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  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第2409章这一家子(18-08-17)      第2408章侯府遇到了对头(18-08-17)      第2407章还是舅舅靠谱(18-08-17)     

第1815章只需要借口


    武川随后用双手握住了男子的脑袋,在那惨叫声中准备发力。

    “大人,要活口!”

    身后的喊声让武川的动作停住了,他回身,眼神冷漠,然后点点头。

    “啊……”

    武川等人穿着军服,那对小夫妻自然不会如此惊惧。可当武川的目光瞟过他们之后,这两人终于是崩溃了。

    没有见过这种眼神的人很难把那种感觉描述出来。

    漠然,感觉下一刻他就会像杀鸡般的拧断你的脖子!

    闻讯赶来的巡城军士堵住了巷子口,武川皱眉看着他们,用那被毒烟熏的沙哑的声音说道:“别挡了我们的路。”

    巡城的军士是由一个小旗官带队,他谨慎的问道:“你们为何动手?”

    武川叫人把一直在惨叫的男子绑了,然后说道:“此人有罪。”

    小旗官摇摇头,说道:“对不住了,不管此事对错,必须要由南昌府来处置。”

    “滚!”

    武川打头,那些黑刺提溜着惨叫的男子往前走。

    小旗官眼神陡然凶狠,拔刀出来,刀指武川,喝道:“这里是南昌!”

    武川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可以试试!”

    武川和麾下都是黑刺的精英,双方人数相等,而武川的模样分明就是准备一人干掉他们全部。

    小旗官眼神闪烁,他从武川的身上感受到了那种百战悍卒的杀气。

    “你不要自误。”

    “先停下,等府衙的人来了再说……”

    武川的脚步依旧不停,手中已经握紧了长刀,眼睛里渐渐的多了血丝。

    小旗官纠结的看着双方距离不断拉近,最后痛苦的喊道:“让开!”

    武川带着人扬长而去,随即消息就被报到了府衙和布政使司。

    “头痛啊!”

    府衙不敢处理这等事,就请示了布政使司。

    王岳揉着眉心道:“那位兴和伯从不手软,谁那么大胆去招惹他?”

    右布政使魏青苦笑道:“除了那府里的人,谁敢去触虎须?大人,咱们若是不管,怕是要动手了。”

    王岳叹道:“罢了,去看看。”

    ……

    在南昌城,除去王府之外,就数布政使最大,所以出行的动静也不小。

    等到了方醒麾下的驻地时,王岳一行并未受到阻拦,顺利的进了军营。

    操练已经结束了,不过闲极无聊的军士们在校场上玩耍。

    而玩耍的内容让王岳一路不忍直视。

    两个军士穿着一身护甲,连脸上都有面甲。

    两人就像是两头蛮牛,用包着棉花的手套在疯狂击打着对手,拳脚交加中,边上的人大声叫好。

    “虎狼之兵,虎狼之兵啊!”

    一路行来,王岳看到的都是‘斗殴’。

    再往前,一堆军士坐在地上,手中有纸笔,而前方站着一个军官,在大声的说着些什么。

    “……一元一次方程要注意合并同类项……”

    王岳看到那些军士都在仔细听着,不时做着记录。

    “他在说什么?”

    王岳觉得这气氛不大对,他有些不安。

    接他进来的吴跃说道:“这是在教授数学。”

    “数学?”

    王岳想起了科学,他皱眉看着前方小院外的男子,疾步过去拱手道:“见过兴和伯。”

    “王大人辛苦,请进。”

    两人进了小院,正堂落座。

    “兴和伯,听闻贵部当街拿人,敢问为何?”

    按照王岳的猜测,那人多半是刺探军营。这等事他本不想管,可这里是南昌,布政使司的驻地,他要是不管,不但是脸面无存,而且还有渎职、畏惧武勋的嫌疑,以后的名声可就臭了。

    “栽赃!”

