄长的身影,他不再等待,两步就跑上前来。

    经历了同生共死的战斗,卡扎因已经不再抵触大哥激动之下的拥抱了,他也先紧紧环住了兄长宽厚的脊背,然后才松开手。其他军官也互相以拥抱代替话语,意外的相见令他们都很高兴。

    卡扎因认真的问:“父亲安全吗?你这是去哪里?”

    扎非一滞,脸色有点不自然,然后马上说道:“父亲很好。他正等你呢,你赶紧过去吧。边境线现在正是疲弱的时候,你们小心一点,一个一个穿越。”扎非扭头冲自己身后最近的一个人说:“阿里,你陪卡扎因少校他们回去。给他们带路。”“是,长官。”

    卡扎因仔细看了看兄长的脸,夜色太暗,靠着月色他仍然看出了兄长在逃避他的眼神儿。兄长一定有什么重要和危险的任务。卡扎因说:“让军医他们先过去,我和你一起去。”

    “不,”扎非马上说,“你的腿刚刚恢复,又走了这么长时间,你需要休息。我带这几个人足够了,几天就回来。”卡扎因摇摇头:“我已经休息够了,这几个月就跟个废人似的。再说,你以为我这么回去就能踏实的睡着觉吗?”

    扎非凝神思索了一下,卡如果事后知道自己是瞒着他去处理可可的事情,他一定会百倍的愤怒,并且肯定再不会原谅自己了。说起来,可可是他的女人,他的确有权利知道真相并且自己做出决定。原先是担心他的身体,但是现在看来他已经完全恢复了,那么还是让他自己处理吧。

    扎非点点头:“好吧。你跟我一起去。阿里,你带军医他们回去,路上注意安全。见到司令官,就说卡扎因少校和我在一起。”“是,长官。”

    卡扎因跟随兄长走在黑暗而寂静的夜路上,一走就是一个整宿。天色渐渐开始发白的时候,他们正好沿途遇到了一处破旧被舍弃的土屋,扎非命令大家先在里面休息几个小时,顺便吃些东西。

    土屋虽然不大,但是十名军官依次靠墙而坐,倒是也不嫌拥挤。吃过简单的干粮和水之后,军官们很就纷纷进入浅眠状态。

    扎非看着身旁也已经合上眼睛的小弟,在心里叹口气。他把头贴近卡扎因的耳边,用极轻微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卡,你知道我们去哪里吗?”

    卡扎因睁开眼睛,扭头看了兄长一眼,缓缓摇摇头。现在是特殊时期,大哥既然一路上都没说是什么任务,想必就是怕泄露了风声。现在听到大哥用这么小的声音而且还是等大家都已经睡着之后,才跟自己说,立刻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专注的听着。

    扎非的声音依然很低:“我们要潜回首都,找到萨里夫的家。”卡扎因思索了一下,有点不解的小声问:“他不是已经卸任了吗?难道他手里还有兵权?”

    扎非摇摇头:“我们不是要去刺杀他,而是去找两个人。”卡扎因没有说话,只是挑眉看着扎非。

    “奇洛……和可可。”

    卡扎因以为后一个名字自己听错了,他瞪大眼睛盯着扎非。扎非深吸口气说:“有人看到奇洛从监狱里把可可带走了,听说奇洛是用全部家当交换可可的。”

    “这不可能。可可不是已经回国了吗?她怎么会在监狱里呢?又怎么会跟奇洛走呢?”

    “这个要见到人以后才能知道。”扎非就是说不出口,可可怀了奇洛的孩子。

    卡扎因重重靠在墙上,双拳下意识的就握紧了:“这是谁说的?”

    “是庄园里的几个士兵。本来他们是想去首都接应我们的,他们到的晚了,还以为我们被抓了,就四处打探消息,然后就碰巧遇上了。”

    卡扎因霍的站起身来,吓了扎非一跳:“你干什么?”卡扎因说:“我们赶紧走,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都不能再耽搁。”

    扎非拉住他:“你疯了,天已经大亮了,我们这么多人万一碰到政府军怎么解释?再说大家都已经走了一整夜了,连着再走,体力也不够。不如养好精神晚上赶路,我们最多五天后就能赶到首都,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区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卡扎因看着依然沉睡的其他人,眉头紧锁,暗地里咬牙,极不情愿的重新坐下,脑子里全都是问题:为什么?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可可还怀着我的孩子呢,怎么会和奇洛走呢?

