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作者:谁家MM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  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第1579章你行,你来!(18-07-22)      第1578章身穿白色囚服,个头矮小(18-07-22)      第1577章就是这个意思(18-07-22)     

第1467章别他妈挑战我的耐心


    千孟尧身边留有护卫,在柳蔚还没搞清楚到底怎么个情况时,钟自羽已被三名护卫强行拉开,岳单笙也忙进厅内,一脸凝重的走到千孟尧面前。千

    孟尧“嘶”了一声,按了按自己的脖颈,手指染血。他

    目光阴沉的盯着钟自羽,眸子极黑,冷冷出声:“你是当真不想活了。”钟

    自羽挣扎了两下,因没有内力,硬是没挣开三名护卫的手,护卫还反剪着他的胳膊,按压他的后背,想让他给千孟尧跪下。钟

    自羽眼底尽是杀意,狠戾极了,挣扎着死不屈膝,后腰被护卫踢了好几脚。“

    放手,放手!”魏俦冲过去想把钟自羽救出来,但情况不明,他不敢大打出手,只能将求助的目光,移向门外的柳蔚。柳

    蔚这会儿回过神来,拧着眉走进战圈,正要说点什么,就听千孟尧寒声命令:“将他杀了。”

    这话不是对着三名侍卫说的,却是对岳单笙说的。柳

    蔚看向岳单笙,岳单笙面无表情,但双拳紧握,可以看出他现在的心情也很烦躁,而对于千孟尧的命令,他迟疑了片刻,竟真从腰间掏出武器。魏

    俦气得大骂:“你是他的狗吗?让你干嘛就干嘛,什么时候长的奴才相!”岳

    单笙盯了他一眼,眉头紧蹙。千

    孟尧一拍案几,呵斥:“!”

    岳单笙慢慢走向钟自羽。

    钟自羽就这么看着他,眼中不是昔日面对岳单笙时惯有的卑弱与愧疚,而是气愤,烧红眼的气愤。

    柳蔚看情况实在不对,不得不站到钟自羽面前,挡住岳单笙的靠近,问千孟尧:“王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千孟尧眼底的冷傲不减,嗤笑道:“容夫人不是都瞧见了吗,他行刺本王,人证,物证,均在。”柳

    蔚皱眉:“在下也瞧见,是您先动手,您朝他泼水,这又是为何?”千

    孟尧扬了扬下巴:“本王手滑,怎了?”

    那这不就是故意找事吗?在

    西进县时,因为钟自羽潜入李府,还伤了千孟尧后,这两人就结了梁子,后看在岳单笙的份上,千孟尧放了钟自羽,却一再的对其多番打探,还从容棱柳蔚这里下过功夫,挑拨离间。柳

    蔚也不知千孟尧为何这般执着的憎恶钟自羽,在她看来,这两人的恩怨,就像过家家那么小打小闹,反正她当初跟钟自羽的仇怨是大多了,要不是在海上,当真是钟自羽与魏俦救了她一命,她也宽不下心,容得这两人跟着自己这么久。有

    怨报怨,有仇报仇是没错,但千孟尧这可是有点过分,在云府碰个面,当着云家几位夫人的面,就要把人家处理了,理由还属于蛮不讲理范畴,太说不过去。

    柳蔚叹了口气,问旁边已经看傻的洪氏:“三夫人,容棱可在府中?”

    稳如泰山的千孟尧稍稍滞了滞。

    洪氏结结巴巴的道:“容,容公子吗?好像在后院。”

    柳蔚遣了个丫鬟去叫容棱,又上前按住岳单笙的手,把他的刀拿过来,岳单笙挣扎了一下,到底还是没跟她拗。

    柳蔚把刀放到一边,又让下人去拿金疮药和布,而后走到千孟尧面前道:“先给您包扎。”千

    孟尧绷着脸,没做声,侧着头,让她上药。看

    了那伤口的尺寸,柳蔚有点惊讶,他以为没伤到根本,却没想钟自羽也挺狠的,直接往人家动脉上戳,要不是护卫拦得早,恐怕真会酿成大祸。

    她回头瞪了钟自羽一眼,谴责他没轻没重,钟自羽抿紧了唇。

    伤口包好后,容棱也到了,路上下人已对他说明情况,容棱一来,柳蔚便对他耳语两句。听

    出柳蔚这态度是要保钟自羽,容棱不太高兴,但终究面上不显,只问千孟尧:“提前回京,可是计划出岔?”千

    孟尧来云府就是来找容棱的,看容棱跟柳蔚交头接耳,就知道今天这钟自羽是杀不成了,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哼了一声,起身道:“出来说。”要

