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作者:弦弄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  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第71章(14-08-13)      第69章—第70章(14-08-13)      第68章(14-08-13)     

第66章


    伊莲把塑料布轻轻揭起,下层的药糊仍然有着些许的余温。伊莲逐一用棉布拭去,然后就着温水将林可欢的双胸擦拭干净。

    卡扎因眼看着林可欢昨晚肿硬若石球的浑圆,现在又终于柔软下来,随着伊莲的动作而轻微的晃动,悬吊了一整夜的心才算稍微安定了一点。怀里的人这个时候也慢慢睁开眼睛,虽然依旧疼的皱眉,但是意识和精神却似好了一些。

    林可欢身子虚软,对视卡扎因的双眸里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在看到身旁跪坐着的接生女人时,显出了一片茫然的神色。

    卡扎因来不及说什么,伊莲已经拿着一个半圆形类似角梳一样的工具,重新靠过来。伊莲同样的说:“你抓好她。”

    林可欢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觉得身体被巨大的重力所环绕,惊惧之下,眼看着伊莲左手托住她的一侧******,右手就用什么东西在******上方沿着外缘向乳头重重捋过。钻心的疼痛再次击倒了她,就如同胸前的柔软被活活切割开一般的痛楚,令她分外的难以忍受,她大声惨叫,出于本能的挣扎。然而身躯早就被卡扎因紧紧固定住,她无处可逃,眼泪泉涌般的溢出了眼眶,修长的腿用力踢蹬着,居然踢中了地桌,力气之大,将上面的火油灯和木碗统统震倒了。

    伊莲赶忙放下手里的工具,先把灯和木碗扶起来。

    疼痛还在持续,林可欢哭着喊:“不要碰我,不许再碰我……”

    卡扎因贴上林可欢的脸颊,俩人的脸都是湿漉漉的,眼泪和汗水全都混在了一起。卡扎因柔声安抚剧烈颤抖的林可欢:“乖,她在给你治病,忍忍就不痛了。不治怎么行呢?你会更痛的。”他的双眸里全是深深的不舍,看着她痛苦,又知道这些痛楚全是因他而起,他只能极力隐忍着激烈的情绪。

    林可欢疯狂的摇头:“我不要,我好痛,走开,你们都走开。放开我,放开我……”。言语中分明就像个小孩子。卡扎因知道他的小猫是痛极了才会如此失去理智的。他虽然心痛的要死,可是他更害怕小猫为此而送命。他更紧的环抱住小猫,然后用眼神儿示意伊莲继续。

    伊莲叹气,又拿起半圆形的木箅子,重复刚才的动作。其实木箅子的齿尖一点都不锋利,相反都是圆珠样的构造。齿缝间的间距也很宽,大约有个一公分左右。它的功能主要是促进血液循环,帮助疏通堵塞的乳腺管。如果用它划过普通的肌肤,多数人只会觉得痒痒,可是换在林可欢肿痛至极的胸部,又必须带着一些力气的使用,就无异于真的变成酷刑了。

    林可欢又开始挣扎,哭叫着试图扭动被卡扎因牢牢控制的身体,可惜只有头可以自由的摆动,连双腿也被伊莲压住了。剧痛之下,林可欢失去理智的干脆偏头一口咬在卡扎因健硕的大臂上,呜咽着狂流眼泪。卡扎因也是立马疼的倒抽口气,但是马上就咬紧牙关忍耐,能够跟小猫一起痛,对他来说反而是种解脱。

    伊莲很有次序性的环着林可欢的双乳作疏导,务必每次都从外缘直达乳头。随着一次又一次细密的箅过,林可欢的两侧浑圆都变的微红,布满交错的红道儿。两个乳头也先后泌出了少量深黄色的脓性乳汁。

    林可欢一直疼得浑身颤抖,一身一身的出冷汗,呜咽声让人不忍耳闻。卡扎因的胳膊早已经开始往下滴血,林可欢的牙尖深深嵌入他的肌肉里。卡扎因极力忍耐,纹丝不动。

    伊莲看到了效果,对于第二步治疗也感到满意,她俯下身子,张嘴就要含住林可欢的一侧乳头。卡扎因吃了一惊,忙用另一只手拦住了伊莲,问道:“你干什么?”

    伊莲抬起头说:“我要帮她吸奶,你看已经通开一些了,有少量的乳汁流下来,可这远远不够,必须要全部吸出来才行。”

    卡扎因毫不犹豫的说:“让我来。”他俯下头,小心的含住一只乳头,轻轻的吮吸,有些液体一滴一滴的慢慢落进嘴里,似乎还隐约带着甜味儿。伊莲在旁边说:“吸出来了吗?如果还是滴的慢,就用力些。吸出来的要吐掉,她堵了这么久,乳汁都不干净了。”

    林可欢这时松开了牙关,扭过脸庞,泪眼朦胧的近距离看着为自己吸奶的卡扎因。卡扎因一口都没吐,全部咽了下去。然后微微加大了吮吸的力气。林可欢又感觉到严重的疼痛,气恼之余,不管不顾的又扭头咬住了卡扎因的胳膊,只不过这次又换了个地方。

    卡扎因用点小力气吸,林可欢就使劲儿咬。卡扎因痛不可当,心里苦笑,嘴里却不敢放松。片刻后,终于觉得乳汁不再是滴落,而是比较顺了,这才松开乳头。果然,一股极小的淡黄色的细流从这侧乳头流下来,然后就是速的嘀嗒起来,顺着浑圆流到身上。

