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王》全文阅读

作者:抚琴的人  少年王最新章节  少年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少年王最新章节1144以后,没机会了(18-01-02)      1143再敢废话,犹如此枝(18-01-02)      1142碰壁,接二连三(18-01-02)     

1141我,背锅侠


    接到小阎王的电话,我的内心确实不安起来。

    我想不通四位老人干嘛还要见我,陈老已经被干掉了,他的称帝计划也破灭了,整个华夏又回复到了和谐状态,还叫我去干什么呢?

    绝不可能是表彰我,否则小阎王的语气不会那么沉重。

    重建龙组,让我回去复命?

    这个倒有可能,毕竟裁撤龙组是陈老的决定,四位老人归来当然要把龙组重建起来。

    但,如果是这件事,小阎王也没必要那么沉重的语气啊!

    虽然忧心忡忡,但还是以最速度赶到中海别院。一路畅通无阻,很顺利地进了中海别院,小阎王就在门口等着我,将我接到里面的院子以后,又问我父母怎么样了,我便把今早的事说了一下,还把他俩给我的信拿出来。

    小阎王看了以后摇头苦笑,说咱俩这是被抛弃了啊!

    小阎王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我爸我妈,一起闯荡江湖、浪迹天涯,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难,却也难逃被抛弃的命运,这让我心里稍稍平衡一点。我又问小阎王,四位老人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小阎王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说道:“四位老人可能会提出一个让你感到为难的要求,果如你不同意,直接拒绝就好!没有关系,我和猴子他们都会站你这边。”

    让我感到为难的要求?

    什么意思?

    我杀了陈老,阻止他称帝,立了这么大功,不表彰我也就算了,竟然还为难我?

    什么鬼东西!

    我又问小阎王到底怎么回事,小阎王却讳莫如深,摇着头说“你去了就知道了,我不方便说得太多!”

    我只好跟着小阎王续继往前走,很来到最高级别的办公室外,这时我才发现猴子、左飞他们都在门外站着,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和我说话,个个忧心忡忡地看着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看到他们这样,我的心中更加压抑不安。

    忍不住想,到底什么事呢?

    小阎王就将我送到门外,没有继续往前走了,而我敲了敲门,听到里面应声,这才推门进去。

    门里,四位老人果然都在。

    中海别院,最高级别的办公室,其实并不富丽堂皇,也没有很奢侈的物件,但却处处透着一股大气。

    见到四位老人,我立刻“啪”的敬了个礼,如果龙组恢复建制的话,

    我还是五队的队长,应该有这样的敬礼。

    四位老人也迅速向我回礼,看他们对我的态度,也不像是要为难我的样子啊?

    于是我便问道:“魏老、徐老、宁老、荣老,问请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几位老人面面相觑,眼神互相交流了一阵子,最终魏老先开口了:“王巍,我们叫你过来,是想特地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几个老头子都遭殃了,整个华夏也将毁于一旦。说起昨晚的事,确实险之又险,如果不是我在关键时刻突破龙脉图“大圆满”的境界,哪能杀死阎罗大帝和陈老啊,指不定华夏如何大乱了呢。”

    不过,我也没有自吹自擂的毛病,只是谦逊地说:“哪里,这是大家的功劳!”

    “不不不,我们都知道,你的功劳最大,我们几个老头子一定要谢谢你。”

    魏老一边说,一边伙同另外三位老人,一起冲我弯下腰来。

    对这四位擎国之柱来说,实在已经算是很大的礼了,我一个小小的龙组队长,哪能承受得起!

    我还是有点慌的,赶紧伸手去搀他们,一边搀还一边说:“不必、不必!”

    但手刚刚伸到一半,我又觉得不对。

    对这四位老人来说,想要感谢我的法子有千千万,封官也好、赏财也罢,哪怕天上的月亮,他们也能摘下来给我,怎么偏偏选了这种很客套的方式呢?

