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勿语》全文阅读

作者:北溟神话  天机勿语最新章节  天机勿语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天机勿语最新章节第五卷战佛摘冠第三章嘴上功夫(12-03-25)      第五卷战佛摘冠第二章雪夜惩凶(12-03-25)      第五卷战佛摘冠第一章闲极生事(12-03-25)     

第四卷迷失故国第四十三章逃生天



往蛇窟里一看,下面数万条蛇变得极其烦躁,到处乱咦?又怎么了这是?又出什么变故了?不管怎么样,总之不会是好事情罢!
“咱们得点逃走!”我话没落地,孙威一声惊呼:“小心!”
我一回头,冯贱人的干尸已直挺挺地从地上弹了起来,向我们乱扑乱抓。靠!亏我刚才还把拂尘给你,真没良心!
此时失去魂魄的冯贱人已不尸妖,而是一具普通的干僵尸,没什么可惧的。只是台上面积小,它这么捣乱,有几次差点把公主和孙威挤到台下去,我狠狠心,一脚把它踹进蛇窟里。
干尸行动迅速,力气也大,脑袋还一根筋,我刚把它踢下去,它又蹿上来,我再踢下去,它又上来,几次三番,把公主惹恼了,她念动咒语,双手怒张,一个大雷劈下,只听“喀嚓”一声,干尸被劈成一截人形焦炭,可是它并没有消亡,仍蹦蹦嗒嗒地追着我们跑,只是动作迟缓了许多。
不过,这会儿我们也顾不上它了,全都看着高台发呆。
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公主把雷打!刚才她那一下子,居然又把这个高台劈开了!这已经是公主牌神雷,继劈得水潭黄泉倒卷和坍塌封门之后,第三次大显神威了!
高台沿着先前火符的线路,东一块西一块地掉下去,下面出现一个黑黑的洞穴,我还没考虑好怎么办呢。周围群蛇疯了一样地涌上来,“忽悠”一下,把我们三人带焦尸一块挤下黑洞。
只觉一条条冰凉滑腻的东西在我的衣服里爬进爬出,我顿时魂飞天外。妈哟!这年头蛇也造反哪!看来最终还是逃不掉喂蛇的命!
惊慌半天,发觉有点不对,这些蛇似乎没有咬我的意思啊?只是不停地向前游窜,怪了,难道它们是吃素的?
试探着叫了一声:“威子,公主!”
“老俞。出来!”耳听得孙威在前面大叫,我忙混在蛇堆里,奋力向外挤去。
眼前忽然一亮,我定睛一看。耶!居然回到那间满是财宝的密室里,可惜的是此时室里全是蛇,挤挤挨挨,都埋到腰了。我身上全是鸡皮疙瘩。
孙威和公主运气好,正站在一个高高的金塔上……对了,孟迈呢?室内地宝贝也看不出少没少,这小蓝精灵两条胳膊都被卸了。不会丢下财宝跑了吧?可是他也得跑得了啊!
我奋力往起拔身子,想要就近找个高的东西踩上去,可是还没等拔高几寸。顶上一个东西“吱”地一声怪叫。在我脑袋上掠过。若非我摆头得,脸上就得被挠出几溜沟。
我以为是孟迈。顿时大怒,刚要骂,猛地觉得不对,攻击我的这个,一身红黑色的肉,新鲜紧致,脑袋干巴巴没有皮,七窍就是七个黑洞,两只跟鸡爪子似地手干枯锐利……倒!这不是大头怪婴嘛!
啊哟喂!屋漏偏逢连阴雨!我们这儿又是蛇,又是冯贱人的焦尸,本来就忙活不过来,谁手这么欠把大头怪婴放出来添乱哪!
