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全文阅读

作者:夜开花  血染长生最新章节  血染长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血染长生最新章节第五百一十九章王位上的男人(18-06-22)      第五百一十八章改朝换代(18-06-21)      第五百一十七章山雨欲来风满楼(18-06-20)     

第四百一十三章螳螂捕蝉


    这天,穆溪中就着人把乌坦请到了武技阁,在客厅招待了他,让人上了茶水,然后屏退下人,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乌坦道:“不知穆兄请我来所为何事?”

    穆溪中小声道:“尹不愁中的毒好像解了!”

    乌坦惊道:“怎么可能?他中的可是百日黄花散,天下无药可解,就连华回春都束手无策!”

    穆溪中道:“不管你信不信,但这八成是真的,前些日他从炼丹阁调了一只炼丹炉过去,说是给尹天笑学习炼丹用的,但你看那个废物有炼丹的样子吗?八成是用来炼制解药的,怕被外人得知,所以欲盖弥彰!”

    乌坦迟疑道:“谁来炼丹?”

    穆溪中道:“肯定是白小姜那几个人,那几人来历不明,透着一股邪气,不可小觑!”

    乌坦深吸一口气,沉默良久,才道:“那你怎么知道他的毒已经解了呢?”

    穆溪中道:“他自己对下人说的呀!而且他现在的精气神跟以前确实不一样了,以前就像一个病痨,现在就跟正常人一样,不信你自己去看看!”

    乌坦冷哼一声,道:“我才不想见他!”

    穆溪中道:“如果尹不愁不死,你想怂恿十八阁长老造反,有些困难啊!”

    乌坦沉默良久,咬了咬牙,道:“白小姜,白小姜,你误我太多事,看来只有把你先除掉了!”

    正说着,门外有人通报,穆婉馨来了。

    穆婉馨自从被白日过以后,一直深居闺中,以泪洗面,从没有露过面。

    进了客厅,就向乌坦行了礼。

    其实起初乌坦是恨她的,若不是她愚蠢,也不会上了白小姜的当,让他掉以轻心,白白送了儿子的性命。但后来听说她被白日了,也算受了惩罚,心里就好受多了,也不再恨她了。见她行礼,便道:“馨馨不必多礼!”

    穆婉馨道:“乌叔叔想做的事,我已经听我爹说了,不过乌叔叔听我直言,若想除掉尹家父子,必先除掉白小姜那几人,那几人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诡计多端,防不胜防,若不除掉他们,乌叔叔大业难成!”

    乌坦心道,难为你说?嘴上道:“我也正有此意,但这几人现在躲在大明九子的羽翼之下,一时半会不好下手。”

    穆婉馨道:“他们会出来的!”

    乌坦精神一振,道:“去哪里?”

    穆婉馨道:“你知道他们几个人来我大明仙岛究竟所为何事吗?”

    乌坦怔道:“你知道?”

    穆婉馨点了下头,道:“我知道,他们是来取冥岸花的,之所以帮助尹家父子,其实是一场交易!”

    乌坦斜头看着她,道:“你确定?”

    穆婉馨点头道:“千真万确!”

    乌坦道:“尹不愁敢答应?”

    穆婉馨道:“起初尹不愁没有答应,但照现在的情形来看,肯定是答应了,要不然白小姜不会帮他解毒,他也不会帮白小姜开脉!如果不答应,以白小姜的性格,肯定要跟他反目成仇,白小姜就会来找你了!”

    乌坦又深吸一口气,眉目一蹙,道:“尹不愁会派人帮他去取冥岸花?”

    穆婉馨道:“不管谁去取冥岸花,只要没有十八阁长老的同意,尹不愁就是离心离德,没有把十八阁长老放在眼里,到时……”

    乌坦深以为然,心里想着,女孩子和女人就是不一样啊,这个穆婉馨前几日做女孩子的时候,蠢钝如猪,没想刚变成女人,就变得精明了,早这么聪明,也不会被人白日了。便点了点头,道:“说得没错,若没有我们十八阁长老同意,尹不愁若真敢去取冥岸花,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到了月圆之夜,姜小白刚准备去找尹不愁,尹不愁倒是守信,主动派人来叫他们。

    几人到了尹不愁的起居室,大明九子都在,个个脸色凝重。

    见到几人进来,尹不愁大手一挥,门就关上了,看着姜小白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姜小白点了下头,道:“准备好了!”

    尹不愁道:“你要知道,这次我告诉你冥岸花的地点,是不符合大明仙岛的规矩的,一旦让十八阁长老得知消息,可是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姜小白抱拳道:“多谢大明王!”

