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阅读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欠四章了,说明一下。(18-05-10)      863挑战(18-05-10)      862往昔(18-05-09)     

830斩妖杀剑


    迎仙居。

    这处坐落在京城南郊的巨大庄园,迎接的是大周之外远道而来的修行之人。

    能够来往大周与外界的修行者,定然都是可以称雄一方的强者,因而此地不仅占地极为广阔,而且装饰还十分奢华,尽显皇家的气度与风范。

    最近,这处专门迎接外界修士的地方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

    妖族!

    数万年来,此地怕还是第一次有妖族入驻。

    妖族拂云叟和孤直公两位妖丹巅峰的存在,就是妖族此行的头领人物。

    此时,两位妖兽头颅正在庄园内院商议要事,一伙妖物则摇摇晃晃的来到前院迎客亭,寻觅吃食。

    “你,说的就是你!”

    一头蛤蟆精挺着大肚子,单手朝着门边微缩不敢靠近的一位侍女一指。

    “去给我们弄些吃食过来,赶紧的!”

    “是……,大仙。”

    这位小侍女也身怀一定的武艺,但却远远不能直视一位丹境强者外溢的煞气,回话声都在瑟瑟发抖。

    “哈哈……,臭蛤蟆,想不到来到这里,你还是这么霸气!”

    蛤蟆旁边是一头山羊精,干瘦的身材留着三寸胡须。不过双眸血红的它,显然并非普普通通的山羊,血脉应该另有奇异之处。

    “这算什么?”

    蛤蟆摇头晃脑的开口。

    “要是在我那湖仙泽,哪还用如此麻烦,这些人族我都是看见就拿来吃了,哪还用得着嗦?不过女子我不喜欢吃,好没嚼头,还是十八岁的健壮儿最和我的胃口。”

    说着,蛤蟆嘴里还止不住的流出口水,被它大舌头一卷,在‘咕噜’的声音中,吞回肚腹之中。

    “我却是恰恰相反。”

    一头雌性蛇妖在一旁接口,虽然化为人形,但它的蛇信却还是不时吐出,在空中发出‘嘶嘶’的破空之声,显然对人身还是不太适应。

    “我最喜欢人族女子和幼儿,肉质嫩滑,入口即化,吃起来最是过瘾。我那地方,每日都要给我取来百来个肉食,下面儿郎也是一般,最近这几年,人族都已经不够吃的了。”

    “蛇大姐,你这做法就是不对。人族要圈养起来才能吃得长长久久,要懂得细水长流的道理。”

    山羊精大嘴张合,一脸得意的开口。

    “哦!不知羊大哥是如何做的?”

    群妖好奇追问。

    “说起来其实也简单,无外是让他们自己管理自己,我则是每月三次让他们上缴贡品。我告诉你们,人族就是贱骨头,你只要给他一点甜头,他就能舍了命的为你出力!”

    “就如我那人族的管理者,杀起自己人来,比我还狠,为了完成我交给他的任务,那手段玩的那叫一个溜啊……,换我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羊大哥手段高明!确实如此,我当初有段时间喜欢吃熟食,却不懂的烹饪,还是那人族自己上门来烹杀同族,想让我饶他一命。”

    有妖赞同的点点头,也说起自己身边的事来。

    “哦!那道兄可是放过了那人族?”

    “没有!我拿他比较了一下生的好吃还是熟的好吃。”

    此妖哈哈大笑。

    “最后的结果,算是各有优劣吧!”

    一群妖怪在厅堂里一起探讨如何吃人,声音也是毫无节制,门外诸多招待客人的侍从早已听得头皮发麻,浑身打颤,却没有一个敢随便动弹。

    他们要是惹怒了这些妖族,可是没人会给他们求情的。

    直到半响,一群人托着餐盘酒水进了屋内,里面的声音才稍稍歇息。

    “咔嚓……”

    一声脆响,却是一位侍女手中的玉质托盘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上面的酒水更是洒满地面。

    “对不起……对不起……,大仙恕罪,恕罪!”

    那侍女身躯一软,已经跪倒在地,朝着面前的一位獠牙突起的妖物疯狂叩头,眨眼间头颅已经皮开肉绽,鲜血与酒水混在了一起,描绘出一副凄惨之景。

    “嘿嘿……,这可是你自找的!”

    那妖物却毫无怜悯之心,当下两眼一眯,嘿嘿冷笑,言毕脸色一冷,恶狠狠的开口。

    “老子的酒你也敢洒,手脚干什么使得?要它何用!”

