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丫头火辣辣》全文阅读

作者:齐成琨  纯情丫头火辣辣最新章节  纯情丫头火辣辣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纯情丫头火辣辣最新章节第548章大结局(14-09-15)      第547章我回来了(14-09-15)      第546章我们可以在一起了(14-09-15)     

第546章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第1026章:

    速开启了那瓶红酒,待他刚要倒入两个高脚杯时……

    “我来倒酒吧!”站在一旁的亚瑟斯,抢险一步夺过了红酒。

    冰夜那张冷峻的脸霎时沉了下来……

    “亚瑟斯,你是怕我们亚斯兰国的冰夜将军在酒里下毒么?不过,你倒酒也好,也排除了我的嫌疑了。”瑶瑶双手背在身后,微笑的说着。

    “女王殿下,您多心了,我就是怕冰夜将军累到而已。”

    累到?

    倒个酒还能累到??这分明就是怕冰夜下毒呗。

    瑶瑶也没有多说什么,看着亚瑟斯倒完了两杯酒。随后将两个酒杯递交给了到了K跟瑶瑶的手中。

    “亲爱的,干杯。”

    “干……杯……”话落,瑶瑶的手腕跟K的手腕缠绕在一起,在缓缓的饮下杯中红酒的那一刻,她的嘴角似有似无的挑起了一抹阴冷的笑容……

    “好了,礼成了。现在你兰朵是我K的妻子了。最起码……这刻是!”

    什么叫这刻是??

    看着K那双深不可测的蓝眸,瑶瑶疑惑的皱了皱眉,但没有多问什么,微笑的点了点头:“是啊,是啊。”

    “那我们走吧。”当K刚要伸手去拉瑶瑶的手时。

    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去哪啊?”

    “你说呢?”

    “洞房么???”瑶瑶故作不解的双手背在身后:“我很好奇,K你有命跟我洞房么?!!”

    “你在说什么?!!”站在一旁的亚瑟斯愤怒的瞪起双眼。

    下一秒……

    “噗。”一口鲜血从K的口中吐出。

    亚瑟斯大惊失色的扭过头:“殿下?殿下,您怎么了??”黝黑的肤色透露着惶惶不安的神情。“是酒么??是那杯酒么??不可能啊,那杯酒是我倒的,他们不可能在酒中加了毒药啊。”

    “呵……”这时,K的嘴角隐隐的挑起一抹邪笑,他抬起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亚瑟斯,你注定玩不过兰朵的脑子的,她怎么可能会笨到叫冰夜下毒呢?只怕……毒早就已经抹在了……杯子上了吧?”

    好聪明!!!

    K……真的太聪明了!!

    尽管,瑶瑶已经占据了上风,可她还是不免为K的智慧所惊艳到了。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两个杯子是我递交出去的。她怎么可能会知道哪个杯子有毒,哪个杯子没毒????”亚瑟斯仍旧觉得这件事很是不可思议。

    但K显然是知道一切的……“她在两个杯子上都抹了毒。但由于她服食过DH5的药物,所以已经百毒不侵了,是吧?兰朵。”蓝眸投向了瑶瑶。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扑通’飞速的加跳动了起来。

    ‘好了,礼成了。现在你兰朵是我K的妻子了。最起码……这刻是!’

    ‘最起码……这刻是……’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是什么意思?!!

    K已经知道……杯子上有毒的……事情了么?

    “你……你明知道有毒,还……还喝下了那杯酒么?”一句试探性的话语落下。

    亚瑟斯猛地瞪大了双眼……‘我要是叫她跟我走,她也不会走;反正,我只是想看看她为了我穿婚纱的样子而已,所以……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殿下,您为什么这样做啊?”

    “为什么?”K那双深邃的蓝眸再度投向了瑶瑶……“你也很好奇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吧?”