    扎非知道卡扎因恐怕这几天都不会踏实了,但是他依然觉得早一点告诉卡是对的。这样他可以有几天缓冲和消化的时间,免得万一真有什么不堪的场面被他抓到,卡在精神上肯定会受不了的。

    他们用了最的速度赶路,最终将五天的时间缩短到了四天。尽管如此,卡扎因还是觉得太慢了。首都已经完全恢复了井然有序的状态,与当日他们血战的时候完全不同。街道上的行人也比以前多了很多,城市外围的哨卡已经全部撤掉了,看来,政府军也已经认定他们不具备威胁性,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卷土重来了。

    他们很轻易的就从当地居民口中得知了萨里夫的住处,然后在傍晚时分,悄悄接近了那栋三层小楼,以道路对面的几棵热带橡树作掩护,远远观察它的动静。

    门口并没有士兵把守,扎非按照在路上和卡扎因商量出来的方案,吩咐一个手下军官上前敲门,同时教给他怎么说。毕竟,奇洛和他的远方姑妈都是从庄园里出来的,以巴拉的名义上门找奇洛应该不会被怀疑。

    卡扎因和扎非远远躲在树后看着,卡扎因的心脏都跳出来了,生怕自己真的会看见他的小猫出现在这里。他宁可是个误会,宁可是庄园的士兵看错了,宁可自己白白辛苦这一趟。

    那个军官似乎很顺利的就被请进了大门,短短几分钟后,他就重新走了出来,身后似乎还有仆人送他出门。但是根本就没有奇洛和可可的影子。

    卡扎因松了口气,这才发现手掌心里全是湿汗。

    那个军官先不紧不慢的沿着道路向西走,几分钟后,卡扎因和扎非他们也往西走去。

    军官把手里的纸交给扎非:“报告长官,奇洛带着一个叫可可的女人去这个地方了,这是他们派仆人回来报信时留下的路线图,应该是在西部平原地区的一个村落里。我只说是巴拉大叔让我来找奇洛医生,他们马上就给我了,丝毫也没有怀疑什么。”

    扎非接过来看着,卡扎因却已经全身僵硬住了,心里一阵发寒,紧握的双拳都有些颤抖。扎非也咬牙说:“我们马上动身去那里。”胆敢践踏哈雷诺家族名誉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林可欢从早上开始,身体就出现了症状。起初是腹部微弱的尚可忍耐的抽痛,然后就开始了类似痛经的感觉。林可欢心里骇然,现在才刚刚九个月零几天,难道宝宝要早产?

    奇洛发现了林可欢额头上的冷汗,追问之下,也有点紧张起来。他虽然自己是个医生,但是按照族里的规矩,家里的女人临盆,都是阿曼达伺候的,他其实什么也不懂。他安慰林可欢:“我去村里问问看,一定有懂得接生的女人。”这个时候,林可欢的肚子似乎又不痛了,她安慰奇洛也是安慰自己:“好像不应该这么,离日子还远着呢。”奇洛摇头:“你怀孕初期出了那么多的事情,加上你的心情也不好,也许宝宝体质弱,会因为这个而早产。”

    奇洛果然出门去找人。林可欢双手捧着自己的肚子,小心翼翼的在地毯上侧躺下来。到中午的时候,肚子再次抽痛起来,而且这次是猛然紧缩的感觉。林可欢紧紧抱住自己的肚子,脑海里竟然清晰的想起了卡扎因的样子。

    第62章

    午后,奇洛才一头大汗的带着一个女人跑回来,这是村里唯一懂得接生的女人,就在刚刚,她还在较远的一个村落里帮那里的女人接生下了一个女孩儿。

    林可欢已经浑身冷汗的在地毯上不停的来回翻身,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下身的裙子上赫然已经被少量鲜血染红了。那个女人一把将奇洛推出去,让他准备开水和棉布,自己则跪在了林可欢的双腿间。

