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作者:谁家MM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  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第1523章珍珠现在不得了了!(18-06-07)      第1522章您可爱,您说了算!(18-06-06)      第1521章柳蔚夸得这么过,到底想干嘛?(18-06-05)     

第1509章第一句话


    对于珍珠眼睛变色这事儿,柳蔚是真的放在心上了。

    后来柳蔚也去了小黎的房间,看小家伙苦哈哈的包着自己的小被子,窝在椅子上,颤抖着手抄那十遍《诫训》,她不为所动,只让孩子把事情经过再详细说一遍。

    小黎一一复述,说完后,瑟瑟发抖的举着毛笔,嘟哝道:“娘,手疼。”

    柳蔚正在思索,心不在焉的伸手,握住儿子的小手,给他揉了揉。小

    黎趁机卖惨:“娘,写不动了……”

    柳蔚这才反应过来,把儿子的手丢开,一脸冷漠:“写不完不许出房门,不想写就在屋里给我呆着,呆上十天半个月!”小

    黎都哭了,用小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像个蚕蛹。

    柳蔚见状起身,在儿子头上揉了一下,道:“好好抄,回头我亲自检查,别想糊弄了事。”

    柳蔚离开后,就回到自己房间。

    房里,容棱正端着一个小碗,拿筷子夹虫子,喂趴在窗台上的珍珠,看到柳蔚回来,珍珠一下坐起来,展开翅膀飞到柳蔚肩上。柳

    蔚顺手把它捞下来,在桌子前坐下,再把珍珠放桌上,掰着它的头看它眼睛。要

    是小黎这么摆整,珍珠肯定是不同意的,但柳蔚这么做,珍珠就没意见,乖乖的让她看。

    柳蔚问:“真的变色了吗?你知道原因吗?”

    珍珠不知道,就细声细气的“桀”了一声。柳

    蔚又薅珍珠的翅膀,把它两边翅膀都翻起来,看它黑黑的小肚皮:“是不是病了?”

    珍珠老实的把肚子都给柳蔚看,然后轻轻叼起柳蔚的小手指,拉着往自己翅膀上搁。

    柳蔚这才看到,翅膀上有个秃缺儿,她想到小黎说的,珍珠因为掉了几根毛,都抑郁了。她

    也心疼,揉揉珍珠的翅膀,道:“回头我给你配瓶生发液,天天涂,能长回来的。”珍

    珠再次细细的“桀”了声,然后把脑袋搁在柳蔚掌心。容

    棱在旁又夹了一个小虫,喂到珍珠嘴里。珍

    珠头都没抬的吞下吃了,嚼得咯嘣脆。

    这就是伤员的待遇,掉了毛,要呼呼,要摸摸,还要喂饭饭,特别娇弱。

    单从普通的诊断,柳蔚没发现珍珠的异样,体貌特征如常,没有基因变异的征兆,但之前容棱提到珍珠的年龄,柳蔚又一次检查了珍珠的骨骼,却有意外发现。“

    珍珠长大了?”以

    前珍珠的骨骼很细小,在与柳蔚一起穿越前,它始终呈现一种幼鸟的状态,而刚穿越来的那几年,珍珠也没什么变化,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它的骨骼竟然变大了,也变壮实了,毅然是有要成年的趋势。

    按照正常来看,珍珠早应该成年了,可偏偏,它的骨龄,的确是在这次的检查中,才发现有所增长。“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柳蔚十分迷茫。按

    理说,自己身体有什么细微变化,本人一定是最清楚的,可柳蔚又问了一些问题,珍珠却全都是一问三不知,它甚至不记得自己死过,两次都不记得,只记得自己晕倒,然后又醒了,它懵懂的依靠本能活着,从未觉得自己有任何不同。“

    眼睛也不知道吗?小黎说变金了。”

    珍珠真的不知道,呆呆的望着柳蔚。柳

    蔚想到咕咕和珍珠老在一起,便走到窗前,去问因为体型太大,进不了屋,只能趴在窗前的咕咕。柳

    蔚和咕咕无法交流,索性中间有珍珠翻译,一通询问后,咕咕表示,它也不知道珍珠怎么了,它就每天和珍珠一起玩来着。

    俩都是孩子,啥用没有,啥都不知道。

    柳蔚撸着珍珠的背毛,想到小黎还提过,那位国师说到什么“伴月翼犬”,这应该是仙燕国的文化,柳蔚捉摸着明天去问问云家其他人。

    因为珍珠掉了毛,很娇气,就非说晚上要挨着柳蔚睡。柳

    蔚本来要答应了,谁知刚刚还一脸慈祥给珍珠喂虫子的容棱,脸色一变,把碗一搁,单手拎起黑鸟,把它丢到窗外咕咕怀里,“啪”一声,将窗户反锁。

    珍珠:“……”

    柳蔚:“……”

    柳蔚无语:“你做什么?”容

    棱面无表情:“它洗澡了?出去玩了多久,都脏成灰色了,还想上榻?”

    柳蔚一听,也是这么个道理,就算她不嫌弃,可房里还有丑丑,小孩子抵抗力弱,是不好挨得太近。

    可就这么扔出去也过分了。柳

    蔚想去看看,容棱一把将她拉回来,搂在怀里。柳

    蔚推着容棱的身子,一本正经的问:“某人好像该睡书房?”容

    棱倾身,在柳蔚唇上咬了一下,道:“申请缓刑。”缓

    刑这个词还是自己教他的,柳蔚觉得好笑,捏着容棱的鼻子,道:“不予通过,去书房。”容

    棱没动,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

    柳蔚早已习惯他这种示弱的注视,非常无情:“你需要检讨,父子俩一起欺上瞒下,不睡两天书房,你不长记性。”

    容棱蹙眉,他躬着背,低头,手穿过她的双臂,将她狠狠压进自己怀里。柳

    蔚被抱得太紧,又没容棱高,被迫要踮着脚,她有些气恼:“容棱,你可别逼我动手。”容

    棱不理,只贴着她耳旁,道:“这次算了,可好?”

    “不好。”柳蔚非常不讲情面。容

    棱也恼了,直接将她抱起来,转身,抱着她去床上。

    柳蔚还做着最后的挣扎,她大声恐吓:“我不会放过你的……”最

    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容棱的唇印上去,把她的威胁全数吞尽。

    厚重的床幔,将床内床外分成两个世界,沉睡在床榻外婴儿床上的小女婴,在这时突然睁开了眼,小家伙迷茫的看了看头顶,耳边回响着啼哭一般的鸟鸣,那是珍珠的声音,它怨念的一直在想办法再进屋。

    小女婴懵懂的慢慢扭过头去,眨巴着眼睛着重看向被反锁得死死的窗户,半晌,粉红色的小眉头蹙了一下,然后,她似梦魔一般的伸手,往前抓了一下,嘴里呢喃,说出了她这辈子,第一句话。“

    狼……”

    丑丑,会说话了。

    

Snap Time:2018-06-18 17:55:16  ExecTime:0.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