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作者:弦弄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  无法不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法不爱最新章节第71章(14-08-13)      第69章—第70章(14-08-13)      第68章(14-08-13)     

第67章


    林可欢放下胳膊,胸前是一跳一跳的钝性疼痛,再想抬手,竟然做不到了。她专注的一瞬不眨的牢牢盯住大嫂怀里的宝宝,对卡扎因在自己耳边说了什么,一点都没听进去。

    卡扎因轻轻把林可欢放倒,让她枕着枕头侧躺下,自己速起身很就把托盘端过来放在地桌上。里面果然是两碗白粥加着几样清淡小菜。

    卡扎因重新把林可欢扶起来,搂抱在怀里,然后舀起一勺粥喂给她。林可欢依然只是看着孩子,对他的动作无动于衷。

    卡扎因为了让小猫安心,吩咐大嫂说:“你也坐下来吧。离我们近点。”

    大嫂果然抱着孩子跪坐在俩人的旁边。林可欢又想抬手去摸摸小宝宝的小嫩手,可是胳膊稍微一动,她就疼得浑身一颤,胳膊旋即落回到身侧。

    卡扎因急道:“别动。又疼了吧?乖,先把身体养好,妈妈要是病倒了,还怎么照顾宝宝呢?”

    最后一句话倒是打动了林可欢,她依然看着孩子,却慢慢张嘴把勺子里的粥吃到嘴里。卡扎因松了口气,一口接一口喂着,中间穿插着小菜。很,粥碗见底。

    卡扎因又拿近另一碗,林可欢却摇头。卡扎因说:“那就等会儿再吃。”

    这时,小家伙开始哭闹起来,大嫂赶紧说:“可能是饿了,我去外间喂喂他。”

    林可欢的胸部也是胀痛不已,她挣扎着说:“让我喂,让我喂喂他。”卡扎因抱着她,安抚她说:“伊莲不是说,你的奶水堵在里面时间太长不干净了吗?万一宝宝吃了不舒服怎么办?明天你再喂他吧,好不好?”

    林可欢停止了挣扎,呆呆的看着兀自哭闹的宝宝,心疼不已,不再说一个字。卡扎因马上使个眼色给大嫂,大嫂走到外间迅速解开衣服给小婴儿哺乳。

    哭声马上就停止了,林可欢松口气,软软的靠在卡扎因的怀里,自己的胸口又开始疼痛,林可欢蹙眉,却不愿意当着卡扎因的面按揉它们,只是忍着。

    卡扎因却已经想到了什么,他分开林可欢的前襟,果然看到两个******又鼓胀坚挺着,乳头处嘀嗒不断。卡扎因说:“我再帮你吸吸,你忍着点,或者,你仍然咬着我吧。”说完就把右胳膊伸到林可欢的嘴边。

    林可欢脸色有点发红,偷看了一眼蜜色肌肤上两组深刻而狰狞带着干涸血迹的牙齿印儿,把头扭向了另一边。

    卡扎因知道小猫不好意思了,忍不住眼底有了些笑意,他俯低头,就如同早上做的那样,帮林可欢两侧******逐个吸奶。

    小婴儿显然比爸爸的速度,自己吃够了,就合上眼睛呼呼大睡。大嫂在内室门口无意看到里面的情景,一时也红了脸,依旧退出来,就坐在外间看着孩子。

    大约二十分钟后,才听见里间卡扎因的声音说:“好点了吗?还特别痛吗?这里好像还有硬块儿,明天让伊莲再疏通一下。”片刻后,传出林可欢的声音,却是在问外间的自己:“大嫂,宝宝吃饱了吗?”

