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作者:谁家MM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  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第1523章珍珠现在不得了了!(18-06-07)      第1522章您可爱,您说了算!(18-06-06)      第1521章柳蔚夸得这么过,到底想干嘛?(18-06-05)     

第1519章所谓尸鬼,是您的父亲


    国象监后殿的生笙堂内,匆忙的小道士传信而来,惊醒了正盘腿冥思的白发青年。

    国师睁开双眼,生白的眉宇稍稍一抬,眸光看向门外来人:“谁?”

    小道士低首禀明:“汝降王府的那两位官将,就在前殿,说是特地来拜见大人您的。”国

    师沉吟片刻,脑中掠过无数思索,最后起身下榻,一边套起道袍,一边往外走。一

    刻钟后,容棱与柳蔚被带到了前殿靠东的竹亭里,那里,国师已在。就

    如方才那道人所言,柳蔚也从国师眼中看到了对自己的不欢迎,她毫不在意,反而面带微笑。

    “此刻日头还早,是否打扰大人清修了?”伸

    手不打笑脸人,柳蔚头话说得漂亮,国师也不好发作,只沉沉的道:“无妨。”意

    思还是打扰了,但他宽宏大量不计较。柳

    蔚再次说道:“今日前来,实则是为一起私事,还请大人相助。”

    国师狐疑的看她一眼,不动声色的反问:“是汝降王府之事?”柳

    蔚摇头:“是在下之事。”

    国师扬起眉毛,表情变得微妙。说

    到底,他现在会坐在这里,看的就是汝降王府的面子。

    柳蔚知道国师不喜欢他们,听说与汝降王府无关,肯定得撵他们走,所以趁着国师还在斟酌如何拒绝不伤和气,她先发制人:“在下进京之前,曾于京郊明月镇落宿,宿时闻乡音笑谈,称镇中曾闹尸鬼。”

    国师一生奉神、敬神,一听鬼神之论,倒是有些好奇柳蔚接下来要说的内容了,他浅浅点头,随口道:“京郊四野,乡镇颇多,一些民间志异也此起彼伏,流传甚广,明月镇的鬼神军,清风镇的刘喜娘,本官也略有耳闻。”

    倒是还有脸提刘喜娘。柳

    蔚冷笑一声,在国师看过来时,笑意又变回亲切:“那大人以为,尸鬼也好,鬼神军也好,甚至那刘喜娘也好,都是切实存在的吗?”这

    话可说到国师痒处了,国师喜欢的,就是像别人推销封建迷信,他点点头,语气分外笃定:“乡野传说,大多虚虚实实,其中多数为假,但有些却的确属真,明月镇本官也去过,那里是由乱葬岗而改,说有尸鬼存活,并不足为奇。”柳

    蔚又问:“那刘喜娘呢?”国

    师看了她一眼,再说道:“冤魂索命,是位可怜人。”说完,又问:“你向本官求助的事,便是想知道那刘喜娘之事?”柳

    蔚却摇头:“在下想问的是鬼神军。”

    国师皱眉:“问什么?”“

    明月镇口口相传,称镇前为聚尸之所,阴森恐怖,尸鬼衍长,而鬼神军奉皇命镇压,最终受尸鬼所害,化为阴兵,镇守一方,在下想知道,这些,可都是真的。”国

    师闹不清楚她的意图,在回答之前,先反问:“真又如何,假又如何,阁下不辞千辛,来向本官求问,便只是想证实一桩乡野轶闻的真假?”柳

    蔚摇摇头,依旧笑着:“还请大人先告诉在下真假。”国

    师皱了皱眉,沉思了许久,才道:“半真半假,有真有假。”

    “朝廷军为真,鬼神军为假,新嫁娘为真,尸鬼为假,可是?”

    国师盯着她,心里隐隐有种正在被套话的感觉,但这些乡间志论从来都是以讹传讹,他又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想

    了想,他索性说了重话:“先生若只想找人闲叙侃聊,恕本官无暇相陪。”国

    师说完,便真要起身离开。

    柳蔚此时又道:“大人是明月镇人,对吧。”国

    师离开的身形猛地一顿,神色危险的眯起双眸:“什么?”

    “您是明月镇人,被令师拾回收养前,您就是在明月镇出生的,明月镇有两则鬼话,第一则,是说一位绣娘被好赌的父亲嫁给一名屠夫,新婚当日,绣娘逃婚而出,上了乱葬岗,最后被尸鬼所害,接连追赶而去的屠夫一家,也尽数落入了尸鬼之口。”

    顿了一下,又说。“

    第二则,说的便是尸鬼横行,令朝廷不得不点兵平乱,故此,有个皇廷军镇压尸鬼之论。”

    国师表情非常不善:“你究竟想说什么?”

    “数日前之事,大人应当还历历在目,那日在下说了个谎,那位被在下称之为刺客的小童,实则,乃在下的儿子,而犬子在那日上午,是见过大人的,在出皇宫的道上。”国

    师重新坐下来,紧盯柳蔚的双眼:“那位小童之前由纪太傅所领,好像是纪家的娃娃,而二位又声称属汝降王麾下,当日本官便知晓,该是那娃娃误闯后殿,被役卫所困,太傅求助昔日学生汝降王,才有了后头之乱,倒没想到,你与那孩子,还有这层渊源,那么人你们已带走了,如今又要说什么?”

    “说大人您。”柳蔚直言不讳:“在下既然坦言了与那小童的关系,那大人应当不难联想到,在下与纪太傅又是什么关系,相信大人更清楚的是,纪太傅与令师,又是什么关系。”

    那日国象监的车路过宫道,恰闻宫人询路,说纪太傅回京,马车却途中坏了,求问他的车,可否带纪太傅一程,国师欣然同意,实则他与这位致仕多年的老太傅并不熟悉,可却听教养他长大的恩师多次提起,那早亡的老和尚,与纪太傅,曾是挚友。

    如此一来,自己的身世会被面前之人知晓,就不奇怪了。必

    然是纪太傅说的。

    可那又如何,英雄不问出处,他脱离佛门,成道家弟子,再受皇命所邀,建立国象监,位极人臣,这些都是他靠自己的本事做到的,谁又能多说他半句?国

    师傲然道:“然后呢?”

    知晓他出自明月镇,又能怎么样?“

    那位新嫁娘……”柳蔚声音很笃定:“是您的生母。”

    国师眸色越发生冷:“继续。”

    “所谓尸鬼,是您的父亲。”

    这回国师终于怒了,他一拍石桌,猛地站起来。意

    识到他要动粗了,柳蔚身畔的容棱拔身而起,腰间利剑已然出鞘。

    柳蔚拉住容棱的手,让他冷静,抬头看着国师盛怒的脸,叹息道:“今日前来,并非想揭大人疮疤,往事已矣,前人如何,更不该由后人承受,在下说有一事请大人相助,也是真的,还请大人坐下,咱们慢慢谈。”

    

Snap Time:2018-06-18 17:57:17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