    “撕拉……”

    断臂在手,鲜血狂喷,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已经刺激的整个厅堂里所有的妖物蠢蠢欲动,眼眸放光;而人族诸多侍女,却是脸色惨白,浑身瑟瑟发抖,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啊……”

    惨叫声嘎然而止,那侍女在手臂硬生生撕裂的巨痛下当即昏迷了过去。

    “咔嚓……咔嚓……”

    把断臂放入口中,那妖物两口就吞咽了下去,接下来眼眸大亮,像是来了兴致,也不管嘴角的鲜血碎肉,大手一捞,又朝着地上昏迷侍女的另一只手臂伸去。

    “大仙,手下留情!”

    一道剑光横空而至,精妙的挡在那手臂之前,同时一道灵符飞出,贴在侍女的伤口之上。

    “怎么?做了错事不该罚吗?我记得你们这里的规矩就是如此?”

    那妖物手爪一缩,眼带厌恶的看了看身前的剑光,终究畏惧其中的锋芒,没有再次下手。

    “没错!不要得寸进尺,我们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这段时间可没有吃几个人。”

    “是啊,天天清汤寡水,要是换做老子以前,找他妈掀桌子翻脸了!”

    “牙大哥,吃了她,我看他们今天能怎么着?”

    群妖纷纷大吼,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诸位,你们是来谈事的,不是来闹事的!”

    门外迎仙居的大管事,铁青着脸瞪着诸妖,这一个月来,他也是早就受够了这群肮脏有愚鲁的妖物的气。

    自己的手下人,但凡只要出上一点错,他们就能找借口直接杀人!

    从当初的没有肉食,到肉食不合胃口,事事如此,偏偏和他们说理还说不清!

    “闹事?是谁在闹事?啊……,明明是你们!吃都不让我们好好吃,怎么谈事?”

    群妖又要起哄。

    “怎么回事?”

    一个冷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闻声望去,却是一位青衫男子。

    却是此行妖族的首领之一,孤直公。

    “道友,我这侍女不小心打碎了托盘,这位牙大仙就要当场吃人,是不是做的太过了?”

    管事身躯一躬,冷声开口。

    “一个小小的侍女,值得这么兴师动众吗?我们来是为了你们人族未来的和平,你们难道要因为一个小小的侍女,就破坏我们的议事?”

    孤直公眉头轻皱,一脸不悦的看着对方。

    他实在很不理解,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何必如此大张旗鼓,这种事已经接连发生了好几场,明明不过是小事,却闹得让人心烦!

    “要不然你们老老实实的给我们拿来肉食,要不然就别让我们逮到自己的错事,吃个把人算什么事?”

    “是啊!我们这里,哪一个每年不吃个十万八万人族的?”

    “你们人族那么能生,吃几个还那么小气?”

    “你们……”

    这下不只是管事,就连外围的护院和侍卫,此时也已经被这群妖物给气的浑身发抖,脸色铁青。

    “张管事,太子有令,不可动武!”

    气势正处于一促即发的时候,外面再次匆匆走来一人,脸带肃容的来到管事身边。

    “嗯……”

    两人低头嘀咕了两句,管事的才回过头来,一脸黯然的看了眼场中那陷入昏迷的侍女,微微摇头,一声不吭的就带着人离开了此地。

    “鸠先生,你来了。”

    孤直公自然识的来人,正是太子府的幕僚,圣宗宗主的弟子鸠盘大师,也是负责此时何谈事宜的中间人。

    “孤直公,商议的如何了?”

    鸠盘大笑着踏步进入厅堂,大手一挥,让在场的所有侍女统统退下。

    当然,那个已经昏迷的侍女,被人直接舍弃在此。

    “我们都好说,主要是你们那里商议的如何了?那位天命之子可找到了?”

    孤直公朝前一引,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后院行去。

    “今日我来,正是为了此事。”

    鸠盘点了点头。

    “天命之子已经现身了,就在京城,本来皇帝陛下要让他前往皇宫的,但被拦了下来,安排在这里暂歇。”

    “哦!”

    孤直公眼眸一亮。

    “孤直公,不要冲动!天命之子事关人妖两族的命运,在事情谈妥之前,他是绝对不能出事的。”

    鸠盘明白对方的意思,当即坚定的摇了摇头。

    “是关乎你们人族的命运,我们妖族却不怕他!”

    孤直公冷冷一笑。

    “怕不怕,你我心里都清楚。”

    鸠盘也是会以冷笑,要是不怕的话,你们妖族会这么急迫的要求和大周谈条件?

    “还有,陪同天命之子一起来的,还有斩妖剑周逸,这段时间你们要老实些,最好不要出门,要不然的话……”

    “斩妖剑周逸?”

    孤直公脚步一顿,眼眸不禁一缩,凌厉杀气通体而出。

    “就是那个号称不放过一个妖族的斩妖剑?”