    大嫂赶紧回答:“吃饱了,夫人。他已经睡着了。”林可欢马上说:“你把他抱进来吧。”大嫂刚站起来,就听卡扎因说:“你也先睡一觉吧,你太虚弱了,睡醒才许看他。”大嫂只好停下步子。

    林可欢从来没有这么坚持过:“我要看到他才睡得着。”卡扎因无奈,只好说:“大嫂,你把孩子抱进来吧。”

    熟睡的婴儿被轻轻放在了林可欢的身边,林可欢侧躺着,轻轻握着儿子的一只小手,就那么看着他。渐渐的抵挡不住沉重的睡意,慢慢闭上眼睛,沉入了梦乡。

    一直看着她们母子的卡扎因,这才从地桌边起身,悄悄走到外间,让大嫂进来把孩子抱走。然后自己也躺下来,小心的环上林可欢的腰,闭上了眼睛。他也实在累了,如今心情一踏实,很也睡着了。

    林可欢是在下午被胸部的胀痛痛醒的,她一睁眼没看到孩子,立刻大叫:“宝宝呢?宝宝呢?”就要挣扎着起来,却因为胸痛,又倒回去。

    卡扎因一下就惊醒了,赶紧抱住林可欢说:“别急别急,我们都太累了,我担心我们都睡着了,没人看着宝宝,就让大嫂先抱走了,你别急,我马上让她给你抱来就是了。”

    林可欢安静下来,下意识的托住自己的胸。卡扎因说:“又痛了?我帮你吸。”林可欢不置可否,放下手臂。卡扎因俯下头去……

    婴儿很就被抱来,但是一直在呼呼大睡,林可欢就侧躺着,看着宝贝儿子的睡相发呆。房间里只有大嫂坐在一边陪着她们母子,卡扎因安排林可欢躺下后,就暂时离开去见扎非。

    扎非正在自己的屋子里等着弟弟。卡扎因一进来就迫不及待的问:“那个混蛋开口没有?他是怎么说的?”

    扎非说:“他今天刚刚能张嘴把话说的清楚点,不过,又被我揍的一颗牙都不剩了。他说他从来没有碰过可可,因为可可一直都抗拒他,而他也不想勉强可可。不过,被我们痛打,他也不冤枉。因为那个混蛋居然欺骗可可,说我们都战死了,还让仆人谎称在总统府前见到了我们的人头。那个仆人自己也承认了,也被我暴打了一顿。”

    短短几句话,就让卡扎因变了脸色,虽然他早就愿意相信可可是清白的,却始终无法克服自己的猜忌,心里总盘绕着一个死结。他总觉得,可可如果真心爱自己,就不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接受奇洛照顾她们母子,她应该无论如何的都一心只等着自己回来。他现在才知道,这中间原来竟还有着这么大的一个误会,都是奇洛搞鬼,才让可可以为自己已经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想必,她是为孩子考虑才不得不接受奇洛的。

    卡扎因咬牙,紧握双拳扭头就走。扎非一把拉住他:“你干吗去?”卡扎因说:“我要亲手杀了那个混蛋。他害惨了可可了。”

    扎非没有松手,反而把卡扎因拉到地桌前坐下来。扎非说:“我也恨不得立马就宰了他。可是,你不想让可可认识到那个混蛋的真实面目吗?他如果死了,他干的那些勾当,就全都变成我们陷害他的了。那天可可的反应你也见到了,她还一直把那个混蛋当成大恩人呢,可可能相信我们说的吗?这次,我非要奇洛当着可可的面自己说出来不可,我倒要看看他自己还有没有脸面活下去。”

    卡扎因深深吐口气,心里依然堵的难受。他都做了什么啊?居然让可可受那么大罪。扎非说的都对,可是真相对可可而言难道不是另一种打击吗?他内心又陷入新的矛盾中了,到底要不要告诉可可呢?

    林可欢眼看着小婴儿在睡梦里都做出吮吸的动作,胸口又是一阵胀痛,下意识的就用手揉了揉。大嫂轻声的说:“是不是很痛?要不等他醒了,你喂喂他吧。”

    林可欢一直恼恨卡扎因抢走宝宝,对这个大嫂也没有好感,这半天,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这时忽然听到对方这么说,倒是吃了一惊,反而为自己不友好的态度有点不好意思。

    她抬头看了对方一眼,露出个淡淡的笑容,却很又有点苦涩的说:“我还是明天再喂他吧。”想了想,这个大嫂看起来心肠还不坏,于是又恳求的说:“大嫂,以后能不能请你多抱孩子过来。我……我说话……不管用……那个……如果不让我带宝宝,至少,你每天都过来,让我见到宝宝。”眼圈已然红了,声音哽咽起来。

    大嫂心里也是不忍,叹口气说:“其实,也不怪你家老爷心狠。实在是,你做的事……太不好了。你家老爷对你够好了,如果换成其他人家,那个女人早就会被处以‘石刑’了,可是,你家老爷丝毫都没为难你,看到你生病还急得什么似的。”

    林可欢一头雾水,自己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哦,是指她和奇洛在一起吗?可是自己明明是清白的。林可欢不想解释,只是好奇:“什么是石刑?”