    跟容棱单独商谈。

    临走前,千孟尧却故意没吩咐护卫放手,三名护卫把钟自羽勒得手臂都青了。魏

    俦着急,拽拽柳蔚衣角。柳

    蔚把衣角扯回来,面无表情,钟自羽对千孟尧下这么重的手,他也不无辜,现在吃点苦头还不乐意了,那之前较那么大劲儿做什么。等

    千孟尧与容棱说完,再回来时,他才大发慈悲的让人放过钟自羽,魏俦忙给钟自羽揉手,看他手腕血都死了,肿成一块,又瞪岳单笙,他把千孟尧的错,都怪在岳单笙这狗腿子身上了。

    岳单笙根本不在意,看都不看一眼,魏俦生气,钟自羽也气,柳蔚咬着牙,在两人背上一人拍一下,道:“还不走!”

    魏俦被拍疼了,扭着手去捂背,敢怒不敢言,钟自羽没吭声,却还是紧盯着岳单笙,他就想知道,他这么骄傲的一个人,为何要对这汝绛王如此伏低做小!他的自尊呢?他的傲气呢!被狗吃了!

    柳蔚把两个闯了大祸的熊孩子带回客院,云府的下人受了夫人的命,去给他们安排客房,柳蔚就在院子质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魏

    俦告状:“是那个狗屁王爷先动的手,你也听到了!”

    柳蔚一巴掌扇他头上:“那你们见到了他们,怎么不避着点?还非起争执,图什么?”

    魏俦委屈:“凭什么我们要避他们?是那位夫人安排我们去前厅招待,我们先到,他们晚到,应该他们走!”柳

    蔚气得又想一巴掌,魏俦机敏的躲开了,跑远了还振振有词:“本来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怕他们!”柳

    蔚打不到人,按着太阳穴又问钟自羽:“你也这么认为?”

    钟自羽脸色很差,图了一时之后,却需柳蔚与容棱为他求情,说岳单笙傲,他又何尝不傲,小时候什么苦都吃过,就是没吃过亏,现在没了一身武艺,却像个废物一样,撒点气都担不起下场,他气千孟尧,也气岳单笙,更气自己,气自己没用!

    柳蔚瞧他那眼神竟有凶煞,眼神一紧,“啪”的一下,扇了他一巴掌。

    钟自羽脸都被打歪了,睁大眼睛,错愕的看着她。

    魏俦也吓了一跳,跑回来问:“你干什么!”

    柳蔚上前一步,揪住钟自羽的衣领,冷声警告:“我知你在想什么,但你最好给我什么都别想,我容得下你,是因你尚有一颗悔改之心,若你重蹈覆辙,钟自羽,第一个杀你的,就是我,听懂了吗!”钟

    自羽顿了一下,眼神闪烁一下,又挥开柳蔚的手,转身愤然离去。魏

    俦没追,握拳质问柳蔚:“干什么总欺辱他,他已经够可怜了,今日之事,本就不是他的错,凭什么都要怪他?那个什么屁王爷,就因为他有权有势,你们就甘心给他当狗,一个个的,都他妈恶心!”

    柳蔚没有听人骂自己的习惯,她一把揪住魏俦的衣领,指着离去的钟自羽道:“你方才没瞧见吗,他的眼神。”刚

    才为了避柳蔚打他,魏俦溜到了回廊那边,的确没看到钟自羽什么眼神。

    “我上次见他露出那种眼神,还是在古庸府。”柳蔚脸色发黑,沉沉的道:“狼终究是狼,哪怕被砍断四肢,挖掉筋骨,骨子里还是头狼,吃人的狼,我知道千孟尧是故意找茬,知道钟自羽是咽不下这口气才反击,但这不代表,我能允许他变回以前那样,他以前有多疯,你亲眼目睹,怎么,还想试试助纣为虐的滋味?还想像以前一样,帮着他滥杀无辜?我告诉你魏俦,我他妈也不是吃素的!别试着挑战我的耐心!”

    

Snap Time:2018-07-23 19:43:03  ExecTime:0.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