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  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第2239章顷刻翻转的人生(18-06-22)      第2238章反对祖制的士绅们(18-06-22)      第2237章府衙前的戏(18-06-21)     

第2203章我不想被托孤(感谢‘陈松柏’成为本书新盟主)


    太子少师是一个虚衔,基本上属于没用的职位。

    可对于方醒来说,却是一个可以对大明的未来施加强大影响力的职位。

    所以他懂了朱瞻基的煎熬和徘徊。

    “我后悔了。”

    方醒坐在了朱瞻基的身边,几乎是大逆不道的行径。

    朱瞻基微笑道:“为何?”

    方醒靠在椅背上,喃喃的道:“对你太苛刻了,而我自己却躲在方家庄享福。”

    朱瞻基微笑着,缓缓说道:“家国天下,一人担之……”

    沉默……

    “难道我就不能有个自己喜欢的女人?”

    “能。”

    “那为何她生个孩子你们人人如临大敌?”

    “.…..”

    “担心我会让那个孩子成为太子吗?”

    “.…..”

    方醒看着他,认真的道:“是的。”

    朱瞻基的目光渐冷,方醒却不肯退缩。

    “她是你的,但大明是我们的,你的归你处置,我们的要一起努力,看着它成长。”

    四目相对,良久,朱瞻基微微叹息,说道:“我就这般不能让你们信任吗?”

    “你是帝王,你若是要任意而为,如何阻拦?所以还不如在之前就限定了某些东西。”

    门外,婉婉本想让俞佳通报,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就摇摇头。

    俞佳尴尬的看着她,觉得这些话不是她该听的。

    “我当年说过,你坐上了这个位置,那么你就收获了一些东西。但这个世界很公平,你会同时失去一些东西,比如说你想自由自在的喜欢一个女人,那……不可能。”

    “我教过你万物平衡,得到和失去,实际上也是一个平衡。”

    “我并未说过要抬起那个孩子!”

    “是的,所以我来道歉……认真的道歉。”

    “外界有人借用了吗?”

    “有,不少,希望看到大明混乱的人不少。”

    “是啊!对许多人来说,乱世才是机会,可对大明来说,这等人就是祸乱之源……”

    “你现在不该想这个,你该休息。”

    “只是心累,无碍。”

    “不,我不想看到第二个仁皇帝。”

    里面一阵沉寂,接着方醒的声音说道:“咱们……我比你大,我不想被托孤……”

    婉婉有些心慌,她握住袖口,想进去,却不知为何挪不动脚步。

    “好,我一定能活过你,然后亲眼看着太子登基。”

    “行,到时候记得帮我看着土豆他们。”

    “好!”

    男人之间的友谊往往会被女人视作神经病,觉得不可理解。

    所以当里面渐渐的多了笑声后,婉婉有些困惑,却感到很高兴。

    帘子被掀开,方醒出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婉婉。

    婉婉低着头,双手捏着袖口,那十指白嫩。

    “见过公主。”

    婉婉被惊了一下,她抬起头来,白的有些过分的脸上浮起了欢喜之色,瞬息后变为淡漠。

    “兴和伯。”

    她避在了一边,方醒皱眉看着她,说道:“多晒太阳,晒黑些也不怕。”

    婉婉低头,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俞佳在边上尴尬的看着这一幕,心想公主可还没招驸马啊!兴和伯你这样说话真的好吗?

    方醒大步下去,俞佳这才进去禀告。

    稍后他再次出来,然后带着婉婉进去。

    “皇兄……听他们说您病了。”

    “无碍,多睡些就好了,倒是你,现在看着没精打采的,可是在宫中闷了吗?”

    朱瞻基看着这个妹妹就不禁生出了内疚来,然后又开始琢磨着哪家有年轻俊彦可以配得上婉婉。

    ……

    方醒出宫,随即有人去传话,把原先定下的接见三国使者的安排延后了。

    “明人不讲信用!”

    多克就像是一只发脾气的公鸡在来回走动着。

    亨利却没在意这个,对于他来说,见不见明皇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弄到明军战船和火器的打造方法。

    阿贝尔也有些焦急,他希望能尽打破目前的僵局,然后法兰克能找到自己的出路。

    而出路在于金雀花的态度,以及内部的整合。

    皇太子殿下正在借着反抗金雀花的战争来梳理法兰克内部的各种势力,现在已经初见成效,但依旧还有不少势力在游离,甚至在反对,在投降。

    是的,法兰克的内部混乱的就像是华夏的战国时期,外敌的入侵反而给了他们重新整合的机会。

    而目前的停战并非是永久的,要想一劳永逸,首先就得出现一个敌人,一个强大的敌人。

    这个敌人必须要强大到金雀花觉得没把握,那么两国的和平才会长久来临。

    而目前唯一的可能就是……

    “去问问吧!”

    阿贝尔恼怒的道:“那个陈在哪?咱们去问问。”

    ……

    “……你的妻儿呢?”

    皇城的外面,方醒在等待着皇太后的交代,顺便把陈默叫了出来。

    陈默堆笑道:“下官的妻儿都在老家。”

    这年头做官不易,以前更难,在洪武年间时,官员的俸禄太低,许多人把妻儿留在老家,一边侍奉父母,顺带还能减少开支。

    可连圣人都有孩子,可见人人都有欲望。

    陈默这般作法,身边一个女人也无,自然就方便了自己沾花捻草。

    无耻啊!

    见方醒皱眉,陈默赶紧解释道:“兴和伯,下官家中有父母尚在,得有人照看啊!”

    这个理由很强大,那些留下结发妻在家中操持家务,赡养父母的官员确实是不少。而官员自己却在外潇洒高乐,临了孩子被妻子抚养长大,他就化身为严父,接在身边教导。

    而在这种情况下,妻子几乎就和保姆与生育机器差不多。

    这是惯例,方醒也没立场告诫,所以他换了个角度。

    “你整日和那些女人厮混,有人觉得很可疑。”

    陈默愕然道:“兴和伯,下官……下官……”

    他的脸色渐渐变了,心中慌乱。

    虽然方醒没说是什么在盯着自己,可陈默想了想,最终只有两个衙门可疑。

    东厂和锦衣卫。

    他有些慌了,说道:“兴和伯,下官总不能去找男人吧。”

    卧槽!

    方醒没想到这厮的口味这般重,正准备呵斥时,陈默却继续说着自己的道理。

    “男人……虽然也行,可兴和伯,现在那些妩媚的男人不好找啊!”

    他可怜巴巴的看着方醒,方醒却怒了。

    “滚!”

    他的脸色一变,顿时积威发作,陈默不敢再嗦,只是表了决心。

    “下官一定洁身自好,一定,一定……”

    

Snap Time:2018-06-22 17:07:26  ExecTime: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