    沉默。瑶瑶的身体紧张的发起了抖,或许是因为愧疚,或许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她既想知道真相,又好怕知道……

    “你4岁的时候,我想杀了你,又想把你留在我身边,这一等就是14年。你终于长大,足以做我新娘的时候,你又走了。我这一等……又是五年。14年,又5年。我已经不想等了……”

    “尽管,你答应嫁给我。可当我感觉到你在酒里下了毒的时候,我知道,就算我踹戳你,不知道你又会叫我等多久。”

    “时间这种东西真的可怕。要是在等下去……我宁愿……选择……唔……死亡。”一口鲜血从唇缝间溢出。

    K痛苦的捂着胸口,狰狞的笑着:“兰朵,今天这场婚礼对我来说,已经够了,已经可以了。最起码,我会在你的心理留下一个深深的烙印,尽管……是恨。但……足……以……”最后的两个字是K卯足力气说出来的,他说完便闭起双眸身体渐渐地的在了地上。

    “殿下!!!!”亚瑟斯痛苦的嘶吼着,扭脸速看向了瑶瑶:“兰朵,你这个贱*人,去死吧!!”他刚要掏出口袋内的枪。

    冰夜抢先一步,以飞的速度抵达他的面前,从他的口中把抢夺了过去。一并用抢指着亚瑟斯的头。

    见已经没有报仇的希望,亚瑟斯的双拳死死的握起:“兰朵,从以前我就领教过你的恶毒,现在也是如此。殿下对你那么好,那么的爱你,你竟然忍心毒死殿下??!!”

    瑶瑶静静的看着眼前咆哮的亚瑟斯,缓缓的垂下眼帘:“呵……对,我阴毒。你可以说我阴毒。但是!!比起阴毒,我比的过K???”

    “对,我承认他救过我的命,可是……他却逼我吸毒,之后利用毒品控制我。在把我一脚踹开,叫我丢人!”

    “我不想与他在一起,他却用我全家的生命来威胁我,逼迫我。我只能离开!”

    “现在,他又用我亚斯兰国子民的性命来威胁我。还杀掉了寺里所有的人。你叫我如何选择?嗯?!!难道我亚斯兰国的子民竟比不过K的一条性命么?!!!”

    “而且……K说过他不爱我的,不爱的!!!”

    “白痴!愚蠢!!”亚瑟斯恶狠狠的瞪着瑶瑶。

    “你……你说什么?”

    “亏殿下一直夸奖你聪明。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愚蠢的女人罢了!!!兰朵,你以为你为什么能在4岁的时候那么平安的活到了18岁?”

    听着亚瑟斯的质问,瑶瑶愣了下神:“那是因为我养父修改了我的个人资料!”

    “哈!!!我怎么没发现恶毒的兰朵殿下会如此的单纯?你以为你养父修改了你的资料曾凯瑞也找不到你了么???是我们家殿下,我们家殿下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你啊!!你这个愚蠢的女人!!!”

    K……

    在暗中,一直保护着她?这一保护就是……14年么???

    第1027章:

    “我在告诉你一个事实兰朵。都传言,我家殿下亲手杀死了他的父亲,查理斯公爵。现在,我可以回答你,是的!殿下就是亲手杀了查理斯公爵。但你知道为什么么?就因为,查理斯是当年迫害你流落在中国的参与者之一!”

    “另外两个是曾凯瑞跟你的奶奶。殿下没办法对付他们,只能看着御傲天跟曾凯瑞内斗,最终由御傲天杀死了曾凯瑞;而安排曾晴继承皇位,去亲手对付死了你的奶奶。”

    什……么?

    什么?!!!

    听着亚瑟斯一句句咆哮的吼声,瑶瑶微张起嘴巴。

    亚瑟斯说的都是事实么?

    是……是的!!

    难怪她一直好奇,K为什么要扮演蓝优逗留在曾凯瑞的身边,原来只是为了暗中加曾凯瑞的死亡罢了。

    难怪她一直好奇,像女王奶奶那么厉害的角色,以曾晴的年岁怎么可以轻易把她弄死,只怕也是K在暗中指点迷津的吧??

    K……

    到底下了怎么样的一盘棋??

    从她4岁起,K就为了给她报仇,酝酿了这一切么?

    “兰朵,我在告诉你一个事实吧。殿下的确是逼你吸毒。但是,我知道,殿下一定也很后悔这个举动。可殿下的性格如此,他不会表露出后悔的。只得把你从天空之城带出来,想通过黑炎龙的手帮你戒毒。”

    “但,谁知道黑炎龙并没有帮你戒毒,反而帮你吸毒。无奈之下,殿下只能向中方的政府检举你,利用御傲天的手来亲自帮你戒毒!他知道,御傲天绝对不会放任着你不管,也知道,御傲天一定有办法帮你戒毒。”

    “不过……”亚瑟斯话说到这,伤感的看向了躺在地上的K:“我觉得殿下做的最错的就是,对你产生了仁慈之心,如果他没想过帮你戒毒,把你永远的留在天空之城,或许,他不会苦等五年,也不会有今天!”

