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  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第2409章这一家子(18-08-17)      第2408章侯府遇到了对头(18-08-17)      第2407章还是舅舅靠谱(18-08-17)     

第2209章我想我们上当了


    来人是方五,多克他们都有印象。

    大虫和小虫在方五的身边蹲着,舌头长长的伸出来,看着的慌。

    “求见我家老爷?”

    “是的。”

    方五不置可否的道:“老爷请诸位到前厅奉茶,请吧。”

    多克的腿还在有些发软,他看了亨利一眼,心想你居然敢阴我,等回头咱们有的算账。

    可亨利却在看着那些孩子,多克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见到一个大孩子拿着一个册子,用炭笔在记录着什么。

    这有什么好看的?

    多克觉得亨利是在……

    “那是什么?”

    当看到每一个孩子都到那个大孩子的面前,应该是被评价了一句,然后大多欢喜的蹦跳起来时,多克只觉得脊背发寒。

    “走啊!”

    方五不耐烦的催促着。

    多克缓缓倒退着,目光转动,看到更远的地方,几个男子正在那里交谈。

    他觉得这是一场阴谋,却想不到阴谋的起源。

    三人缓缓跟着方五而去,亨利低声道:“多克,他们在吓唬我们。”

    多克没说话,亨利叹息道:“在见面之前……我们在皇城外面被那位兴和伯拦住了,恐吓了一番,现在又是恐吓,多克,他喜欢用这种手段。”

    这是一个新发现,对后续的议程有帮助。

    而亨利主动说出来,就是为了平息刚才多克的怒气。

    阿贝尔最是尴尬,他刚才的胆小暴露在人前,以后难免会在多克的面前输了气势。

    而远处的那几个男子却在畅的笑着。

    “七哥,果然一试就试出了成色。”

    小刀笑眯眯的道:“多克是色厉内荏,阿贝尔胆小惜身,那个亨利最是老奸巨猾,他们之间不是铁板一块。”

    而在锦衣卫里,先前在酒楼里被问话的男子正一脸正气的说话,哪还有半点猥琐的气息。

    “.…..他们就问了这些。”

    “是的大人。”

    沈阳微笑着说道:“你回答的正好,回头记功。”

    “多谢大人。”

    沈阳挥挥手,等这人走了之后说道:“果真是不安分,东厂的人呢?难道他们没发现?”

    有人禀告道:“大人,东厂的人发现了,只是他们在旁观。那三人回驿馆请示了礼部的人,说是要出城去拜访兴和伯,就是东厂的人决断答应的,然后他们的人应该已经去报信了。”

    “报信?给谁?”

    沈阳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大人,给兴和伯。”

    沈阳点点头,然后淡淡的道:“安纶还知道大局吗?”

    ……

    “大局为重!”

    麾下委屈的说功劳被锦衣卫的抢走了,东厂只得了个报信的小事。

    安纶在念佛,他去庆寿寺里求了佛珠,还是一位高僧给的。

    他慢慢地拨动着佛珠,说道:“朝中对泰西的看法多有分歧,有人希望震慑住他们,有人想交个朋友,有人在喊打喊杀……咱们得稳住了,慢慢的盯着他们,一旦越矩,马上出手……”

    他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那些都是贪鄙之辈,他们去了方家庄,这是先前被吓坏了,然后又畏惧方醒和陛下的关系亲密,首鼠两端,果真是没有操守,全是利益。”

    陈实有些不甘的道:“公公,酒楼里若是咱们的人在回话,陛下那边肯定会有夸赞啊!”

    酒楼里回答泰西人问题的那个男子如果是东厂的人,那么安纶现在就可以进宫去禀告皇帝。

    陈实认为这是一个大功劳。

    “这不是功劳。”

    “这是抢功。”

    安纶有些厌倦的道:“国与国之间哪有掏心掏肺的?那些使者去打探兴和伯,这算起来只是小事,就算是去打探大明有多少军队,那也正常。”

    陈实有些不解,说道:“公公,那何不如看紧他们,不许他们接触这些。”

    安纶淡淡的道:“装也得装出和善的模样来,明白吗?不然丢人。”

    “可兴和伯却直接威胁要杀上门去,杀到泰西去……”

    “有人装和善,也得有人提刀子,你若是不明白这个,以后只能管些无足轻重的小事……”

    陈实悚然而惊,起身束手而立,说道:“公公,咱家错了。”

    安纶叹息道:“别整日就想着争权夺利,记住了,咱们是陛下的家奴,忘掉了这个,就离死不远了。”

    陈实点头,竟然有些哽咽之声。

    安纶愕然,然后苦笑道:“咱家有那么可怕吗?”

    陈实停了一下,惶然不安。

    室内渐渐安静,陈实只觉得浑身发痒,恨不能跑出门外,然后用力的跑动,用力的咳嗽。

    不知过了多久,安纶悠悠的问道:“闫大建在忙什么?”

    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陈实喘息着说道:“公公,闫大建最近很老实,就算是碰到了保定侯也没有什么怨怼。”

    安纶点点头,脸上的神色无悲无喜,就像是千年佛陀,静待时光流逝。

    ……

    接到东厂的通知之后,方醒就做了一些安排,等在前厅见到三人时,他已经对这三人的性格有了判断。

    “不管是误会还是刻意,本伯只会看局势,需要和平就是朋友,需要战争,那么就是敌人,仅此而已,来人,送客!”

    多克三人不敢相信的看着方醒出了前厅,然后看看通译,他们怀疑是不是通译在中间翻译错了话。

    通译也惊呆了,他发誓自己从未见过这等无礼的主人。

    他居然逐客?

    三人灰溜溜的出了方家,多克却不肯走。

    “你还想留在这里等什么?”

    阿贝尔觉得今天从走出驿馆开始就全错了,不管是去皇城还是来方家庄,他们都错了。

    “从遇到这位伯爵开始我们就错了。”

    亨利也有相同的感觉,而且他的认识比阿贝尔还深。

    “他在压迫我们,一步步的让我们低头,而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让我们害怕,害怕大明。”

    “没错!”

    阿贝尔被这话一提醒,就想起了和方醒的几次见面,不禁叹道:“他比猎人还要狡猾!”

    “第一次见面是在码头边,他看着普通寻常,并未和我们交谈,于是我们就看轻了他。”

    阿贝尔觉得智慧在自己的身上飞速聚集着,他的语速越来越。

    “我想我们上当了……”

    从一个人畜无害的家伙,突然变成一个张开獠牙,大吃活人的凶徒,阿贝尔觉得方醒就是一个老谋深算的权谋家。

    “他不像是一个名将,更像是国王身边的阴谋家!”

    亨利点头道:“可这样的名将更让人害怕,而且他和明皇的关系密切,所以我们算是遇到了礁石。好吧,我们回去,等待明皇的决断。”

    多克回身看了一眼,就看到两个家丁在盯着自己一行人,那眼神,分明就是讥讽。

    三人和随从离开了方家庄,一路上后面都有人在跟着。一会儿是个老头,一会儿是个樵夫……

    

Snap Time:2018-08-21 18:33:08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