甭问,肯定是孟迈舍不得他的九子鬼母,终于忍不住开箱了!嗯,看来和九子鬼母的一战,是大头赢了,嘿嘿,虽然大头六亲不认难对付,但在某些方面来说,它好歹也是自己“人”,赢了南洋小鬼,我还是忍不住开心。
不过,孟迈哪去了?而且大头怪婴怎么长个了,原来长不盈尺,现在看上去得有一米多了!啊哟!它不是将孟迈也啃了吧!咳,你别说,咱大头怪婴长高了,和孟迈真有七八分相似,整个是爷俩!
我正瞎琢磨,又一双黑爪子掐向我,回头一看,却是冯贱人地焦尸。靠!它怎么就相中我了哪!我陷在蛇堆里,一边忍受蛇在我身上钻来钻去的恐怖感,左手点金指掐住焦尸手臂的秃骨,生恐斗不过它,右手捞起一把蛇塞进焦尸的嘴里,意思别让它嘴闲下来咬我。这边还没弄利落,大头怪婴又扑过来奔我下了爪子,两只小手跟奇门兵器鸡爪镰似地,招招往我脸上招呼。
我给这两个怪物逼得实在没路可走了,一赌气,将焦尸捅到大头怪婴怀里。俗话说正邪势不两立,其实俩怪也不能并存。我这边一给它们撮合,这俩家伙当场就掐起来了,只见二位一个是下山虎,一个是出海龙,一个是土行孙,一个是黑李逵,一个007,一个是战斗机……打得那叫一个热闹:爪过处,肉末横飞,牙咬处,血花四溅——咳,这室内的蛇们算倒足了霉啦!
怕它们拳脚无眼误伤我,急忙一步一步挪向密室的门那里,这儿根本就出不去了,被蛇堵得那叫一个严。也顾不了许多了,把公主和孙威喊过来,我用掌心雷开道烧蛇,孙威他们两个往出扒拉蛇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杀出一条血路,从石蛇腹道逃了出来。
我坐在石蛇头上,气还没喘匀
觉有什么在我衣服里爬,还以为是漏网之蛇,反正今不咬人,便伸手往出一抓,毛哄哄尖嘴长尾巴,“妈呀!”一声就扔了,耗子!
公主点燃一张符纸做照明,孙威地声音也变了:“这么多老鼠!”
我一看,头发也竖起来了,脚下身边,黑压压一片大耗子,也不知道有多少只,全都瞪着绿豆小眼,安静地在那坐着,仿佛等着听我们发表演说。
天哪!前时我们检查地时候,这里明明连个耗子洞都看见,它们是从哪儿钻出来地?莫非是从我判断的那个通气排水口来地?怎么我就找不到这个道口呢!
然而,此时令我担心的。不仅仅是老鼠打哪儿来地问题,还有它们出现的原因。蛇鼠一类的东西,对地底的变化最为敏锐,据说它们可以提前很长时间就预感到地震来临,那么,出现这样的异常,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地下出现大变动了?可是老鼠为什么在这里趴着,是逃不出去了吗?
“威子。阿呸呢!”也不知道洛蓝附体的黑猫阿呸,还会不会抓耗子。
“屁!我们阿呸不吃老鼠!”
我嘿嘿笑了两声又停住,心里愁的够呛,实在笑不下去了。
公主突然开口:“拓跋流云的那幅画在哪里?”
我一指:“就在那个角落。老鼠下面!”
公主在包包里拿出一张符,撕成一个小纸人,口中念动咒语,小纸人晃晃身。个头慢慢蹿高,长到一人多高。公主连续做了几个法诀,把法术加持在纸人身上,然后伏在它的背上。指挥着向三维图方向走去。
“老俞,你怎么就不会这些法术?”孙威问。
“我那是不会么?我是不爱用!”
说着话,公主已到了图画前。她命纸人赶走老鼠。然后俯头凝视看图。看了半天,又仰头看屋顶。右手五指屈伸,默默地计算着。
我也跟着她抬头看上面,却什么也看不见。脑海中回忆那幅三维画,最上层画面是拓跋流云耍酷,没什么好说地;第二层是青蛇堆——这个已经应验了;第三层是星图……咦,我可真够粗心的,怎么就没往这上琢磨呢!