    沉默。

    瑶瑶睁着大眼睛垂下头,不发一言。内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拧着似的,有些酸,又有些痛。

    才明白,为什么K会突然翻脸不认人,不给她钱,不给她提供毒品,逼着她离开天空之城。原来……一切是因为……

    “你说,殿下用你的家人威胁你,我不否认;你又说,殿下杀害了你们亚斯兰国寺里的所有和尚。但你记得不记得,你在亚斯兰国被罚面壁的时候,那些和尚是怎么害你的???殿下,不过是为你出了当年的那口气而已!”

    “你说,殿下不爱你。殿下爱你不爱你,我知道!只是……就连我也无法否认,殿下某些方面,的确表现的太过于没有人情味,的确太过于冷血。可那是因为……从未有人告诉过殿下,爱,到底是什么;什么到底是爱,你可知道,殿下曾经生活在怎么样的环境中呢?!!”

    在五年前的时候,瑶瑶在天空之城生活的那段时间,见过K的生母。只不过,那个讲述K母亲故事的女佣,所说的一切都是假话罢了!

    当年,K的母亲已经嫁给了查理斯公爵,可婚后没多久,她就恋上了别人,并与之偷情还怀了K。

    这一切,查理斯公爵并不知道,直至K的出生,查理斯公爵一下就看出K并非自己的亲生儿子,意图与K的生母离婚。

    但……

    K的生母天生贪恋权贵,怎能与查理斯公爵离婚?二人就这样凑合的生活着。不出半年的时间,查理斯公爵就有了外遇,那小三亲自上门找了K生母的麻烦,并把K的生母弄至毁容。

    这一下子,K的生母就更加不得宠了,查理斯公爵也不可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如此的丑陋,便把K的生母与年幼的K一起关入了类似于一个冷宫的地方。

    在那里,K的生母郁郁寡欢,神智一天不如一天,她将内心所有的怒火全部发泄给了K。认为是K的出生才带给她一切的不幸。

    就这样,K在3岁前几乎都过着被生母虐待的日子。

    差不多在K3岁左右的时候,查理斯想起了他们母子,并发现K无论从智慧以及外貌上都异于常人,就将K接出了那个冷宫。

    可查理斯并没有把K当成亲生儿子来抚养,K所过的生活依旧如跟随着母亲一样,只要查理斯有任何不顺心,就会拿K来出气,不断的虐待与殴打。

    可以说8岁以前的K都是活在无底洞之中,一直在地狱之内。

    到了他差不多10岁左右的时候,成长以及发育各方面都如同成年人一般。一次查理斯带着朋友前来家里开派对,醉酒的朋友把K当成了女人,几个成年人一同将K轮*奸,戏耍。

    那一下子K的本就略微有些黑暗的性格彻底跌入了黑暗之中,在也没有人能将他救赎……

    直至,他12岁的时候在亚斯兰国与兰朵相遇,兰朵将他救下,他才稍稍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温暖……

    亚瑟斯将K的成长经历一一告诉了瑶瑶。

    瑶瑶起初是不能接受的,可是……联想K的种种性情以及办事的态度,她或许早就应该猜到,这个男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是死去的,毫无灵魂的人了……

    “试想一下,如果殿下所处的环境不是那样的环境,今天的殿下也不是这个样子!我追随了殿下20几年,一直在渴望谁能交给殿下什么才是爱!没有!没有一个人告诉过殿下该如何爱,该如何对待自己的朋友,对待自己的家人,对待自己的爱人!!”亚瑟斯情绪激动的大吼着。

    瑶瑶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她该说什么?又能说什么呢?

    试想一下,如果她也一直在亚斯兰国生活,没有遇见养母、养父,她今天的样子可能比K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因为,那个时候,也不曾有人告诉过兰朵,该如何去爱!什么才是爱!

    “亚瑟斯,你可以教给K如何去爱的。”半晌,瑶瑶双手背在身后,淡淡的开了口。

    亚瑟斯猛地瞪大了眼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眼帘下垂……“K没有死……”

    “兰朵!!!”冰夜低吼一声。

    瑶瑶马上止住了他的话:“亚瑟斯,K服食的只是一种毒药罢了,这种毒药是有解药的。”

    “给我解药!”

