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的秘密》全文阅读

作者:安知晓  仲夏夜的秘密最新章节  仲夏夜的秘密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仲夏夜的秘密最新章节乔东林我爱你(14-08-19)      不要离婚(14-08-19)      救赎(14-08-19)     

乔东林我爱你


    顾玥点点头,坐在一旁的白色躺椅上,揉揉额头,“不好意思,昨晚喝高了。”

    “没事,难得一次,或许我这辈子就看到你醉这么一次。”

    顾玥尴尬地低着头,不知道是羞愧,还是不好意思,脸颊酡红,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我昨晚没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吧?”

    “说你爱我,算不算乱七八糟的话?”乔东林淡定地反问。

    顾玥瞪圆了眼睛,吓得脸色煞白,看着乔东林无比认真的神色,顾玥忐忑不安地低下头,勉强安抚自己乱跳的心脏,“不可能吧!”

    乔东林提在嗓门的心,差点破碎,他已不是第一次体会到类似的痛苦,却依然执着于自虐。她回答得这么肯定,想必心中对他并没有一点感情。

    否则,至少会犹豫吧。

    他还需要自取其辱吗?

    原本想等她醒来,他们谈一谈,看来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乔东林转身回房间,顾玥一个人在阳台上,不知所措,她昨晚真的说爱他?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乔东林又不像是开玩笑,她心乱如麻。

    出去逛了一圈,吃过午饭,顾玥就想窝着在小别墅看书,听歌,晒太阳,哪儿都不想去,乔东林租了一套滑雪工具,上山去滑雪了。

    顾玥是很会享受的人,哪怕心情不佳,她也泡着一壶伯爵茶,让人送来一些甜品,她一边看书,一边喝下午茶,湖光十色,宁静又祥和。

    倏然,她感觉有些震动,并不是特别的明显,桌子上的茶杯轻轻地晃动,溅出少许茶水,顾玥放下书本,再仔细感觉,这股震动又消失了。

    再过一会儿,这股震动又来了,这一次的震动要更大一些,她整个人都晃动起来,有些头昏眼花,顾玥的心脏像是跑完一千米似的。

    地震了?

    接着是一阵猛烈的晃动,顾玥慌忙跑出小别墅,不少人已经从房子里出来,都站在空地上,惊恐地讨论着什么,德语她又听不懂,只觉得十分嘈杂,耳朵嗡嗡嗡地响起来。接着,顾玥看到了自己生平最震惊的一幕,远处的雪山仿佛在摇动,灿烂的阳光照射下,雪山发射出刺人的光,接着崩塌。

    地面总算停止了晃动,有几名滑雪回来的人一边跑一边惊魂不定地喊,雪崩了,雪崩了。fQxsw.CoM

    一名白人少女大喊着好多游客被压在雪山下,已有人打电话报警,顾玥脑海一片空白,她的世界像是刚刚看到的场景一样,全数崩塌。

    乔东林……

    顾玥迎着人群跑,一路过来,全是山上逃下来的旅人,她就像被扔在汪洋中逆浪而行,手脚都在发软,这条路显得分外漫长。漫长到她以为一辈子都不会结束,煎熬永远不会停止。

    人群慢慢少了,一名男人拉着顾玥用英语告诉她正在雪崩,形式很严重,不要再往上跑,顾玥挣脱了他,“我丈夫在山上。”

    她跑上半山腰,雪崩似乎停止了,有一群男男女女正在聚集,有人受了伤,无法行走,正在安全的区域里休息,等待救援。有两个人被掩埋在雪堆里,其他人正想办法挖开积雪。

    顾玥抓着一名女子形容乔东林的样子,问她有没有看到,女子摇头,顾玥又问了另外几个人,来这里度假的几乎都是欧洲人,乔东林的东方面孔应该很显然,顾玥问了几遍,都没人知道乔东林的下落。她着急起来,想要雪崩深处去,被两名男女拦住。顾玥又急又慌,手脚并用推开他们,凶悍得如一只母老虎,刚挣脱他们,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仿佛天籁一样从昏沉的天地中传来。

    “顾玥!”

    顾玥慌忙转身,只见乔东林站在人群外,穿着滑雪服,苍茫天地间,他像是一尊神祗立于她面前,玉树临风,气势逼人,像是一道阳光破开阴霾,照亮她的世界。

    她莫名地落了泪,委屈又难过,笑容比哭泣还难看,她知道她的样子一定很傻。

    “过来!”

    顾玥哭着奔跑过去,抱住他,已然崩塌的世界一砖一瓦恢复原样,更加璀璨,乔东林紧紧地抱着她,亲吻她的发丝,声音轻柔而心疼,“别怕,没事的。”

    她拼命地点头,却不敢放开他,害怕一放开他,她又陷入这种恐慌中,顾玥从未如此害怕失去一个人,如此靠近生死,她才发现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她爱他!