    奇洛在门外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他以前的两个妻子都已经为他生下过孩子了,他还记得当时她们先是杀猪般的惨叫,然后就是号啕大哭。可是已经半天了,可可的动静一点都不大,除了间隔着传出细碎的呻吟声之外,多数时间都只是接生女人的声音,她反复说:“使劲儿,使劲儿,了,再使点劲儿,……”

    屋子里的林可欢已经没有力气了,浑身上下就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似的,嘴唇都咬破了。她在一拨儿强似一拨儿的剧烈阵痛的间隙里喘息着,这种痛苦,她曾经深刻感受过一次,就是上次小产的时候。可是,那个时候,卡扎因就守在她身边,一直抱着她,安慰她。林可欢的眼神一片茫然,卡扎因,你去哪里了,你抱抱我,我好疼,我真的好疼。

    接生的女人传出惊叫:“喂喂不要昏过去,你可不能昏过去。醒醒,醒醒……”然后就是轻微的几个耳光声。奇洛开始在门口转圈儿,一直转圈儿。……

    直到傍晚,奇洛已经累瘫在门口了,心里恨恨的想:又不是自己的孩子,白跟着着这么大急。他只是担心可可出什么意外,至于那个孩子是死是活,他一点都不在意。

    终于,婴儿的啼哭声传出来。也许是早产的缘故,哭得有气无力的,更象是只小猫的呜咽声。

    接生的女人把自己随身带着的剪子放在开水里泡了泡,然后速的剪断了婴儿的脐带。林可欢迷迷糊糊的听那个女人说:“恭喜夫人了,是个小少爷。”自己则连张嘴和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接生的女人熟练的兑水,然后洗干净婴儿身上的血污。用柔软的棉布简单的裹住他,放到了林可欢的脸边。然后又换了新水帮林可欢擦洗下身。小小的婴儿虚弱的啼哭着,皱巴巴的小脸只有林可欢的拳头大,紧紧合着眼睛,眼缝倒是挺长,预示着将来眼睛会长的很大、很漂亮。

    林可欢侧脸仔细看着自己的小宝宝,初为人母的喜悦和激动无以言表。这是卡扎因的孩子,也是一直陪伴自己度过最艰难的日子,给自己带来勇气和希望的孩子。林可欢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慢慢撑起身子,万般小心珍爱的托抱起小婴儿,贴上自己的胸口,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下来,落在宝宝的脸上。……

    忙碌的日子开始了。第一次当妈妈的林可欢总是觉得自己手忙脚乱力不从心,最初的几天里,早产的小婴儿似乎连吸奶的力气都弱的可怜,啼哭的时间却很多。林可欢提心吊胆的每时每刻都守着他,亲吻他,抚摸他,也许是母子连心的缘故,林可欢总有种奇妙的感觉,她觉得自己能够洞悉这个小宝贝的心思,她能感受得到,小宝贝很脆弱也很不安,他有些恐惧这个世界似的。

    奇洛除了会抱抱小家伙以外,更多的时间都是操心林可欢的吃喝。他更愿意多花费心思用在帮助可可调理身体上,毕竟产妇不尽恢复,他怎么能够早点得到‘性’福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也确实只会照顾大人,对如何照顾小婴儿一窍不通。他亲生的两个孩子也都是他们各自的母亲照顾的,奇洛自始至终都做了个甩手掌柜。

    半个多月过去了,小家伙开始有了明显变化,啼哭声开始响亮起来,力气也大了不少,好几次都把妈妈的乳头吮吸到疼痛,还有一次,似乎给‘咬’破了。林可欢终于放下心来,儿子已经平安度过了危险期,正一天天的长大。

    奇洛眼看着可可的所有心思都在孩子身上,心里虽然不,但是表面上却对她们母子更加的体贴入微,对这个孩子也是视同亲生,每日邻近傍晚的时候,还会抱着小家伙在门口晒上几分钟的太阳。村落里的人们无不知道他们的恩爱与幸福。

    自从奇洛医生夫妇带着仆人定居这里以后,村落里又半年多没有见过陌生人了。这天傍晚,十来个年轻而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村口的时候,自然会引起正从地间慢慢向回走的几个村民的注意,多少带着些谨慎戒备的看着他们。好在这些年轻人都很温和,其中一个很有礼貌的向他们打听奇洛医生是否住在村子里,他们是远道而来的朋友。

