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全文阅读

作者:坟土荒草  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  神话版三国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信誉的由来(16-01-13)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天下有一家(16-01-12)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我们要逆天(16-01-12)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人心不足当回首曾经


    说来刘虞现在的心态很奇怪,以前公孙瓒总是和他对着干,他给公孙瓒说理又说不通,当时他本人都要气炸了。

    现在刘虞突然发现他就算是夸公孙瓒,公孙瓒也没有话说,没事将公孙瓒拉出来赞赞,反正咱们是政见不和,不是敌人,你看我是多么的宽宏大量。

    要知道在政治上不说话算是沉默的支持,刘虞突然觉得自己将一辈子的火都释放了,而且有事没事在人前捧一捧已经战死了的倒霉公孙瓒,如果有时间刘虞都想去蓟城给公孙瓒上炷香。

    刘虞很清楚,对于公孙瓒来说,最让他窝火的敌人不是袁绍,而是他刘虞,袁绍那还可以说是技不如人,刘虞在公孙瓒看来完全就是扯后腿的。

    如此让他窝火的人,给他上香,想到公孙瓒泉下有知肯定气炸,刘虞就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顺带一说刘虞并没有黑公孙瓒,相反到现在冷静下来,他承认公孙瓒的功绩,但是他对于公孙瓒的杀性一直保留自己的态度。

    这种在公孙瓒身上刷心情的方式,让刘虞每一天过的都很乐,顺带一说他现在也支持刘备,刘协的做法让刘虞不爽了。

    对于汉室宗亲来说,对于皇帝并算不上忠心,他们更多的是用一种亲友团的角度看问题,所以在看到台上的皇帝干的不好,就会生出一种换选手的想法。

    宗亲这种生物,什么时候摆正过自己的体位,他们这群家伙维护的是宗亲集体的利益,而不是皇帝的利益,不过大多数时候恰好皇帝的利益和宗亲的利益是重合的。

    当然皇帝削藩的时候,宗亲和皇帝的利益肯定是冲突的,说白了,在乱世还是需要看拳头,而刘备为人不错,而且拳头又大,刘虞虽说对于自己当皇帝没半点兴趣,但是支持自己看好的人还是有兴趣的。

    谁让前不久刘协又甩了刘虞一脸,最近都被董承撺掇的想要搞曹操了,不就是因为前不久西凉乱党被打退了,羌人臣服了,曹操主力都去了北方对付鲜卑了。

    刘虞是不支持和曹操对抗的,顺带一说他觉得曹操干的不错,也没有什么簪越的地方,为此和董承撕了一场,结果裁判刘协吹了黑哨,刘虞气的啊,自己作为刘协的叔叔,居然被这样对待。

    回头刘虞就不管刘协了,上一次在李傕时期就被吹了一次黑哨,靠着刘晔才算是缓和了,结果现在又被董承撺掇起来了,忠臣,呵呵,刘虞都想弄死董承了。

    现在朝廷之中不说别的,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忠臣,外面还有一个刘备,这些大臣还没到给非汉室势力表忠心的地步。

    结果就他董承以为自己是忠臣,其他不跟他脑残的都成了佞臣,刘虞都一口血喷出来了,忠臣,你确定你不是反装忠,你到底吃了多少的脑残片!

    朝廷里面不是没有能人,而且刘协并不是没有机会逐渐的收回权力,现在形势要比李傕的时候好的太多了,曹操也当的起恭顺二字,但是架不住董承作死。

    刘虞觉得刘协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当前的形势,说是聪明,刘虞算是看明白了,也就是点小聪明,而且还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

    因此刘虞被董承黑了一脸之后,直接翻脸不管刘协了,他一个皇叔也不用在意这些有的没的,直接请假在家,也不去上朝了。

    另一边,陈曦先路过甄家,将一副镯子给了甄宓,虽说不算太贵重的东西,但是也让甄宓甚是满意,只是甄宓在看到陈芸手腕上的镯子之后很明显有些警惕。

    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提了一下初二会去陈曦家里拜年。

    回家之后,收到镯子的繁简相当高兴,只不过在看到陈兰只有一枚红玉镯子之后,有些不太高兴,还让陈曦去再买一枚。

    “姐姐,不要难为夫君了。”陈兰在收到手镯的时候就非常的激动,入手的时候她就知道,这是曾经那枚镯子。

    “他说过一碗水端平的,现在又做不到,而且你没看到陈芸也有一枚吗?”繁简不高兴的说道,陈兰毕竟是明媒正娶的夫人,可不是妾侍,绝对不能如此对待。

    “姐姐,这镯子是很久以前夫君送给我的,只不过当年我将之当了出去,夫君能找到已经很不容易了。”陈兰用一种缅怀的语气说道,将手抬起来,清晰的“陈”透光而出。

    和陈曦没怎么用过这枚镯子不同,对于陈兰来说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这都是她最珍贵的礼物,自然知道如何展现出这镯子内里最大的不同。

    繁简在看到那个字之后很明显的出现了一抹羡慕,这个时候陈兰接着说道,“这是当年阿父送给夫君的礼物,夫君后来转赠给了我,另一枚里面是一个‘曦’字。”

    这下繁简顿感吃味,陈曦他爹留下来的东西本身就不多,没想到陈曦居然给陈兰如此贵重的东西。

    “你们继续聊吧,我去看看陈伯。”陈曦转身离开,已经中了繁简不少的眼镖了,陈兰正沉醉在过去的记忆之中,根本注意不到繁简的神情,那时的生活比起现在困难多了。

    繁简横了一眼溜掉的陈曦,一脸艳羡的看着陈兰手腕上的那枚镯子,比起自己的镯子,繁简默默地叹了口气,当年一起共患难真好啊。

    “陈伯,陪我来下盘棋。”陈曦扛着棋盘,端着棋笥,对着陈管家的房间叫道。

    陈管家推门而出,身后的小孩子有些畏惧的看着陈曦,陈曦扫了一眼就想起来这好像是陈管家的外孙,陈管家唯一的女儿早就嫁人了,他的外孙,陈曦也只见过几次。

    “这是,老主家的棋盘……”陈管家刚想给陈曦告罪一声,结果却看到陈曦拿着的棋盘当即双眼微红,过去的一幕幕涌上心头,当初所念所想,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完成了。

    “来,我和下一局,我们好久没一起下棋了。”陈曦大跨步的走进陈管家的房间里,房间里的布置和内院的布置几乎没有什么差别,除了少了那份婉约,多了一份古色。

Snap Time:2018-06-23 08:21:04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