    在这场复仇的盛宴里,她赔上自己的一颗心。

    “对不起,东林,对不起!”顾玥说,“请你原谅我,请你原谅我。”

    乔东林内心相当的复杂,他很意外会在这里看到顾玥,雪崩的时候,他正好准备下山,躲过一劫,雪崩后,他留在这里帮助那些被困住的人。听到熟悉的声音,他还有些疑惑,这不可能是顾玥的声音吧,他从未听过顾玥如此歇斯底里的尖叫,没想到一转头,发现了她发狂的一幕。

    承认吧,乔东林,那一刻,你是那么的开心,仿佛他长久以来小心翼翼地渴望的东西,总算缓缓飘落在他手心里,只要他愿意就能紧紧地握在手里。

    幸福来得那么突然,措手不及!

    “对不起什么?”他听到自己克制的声音。

    “所有的一切。”顾玥擦了擦眼泪,认真地说,“我对你所做的一切,我很抱歉,过去的事情我已经无法挽回了……我……我对你所造成的伤害,我也很抱歉。可是,我们不要离婚好不好,我不想离婚,再给我一次机会。”

    她本以为,说出这些话会很困难,没想到会那么简单。

    那种彷徨,恐惧,绝望的滋味,一辈子又两次就够了,她再也不想再尝试第三次。

    乔东林轻柔地擦拭她的眼泪,“为什么?”

    一句我爱你,卡在咽喉中,无法说出口,在她给予她那么多伤害后,再说爱他,她自己都觉得很可笑。

    “愧疚吗?”乔东林问,释然一笑,“你不必觉得愧疚,我已经打算原谅你,所以,你也不必觉得愧疚,顾玥,我已经厌烦去猜测你的心。”

    她嘴巴张了张,眼泪不断地往下掉。

    乔东林说,“你先回去吧,我去帮那些受困的人。”

    顾玥眼睁睁地看着他越走越远,绝望无限地放大,他就这么走出她的生命里,再也没办法回来了吗?

    “乔东林,我爱你!”顾玥大声地喊出这句话,眼泪簇簇而下,她所有的委屈和渴望,都凝聚在一句话,“请你原谅我!”

    乔东林回身,英俊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分外刺人,他微笑地张开双手,“我以为这辈子都听不到这句话。”

    顾玥如一只乐的小鸟飞奔过去,再一次紧紧地抱着他。

    乔东林深深地吻住她的唇。

    “我已经不相信爱。”乔东林说,“可我愿意相信你。”

    顾玥觉得这是她最充实的一天,表了爱,被所爱的人原谅,帮着被困的人群脱离危险,陪着受伤的人等待救援,接受了来自欧洲各地朋友们的祝福。

    她感谢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让她勇敢地抓住了他。

    回到小别墅,脱下了滑雪服,顾玥才发现乔东林手臂上有一道口子,划得并不深,伤口也不再流血,她拿着棉签帮他消毒,再略微包扎起来以防感染。

    身边的人,分明还是那个人,可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一颦一笑都充满了幸福,充满了心有灵犀,不再有悲伤,也不再有猜疑。

    不需要任何语言,语言可以捏造,幸福的感觉却不能捏造。

    再一次抱着她,亲吻着她的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乔东林在她耳边倾吐爱语,温柔如水,仿佛要洗刷上一次给她带来的阴影,顾玥抱紧了他,第一次在他身下体会到作为女人的乐。以前她总觉得厌烦和冗长,希望些敷衍了事,他能放过自己,如今才能体会到水如交融的乐。

    这才是他们实际意义上的蜜月期。

    一起游玩,一起做彼此喜欢做的事情,哪怕是一起晒太阳,看书,跑步,心中也充满了乐。雪崩后封了山,没能去滑雪,乔东林略微觉得遗憾。顾玥对滑雪兴趣并不大,感触并不多,于她而言,在咖啡厅看书,和一些来自其他地方的青年们聊彼此的故事,也能说上一整天。

    顾玥在小镇上乐不思蜀,乔东林也没提议再去别地逛一逛的想法,一切以老婆的乐为主,这种完全放松的生活,他也很享受。

    十天的旅行,被乔东林延长了。

    乔菲菲已经打电话过来催他们回国,乔东林和顾玥商量好,预订了回程的机票。人在异国,除了他们,没有烦恼,没有那些家仇恩怨,他们乐而幸福。乔菲菲一个电话,提醒了顾玥一些她无法避免的烦心事。

    “妈会原谅我吗?”顾玥不安地问。

    “放心,一切有我呢。”乔东林安慰着她,“我妈很明白事理,当年她是爱子心切,做错了事情,然而,那是每一位母亲都会做的事情,顾玥,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也释怀吧,别再记恨她,记恨我哥,好吗?”

Snap Time:2017-10-20 15:11:21  ExecTime: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