    卡扎因又去吸另一个乳头。十几分钟后,另一个乳头的情况也和这边差不多了。

    伊莲彻底松口气,一脸疲倦的说:“这样就好了。你尽量多帮她吸一吸,我明天再来。”

    卡扎因听她这么一说,才想起伊莲已经忙活了一整宿加一个早上,超过十几个小时了。他赶紧道谢,从袍子口袋里掏出一卷钞票,连数都没数就全递过去。伊莲大吃一惊,她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钱,下意识的就摇头,根本不敢接。

    卡扎因说:“你只管拿着好了,以后还要请你一直帮忙照顾她。”

    伊莲仍然摇头,卡扎因想了想,单手将钞票分开一半儿,递给伊莲。伊莲这才小心翼翼的接过来,一脸的感激。又嘱咐说:“千万别让她劳累,多让她休息。心情……也尽量保持愉。”

    卡扎因看着仍然咬住自己胳膊的小猫,终于露出第一个笑容:“好,我知道了。”

    伊莲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临走说道:“那我明天再来。”

    尖锐的疼痛已经消退,林可欢松开口,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卡扎因的怀里。卡扎因根本不看自己胳膊上的伤,只是用力搂住林可欢,内心是失而复得后的激动,他当时真的吓坏了,真怕就此永远的失去小猫。

    相比之下,林可欢却显得平静和淡漠,除了身体仍然不舒服外,她对面前这个男人也有些灰心了。在反复经历了磨难和痛楚之后,她觉得好累,发自内心的疲倦。

    卡扎因低头亲吻林可欢的脸颊,温柔的说:“还痛不痛?过两天就会好了,别害怕。”看见林可欢半天没反应,又说:“饿了吧?我让仆人给你端粥去,这两天先吃一点清淡的,好不好?”

    林可欢半天才说:“宝宝呢?我想见宝宝。”卡扎因马上说:“喝了粥,我就让人把宝宝抱过来。但是你看一会儿,就得乖乖睡觉。伊莲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还在生病,不能够劳累。我已经找到人看宝宝了,他被照顾的很好,长得很,你不用担心。”

    林可欢又掉下泪来,虚弱的说:“我要自己照看宝宝,我不累。”卡扎因抱紧她,语气坚决:“现在不行,等你彻底恢复健康再说。何况,你现在也不能喂奶,过两天再说。”

    林可欢又失望了,闭上眼睛不再理会卡扎因。卡扎因扬声对门口喊道:“把早饭拿过来放在门口,让大嫂把孩子抱过来。”

    林可欢倏的睁开眼睛,就要坐起来。卡扎因扶着她,将她撕破的前襟粗略的在胸前围拢,遮掩住胸口,让她靠坐在自己身前。林可欢也确实没有多少力气,只能依靠着卡扎因。

    仆人和大嫂先后到了,仆人把托盘依旧放在外间的地上,就退出门口守着。大嫂怀抱着小婴儿速走进内室。

    林可欢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伸出双臂探身向前,虽然又引发了胸部的疼痛,却咬牙忍住,不表现出丝毫的端倪。

    大嫂看着卡扎因,得到后者颔首后,把孩子递给了林可欢。

    林可欢紧紧抱住小宝贝,贴上自己的胸口,冷汗薄薄的沁满额头,她也顾不上了。只是一遍一遍细细的打量宝宝,再也舍不得调转视线。几天没见,宝宝又变样子了,长大了不少,小脸也长开了。看起来是刚刚睡足吃饱,心情很好的样子,乖乖的不哭也不闹,小圆眼睛虚看着前面,也不知道小脑袋里正想着什么。

    林可欢把脸贴上宝宝的小脸儿,孩子身上熟悉的奶香味儿立刻窜入鼻腔。林可欢的眼睛湿润了,闭上眼睛不断的深呼吸着,眼泪不知不觉的滴下来。

    大嫂也是自己生养着孩子的,看到林可欢现在这个样子,竟也觉得她好可怜,虽然她在听闻了传言之后,也是一度的愤怒于这个女人的不贞洁,但是,看到她受到的惩罚,尤其是不能与自己的骨肉团聚,不免也起了恻隐之心。

    卡扎因看着这一切,心里更不是滋味儿。现在再回头想想自己愤怒冲动之下,作出的惩罚决定竟是多么的残忍,更别说给小猫不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造成了多么大的痛苦和伤害。

    内疚之下,卡扎因动情的低头亲吻小猫的额头,希望可以安慰她,却意外发现小猫一直在出冷汗。

    卡扎因马上探手扶正林可欢的身体,圈过她重新半躺进自己的怀里。示意大嫂接回孩子。

    林可欢立刻睁开眼睛,就是不肯松手,眼泪汪汪的拒绝:“不要抱走他,不要抱走他。他是我的孩子,是我的。你放手,你放手。”随着自己胳膊的用力,牵扯到胸部的疼痛,忍不住皱眉,冷汗出的愈发多了。

    卡扎因马上说:“不抱走,不抱走,只是让她先帮你抱一会儿。你现在很疼,对不对?你不能再抱着他了,这样会影响你的身体。乖,我们先吃点东西。我保证,一直让你看到孩子。”

    林可欢仍然摇头,就是不撒手。卡扎因有点着急,只好威胁:“你要是不听话,身体恢复不了,我就再也不让你见孩子了。”

    林可欢一僵,咬住下唇,眼泪掉的更凶更急。卡扎因沉声说:“把孩子给大嫂。”

    大嫂又来抱,林可欢街了十几秒钟,慢慢松开了手。

Snap Time:2017-02-28 20:19:25  ExecTime: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