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全文阅读

作者:柳下挥  逆鳞最新章节  逆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逆鳞最新章节第一百一十章要么给钱(16-01-12)      第一百零九章怒斩贼寇(16-01-12)      第一百零八章不平则鸣(16-01-11)     

第一百一十章要么给钱


    !

    石门镇。

    这是关外重镇,西风帝国的商家和大漠以及一些游牧民族易货交易的地方。一些从关内运送过来的货物也都约定束成在这里卸载,自然有相关合作伙伴前来提货。把货物安全运送到石门镇,才算是这一趟镖交差完事。

    “石门镇里走一趟,穿金戴银喝翅汤。”

    这句谚语足够说明石门镇的交易额之大利润之高。

    石门镇是一座独立的镇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孤零零地屹立在戈壁之间。

    它虽然隶属西风帝国,却又不受帝国边军管理和守护。四方商人齐聚于此,倒也撑起了这座孤镇的繁华。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你很难想象那个坐在角落里磕睡的老头是个帝国重犯,你也肯定不会知道那个机灵地打着算盘的小伙子是个采花大盗----

    石门镇有一个巨型的拱型大门,以三块巨石简单堆砌而成。

    据说是数百年前的边关守将陆剪的手笔,陆剪以闲云上品之境镇守边关,在面对大漠强敌来犯时,刀劈青冥山取大石三块,垒成此石门,并言:大漠敌军敢越此门一步,吾必击杀之。

    那些大漠骑兵看到这三块简单叠在一起却又气势恢弘的大石门,犹豫再三,全军撤退。

    石门关因此战得名,又有人在关后建立镇子,便有了现在的石门镇。

    今天不是什么好天气,秋风格外的凛冽,沙尘也格外的厚实。

    风尘之间,长长的车队朝着石门关艰难行进。

    数十辆大车组成的商队,规模不大也不小,对于见惯了大场面的石门镇人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买卖。

    可是,让他们惊奇的是,这数十辆马车组成的车队只见马和车后面的货物,却不见有马夫镖师管事伙计。

    “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一个活人都没有见着?”

    “哈哈哈,只见过人卖货,还没见过马经商-----难道这些马把货物交了之后还能够收钱点钱不成?”

    “一定是遇到了沙盗,商队里面的人一个都没有逃出来-----可是沙盗怎么没有抢货?难道狗改了吃屎的性子?”

    ------

    第一匹马匹拉着货车进了石门关,然后是陆续数十辆大车进关。

    从队伍的最后方,一骑黑色大马窜了出来。

    马背着坐着一个年轻少年,一人一剑,就这么押着整整一个车队赶了过来。

    少年人黑发黑面,风尘仆仆。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看起来脏兮兮的。

    几个闲汉想要探一探来路,还没有走近又脸色骇然地退了回去。

    少年人身上的血腥味道太浓重了,薰得他们干呕想吐。

    李牧羊拖着头马马缰,带着车队进入了石门镇的石门广场。

    他扫视四周,无视别人的指点和议论,声音嘶哑地喊道:“关中万利镖局保的镖,谁来接货?”

    人群之中,出来几个身穿皮袄头戴皮帽的男人。

    他们骑着大马,身背弓箭和斩马#刀,这些人一看就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

    为首的大胡子眼神戒备地盯着李牧羊,出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万利镖局的镖师呢?”

    “我是李牧羊,是万利镖局镖头甘阳的朋友-----你是什么人?”

    “这批药材是我们要的。”那个大胡子男人沉声说道:“你是甘阳的朋友,甘阳到了哪里?还有管事和伙计呢?没有他们的文书,我们怎么交接?”

    李牧羊伸手入怀,摸出一张纸张,说道:“我把货交给你,你把银票交给我。咱们钱货两清,然后双方在这合同上画押-----这是我从管事身上拿到的。”

    大胡子男人看着那张合同,说道:“他们人呢?”

    “死了。”李牧羊说道。

    “怎么死的?”

    “被沙盗杀了。”

    “-------”

    听了李牧羊的话,众人议论纷纷。

    有人同情万利镖局和那些管事镖师,有人谴责沙盗一次又一次的暴行。

    大胡子男人沉吟片刻,说道:“合同拿来我看看。”

    李牧羊把合同递了过去。

    大胡子男人接过合同,‘嘶’地一声就把它给撕了。

    “这生意我们不做了。”大胡子男人说道。他笑呵呵地看着李牧羊,说道:“不是熟悉的人,我们做起生意来心里没底,要是货不对版怎么办?要是你送来的药材是次等货怎么办?要不这样,你怎么样运过来的,就怎么样再运回去----”

    李牧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等他接着说不去。

    果然,他还是有后词的。

    大胡子被李牧羊的这种淡定的表情看得有些不太自在,不过应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完的。

    他看着李牧羊,说道:“你说万利镖局的镖师和管事全都被沙盗给杀了,你又是什么人?你是怎么过来的?你又是怎么得到这批货物的?”