    原来是医生的熟人,村民们都热情起来。其中一人主动担任向导,领着众人往村子里走去。

    奇洛医生为人好,家庭也和美,前些日子还刚得了个宝贝儿子……村民有问必答,滔滔不绝,却根本没注意到其中的两个年轻人的脸色已然不对。

    村里的土屋相距的都比较远,一直走到村落深处,村民才停下步子,指着不远处一座较大的土屋后壁说:“那里就是医生的家。”扎非点头道谢,然后掏出一张钞票塞给村民。村民起初还推辞,后来也就收下了,心里暗叹:果然是医生的朋友,和医生一样的又有钱又大方。

    村民离开了,众人接着往前走,一直走到土屋的后墙根底下。扎非示意其他人等在这里,自己和卡扎因绕到了房前。

    土屋正面居然是按照庄园的建筑规矩来的,正屋门口还用半人高的简单土墙围成了一个小场院儿。奇洛身穿家居白袍,正坐在场院儿里一脸笑意的低头逗弄怀里极小的一个小婴儿,嘴里还说着:“宝贝儿,宝贝儿,看看爸爸,爸爸在这里呢。”

    卡扎因当场变了脸色,紧握双拳的走进围墙。

    奇洛这才察觉有人来了,他以为是仆人,不紧不慢的抬头,然后就僵在了那里。

    卡扎因根本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一把夺过婴儿的襁褓,然后就是一记重拳砸在奇洛的脸上。奇洛直接就从小木椅上翻滚到了地上,鼻血直流。

    小婴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卡扎因这才低头看向怀里。小小婴儿的肤色是水蜜色的,因为被抱的不舒服,边张大嘴巴哭着,还微微挣动小胳膊小腿儿。

    奇洛挣扎着想爬起来,却不料卡扎因身后的扎非又上前对着他就是两脚。奇洛终于惨叫起来。

    屋里的林可欢因为疲倦才刚刚睡着没多长时间,迷迷糊糊的就听到孩子的哭声,她以为奇洛会马上就哄住的,所以并没有立刻起来。等到再听到奇洛的惨叫,她的心一颤,爬起来就往外冲。

    她看到了门口的人……她变成了一尊石像,无法思考,无法说话,无法行动。

    婴儿还在啼哭着,可他的父母就那么互相傻呆呆的一直对视着,一起僵硬着。

    奇洛的仆人从不远处的另两所土屋里跑过来,却被守候在外面的军官轻易的全部制服拿下。

    扎非仍然没有放过奇洛,又是几下重拳,奇洛一边惨叫,一边爬向林可欢。也许她能救自己。

    林可欢小腿被奇洛碰到,奇洛求助的仰头看着她。林可欢终于有所反应,低头看到奇洛鼻青脸肿,一头一身的血,惊呼着蹲下身子。

    扎非不等林可欢的手碰到奇洛,先拉住奇洛的两个脚脖子用力往后一扯,拉开了奇洛和林可欢的距离,然后一脚踏上奇洛的后腰,拳头尽数落在奇洛的脑袋和后背上。

    林可欢惊恐的大叫:“不。住手。”情急之下就去拦扎非。扎非回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林可欢也倒在了地上。

    卡扎因是又怒又气又急,他恨不得撕碎了奇洛,更看不得这个时候他的小猫还敢护着那个混蛋。

    扎非完全是一副要把奇洛活活打死的架势,林可欢爬起来扑到卡扎因跟前,虽然能够再见到卡扎因,令她震撼、激动、高兴的就算下一刻就死去,也在所不惜。可是奇洛对她母子有大恩,她实在无法忍受眼看着奇洛被打死在面前。她顾不上其他了,先苦苦哀求道:“不要打他了,求你让他住手,不要再打奇洛医生了。住手,住手,你让他住手吧。”

    卡扎因的脸色铁青,愈发凌厉狰狞起来,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挤出牙缝:“他、死、有、余、辜。”

    第63章

    简单的五个字,让林可欢如遭雷击,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急切而有些生气的说:“为什么?你怎么能够这么说?是他救了我,救了我们的孩子,你,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卡扎因紧紧逼视林可欢,声音不大,却冷得彻骨:“他为什么要救你?为什么要救我们的孩子?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最后一次跟你在一起,到现在也不到十个月的时间,可是孩子却已经生出来了,甚至,我刚刚亲耳听到了他对这个孩子说,他是爸爸。”

