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作者:谁家MM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  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第1523章珍珠现在不得了了!(18-06-07)      第1522章您可爱,您说了算!(18-06-06)      第1521章柳蔚夸得这么过,到底想干嘛?(18-06-05)     

第1518章说干就干!!


    这段古志,是后人对那段流传于先古时期的文明进行的记载,记载的来源已无从考究,但内容,却非常有意思。

    彼一生于林之夷,族与物睦,或相太亲,且成契,物信人,人近物,人始以物与造物之才应,推节气候,水旱灾眚,后丛民,以其首瞻,时移世异,夷为称神也。意

    思就是,有一个生长于山林野牧之地的民族,族内众人与动物比邻而居,或是双方太过亲近,不知不觉,便形成了一种默契,动物信任人,人也亲近动物,人开始通过动物与大自然的一些本能反应,推算气节气候,天灾人祸,后来附近的山民便开始以这个民族马首是瞻,随后,这个民族便被称为了神族。

    但实际上,因为一开始思想蒙化,坐井观天,那山族中人其实是很落后的,所谓的称神,也只是范围局限的一种崇仰,而那个民族在没有找准种族定位前,是叫做狼族。

    狼为群居动物,性凶猛,对挚爱忠贞,这是一种美好愿望,民族的首领,希望自己的族人能同时拥有狼一样的品性,与狼一样的悍气。古

    志只有半页,后面便是介绍狼族与伴月翼犬的关系。人

    人皆知,狼喜欢嗥叫,尤其喜欢对着月亮嗥叫,狼与月,密不可分,忠与犬,同样密不可分,伴月翼犬的名字,由此而来。

    而这只伴月翼犬,说的却是一只由族中晚辈豢养的雀鸟。

    那是一只说不出品种的怪鸟,眼睛是金色的,身形高大,美丽鲜艳,那只鸟做出的最大贡献,便是救下了整座山中,一千九百名生灵的性命。夏

    暑,日烧其枯,火延广,一山荒矣。

    一个炙热的夏季,太阳烧着了干枯的树木,引起了一场山林大火,火势蔓延之大,烧了足足二十天,整片山都荒了,但人却一个没死,全因为那只雀鸟提前洞悉大难,带领所有人紧急撤离,一些不相信雀鸟示意的人,本不打算走,最后却是碍于狼族首领的权威,不得不跟着撤离,事实证明,他们捡回了一条命。雀

    鸟不止救了人,还救了生于山中的所有动物,它被称为仙鸟,神雀,而这只雀的后代,据说,协助了仙燕国的始祖皇帝,创立了不朽的帝国。可

    以说,是这只雀鸟的威名,使得名不见经传的狼族,被越发神化。

    而一次的神化,造就的就是更多的所谓传言。有

    人说神族人个个精通兽语,能驭兽而战,与天地沟通。有

    人说神族人就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拯救百姓于水深火热。还

    有人说,他们根本就是神,所谓的族,只是一个笼统,其实那片山林,就是所谓的瑶池仙境。此

    起彼伏的流言,将这个原本平平无奇的山中民族,吹嘘成只手遮天的通天大能,其中究竟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已经无从考究,但五老爷这位朋友,是位对旧史非常感兴趣的学者,他抽丝剥茧,翻查不少孤本善文,最终得出了这么一个与正史描述最为接近的过往。柳

    蔚将这半页手札看了又看,其中关于那神雀救人的段落,更是反复研读,看完后,她仰头,问向容棱:“你认为呢?”

    容棱在她旁边,将那本手札拿过来,前后几页也翻了翻,却都是些凌乱的草药名,再没有与狼族的相关内容。

    “或许……”沉吟许久,容棱才道:“是该再去一次国象监。”

    不过他又补充:“我同行。”

    之前没同意柳蔚再访国象监的决定,就是担心她会涉险。可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要寻找答案,国师那里是唯一的捷径。

    能精准的叫出“伴月翼犬”四个字,国师知晓的,肯定会比这手札中描述的多,那他同行,也只是尽量将危险指数降到最低。

    柳蔚一个人去,他不可能放心。柳

    蔚倒觉得容棱太小心了,那个国师她上次看过,一头白发,都得病了,看起来也细胳膊细腿的,又没什么武艺,还能跟她动手不成?

    不过容棱做事总是考虑周全,她早已习惯了。

    反正,不管做什么,他都是为了她好,她知道。

    说干就干,第二天,柳蔚和容棱就大摇大摆的去了国象监。国

    象监的外殿是道观制,每日辰时二刻开门。

    柳蔚夫妻到的时候,国象监门外已经等着不少零散善信,等门打开时,善信们鱼贯而入,柳蔚与容棱也混迹其中。“

    来都来了,我去上柱香。”柳蔚小声道:“上次借了三清祖师的势,骗他们掷杯,怪不好意思的,我去认个错。”

    这回是真的认错了,柳蔚先给三尊法相磕了头,又虔诚的进了香,再起来时,就看到容棱走到了她身后。

    香堂烟重,容棱本来在外面等,怎么进来了?柳

    蔚正想问他,就见他咳了一声,低眸,抬指摸了摸高挺的鼻梁。

    柳蔚愣了一下,往堂外看去,就见不知何时,香堂窗户边,紧紧促促的围了不少小道士,这些小道士手里都拿着拂尘,一看就是刚下早课,要去用膳,他们你挨着我,我挨着你,都往里头张望。柳

    蔚听到其中一个小道士问他同伴:“是那位居士吗?就是他连掷十数次圣杯?”

    同伴则十分笃定的点头“对,就是他,他化成灰我都认得,我那天亲眼看见了,他就是长这样!”

    柳蔚:“……”

    小道士们发现正主看不过去了,又连忙一窝蜂的跑走,就像被雷风惊起的麻雀,看得柳蔚哭笑不得。柳

    蔚笑着对容棱道:“他们怎么这么可爱。”

    话还未说完,就见前路被堵了,抬眸一看,一位中年道人立于此,一脸严肃的盯着他们。柳

    蔚认得他,正是那日领她给法相磕头,还给她掷杯的那位。

    柳蔚刚要开口问好,那道人却率先问:“二位居士今日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柳蔚笑道:“路过便来进香,顺道拜访国师大人,道长不欢迎吗?”道

    人沉默的盯了她一会儿,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道家广开善门,自是欢迎,只是,乍见居士,小道今晨的早膳,是不用了。”

    意思就是,我嘴里虽然说欢迎你,但看到你来,我饭都吃不下了!

    

Snap Time:2018-06-18 17:55:34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