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总裁有猫病》全文阅读

作者:姜小牙  我家总裁有猫病最新章节  我家总裁有猫病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家总裁有猫病最新章节第445章要怎么做你才会扑上来(补更4)(18-02-28)      第444章要怎么做你才会扑上来(3)(18-02-28)      第443章要怎么做你才会扑上来(2)(18-02-28)     

第435章乔嵘的态度彻底软化(3)


    乔意穿着睡衣走出来,见乔绵绵拿着鸡蛋在敷脸,又见乔嵘在摆菜,明白过来雨过天晴,立刻活跃气氛道,“好香啊,香得我都饿了。”

    “都是爸爸做的,有你最爱的西红柿炒蛋,吃。”

    乔绵绵微笑着说道。“

    你也吃啊。”乔意往她碗中夹了一块菜,脸上露出笑容。

    乔嵘端着汤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两个女儿,脸色越发地柔和,“来,喝点汤,正好,我有点事问你们。”

    乔绵绵和乔意端正坐好。乔

    嵘在餐桌前坐下来,替她们一人盛了一碗汤。乔

    绵绵接过汤,道,“爸,我知道我错了。”

    “你有没有怨过我?”乔

    嵘忽然问道。

    乔绵绵怔然,“我怎么可能会怨爸爸,本来错的就是我,你生气也是应该的……”

    “我是指让你和霍祁傲分开的事。”乔

    嵘打断她的话,神色深沉。

    乔绵绵放下手中的汤,鸡蛋在桌面上滚动着,“怎么突然说这个?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是我想的太简单。”乔嵘道,“连小意都在怨我,你怎么可能不怨。”“

    我……”被

    点名的乔意有些紧张地看向乔绵绵。乔

    绵绵看向乔嵘,一字一字道,“爸,我从来没有怨过你,我做错了你本就该骂我,你千万别这么想。”

    她宁愿乔嵘多骂自己几句,而不是这样开始想他自己的问题。

    “可你错在哪里了呢?”

    乔嵘看着她,自嘲地一笑。他

    的女儿没有错,她只是像他,她只是爱过一个男人而已,这哪里算得是上她的罪。“

    爸……”“

    吃饭吧,一会菜冷了。”乔

    嵘不再多说,拿起筷子给她们两个人夹菜,脸上的皱纹加深,仿佛一下子老去好几岁。

    ……天

    清气朗。年

    过了,H市的天气逐渐回暖。码

    头附近一片空旷,视野极佳,靠岸的海面平静无波,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

    霍祁傲从车上下来,受伤的手垂在身侧,深眸扫过附近,便望见不远处坐在护栏后钓鱼的乔嵘。他

    坐在那里,背微微弓起,身旁放着一张小椅子,以及钓鱼器具。

    “乔先生。”

    霍祁傲走过去。乔

    嵘抓着鱼竿,回头看他,颌首,“来了,坐,天气好,正适合钓鱼。”

    “……”

    霍祁傲看了一眼旁边的椅子,沉默两秒才坐下来,没有碰旁边的鱼竿,只望着海面。乔

    嵘也不再看他,只专注地钓着鱼。时

    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良

    久,乔嵘终于开口,“你为什么一直称呼我乔先生?”以

    他当初和绵绵的关系,他应该是更愿意叫一声伯父,但他并没有。

    霍祁傲的长睫微敛,淡漠地道,“仇人之子,称呼什么都讽刺。”因

    此,只剩一句乔先生。乔

    嵘的目光黯了黯,“仇人是仇人,仇人之子是仇人之子。”“

    ……”闻

    言,霍祁傲猛地抬眸,眼中有无数情绪翻涌而过,如海水卷起滔天巨浪。

    他这话的意思是?“

    今天我找你来,是想和你说一声……抱歉。”乔嵘望着手上的鱼竿,鱼线动了他没有管,只径自道,“我承认,在医院时我是有些阴阳怪气,我不希望你和绵绵在一起,还要冠冕堂皇地说是为你们下一辈好。”“

    乔先生……”“

    听我说完。”乔嵘继续说道,“你说的对,我是受害者,一切由我决定,我总以为两家彻底断掉牵扯我就能放下前尘过往,可真正的放下是我不该再对白若兰以外的人有所偏见。”“

    ……”霍

    祁傲坐在那里,眸色越来越深,有什么几乎要突破而出。乔

    嵘看着鱼线动了几下又不动,他转头看向霍祁傲,一字一字道,“霍祁傲,从今天起,不管你和绵绵以后是什么关系,在一起也好,不在一起也罢,都由你们自己决定,我不会再是其中原因。”一

    句话,如生锈的锁被打开,牢中的人终于得以释放。镇

    定如霍祁傲,这一刻的呼吸彻底乱了。“

    为什么?”

    霍祁傲不是没有想过乔嵘会放下恨,但从没想过这一天会来得这么。

    措手不及。

    听到这话,乔嵘苦笑一声,“我被白若兰囚禁地下室十几年,苟延残喘的唯一理由就是要回到两个女儿身边。”“

    ……”

    “你两次救我女儿,就是你和我之间有什么仇都该算清了。”乔嵘长长地叹一口气,“换句话说,只要我女儿能好好活着,我就是被再关上几十年也无怨无悔。”

    乔嵘想了一晚上,他口口声声为了女儿,可到最后,他还是自私地希望女儿站在自己这一边,理解他的痛,理解他的恨。

    一个父亲不该是这样。

    “乔先生,我不会让她出任何意外。”霍祁傲道,是给他一个保证。“

    你还没放下我的女儿?”

    乔嵘看向他问道。

    霍祁傲正过脸,望着辽阔的海面,远处有船缓缓靠近,他薄唇轻启,嗓音低沉,“我从来没想过放下。”乔

    嵘笑了,就因为他从来没想过,绵绵才能死里逃生,能安然活到现在。

    确实是到自己该放下的时候了。

    “我母亲……”霍

    祁傲道,话只说一半。“

    不管我们上一代的恩怨如何结束,和你、和绵绵都没关系了。”乔嵘放下手中的鱼竿,看着他道,“你是个有能力的人,绵绵现在做事不计后果,以后,我希望你能继续保着她。”

    乔嵘说这话不是不悲哀的,女儿是他的责任,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年纪大了,已经没有办法全心全力地保护绵绵,他只能请求霍祁傲。这

    个年轻的男人敢不顾自身安全地保护绵绵,凭这一点,他都不该再自私地困在旧怨中。霍

    祁傲勾起薄唇,“好。”“

    嗯。”乔嵘满意地点头,又道,“她今天应该是去心理诊所收拾东西去了。”

    “谢谢。”霍

    祁傲从护栏前站起来,眼中是克制不住的欣喜,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笑得像个孩子,转身就走。“

    霍祁傲。”

    乔嵘忽然叫住他。

    

Snap Time:2018-06-18 17:57:11  ExecTime: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