    “解药,我会不会给你,取决于你跟我接下来的交易。”

    第1028章:

    “交易?”亚瑟斯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反正,一直都是你来扮演K的角色,所以,你要是要求那些联军撤兵,他们应该会听你的吧?一旦你与我亚斯兰国签署了和平协议,并且承诺20年免战,我将马上给你解药,如何!!”

    对于亚瑟斯来说,没有任何的东西比得过K的生命。“可以,我马上就叫他们撤兵!”

    “稍等一下……”瑶瑶一步拦截住了亚瑟斯的去路。“我的解药的确可以救活K,但有一种,我必须提前告诉你。”

    “什么?”

    “K就算苏醒,也会失去所有的记忆!!你必须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失去记忆?!亚瑟斯的目光渐渐投向了K的方向……

    殿下从小到大都活在黑暗之中,这一次失去记忆,就等于给了他重生的机会,何尝又不是一件好事呢?“谢谢你,兰朵殿下。接下来……我一定会慢慢叫殿下知道,爱……是什么!”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冰夜一步上前:“兰朵,你就不怕K万一哪天恢复记忆之后,在来找你麻烦么?!”

    “夜。你知道么,当我恢复起小时候记忆的时候,我想起自己的种种恶性,我多怕日后还会恢复以前的样子。可后来,我发现……我的心中已经充满了爱了,已经变不回原来的样子了。”

    “K的命运,与我没有任何差别。都是在无爱的环境下成长,不知道爱是什么。现在,有一次给予他重生的机会,就算他某一天想起了一切,已经有了爱的他,也不会变回原来的样子的。”

    淡淡的话语落下,瑶瑶缓步走到了K的面前,蹲下身,小手逐渐的抚上了K冰冷的脸……“谢谢你,这几年来为我所做的一切,你带给我的痛苦也好,还是关怀也好,希望,随着你的苏醒,一切都随风而去吧,好好感受……你未来的生活。期盼你能在这美好的世界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爱……”

    “再见了。K……”

    ‘下面本台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三天前,英方副首相查理斯K先生发表了停止搜寻英方失踪客机的消息,现今停泊在亚斯兰国海域的船只已经在慢慢撤离。据国际新闻方透露,似乎英方与亚斯兰国方签署了一份秘密合约,至于合约内容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国务院内,御傲天看着电视上播报的新闻,挑唇笑了起来:“看来问题已经解决了。”他歪了歪脑袋,刚要掏出电话给瑶瑶打过去,谁知……

    ‘叩叩叩’敲门声传来。

    御傲天收起了电话,冷冷道:“请进。”

    “御副首相,刚刚外交部接到了亚斯兰国内阁大臣的电话,说亚斯兰国女王兰朵殿下意图三日后访问我国,并想召开一个演讲座谈。”

    “……”这女人搞什么呢?想来中国为什么不跟他说?直接联系什么外交部啊,而且,还那么大张旗鼓的过来??“行了,我知道了。马上安排迎接吧。”

    “是……”

    待手下离开,御傲天赶忙给瑶瑶拨打了电话……

    谁知,电话‘嘟嘟嘟’的响了好几声,就是没人接听。无奈之下,他又打给了冰夜。

    “冰夜,瑶瑶呢?”

    “抱歉,她现在正在处理正是,可能不方便接你的电话。有什么事么?”

    “……”这都几点了?还在处理政事?就算处理政事,连接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么?他是中方的副首相,第一掌权人,都有功夫给她打电话,她就没功夫接电话?“没事了,我在给她打吧。”

    “嗯……”

    挂断了冰夜的电话。御傲天不一会儿就回了家。

    现在,他的专职任务就是……

    “爸爸!!!你回来啦……”

    带孩子……

    瑶瑶把小小撇给了他,已经一个多月了。他每天除了要忙活公事以外,就是带孩子了。马上就要成为一个专职奶爸了。

    “小小,今天在幼儿园开心么?”

    “嗯嗯,好开心哟……同学们还总问我,我的爸爸是干什么的呢。”小家伙不安分的爬到了御傲天的大腿上。

    他瞥了眼怀中的儿子:“那你跟他们说了,爸爸是干什么的了么?”

    “嗯嗯,说了,说了。”

    “那爸爸是干什么的?”