    “没错,那人就是个疯子,在我们人族也不怎么受人待见,万一他知道你们也在这里居住,我怕……”

    鸠盘缓缓点头。

    “你怕什么?难道他还敢在这里动手不成?”

    孤直公冷笑。

    “这……很有可能!”

    鸠盘声音一滞,却是缓缓点头。

    “迎仙居很大,他们居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远,只要孤直公管束好手下,定然不会被他发现的。而且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去处,明日就会挪到迎宾居,到了那里就安全了!”

    “怎么?难道我们还要躲着他不成?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把他安排在这里?”

    孤直公牙关一咬,一脸怒色的开口。

    “这个……”

    鸠盘脸色显出尴尬。

    “这其中怕是有人做了手脚,专门把他给安排到这里来的。”

    “真是混账!难道我们这么多妖还怕他一个人不成?我今日倒要看看,这位斩妖剑到底是怎么斩的妖!”

    孤直公怒发冲冠,身上气息更是蠢蠢欲动。

    “轰……”

    身后的一声巨响,不仅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也让鸠盘准备好的劝慰说辞没了用武之地。

    “什么人?”

    “好大的胆子!”

    “找死不成?”

    群妖愤怒的吼叫接连而起,声波震动四野,虽然不能施展妖力,但本体的强悍,仍旧让它们拥有极大的破坏力。

    “铮……”

    剑声长鸣。

    鸠盘脸色一白。

    “糟了!”

    身后声音一静,如同陷入了哑片之中,天地之中尽是黑白二色,万物生机在这一刹那被那剑光给生生剥离。

    “周道友,剑下留情!”

    一声狂吼,鸠盘扭身狂奔,眨眼间就出现在刚刚离开的厅堂之中。

    而此时,厅堂之内,群妖或跃或立,全都怒发冲冠,身躯贲张,却偏偏僵滞原地,就如同一张静止的画面一般。

    “这……”

    鸠盘猛吸一口凉气,就见场中的诸多妖物已经悄无声息的化作飞灰,洒落地面。

    “你是谁?”

    冰冷刺骨的声音从门前传来,也让鸠盘把注意力挪到他处。

    却见厅堂之外,还立着熟人,当头之人腰胯长剑,黑衫飘飞,冷眸之中放射寒芒,让人望之心惊,正是斩妖剑周逸。

    “在下太子府客卿鸠盘,见过周道友。”

    “你就是斩妖剑周逸?是你杀我妖族?你知不知自己在干什么?你这是自取灭亡!”

    实力受到压制的孤直公此时也从后面冲了出来,他自然也感知到了自己手下妖物生机的陨落,当即眼眸竖起,朝着周逸大吼。

    “孤直公!”

    不等周逸搭话,鸠盘却已经是脸色大变,大手一伸,就朝着孤直公拉去,同时和一边朝着周逸大吼。

    “周道友,手下……”

    “呲……”

    漆黑剑光当空一划,笔直的把那一脸威风的孤直公从当中刨成两半。

    剑光过处,孤直公的肉身精华全被剥离,融入到那剑光之中。

    “周逸!你干什么?”

    鸠盘豁然转首,怒瞪周逸。

    “他们是来和朝廷商谈要事的,是我们的客人!”

    “妖,都该杀!”

    周逸仍旧立在原地,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无情。

    “你个疯子!不可理喻!”

    鸠盘气急跳脚。

    “你勾结妖族,也该杀!”

    “你……”

    “呲……”

    场中人影一晃,一件被中间斩成两半的衣衫轻飘飘的落地,而内里的人影却在那剑光之下消失无踪。

    “还有一头!”

    连下杀手,甚至不给对方流出说话时间的周逸身躯仍旧笔直挺立,似乎至始至终一动都未动,此时却是感知到后院某处一个隐秘的妖气波动。

    脚步一跨,他已经朝着后院行去。

    在他身后,是张百忍等人,此时他们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哐当……”

    大门裂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已经跪倒在地。

    “道友饶命,饶命啊!小老儿拂云叟,自出生以来,饮甘露,服灵泉,与世无争,从未亲手杀过一人!”

    “不信道友请看,小老人身上尽是清灵之气,毫无杂质,是头好妖,好妖啊!”

    “哼!你吞吃人气精华,助长法力,真当我看不出来?”

    周逸立于大门之前,声音冰冷。

    “妖,从来都是恶的!都该杀!”

    “七杀剑!”

    剑光一闪,那股刺骨深寒、冰冷杀机也让上官无命身旁的蛇妖娇躯一颤,不禁死死的攥紧上官无命的衣袖。

    上官无命也是脸色紧绷,一手轻轻握住蛇妖的手掌,悄无声息的把她挡在自己身后。

    

Snap Time:2018-07-23 19:44:58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