    几秒钟后,林可欢才明白过来,一下因为激愤而满脸通红,颤声说道:“你,你什么意思?你竟然怀疑……怀疑……我和他……”

    卡扎因冷冷的打断:“我只知道我们阿拉伯的男人不会平白无故的为别人抚养孩子,更不会眼看着别的男人和自己的女人在一起而无动于衷。”

    婴儿啼哭的愈发厉害,已经开始有点打噎嗝了,林可欢咬牙从卡扎因怀里接过孩子,心疼的轻拍婴儿的后背,恨恨的说:“你简直不可理喻,你既然不相信我,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可是,奇洛医生是无辜的,你们如果打死了他,迟早会后悔的。”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既为自己和孩子感到委屈,又为奇洛感到痛心。

    卡扎因怒瞪着她,然后从后腰间拔出一支短小精致的消音手枪,对准了已经昏死在地上的奇洛,冷然的说道:“我杀人从来不会后悔。扎非,你让开。”扎非闻声直起身子,从奇洛身上撤回右脚,往旁边退开两步。

    林可欢大惊失色,急切的喊道:“不你疯了吗?”

    几乎同时,低弱的枪声响起,即便有婴儿的哭声掩盖,仍然清晰的传进林可欢的耳膜。她身子剧烈一震,直直的看着卡扎因,卡扎因也盯着她。几秒钟后,林可欢扑上前,左手紧紧抱着孩子,右手胡乱打在卡扎因的身上,歇斯底里的哭喊出来:“你为什么杀死他?为什么要杀死他?他救了我,救了我们母子,他犯了什么错?你怎么能下的去手?怎么能如此伤害无辜?是我害死了他,都是我害死了他,你把我也杀了吧,你把我也杀了吧……”。卡扎因一动不动,眉头紧锁,任凭林可欢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肩上和胸前。

    扎非从后面重重给了林可欢后脖颈一记掌刀,林可欢往前一倒,扑进卡扎因的怀里,失去了意识。

    卡扎因同时接住了母子两个人,他拥紧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却把孩子交给扎非来抱。扎非颇不情愿的胡乱抱着襁褓,恶狠狠的瞪着哭闹不休的小婴儿,不耐烦的说:“还留着这个孽种干什么?不如摔死他。”

    卡扎因抱起林可欢往屋里走,冷冷的说:“你给我小心抱好他,我要彻底弄清楚。”

    ……

    林可欢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努力的睁开眼睛,脖子又僵硬又疼痛,就如同落枕了一般。

    竟然已经是深夜了,内室里地桌上的火油灯把卡扎因坐着的身影拉长在墙壁上,他从进来后就一直这么坐着,眼睛一瞬不眨的看着躺在身边昏睡着的林可欢,自然不可能错过对方苏醒过来后的第一次对视。

    林可欢一睁眼就看到了过去无数次只有在梦里才可能再见到的英俊的脸庞,可是,几乎同时,傍晚的惨痛记忆就出现在脑海。狂喜已经变成了噩梦,她还如何能在这个时候再对卡扎因充满激情和依恋?

    林可欢首先调转了视线,回避了对方的目光。看到婴儿就在卡扎因的右手侧放声啼哭,林可欢急速坐起身来,直接爬行着绕过卡扎因,急切的把小婴儿抱到自己胸前,然后背向着卡扎因跪坐下来,解开了胸前的裙扣,将已经胀痛不已的乳头塞进婴儿的口中。

    饿的时间太长了,一旦含到了妈妈的乳头,小家伙立刻放弃哭闹,迫不及待的使劲儿吮吸起来。卡扎因扳转林可欢的肩膀,强迫她面对着自己哺乳。林可欢心里很难过,对于奇洛的死,感到异常的内疚和煎熬,同时也恼恨气愤卡扎因的无情和暴戾恣睢。她始终只低头看着怀抱里吃的正带劲儿的小宝宝,硬起心肠对卡扎因视若无睹。

    “你平时也是这么当着奇洛的面儿给孩子喂奶的吗?”卡扎因口气不善的质问,他无法容忍林可欢愈加丰满的雪白******和哺乳时如此性感的模样被那个混蛋肆意观看。

    “不是。”半晌,林可欢才轻声说。想起奇洛平时中规中矩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抽痛,双眸里浮上了点点水气。

    卡扎因一直看着她,神情很专注也很冷静,已经不似傍晚时候的丧失理智:“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孩子是谁的?你为什么没有回国?又为什么和该死的奇洛在这里生活?”