    再联想到小阎王之前和我说过的话,以及猴子、左飞等人的眼神,我的一颗心沉了下去。

    其中,显然有诈。

    我稍稍皱了皱眉,又把手缩了回来。

    四位老人自己直起身来,面色有些讶异地看着我。

    我的目光微沉,说四老,咱们直来直去吧,你们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四位老人再次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起来。

    最后,显然是交流成功了,徐老说道:“王巍,让魏老和你说吧,我们几个就先出去。”

    徐老、宁老、荣老三人便出去了,这间最高级别的办公室里只剩我和魏老二人。我和魏老没怎么接触过,但我知道他这人还不错,猴子、左飞等人也比较信服他,愿意为他卖命。

    当初猴子等人远赴东洋剿灭樱花神,据说就是魏老一手操办。

    这是一个精似活鬼一般的人物。

    徐老等人让魏老留下和我说话,大概是觉得我是猴子他们那一挂的,魏老和我更好沟通、交流一些。

    旦是徐老他们离开以后,魏老也没马上和我说什么事,只是让我坐下以后,便和我拉起了家常,比如我父母怎么样了,有没有女朋友,打算什么时候和我结婚等等。

    我不明白堂堂国柱之一魏老,怎么对我的私生活还感兴趣了,但我还是一五一十地回答他,说了我父母的情况,还有我女朋友的情况。

    我说我不止一个女朋友,未来也打算将她们都娶回家。

    魏老听后先是愣了一下,但他到底见多识广,毕竟华夏之中迎娶多位妻子的大有人在,包括门外就站着左飞那个活生生的例子。所以,魏老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又冲我竖大拇指,说好,少年风流啊!随便你娶,娶多少都行,户口和结婚证的问题不用担心,国家出面帮你解决!

    我心里说乖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诈啊,魏老到底想要干嘛?

    我连忙说着谢谢,同时又说魏老,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去找我老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但魏老是不可能让我走的,他微笑着,说急什么,再聊一会儿。

    他不急,我却急,沉着脸说:“魏老,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我能办到的一定去办,办不到的您也别勉强我!”

    魏老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这是自然的,哪能勉强你呢?”

    我说既然这样,魏老您就说吧。魏老沉思良久、犹豫很久,终于缓缓开口:“陈老死了。”

    我已经满怀期待地在听了,心想到底什么事情,能让四位老人为难成这样子,结果却听到这四个字,差点没气尿我。这他妈不是废话吗,陈老可是我亲手杀的,我还能不知道他死了?

    魏老说这有什么意义?

    但我知道,身为国柱的魏老,绝对不会说出一句废话,所以我仍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等着他说出后面的话。

    果然,魏老继续说道:“陈老死了,我们要对黎民百姓,甚至整个世界有个交代,你觉得我们四位老人应该怎么做呢?”

    这话说得没错,陈老到底是曾经的华夏五老之一,突然就亡故了,肯定对民间、对国际上都要有个交代,否则就会引起无端的猜疑和震动,更何况陈老的拥趸也不少啊,

    很多军区大将、官场大员,可都是他的人,肯定会要说法。

    我认真思考了下,便说:“将陈老的事情公之于众,并告诉大家以此为戒,华夏发展到今天不容易,别再妄想做什么皇帝梦!”

    这样一来,陈老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生永世别再想下来了,也算是他应得的报应。

    我觉得这样挺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世界就该黑白分明,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不过,魏老却摇了摇头,叹着气说:“王巍,你还是太年轻啊,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怎么讲?”

    “你以为把陈老的事情公之于众,大家就会以他为戒吗?错!大家只会觉得,陈老竟然也想当皇帝,说明当皇帝是没错的,我也要当!如此一来,不仅不会起到警戒效果,反而效仿者众,华夏将会陷入一片混乱!而且,我们坚持了这么多年的特色道路,不断地将这个理念告知百姓、传达世界,结果最高级别的领导人却想当皇帝,你觉得百姓会怎么看我们,世界又会怎么看我们?我们的思想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民心也将动摇,甚至崩塌!到时候,便会大厦将倾、国将不国!”

    听了魏老的话,我感觉有几分道理,却又不那么认可,摇着头说:“就算效仿者众,加大力度处置也就行了,一个想当皇帝就杀一个,两个想当皇帝就杀一双!乱世就用重典,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总会杀到没人敢再当皇帝的时候!至于思想受到质疑、民心也将动摇,这个就更无所谓了啊,只要我们的思想是正确的,质疑的人再多又怎样呢,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嘛!真理越辩越明,我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什么大厦将倾、国将不国……魏老,我觉得你们多虑啦,应该不会那么严重的吧?泱泱一个大国,怎么可能说倒就倒。”

    我和魏老唇枪舌剑,似乎谁也说不过谁,魏老始终坚持如果曝光陈老的事,华夏将会遭遇前所未有的震动,而且华夏有句老话,叫做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事实在没有什么好说。

    我见说不过他,便喃喃地说:“说到底,你们就是想顾自己的脸面。”

    “家丑”这种词都出来了,还不是为了自己的脸面吗?