    尹不愁道:“你也不用谢我,你如果真能拿到冥岸花,我们之间也就扯平了,我不想我欠你,更不想我的儿子欠你,我尹家从不欠别人的!”

    姜小白笑道:“现在轮到大明王生分了!”

    尹不愁摆手道:“一码归一码!”

    姜小白道:“你比我想象中有人情味!”

    尹不愁道:“那你就错了,坐在我这个位置上,是不可能有人情味的,各取所需罢了!”顿了下,又道:“走吧!”

    一行人就走出屋外,在大明九子的带领下,冲天而起,向东飞去,没过一会,大海就出现了,又向东飞了几千里,就出现一座孤岛,高千丈,矗立在海中如同一杆旗杆。

    他们刚离开大明宫,乌坦就得到了消息,此时已经把十七阁长老都请了过来,齐聚一堂,这时叹道:“看来岛主真的去取冥岸花了!”

    其中一名长老道:“你确定?”

    乌坦道:“是真是假,过会自然会大白于天下!”

    那名长老道:“岛主为什么要这么做?”

    乌坦道:“他请了几个妖孽帮他的儿子夺得九子之位,冥岸花不过是为了回报人家!为了一己之私,竟然置大明仙岛的千万修士于不顾,出卖大明仙岛的利益,这样岛主你们觉得他还配做一岛之主,百岛之王吗?”

    那名长老道:“如果岛主真的背着我们把冥岸花交给别人,确实不配做我们的岛主,他已经不把我们当自己人了!”

    其他长老纷纷附和,特别是穆溪中,就差没有鼓掌了。

    乌坦道:“现在我就带你们去撕开岛主的真正嘴脸!”

    其他人纷纷点头,就跟着他出去了。

    大明九子和姜小白等人这时就在那根旗杆一样的孤岛上降了下来,月亮已经在海平线上升得很高,在海面上倒映出一个闪亮的圆,遥相呼应。

    十几个人就静静地看着月亮,一言不发。

    许久,被夹带过来的尹天笑终于忍不住了,问道:“父王,你在等什么呢?”

    尹不愁道:“等时间!”

    说完又陷入了沉默。

    许久,边上一人道:“大哥,现在差不多亥时三刻!”

    尹不愁点了点头,转头看着姜小白道:“看见海面上的那个月亮倒影了吗?”

    姜小白点了点头。

    尹不愁道:“从那个位置潜下去,可以找到冥岸花!”

    姜小白点了下头,道:“好,我现在就去。”

    布休急道:“盟主,不急在一时,我们把地方记下来,白天来取也是一样的,晚上黑不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

    姜小白道:“白天海底也是黑的!”

    布休怔道:“还有这样的事?”

    尹不愁笑道:“小兄弟懂得还真多!”

    姜小白道:“常识罢了!”

    尹不愁就从储物镯里煞出一颗夜明珠,闪闪发亮,可与皓月争光,道:“这个你带上,海底用得着!”

    姜小白接过夜明珠,道:“多谢大明王!”

    尹不愁道:“不用谢我,我也希望你能取到冥岸花!只是一切都得靠你自己,我不能帮你,瞒着十八阁长老告诉你冥岸花的地点,我心里已是愧疚,你应该懂得!”

    姜小白点了点头,道:“大明王好意,心领了!”转头又看着风言等人,道:“你们都在这里等我!”

    风言急道:“我们跟你一起去啊!”

    布休附和道:“对啊!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应该牢牢地绑在一起啊!”

    姜小白道:“你们去有什么用?”

    布休道:“哪怕一起去看看也是好的!”

    姜小白道:“以你的修为潜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布休怔道:“我们现在的修为是一样的啊?”

    姜小白道:“我们不一样!”

    布休惊道:“盟主,你不会是打算去自杀吧?”

    姜小白白了他一眼,道:“就你废话多!你们在这里等我,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几人便不作声了。

    姜小白认准方位,就手握夜明珠就飞了过去。

    悬浮在海面上,看着脚下波光粼粼的海水,姜小白也是特别紧张,平了平心绪,便将真气煞出体外,如同一层透明的薄膜将他包裹住,向海水里落去。

    乌坦也知道冥岸花的大概地点,领着十七阁长老从南面绕过来,现在正躲在一块礁石的后面,这时远远看见姜小白潜入水底,说道:“看到了吧,他们确实是来取冥岸花的吧?”

    十七阁长老纷纷点头。

    其中一名长老咬牙道:“没想到岛主为了一己之私真的出卖了我们,出卖了大明仙岛,我们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摆设!”

    穆溪中连忙火上浇油,道:“我们在人家眼里,只是十八条看门狗而已。”

    那名长老明显受了刺激,怒道:“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Snap Time:2018-06-22 23:34:16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