    “就是被族人活活用石头砸死。”大嫂不以为然的说。

    林可欢毛骨悚然,完全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怎么……怎么……可以这么野蛮……残酷?”

    这回轮到大嫂惊讶了,野蛮?残酷?

    卡扎因正好打开大门走进外间,林可欢的话全都听到了。他走进内室,大嫂正要再说什么,卡扎因说:“大嫂,你先回去吧。”

    林可欢下意识的就抓紧了孩子的襁褓。大嫂果然靠过来想抱孩子,林可欢开始掉眼泪。

    卡扎因说:“今天你得好好休息。明天只要你能喂奶了,以后白天就不让孩子离开你了。但是如果你身体不恢复,你就别想带孩子。”

    大嫂抱走了宝宝,林可欢一直不舍的看着她们离开。

    卡扎因坐下来,撩开林可欢的衣襟,轻轻触摸她的双胸:“还疼不疼?这里还是有硬结啊。”

    林可欢闭上眼睛沉默着。

    卡扎因在林可欢的对面也侧躺下来,环住林可欢的腰。林可欢翻身背冲着卡扎因,卡扎因一点都不气恼,向前挪了挪,干脆从后面把林可欢搂进怀里。

    “小猫,怀着宝宝的时候,一定很辛苦吧。”卡扎因在她耳边说,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垂。

    林可欢不知道卡扎因怎么突然会问这个,难道还在试探自己和奇洛的关系吗?她想了想才说:“也不是很辛苦,那个时候,觉得宝宝是自己的希望,也就不觉得有多苦了。”

    卡扎因似乎极轻的叹口气,然后才说:“是我不好,我应该陪在你身边,亲眼看着儿子出生,好好照顾你们母子的。这样,你就可以少受很多苦了。”

    林可欢心里惊骇,他到底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自己已经见识过他太多残酷的一面,他到底在暗示什么?

    卡扎因沉默了片刻,林可欢心中益发的不安。想来想去,还是说清楚的好,林可欢轻轻的说:“我和奇洛医生是清白的。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并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卡扎因马上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相信你,一切都是奇洛的错。”林可欢摇摇头:“奇洛医生是个好人,你不要误会他。”随即神色就黯淡下来,淡淡的说:“我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反正人已经死了。是我害死了他。”再不开口了。

    卡扎因又叹口气,只是紧紧搂住林可欢,也没有再说什么。

    晚饭后,卡扎因又帮林可欢吸了一次奶,林可欢觉得胸部轻松多了,胳膊也能抬起来了,真的是大有起色。

    时间渐晚,卡扎因让小猫躺好,自己起身离开。林可欢听到木门关闭的声音,全身放松下来,闭上了眼睛。早点睡着吧,明天就可以见到宝宝了。

    几分钟后,木门却又被打开了,卡扎因竟然端着木盆走进来。林可欢诧异的看着他,卡扎因微笑着帮她褪下裙子,将毛巾浸湿拧干,然后温柔的帮她擦脸,擦拭脖子,然后是前胸、手臂和后背。最后又换了一盆水和毛巾,帮她擦拭下身和双腿双脚。

    汗腻腻的身子一下就清爽多了,林可欢虽然很舒服,心里却是更加疑惑。是卡扎因看到自己生病而内疚了吗?卡扎因又找出干净的新裙子给林可欢换上,然后说道:“等我一下。”

    几分钟后,卡扎因也神清气爽的换了一件长袍回来,拥住林可欢说:“睡吧。夜里要是胸胀的难受,就叫我。”

    林可欢满腹疑问,却无法问出口,只能任由他搂着,直到俩人昏昏睡去。

Snap Time:2017-12-13 15:25:02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