    “是电视明星!!”

    “……”无奈了。从把儿子送入幼儿园后,御傲天就没告诉过儿子是干什么的。却不想,儿子竟然以为自己是电视明星?!

    其实,这也是因为小小老在电视上看到御傲天的缘故,他起初只知道御傲天很有钱,后来御傲天老出现在电视上,他就觉得爸爸应该是个大明星了。

    “嘿嘿,我真没想到,我的爸爸会是个大明星。”

    呵……

    算了,大明星就大明星吧,也总比叫儿子知道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好。御傲天向来不主张叫儿子活在自己的保护屏下,渴望儿子能靠着自己的能力成长。

    “小小,你先自己玩。爸爸去给你妈妈打个电话。”

    “妈妈?”小小疑惑的歪了歪脑袋:“爸爸……都那么久了,妈妈都没出现过,妈妈是不是真想把你丢给你,就消失了。”

    “怎么可能啊?!!你妈妈怎么舍得丢下我!!!”御傲天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主要,他也觉得……瑶瑶有种要抛弃他们父子的感觉了。

    “切……可是,妈妈都不理你的。我一点也没看出来妈妈不舍得你啊……”

    “!!!!自己玩你的玩具吧!!”御傲天‘蹬蹬瞪’跑上了楼,紧张的拿出了电话给瑶瑶打了过去。

    关机……

    关机……

    还是关机!

    御傲天越琢磨越变扭,不会……他真的要被瑶瑶抛弃了吧?!!

    三天后。

    首都机场被封锁,国防部出动了一个师的人进行守卫。

    早早的御傲天就亲临了机场准备迎接亚斯兰国女王的抵达。

    “御副首相,您没必要亲自来吧?就算来,也不用那么早就抵达机场吧?”本该是负责这次接洽的外交部部长一脸的疑惑。

    陪同人员林理事长也是一脑门子的外号。

    副首相有副首相的任务,哪里需要亲自现身机场来接待外宾?何况,还是早了N多个小时抵达。

    御傲天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言。

    那群人哪里会知道,他亲自现身也好、提前抵达也好,所要接的人根本就是他的女朋友!!

    连续三天的时间,御傲天就像是疯了似的给瑶瑶打电话,可是无论怎么样都联系不到她。弄的御傲天的精神无比的萎靡。

    这下子……

    这个时时刻刻都像是断了线风筝般的男人也彻彻底底的感受了一把被人冷落的滋味了。

    第1029章:

    ‘嘟嘟嘟……’天空传来了直升机的响声。

    御傲天那低迷的情绪一下子就回复了过来,整个人不顾形象的跑去了停机坪。

    “御副首相!!?”

    “御副首相??”那些随行人员只得一头雾水的跟在他身后跑着。

    抵达停机坪。

    亚斯兰国的专用飞机缓缓降落着,十几驾军用护卫直升机也随同降落。

    ‘砰砰砰’御傲天的心脏莫名的加速跳动了起来,昂着头,目视着飞机的降落。

    随着机舱门打开,十几名亚斯兰国护卫率先冲了出来护驾。接踵而至的,瑶瑶身着一袭白衣头戴礼貌缓缓地的现身在了御傲天的视线内……

    “那个女孩???”站在御傲天身旁的林理事长在见到瑶瑶的那一刻总觉得,她有些眼熟。好像与御傲天办公桌上所摆放的那张少女照片的外貌有些相似。

    林理事长凝神的看着缓缓走下阶梯的瑶瑶,余光瞥了眼御傲天。

    当他看到御傲天挂在脸上那迷醉的笑容时,他可以肯定……只怕,这个亚斯兰国的女王就是御傲天桌上所摆放的那张照片的本人,只不过,当年的青涩少女现如今已经长大了而已!

