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作者:弦弄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  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第71章(14-08-13)      第69章—第70章(14-08-13)      第68章(14-08-13)     

第64章


    扎非看到卡扎因一脸怒意的走进来,跟在后面的达罗还手忙脚乱的哄着啼哭的孩子,就忍不住微微皱眉的问:“你把他弄到这里来干吗?这里可没人会管他。”他和手下军官们早已经霸占了原先奇洛的那些仆人们居住的几间土屋,不仅如此,他还让军官们驱使那些仆人继续加盖新的土屋,就因为卡扎因说,他们还要在这里住到可可产后满两个月。

    卡扎因坐在地桌边,左手抚额按压着太阳穴,有些头疼的说:“让他们去村子里各家问问,谁家的女人正在奶孩子,如果奶水多愿意帮着喂他几天,我愿意多付些钱给他们。”

    扎非愕然道:“你真是气糊涂了?我就是有钱也不会花在这个孽种身上。”卡扎因马上抬眼瞪着扎非,脸色异常难看的说:“我警告你,别再让我听到‘孽种’、‘孽种’的,”看到扎非的脸色也铁青起来,终于无奈的叹口气,缓和的说:“我一直都愿意相信他是我的儿子。”

    扎非嗤笑,不以为然。卡扎因知道兄长是怎么想得,他扭头对达罗说:“你把我刚才的话吩咐下去,让他们现在就去村里找。只要对方愿意,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下来。还有,告诉他们,如果夫妻俩愿意带着孩子过来住我们新盖的土屋的话,价钱还会出的更高。”达罗马上答应着抱着孩子离开,屋子里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扎非的脸色更难看了,他冷冷的提醒:“我罚那些仆人通宵作苦役连夜盖造土屋,是为了给我的手下军官们住的舒服点的,不是让你用来当婴儿房的。”

    卡扎因没有急着开口,而是重新把手撑在了额头上,视线盯在了地桌的一角,似乎思索着什么。扎非一肚子的闷气,也懒得理会卡扎因,作势躺倒在地毯上。

    片刻后,卡扎因轻轻的说:“可可曾让达罗带信给我,她在信上就已经说过,她有了我们的孩子,所以我才那么努力的康复双腿,我是打算日后到中国去找她和孩子的。”

    扎非下意识的坐起身子:“她早就在信里告诉你了?”他已经回想起当时卡扎因激动的样子,原来竟是为了这个。

    卡扎因点点头:“不错,我早就知道了。可是,我心里还是有疙瘩,我无法释怀她跟奇洛一起呆了这么多个月,我无法相信她在后来的这些日子里也是同样清白的,尤其是,我无法相信奇洛。”卡扎因说的很慢,似乎是在整理思路。他一直都处于深度矛盾和纠结之中,若不是今天林可欢把他惹急了,他因为伤害了她而心有悔意,他依然不会把心里话告诉兄长的。

    “那好办,等那个混蛋彻底清醒过来,我会好好逼问他的,我就不信他还敢再欺骗我一个字。”奇洛被打的很重,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却是连着三日都昏迷着。扎非不会找人来帮他看伤,只是把他关到一个小土屋里,每日提供一点凉水,让人喂到嘴里。若不是卡扎因说他留着还有用,扎非早就让他死上好几回了。

    卡扎因并没有因为扎非的话而感到轻松,他有些低沉的说:“奇洛的话已经没有意义了。其实,那天我随便开了一枪后,我就应该相信可可的。我当时就是为了试探她的反应,才故意拔枪出来并且让她以为我真得杀死了奇洛。可是她连头都没有回,更别说扑到奇洛身上大哭了。她只是扑过来指责我不应该杀她的恩人。我了解她,她所表现的情绪根本不是源自于爱,而应该只是仅仅的出于对奇洛的内疚和歉意。”

    扎非如释重负的松口气:“那不是很好吗?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清楚?我应该让回去给父亲报信的人顺便把你已经有了儿子的消息一并告诉父亲,我想父亲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卡扎因逸出一丝苦笑,疲倦的说:“理智上,我似乎都明白。可是事实是,我仍然控制不了自己不去怀疑,这几天,只要看到孩子,只要一进可可的小屋,我就忍不住的总是想知道,奇洛在这间屋子里干了些什么,然后就总想逼问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可就算可可说是,我仍然不肯罢休。我是不是很可笑?”

    扎非能够理解卡扎因现在的矛盾心情,他摇摇头:“这没什么,卡。是个男人,都会这么计较的。换作是我,也许会更冲动。”

    卡扎因也没想到,自己会跟兄长说这么多,但是他心里果然好受多了。

    扎非又想到一个问题:“那个孩子,既然是你的儿子,干吗不留在可可身边?”