抬头望着屋顶,脑海中映现出那个星象图:紫微垣、太微垣、天市,三垣分列;苍龙、玄武、白虎、朱雀,四象罗陈;二十八宿自西向东排列,与日月同向运行……
中国古代占星术本就在《天机不泄录》占有很重要的篇幅,我回忆着书中所述,依样画葫芦,也伸着五个手指计算排盘,然后几乎是和公主同时,指着西北角说道:“那里!”
不禁与公主相视一笑。没错,我们两个根据同一本书中所教,同时找到了这个潜龙入渊局的生门所在。
拓跋流云那副图,是用天象之力,镇压潜龙,以使地气流转不泄,保证地宫气脉平衡地。整个地宫的布置是很高明的手法,只是依据拓跋流云的为人行事来看,不明白他为何要留下星象图来提示生门所在。
以我之心度他之腹,这里埋藏着无数秘宝,说不定是拓跋流云故意留一条生路,以备自己甚至后人取宝出入方便——就像我们把长白山和苗疆拿不走地宝物就当存进银行一样,只是我没留下什么指示图而已。
我也不愿意走进老鼠堆里去,便用符纸撕了两匹小马,有样学样做法术使之长大,然后和孙威一人骑一个,淌过老鼠,来到西北角。可恨孙威,愣说我撕的这个马不马驴不驴,说是兔子还比较像,气得我恨不能把他从马背上掀下去。
公主已经将西北角的老鼠赶开了,在符火的照耀下,黑漆漆地地表毫无异状,我一偏腿从纸马上跳下来,单膝跪地,分别以拇、食指间的虎口和拇指到中指的距离做标尺,在地面上测量,找到紫微七星地位置,然后据此分排九宫,找到了准确地生门位。
这个生门和双头石蛇成犄角,布置甚为巧妙,却也难不住我天机门当世仅存地“一点五”位高手,不知道当年拓跋流云是怎么开启的,反正我们是用天机秘术。
我打量一下两个蛇头,和公主对望一眼,两人同时点点头,盘膝背对背坐在生门之上,孙威也凑热闹,靠着我们盘膝坐下。
公主左手手心向上,拇指尖与中指尖相搭,右手手心向下,拇指在内,食、中、无名指相并在外套入左手拇、中指形成地环中,然后右手拇指中指相搭,捏成一个太乙混元诀,口中念念有词。
我则虚心合掌,二无名指,二小指指甲相合于掌中,二食指附著在二中指背,并竖拇指,成三目之形,作光聚佛顶手印,同时碎碎念:“莫~~三满多没驮喃~~坦陵~~帝儒囉施~~瑟尼洒~~娑嚩贺~~”(真言读音:nmmn-buddnmri
unlv
两人同时祭起佛道两家的法术,未几。从石蛇方向传来“喀啦、喀啦”地声音,我睁眼看去,只见盘柱的双头石蛇,突然由静而动,两只蛇头相向缓缓移动,蛇口相对,左面蛇口的长信正好伸出右面张嘴的蛇口里,两个头咬在一起,如接吻状。
我刚嘀咕得半句:“拓跋老家伙太邪恶。弄个机关居然是自己搞自己……”便听得身下“轰隆”作响,地面突然下沉,刚要开口叫大家小心,头顶上的老鼠蜂涌而上。“吱吱”地争*潢色小说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先恐后跳到我们所在的位置上。我被惊得差点跑魂,又***怎么了这是!急忙闭嘴,生怕一不小心,有不开眼的老鼠会钻进我嘴里。
顶上“噼哩啪啦”如下饺子。老鼠们还是拼命往下跳,没几秒钟,我全身都被埋在老鼠堆里了,感觉到老鼠的爪子在身上抓挠。尾巴在鼻子下扫来扫去,要打喷嚏又不敢张嘴,呼吸一下就顺着鼻子往里钻老鼠毛……那份罪真不是人受地。我简直要崩溃了。苍天啊。大地啊,我今天可什么坏事也没干哪。你干嘛让蛇鼠一窝一窝地来折磨我啊!