    “御副首相,劳烦您亲自过来迎接,真是我的荣幸。”瑶瑶缓步走到了御傲天的面前,以最得体的社交礼仪冲他惊鸿一笑。

    可御傲天那含在眼中的期待光芒却渐渐逝去,他不喜欢这样跟自己打招呼的瑶瑶!“兰朵殿下你客气了。你的酒店我已经安排完毕,请跟我来吧。”

    “多谢。”

    一行人离开了机场,坐上了专属的贵宾车向着瑶瑶临时下榻的酒店驶去了。

    一路上,御傲天跟瑶瑶面对而坐,可是却没有丝毫的交流。御傲天沉默着,瑶瑶也沉默着。

    终于抵达了酒店。酒店的董事长亲自给瑶瑶安排好了房间后……

    “你们都先离开吧,我有些事要和兰朵殿下交流。”御傲天站在瑶瑶的房门口,命令着自己的手下。

    刚进入房间的瑶瑶眼珠一转:“御副首相,不如你也回去……”不等她这话说完。

    御傲天也不顾旁人的眼光了,一把就将她推入了房间内,随后‘砰’的一声将门反锁上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当女王当爽了是么??”

    看着御傲天那咆哮的样子,她就知道这家伙会发火。“真的挺爽的。”

    “你别忘记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

    “呃……我没忘记啊。”

    “没忘记?这几天我找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或许给我回个电话?!!”御傲天知道,瑶瑶前段时间一定非常的忙,所以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况且,他也不是一个粘人的男人,结果,好不容易看到了电视上的消息给她打一个过去,结果……

    “我忙啊……”

    “忙???忙是借口么??你心里还有我么?!!”

    “喂!!我怎么没发现,你现在怎么变得那么粘人啊?!!”

    粘人?

    粘人……

    在听到这个词语的那一瞬间,御傲天的心都要碎了。记得这种词语都是他跟别人在说吧?

    他脸色阴沉的坐在床头。

    瑶瑶就那样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

    御傲天咬着后糟牙,拳头紧紧的握起:“先走了。”起身,就要离开。

    见此,她深知自己的玩笑开大了,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嘿嘿……我跟你开玩笑呢。”

    “开玩笑?玩笑有这么开的么?!!”

    “傲天!”瑶瑶垂下了眼帘,无奈的撇了撇嘴:“我只是想叫你感受一下,被人觉得烦的滋味。明明你以前……”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御傲天一下子就看出这丫头又在报复他了。“行,我服了!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不懂的尊重女人,不懂得关心别人,不懂的如何去爱一个人。但现在……我已经都了解了,也知道了!”

    如果说,在日本牛郎店的初遇,是御傲天最猖狂、也是最阴暗的时候。那么他们2年后的相遇,御傲天已经稍稍好了一些。可是仍旧是不了解爱是什么。

    然而随着时间的洗礼,他慢慢的为因这个小东西的一举一动而关注、而心跳,最后仅此一句对瑶瑶有感觉来表达这份感情,仍旧是不够的。

    回顾五年前,如果瑶瑶没离开,御傲天也没设计了那个局跟戚歆儿假结婚,他跟瑶瑶可能会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但……

    他们的结果未必会是好的。

    因为五年前的御傲天仍旧不懂的思念一个人的痛苦,也不懂的珍惜是什么。

    可是五年的时间,五年的等待,五年的煎熬。就算御傲天是个铁石心肠,他也已经了解了‘珍惜’二字的真正含义。

    不得不说……

    总有句话叫退一步海阔天空,瑶瑶离开的五年就等于退了一大步。这一大步所换来的就是御傲天的珍惜与在乎。

    现在的瑶瑶基本可以把御傲天‘玩弄’于鼓掌之中了。

    那个曾经认为自己永远都掌控不了这个男人的少女,悬浮的心这下子也算是落了地了。

    她能感觉的到,御傲天已经可以给与她十足的安全感了!

    “傲天,谢谢你……”说着,瑶瑶踮起脚尖,唇轻轻的落在了他的唇上。

    这一句谢谢,御傲天似乎并不了解这个满是鬼心思的女人想表达什么。

    或许,连瑶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吧。

    都说……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对于爱情,对于那个可以携手和自己走到未来的人,她只能斟酌!斟酌!在斟酌了……

    两片唇交融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房间被暧昧的气氛所渲染。

    不用在怕有人打扰、没有任何的心里芥蒂与惧怕、更加不用考虑未来,他们终于可以心与心的合二为一。这是阔别了5年后,或者说从他们认识那一刻起最和谐,也是最顺理成章的一次了……

    激情过后,房间内的余温还不曾褪去。

    瑶瑶拍了拍身旁的御傲天:“你走吧。”

    “嗯??”他侧过头,戏谑的笑了起来:“睡完我,就打算一脚把我踹开是么?你想的到美。”一

    

Snap Time:2017-12-13 15:26:04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