    林可欢脸上浮现一丝苦笑,她不看卡扎因,只是缓缓的说:“我也没想到就那么一次,就会有了你的孩子。当然,如果你执意不认,我也不强求。”虽然赌气说的云淡风轻,心里却是痛如刀割。

    卡扎因瞪着她,立刻有点气恼,这是什么混帐话?

    林可欢没有抬头看他的表情,只是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发现怀孕没几天,达罗就来报信,然后我就看到了你的信,跟达罗离开了庄园,前往首都。我们先遇到了维和部队,我就请他们帮我回国。但是,他们反而把我交给了政府军关进了监狱里。然后是奇洛医生把我救出来,当时害怕政府军再抓我回去,就护送我来到这里。”对于当时所受的苦难和虐待,林可欢丝毫都没有详说,那种经历实在不堪回首,可是想起奇洛为自己做的种种,又忍不住潜然泪下。如果不是因为卡扎因打死了他,自己还意识不到亏欠他的竟然有这么多吧。

    卡扎因听得很专心,可是心里的疑问却是越来越多:“我让达罗秘密带你走的,恐怕巴拉都不会知道我让你去哪里,奇洛怎么会知道呢?”

    林可欢一顿,摇了摇头,当时是想问的,可是还没来得及问,就先听说了卡扎因他们全部战死的消息,立刻难过的什么都忘记了。

    “那封信呢?”卡扎因问。

    “当时阿曼达说不能带在身上,被军队搜出来就露馅儿了,她说要帮我烧掉,我就给她了。”

    “你跟阿曼达说你要回国吗?”

    林可欢一惊,轻轻点了下头。她相信阿曼达绝对不会害自己的,当时看到她那么难过,就安慰她说:自己先回国,等这里局势安定了,再过来找她们。

    小婴儿吃的心满意足,合着眼睛呼呼大睡起来。林可欢温柔的把他放到地毯上,给他枕好小软枕头,然后速系好自己的扣子。

    卡扎因的视线从母亲身上转到婴儿身上,漫不经心的说:“他是哪天生的?”

    林可欢知道他在意的是什么:“宝宝早产,生下来也很虚弱,是奇洛医生一直照顾我们。”

    卡扎因冷笑:“所以你就同意他做孩子的父亲了?”几乎又开始咬牙切齿。

    林可欢看着婴儿,神情略微有点呆滞,脑子里一幕幕都是奇洛的承诺。过了一会儿,才艰难的开口:“他只是要作孩子名义上的父亲,因为我们都以为你们已经战死了。”他是为了孩子好,可你却残忍的杀了他。林可欢第一次抬头正眼看卡扎因,脸色有些苍白,眼神更是痛楚和愤怒的。

    卡扎因完全不相信奇洛会真的是一无所图的帮助照顾小猫,他迟早会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他看到林可欢此时的表情,心里居然也难过起来。两个人能够在战争中活下来,好不容易再见面,他的小猫看他的眼神儿里却不是高兴和依恋,他很想抹去那道愤恨,却也知道,两人的心底都已经有伤痕了。

    卡扎因什么都没有再问,虽然他很想知道这么多日子以来,他的小猫的每天的情况。林可欢也没有再开口,因为她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奇洛已经死了,还有解释的必要吗?

    俩人都感到了异常的疲惫。卡扎因已经连日奔波,加上心里还没有完全释然,仍然很不痛。林可欢则是大喜又大悲之后的自我厌倦,她狠不下心来痛骂卡扎因,甚至是不舍得让他因为真相而痛悔杀掉奇洛,从而背负心灵十字架。可是,她却不能放过自己,奇洛的死给她的打击太大了,她要承受内心的审判和煎熬,而对于其他的,诸如爱情之类的东西,她已经全然不在乎了。