    卡扎因想起了刚才的事情,有点恼火的说:“那个笨女人跟我冷战,还说要离开。我当时怒极,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也只有留下孩子,她才不会偷着走掉。”

    林可欢筋疲力尽的顺着土屋的木门坐到地上,自从午后卡扎因强行把孩子抱走,她就一直守在木门边,不断的拍打着,呼叫着。可是木门从外面锁住了,即便她的双掌已经红肿,嗓子已经嘶哑,仍然没有人理会她。

    一个下午过去了,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她的胸部胀痛的无以复加,可是她更惦记的是她的宝宝一定饿坏了。她趴在木门上小声哭泣起来,可恶的卡扎因,为什么不相信孩子是他的,他会难为孩子吗?会故意饿着孩子吗?

    林可欢越想越害怕,如果卡扎因真的因为一时的愤怒,而伤害到了宝宝,那不就成了父亲亲手杀死儿子了?林可欢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好好跟卡扎因解释,为什么不跟他说清楚。林可欢又开始疯狂的拍打房门,大声呼喊着:“有人吗?给我开门。我要见卡扎因。我要见他。……”。

    门外仍然没有一点动静,林可欢绝望了,无力的靠在木门上,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天色完全黑尽。林可欢依然守在门边,坐在黑暗里。

    许久后,门外响起开锁的声音,林可欢受惊般的直接跳起来,可是因为双腿麻木立刻又跪倒下去。

    木门向外打开,卡扎因站在门口,身后有个仆人一手提着火油灯,一手端着个托盘。

    卡扎因看着跪在地上的林可欢,忍不住蹙眉,难道她就这么跪了一整个下午?林可欢一时不适应灯光,几秒钟后,看清楚来的人就是卡扎因,立刻不管不顾的扑过去,抱住他的腿,一边掉泪一边急切的说:“孩子呢?孩子呢?你把他怎么样了?他是你的孩子,真的就是你的孩子……”

    卡扎因接过火油灯和托盘,越过林可欢走进内室放到地桌上。林可欢努力的站起来,忍着又痛又麻的感觉,蹒跚着走进内室。仆人在身后把门关严后离开。

    林可欢跌坐在地桌旁,眼睛一直看着卡扎因说:“孩子呢?他需要吃奶,你把孩子还给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卡扎因看着林可欢湿漉漉的眼眸,淡淡的说:“坐到我旁边来。”

    林可欢马上挪过去,卡扎因把她搂进怀里,拿起木勺,舀了一勺饭喂进林可欢的嘴里。林可欢身子一僵,含着泪咽了下去。卡扎因放下勺子,抬起林可欢的下巴,林可欢眼泪汪汪的在哭。

    卡扎因问:“孩子是我的?”林可欢忙不迭的点头:“是你的,真的是你的。”

    卡扎因说:“好。我会好好照顾他。你把这些饭都吃干净,然后休息吧。”说完,松开林可欢,起身准备离开。

    林可欢慌忙抓住他的长袍下摆,眼泪再度决堤一般的流下,仍然是那两句话:“孩子呢?你把孩子还给我,他需要母亲。他也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忍心让他挨饿?他还那么小啊,他离不开妈妈的。”

    卡扎因冷冷的问:“你不相信我?我说会好好照顾他,你不相信?”林可欢愣住了,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卡扎因又问了一遍:“你相信我吗?”

    林可欢直直盯着他的眼睛,里面什么情绪也没有,她有点茫然,然后说:“可是,宝宝需要妈妈,我也离不开宝宝。”

    卡扎因不置可否,依然淡淡的说:“既然是我的孩子,我自然要把他留在身边。我不能相信一个口口声声说要离开我的女人,更不能把孩子交到她的手上。”

    林可欢的脸色立刻变白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卡扎因不再理会林可欢,抬腿离开。

    随后的几天,卡扎因再也没有出现,只有仆人按时将一日三餐放进屋里的门边,然后立刻锁上木门离开。林可欢开始还拍门呼叫,后来就只是掉眼泪了。

    郁结的奶水越来越多,胸部开始出现硬块,开始她还不断的按揉,还尽量自己挤出来,到后来,硬块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一碰就疼的钻心。

    林可欢终于开始发烧,浑身滚烫,早上就没起来,一整天都是昏昏沉沉的。仆人在送晚饭的时候,发现前两顿饭居然还都一直摆在原处,赶紧去告诉了卡扎因。

    卡扎因匆忙的赶过来,看到林可欢昏迷着立刻担心起来。他抱住林可欢,着急的摇晃她,大声叫她的名字。林可欢两颊烧得绯红,勉强睁开眼睛,双目无神,干裂的嘴唇微微翕动,喃喃的说:“宝宝呢?我的宝宝呢?我好疼,我好疼。”

Snap Time:2017-10-20 15:13:07  ExecTime: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