    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华夏的高层领导里竟然出了个想当皇帝的,而且差一点点就当成了,传扬出去怕是要遭到整个世界的笑话哦。

    所以,之前说的种种理由都是扯淡,就是不想让自己的国家形象蒙羞而已。

    .......当然,这也没什么错。

    我只好无奈地说:“魏老,那你们想怎么样?”

    陈老已经死了,总得编个理由出来糊弄一下大众吧?

    我想,这才是魏老把我叫来的真正目的。

    果然,提到这个话题,魏老再看向我时,眼神之中竟然多了一丝羞愧。我也跟着紧张起来,心想不会吧,难道要让我背这个锅?就听魏老继续说道:“是这样的王巍,我们打算说你是一名特种队员,实力高强、身手过人,平时负责保护陈老的安全,但是昨天晚上突然走火入魔,失手杀了陈老,现在已经逃亡,国家将你定为S级通缉犯,全力实施抓捕……”

    什么?!

    一听这样的话,我算是彻底炸了,果然和我猜得一模一样,真是打算让我背锅!

    昨天晚上我费了多大劲才杀了阎罗大帝和陈老啊,要不是我,魏老他们估计已经死了,华夏也彻底玩完了。结果四位老人不表彰我也就算了,毕竟我也不在乎这种东西,可让我背锅算是怎么回事,让我背负这么大的罪责,还定成S级的通缉犯……

    哎我真是……

    这种不要脸的要求,谁会答应!

    小阎王根本就不该让我来!

    怒火直接在我胸口爆开,我已经无法控制我的情绪,我直接就把魏老面前的办公桌掀翻了。“轰”的一声,办公桌被我出去四五米远,砸到墙上摔成一滩烂泥般的碎片,我直接指着魏老的鼻子骂道:“我可去你妈的吧!”

    整个华夏,敢这样指着魏老鼻子骂的,估计我是第一人了。

    但我骂得有理、骂得应该,估计近几年来,没人比我的功劳更大了,他们这么对待功臣还不让我骂了?面对我的怒火,魏老也只能讪笑着,一边摆手让我克制一下脾气,一边腆着脸说:“王巍,你别急啊,听我说完!什么全国通缉、S级通缉犯……这些当然都是假的!实不相瞒,我们在南海上有个很隐秘的岛,还建了一座非常漂亮的庄园,占地足足有上百亩,游泳池、停机坪、高尔夫球场应有尽有!另外,还配备了许多下人、园丁、保姆和厨师,保证各种食物、食材都是当季最新鲜的,而且是空运过去的。当然,电脑、网络也不会少,想要什么新鲜玩意儿都能给你配备,你想带谁过去住都行,你爸你妈,还有你那数不清的老婆,统统都没问题!王巍,你刚才不是也说了吗,你最大的梦想就是和你的爱人们在一起,现在不就可以满足这个愿望了吗,地方都给你选好了啊!除了你不能出来以外,别人都能去看你,你舅舅小阎王,还有猴子、左飞、万毒公子他们,什么时候都可以过去找你!真的,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知道你很委屈,可为了华夏的和谐与稳定,我就代表另外三位老人恳求你了!”

    魏老一边说,一边朝我弯下腰来。

    一躬到底,足足有九十度,足见他的诚意。

    而我抓在手里的一个烟灰缸,也愣是没有再好意思砸过去。

    说句实话,在魏老没有说这一大串话之前,我是绝不可能答应他要求的,什么国家S级的通缉犯,除非我脑子进了水才会答应。但是现在,听了魏老描述的情况以后,我竟有点心动起来。

    之前我的愿望,不就是想把我的爰人都娶回家,找块地方买个庄园,舒舒服服的过下半生吗?

    现在,国家给我安排好了,那我还愁什么呢?

    除了没有自由,不能随意出岛以外,其他简直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啊!

    我认真地考虑了一遍又一遍,心想自己究竟能不能接受这样的生活?