我不知道公主和孙威怎么有那么大毅力,居然忍得住不吭一声,反正我是不行了,大叫一声跳了起来,疯狂地拳打脚踢,想把老鼠赶开。可是没想到,它们竟然宁肯被我打,也坚决不肯退后半步。
地面一直在下沉、下沉,忽然之间,我拳脚过处不再是肉乃乃的老鼠,定定神,发现下沉已经停止了。
眼前一片漆黑,身边火光一闪,公主点燃了一张符,火焰的照耀下,只见公主和孙威小脸煞白,头上身上到处是鼠毛,还粘着不少黑黑的老鼠屎,估计我也没好到哪里去,一时间想笑又笑不出来,不笑又难受,只得移开目光打量四周。
这是一个地洞,两边都无限延长,黑幽幽地不知道各自通向哪里。
孙威突然说:“老俞,我们跟着老鼠走!”
“好!”我立刻同意。他说地没错,那帮疯老鼠肯定是感觉到危险了,所以才不顾一切的出逃,在这黑洞洞的地下,只有它们才知道,哪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们根据地上老鼠留下地痕迹,向前行去,这条路蜿蜒曲折,没走出几十米,忽然从上面传来“轰隆隆”的巨大声响,随即是一阵强烈的颤动,震得我们脚底发麻,然后头顶开始往下掉土,身侧的石壁也直掉渣。
糟糕!弄不好是地宫塌陷了!我大叫一声:“走!”什么也顾不上了,左手拽住孙威,右手拖住公主,拼了命地往前飞奔。草上飞地轻功使发了性儿,即使带了两个人,也不见得比刘翔慢多少。
轰隆隆之声越来越近,狂奔之中,我回头一看,身后出现一条混浊的水龙,在我们身后汹涌而来。
是地下水突然暴涌!
我肚子里大骂:拓跋流云这设计太缺德了!进地宫,必须抽空地下水,才能显露门户。可是一旦离开地宫,地下水便会回升。回升就赶紧的归位得了,在地下乱跑什么!这又不是地下河道——晕!不是经过一千五六百年,他设地机关失灵了吧?!
后面是地下水地怒潮疾流,前面是我们三人地逃命鼠蹿,只差几米,我们就要被洪水吞没,情势危险之急,要是拍成电影,绝对不亚于好莱坞灾难大片。
跟着老鼠逃命无疑是正确选择,这条地洞是渐渐上行的,虽着地势地抬高,地下洪水的速度减慢了,我们再接再厉,又奔出十几公里,水的声音渐渐小了,我回头一看,水线终于不再往上涨,心里一松,把孙威和公主往地上一扔,腿一软就趴在地上,“哇”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老俞,你怎么样了?”孙威爬起来抱住我。
我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这一轮狂奔,差点跑死我!本来奇门遁甲术中有神行符的,可是刚才的情况下,脚步稍慢一点就会被洪水拍底下,哪容得停下来做法贴符!
公主替我把把脉,摇摇头:“没有内伤!”
我喘了半天,苦笑一下:“没事!”在地上躺了一会儿,终于恢复一点力气,慢慢地站起来,感觉腿肚子直哆嗦。
我们不敢久留,公主和孙威两边架住我,三人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往前走,这条道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走啊走啊,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终于出现一抹微光,我们精神大振,三步并做两步地奔过去,搬开挡路的碎石乱草,眼前大地空旷、林茂草黄,头顶银河流转、繁星灿烂,好一幅萧杀寂寥的冬晚旷野图!呆立片刻,我和孙威欢呼着拥抱在一起,知道这一次,我们哥俩又活着出来了!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四十三章 逃生天 ----绿@色#小¥说&网--中文网--网文字更新最……】@!!

Snap Time:2018-06-23 08:19:46  ExecTime:0.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