    卡扎因试图搂过林可欢,让她躺在自己的怀抱里一起入睡,却遭遇了林可欢前所未有过的激烈反抗,她脸上平静无波,整个人却散发出从里到外的冷意。她手脚并用的挣扎、推拒,最后干脆不惜掀翻了地桌,才迫使卡扎因彻底松手。

    卡扎因的怒气早已重新凝聚,却在看到小猫紧紧抱着小婴儿蜷缩到了屋角,默默的掉泪之后,而不得不死命的压回去,只是无奈的说:“睡吧,我累了。我不会再碰你了。”

    后面两天的情况依然如此,也许还要更糟。除了一心一意的照顾孩子,面对着小婴儿,林可欢才会显露出一些生气和温柔。剩余的时间,尤其是被迫面对卡扎因的时候,她就只剩下了冷淡和抗拒,甚至是超出了他们最初见面时,她所抱有的怀疑和戒备。

    卡扎因日益焦灼和恼怒,他似乎能感觉的到,林可欢的爱正一点点的缓慢消失,不,也许是完全消失了。她所剩下的,只是一个放弃一切,对什么都无动于衷的空壳躯体。

    第三天,卡扎因无法再容忍下去林可欢对自己和他的双重放逐,他必须要做点什么来打破这种旋横在两人间的冷漠,他必须要看到林可欢重新对自己做出反应,而不在乎这种反应是出于害怕还是仇恨。

    卡扎因强迫林可欢接受自己的爱抚,接受自己的求欢。林可欢在激烈挣扎和抵抗无效的情况下,又被严重伤害了自尊,竟然不惜狠狠咬破了卡扎因的嘴唇和下颚。

    卡扎因吃痛,彻底被激怒了。他狠狠压制住身下的人,严厉的逼视她,有些丧失理智的冷声质问:“你是不是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碰触才如此拒绝我的?到现在你还敢说自己和奇洛是清白的吗?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林可欢早已绝望至极,气得直发抖。良久,才凄然的看着卡扎因:“你既然不信我,又何必再问?你也杀了我好了,要么就放我走。”

    卡扎因暴怒,终于控制不住抬手就是一巴掌,林可欢的脸被打偏,咬紧牙关不开口。卡扎因咬牙发狠道:“想走?可以。你现在就滚。”说完,翻身坐到一边。

    林可欢心里抽痛的厉害,爬起来爬到熟睡的婴儿旁边,心里无声的哭泣:“宝宝,妈妈带你走。以后妈妈只有你了。”

    婴儿的襁褓瞬间就被抢了过去,卡扎因站直身子冷酷的说:“要滚就滚,孩子留下。”

    林可欢气结,仰头颤抖着说:“你既然不相信他是你的孩子,为什么还要留下他?”

    卡扎因怒气冲冲,口不择言:“他要是孽种,就是家族最低贱的奴隶。我会让他像个奴隶一样的长大,我会折磨他,毒打他,我会让他知道,他所有受到的不幸全都因为他有个不贞洁的下贱母亲。”

    林可欢疯了一样的扑上去:“你还给我,你把孩子还给我。你是个疯子,是个混蛋。”

    卡扎因反手轻易的就把林可欢再次推倒在地,大声喊道:“来人。”达罗应声进来,卡扎因冷冷的吩咐:“把这个孩子抱走。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这个女人再见孩子一眼。”

    林可欢不敢置信的看着卡扎因,又扑了上来,卡扎因已经把襁褓递给了达罗,寒着脸又给了林可欢一个耳光,把她打倒在地。

    襁褓中的小宝宝这个时候被惊醒,踢蹬着大哭起来。达罗不敢多说,小心的接过来,搂抱在怀里。犹豫的看了一眼已经抱住卡扎因腿脚哭求的林可欢,一时竟然迈不开步子。

    林可欢泪流满面,死死抱住卡扎因的双腿,不让他走,苦苦哀求:“我错了,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求你把孩子还给我,求求你。我给你做奴隶,你折磨我吧,毒打我吧,只求你放过孩子,他还那么小,他怎么能够没有母亲,求求你,你还给我,还给我。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

    卡扎因握紧了拳头,深吸口气,最终还是硬起心肠踢开林可欢,率先走出去。达罗不敢再停留,也抱着孩子跟着离开。林可欢趴在地上痛哭失声。

Snap Time:2017-04-30 03:32:21  ExecTime: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