    方醒没有叫人送茶,在见到这个处处不堪的军营的第一眼开始,他就对王岳再无好感。

    王岳微笑道:“兴和伯,若是栽赃,何不如交给按察司处置?本官保证不偏不倚,有了消息自然会及时告知。”

    方醒摇摇头,说道:“不妥。”

    王岳的眸色一冷,说道:“兴和伯,这是民政!武勋不干涉民政,这官司打到陛下跟前,本官也无惧。”

    “随便你。”

    方醒起身道:“若是有兴趣可去听听刑讯,然后再决定自己是否插手此事。”

    “当然!”

    王岳昂首道,此刻他代表着文官,万万不能退后一步。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小院,左转往前,不多时在一间木屋外面停下。

    “伯爷。”

    门外的军士只是颔首,方醒问道:“可问出来了?”

    军士还未回答,里面就传来了一声惨叫。

    王岳面色铁青的道:“兴和伯,还请赶紧停了。这是私刑,本官必然要奏报京城。”

    “啊……有人……有人让小的弄死那个女人……弄死她……”

    “啊……小的招了啊……”

    “先和那个女人睡觉,对,睡觉……别!求您了,小的招,全招……啊……”

    方醒回身,审视着王岳,问道:“你确定要带着他回去吗?”

    王岳面色发白,听着里面的惨叫不禁身体一颤,退后一步道:“本官还有公事要忙,告辞了!”

    方醒的眼中闪过讥讽,说道:“王大人,要记住了,你是大明的臣子,记不住的,那就是…..端碗吃饭,放碗骂娘!”

    王岳面色苍白,拱手道:“本官知道了,这就回去告诫下面的人。”

    出了军营,一直没说话的魏青低声道:“大人,此事怕是和王府脱不开干系,咱们还是避开的好。”

    王岳站着,目光渐渐清明,说道:“兴和伯这是在威胁,若是王府异动,咱们都跑不了。”

    魏青点头道:“大人,前卫的人咱们指挥不了啊!”

    王岳冷笑道:“你没注意陈庆年已经来过了这边吗!他们既然已经沟通过了,那出事可和咱们无关,走!”

    魏青赞同道:“是这样,咱们只要供给不绝,他就找不到借口,到时候不管他和王府怎么闹腾,那都和咱们无关!”

    ……

    “失败了?”

    杨麟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他不敢相信的道:“本官当时让他们安排人在营地外面的啊!难道方醒他们还能出营去抓人不成?”

    阴暗的屋子里,下面站着一个儒衫男子,他微笑道:“是在下让人传令时,改在了营地边上。”

    杨麟瞬间拔刀,缓步逼向男子,森然道:“程云,你太放肆了,别以为有陈庆年为你撑腰,方醒来了,他也自身难保!”

    男子拱手道:“不如此怎能让人确信?”

    杨麟用长刀搁在他的脖颈上,骂道:“可现在已经被抓住了,这就是你的计谋?”

    男子点点头,看向一直在沉思的江训:“江大人。”

    江训抬头,见状就说道:“此事只是要个名头罢了,有了这个名头,殿下就能上奏章弹劾。”

    杨麟怒道:“可现在怎么上?什么理由?”

    男子就是陈庆年的妹夫程云,他微笑道:“殿下只需要一个借口罢了,何须证据?”

    江训说道:“如今各处藩王都人心浮动,这是殿下给的台阶,皇帝若是不肯下,那有没有理由都是无用,明白吗?”

    杨麟收刀,茫然的道:“这是要和皇帝对上了吗?咱们弄不赢啊!”

    程云又露出了让杨麟恶心的那种微笑,说道:“殿下是宗室长辈,无错,而且王府是旧宅子,殿下一心向道,谁敢动?”

    江训点点头,舒心的道:“奏章已经上路了,殿下只需这个借口,就能激起各地藩王的同仇敌忾!”

    

Snap Time:2018-08-17 23:40:33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