    “我说过,我是甘阳的朋友。”

    “朋友?你不会是沙盗吧?”大胡子冷声说道。

    此言一出,石门广场诸人全都刀剑出鞘,随时准备冲上来砍杀。

    他们都是商人,靠着这石门广场吃饭,要是有沙盗敢跑到此地来打主意,那就是抢他们的饭碗断他们的财路。他们是不惜和其拼命的。

    李牧羊仍然表情淡漠,丝毫不为大胡子的故意激怒所动。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纸屑,说道:“都是为了挣一口饭吃,何必这样?为了送这趟货,万利镖局三十二名镖师全死了,管事和伙计六人也都死了----这些是他们拿命换来的。也是他们这辈子最后一次能够为家人挣得一点儿苦力钱了。你把钱给我,我把货给你。咱们就此两清,不好吗?”

    大胡子不为所动,声音冰冷地说道:“我说了,这货我没办法接。我们大漠人最重情义,我说了和谁交易,那就得和谁交易,绝不食言------万一你是沙盗,你们杀人劫货,又从我这里拿走了货钱?我对得起我的合作伙伴?我对得起万利镖局的那些镖师伙计?”

    “你想怎么样?”李牧羊看着他问道。

    “是你想怎么样。”大胡子声音冷洌地说道:“第一,你可以把这批货运送回去。从哪儿运来,再从原路运回去。或者运到你们的沙盗大本营也行。第二,你可以把这批货给我,我们重新商定一个价格------”

    这算是敲诈了。

    如果按照他所说,再把这批药材运送回去。先不说路上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自己还能不能活命,就是这路途折损,怕也是一个天文数字-----那个时候,这批药材还有什么利润?药材钱从哪里来?镖师饷钱又从哪里来?

    至于他所说的把货物给他,重新议价,那就是**裸地趁火打劫。

    他们吃准了李牧羊不可能再把这批药材运回去,所以他只能在这石门针脱手出货。除了他们之外,想必其它家也不会来和他抢这批货-----这样一来,他随便给对方一点儿钱打发了,不就白捡了这一大批货了吗?要知道,药材可是珍稀玩意儿,运到大漠的楼兰城,那可都是要价值翻上百倍的。

    “要是这两条我都不同意呢?”李牧羊出声说道。

    大胡子和他身边的众多同伴哈哈大笑起来,他看着李牧羊说道:“那你想怎么办?”

    “你们为什么都要逼我呢?”李牧羊从腰间取下通天剑,喃喃说道:“你们为什么都要逼我呢?那些沙盗逼我,所以我把他们全杀了。现在你们也要逼我-----”

    呛-------

    通天剑出鞘,明亮的光华照耀着石门广场所有人的眼睛。

    大胡子脸色阴沉,出声问道:“你说-----你把那些沙盗全都杀了?”

    “是的。”李牧羊看着大胡子说道:“我杀了那些沙盗,还有他们的族人-----”

    “你--------”大胡子显然不信。李牧羊只有一个人,而且他是如此的年轻,就算在吃奶的时候就开始练功,又能够有多大的本事?

    他清楚那些沙盗的能力,也知道沙盗的规模。就算只是剿灭了一批人,那也需要极大的威能才能够做到。

    “我不习惯向别人解释-----”李牧羊长剑平举,看着大胡子说道:“要么给我钱,要么给我死。”

    “------------”

    ------------

    ------------

    关中。万利镖局。

    老镖头身体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大盒子银盒,眼神呆滞,声音虚弱地说道:“都没了,都没了--------”

    破旧小院。

    一个妇人坐在床上逢制衣服,听到外面的脚步声音,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高兴地喊道:“亮子,亮子回来了--------”

    良久,一个陌生的声音说道:“我不是亮子,我是亮子的朋友------他有镖要送,让我来给你送一些东西。”

    李牧羊走到床头,把一袋金币放到妇人的手里。

    “亮子的朋友?”妇人满脸疑惑地看着李牧羊,问道:“亮子呢?亮子到哪里去了?”

    “他去了--------江南。”李牧羊转过身去,声音沙哑,脸上有泪痕滑落。他的身形挺拔,朝着外面疾走,说道:“他说他的父亲去过江南,说那里是最繁华最富裕的城池-----他要押着长长的镖队赶过去看看。”

    “亮子--------”女人悲声哀嚎。

    

Snap Time:2017-01-17 08:57:16  ExecTime: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