    我知道,只要我不愿意,绝对没人能勉强我,更何况还有猴子和小阎王他们帮我。但我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能够接受这样的生活,和我所爱的人生活在四面环海、没有污染的一个岛上,而且一切吃穿用度不用发愁,还能享受到最尖端的科技和最新鲜的食材,简直就是童话里才拥有的故事啊。

    为什么不愿意呢?

    人活这一辈子,不就是图个晚年安逸吗?

    虽然我还不到晚年,但是能够提前退休,何乐而不为呢?

    虽说这样很有可能整个人都废掉……但是废就废吧,我一直就是个没什么大志的人,能够逍遥自在地活着已经很满足了。

    所以,我终于还是答应了魏老的建议。

    魏老也长呼了一大口气,走到我的身前,握住我的手说:“王巍,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让你一辈子蒙受委屈的,总有一天会洗白你、恢复你的名誉!”

    我心里说拉倒吧,想要把我洗白,除非证明陈老不是好东西----你们敢这样做吗?

    所以这锅,我估计我要背一辈子了。

    但是没关系,能过上我梦寐以求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

    所以,我也不和魏老扯这些淡,直接说道:“什么时候安排我过去呢?”

    魏老告诉我说三天,到时候用飞机载我过去。

    他们隐瞒陈老的死讯,最多也就三天而已。

    所以,我要在三天之内准备妥当,说服我的爱人们一起到岛上去。

    对这一点,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因为我和每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隐瞒过我的感情经历,她们或明或暗地也接受了。

    我想,她们一定愿意和我走的。

    所以,事不宜迟,我必须要立刻出发了!

    告别魏老,从办公室出来,猴子、小阎王他们立刻包围了我,询问我怎么样了。我说我答应了,现在就去准备,众人一片沉默,也不乏唉声叹气者。我知道他们是在为我“担负罪责”感到不平,但我笑着说道:“没关系的,能过上我想要的生活,我已经很满足了。”

    “好,我们以后一定会常常去看你的。”

    众人红着眼眶,一一和我告别。

    而我离开中海别院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任雨晴。

    因为她就在这,也是离我最近的一个。

    到了任家,任老将军当然对我十分客气,昨天晚上的事他也都知道了,见到我后一张老脸笑开了花,亲热地叫我孙女婿,还说现在问题都解决了,打算什么时候和任雨晴结婚?

    我便把我现在的所遭所遇,以及上面的安排,给他讲了一遍。

    魏老答应过我,可以向身边的人说明情况。

    毕竟,他们也都知道事实的真相。

    任老将军听完以后直接就愣住了,显然也没想到上面会这样安排,但过了许久之后,还是长叹了口气,喃喃地说:“正常、正常!”

    显然,这种事情并不罕见,只是没有曝光而已。

    任老将军知道我的来意之后,便把任雨晴叫了出来,让我俩自己谈,说任雨晴愿不愿意跟我走,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我也说好。

    任老将军离开以后,屋子里只剩我和任雨晴两人以后,我便把所有事情给她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任雨晴好几天没有见我,每曰每夜都在盼我、为我担心,昨天晚上知道我平安归来以后,就兴奋到现在也没睡觉,就是在等我来。听我说完我的事情以后,先是为我抱了一番不平,接着又表示愿意和我一起走,愿意陪我去南海的岛上生活。

    我就知道任雨晴一定会答应的!

    出师大捷、开门红啊!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正要拉着她的手说谢谢,但她却又说道:“王巍,可以带尹红颜一起去吗?你知道的,她的真命天子是你,从小到大唯一的信念就是嫁给你,如果你不要她,恐怕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嫁人了!”

    我是真没想到任雨晴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的脸一下就红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啊,如果她愿意的话,当然可以一起走啊……”

    但我觉得或许不太可能,上次我表达了我的想法以后,莲花婆婆就把尹红颜带走了,并且再没跟我说过这事,显然接受不了这种生活方式。

    当然,我也不会强人所难,这种事情肯定讲究自愿。

    任雨晴却不在意,当着我的面就给尹红颜打起了电话。

    电话很接通,任雨晴将我现在的情况和尹红颜说了一遍,我的一颗心也高高悬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紧张什么,到底是希望她去,还是不希望她去呢?

    说了一会儿话后,就见任雨晴的脸颊耸拉下来。

    “好吧…”

    我的一颗心也沉了下去。

    任雨晴挂上电话,有些无奈地对我说道:“红颜说她不去。”

    

Snap Time:2018-06-24 18:36:51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