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作者:谁家MM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  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第1523章珍珠现在不得了了!(18-06-07)      第1522章您可爱,您说了算!(18-06-06)      第1521章柳蔚夸得这么过,到底想干嘛?(18-06-05)     

第1516章这些完全都是柳大夫怂恿的


    当辛贵妃病怏怏的被抬到青凰殿时。

    皇后是不明情况的。

    太子也不知道怎么说,单手捂着额头,一副三观受到冲击的表情。

    太子端起宫女递来的茶水,先饮了一口。此

    时日已西斜,那跟着前来的年轻太医还有些束手无策,辛贵妃突然昏厥,他也没诊出个究竟,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太

    子看人家太医实在可怜,便道:“此地有柳大夫操持,你回吧。”太

    医如蒙大赦,提着箱笼就要走,柳蔚却叫住了他:“您可是要去红芳阁?”方

    才柳蔚和辛贵妃联手,不光抢了红芳阁的道儿,还把太医都抢来了,眼看着红芳阁那边又手忙脚乱的去太医院请人,她俩心情好得不得了。年

    轻太医愣了一下,想到方才汪嫔也是他诊的,既然辛贵妃这里不需要他,他去红芳阁看看也好,便老实的点了点头。

    柳蔚闻言挑眉,淡声道:“在下学艺不精,瞧不好贵妃娘娘的症,还请先生您主持。”

    年轻太医眼睛眨了眨,过了好半晌,才想到其中关节,有些无辜的道:“那,那下官直接回院里交差可行?”

    柳蔚舒服了,佯装犹豫的思忖片刻,道:“便不耽误先生了。”太

    医:“……”

    好不容易送走太医,皇后正要问情缘由,就见刚刚还人事不省的辛贵妃眼睛一睁,就坐起来了。

    皇后更狐疑了。

    太子觉得一杯茶不够,又让宫人端了一壶过来,再喝了两口。

    “臣妾给皇后请安。”辛贵妃也懂规矩,从软榻上下来,伏身便给皇后行了礼。皇

    后拧着眉,先问:“听闻皇上留宿常缘殿,你怎的过来了?”辛

    贵妃道:“皇上惦念政事未清,心绪不宁,在臣妾这儿也呆不住,便先回了御书房,臣妾思忖着白日皇后差人来请,便趁着天未黑,过来一趟,不想途中却出了些许意外。”三

    言两语,皇后知道了事情经过,她沉沉的拉着脸,半晌未说话。

    太子在旁瞧着,想着母后与辛贵妃多年不睦,辛贵妃却不知为何,这般直率的直接告诉母后她就是故意抢汪嫔的道儿。汪

    嫔身怀六甲,母妃又是后宫之主,闻言应是免不了要斥责辛贵妃几句。

    可天地良心,他方才瞧的明明白白,这些完全都是柳大夫怂恿的,都是柳大夫出的主意!太

    子想替辛贵妃解释两句,毕竟两位长辈真闹起来,他夹在中间也不好过。

    可还未开口,就听他一向明察秋毫,持正不阿的母后,一脸不悦的问:“你就如此轻轻放过了?”太

    子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就

    听她母后斥责起辛贵妃:“她是什么身份,鸾轿?冥轿坐不坐?本宫亲自扎两架烧给她可好?”太

    子都呆了,他母后为什么说脏话!

    辛贵妃似也没想到皇后这般气恼,比她还气恼,先是怔忪,随即眼中便有暖意,道:“她怀了身孕,又佯装作病,臣妾就怕太过,会让她借题发挥,反倒在皇上那儿得不着好。”

    “你怕什么?”皇后皱起眉宇,下颚崩的紧紧的:“皇上若有话说,你叫他来寻本宫,本宫与他说道说道。”

    辛贵妃听着,笑出了声,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皇

    后还压着肚子里的火,扭头看看周围,问:“文清呢?”

    白日差人去叫辛贵妃时,她点名要见小公主。

    辛贵妃道:“臣妾装晕,怕她瞧了担心,让杜鹃带她绕路过来。”

    皇后点点头,算是都了解了,然后一转头,就对上她家长子复杂古怪的目光。

    皇后蹙眉:“你怎的还在?”

    太子:“???”回

    忆一下,皇后才想起来太子果然没说要走,就道:“天色也晚了,你先回,别让太子妃久等,这里母后处理便是。”

    太子带着一肚子疑问与猜忌,迟钝的离开青凰殿。

    他一走,殿里就是女人的天下了。皇

    后很不满意,她盯着柳蔚道:“让太子去,便是给你撑腰,怎能让她得了便宜?本宫是不知晓她的鸾轿竟是同一品贵人相同大小,若是知晓,本宫定得要她滚下来,自个儿爬回宫去!”柳

    蔚一脸无奈,道:“她可怀了身孕。”

    皇后凝色:“还不知这肚子里的,是人胎,还是妖胎。”

    这话说的就露骨了,果然,皇后说完,就看向一边的辛贵妃。

    因为同病相怜,都是被那不起眼的汪嫔算计过的,皇后现在待辛贵妃倒是没了最初的成见,可毕竟也不是朋友,自个儿知晓的机密,肯定不能张嘴就说,鲛人珠的事,也必然不能声张。还

    好辛贵妃也只以为皇后是气急了,说了昏话,但她也意外于皇后的率直。向

    来高高在上的一国之母,原来也不是那么难以亲近,至少,在生气时,也是会发火的。没

    过一会儿,杜鹃将姗姗来迟的文清公主带来了,文清公主不知路上的纠葛,或者说她年纪太小,即便看到了,也理解不了。见

    了皇后,小公主沾沾自喜的给皇后炫耀她的新裙子。

    皇后宠她,自然张口就说:“好看,真好看。”

    若是平日,小公主就满足了,可今日被她母妃泼了冷水,她没那么好哄了,就特别严肃的追问皇后:“母后,是清儿好看,还是裙子好看?”

    问完怕她母后说是裙子好看。连

    忙暗示:“是清儿好看吧,清儿是不是比裙子更好看?”皇

    后听着发笑,揉着小丫头的脑袋道:“是清儿好看,清儿最好看。”文

    清公主满意了,今个儿盼着来青凰殿,盼了一整天,就是为了等她母后这句认可。

    让宫女珊儿与杜鹃带着文清公主去外殿玩,皇后别有深意的与辛贵妃说起了文清公主落水,是与汪嫔有关的事。说

    完后,她就兴致勃勃的盯着辛贵妃脸,仿佛只要辛贵妃承认了自己有眼无珠,养虎为患,她就能多吃一碗饭。

    辛贵妃如何瞧不出皇后那点小心思,但知晓汪嫔不止对自己下催例的药,还对文清施以毒手,她抑制不住的盛怒起来。这

    世上没有哪一个母亲,能容忍别人伤害自己的孩子!

    

Snap Time:2018-06-18 17:55:44  ExecTime: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