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作者:谁家MM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  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第1586章自己的心声,竟然被此人窃听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爷,重重有赏!(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会护你周全!(18-07-27)     

第1521章柳蔚夸得这么过,到底想干嘛?


    柳蔚的话,让原本还能保持冷静的国师面色大变。

    被人看透的感觉很不好,国师皱紧了眉,声音阴冷刻薄:“你知道什么!”柳

    蔚不知道全部,但这不妨碍她根据前因后果,胆大假设。

    京城人杰地灵,官宦成群,是整个仙燕国最核心的帝都,皇城建造于此,皇上稳坐于此,这里是权力的中心。

    可有明便有暗,光鲜亮丽的表象下,充斥的腐朽与污秽,是不可避免的。

    远的不说,西进县苏家,苏怀欣,也就是那位红颜薄命的红粉姑娘,她的父亲,当初便是得罪京中权贵,才落至家破人亡的地步。

    权力何其重要,柳蔚能理解国师的心情,他就像是另一个苏怀欣,但当初的红粉姑娘比他可怜,她被卖入青楼,让坏男人骗身骗心,最后甚至落了个不得善终的下场。反

    观国师,他运气好,被佛门高僧带走,幼年吃斋念佛,即便清贫,却没受过半点侮辱,可他自己想不通,他记恨着生母的亡故,调查出了当年的旧事,于是他杜撰了一个皇廷军,因为在那时,他就知道,在皇权面前,抛弃母亲的生父,将女儿卖给恶男的外祖父,对母亲施暴鞭打的继父,这些人看似强大,只手遮天,但在皇权面前,他们其实都是蝼蚁,都是大人物能一手碾死的小臭虫。

    所以在他心中,道士法师治不了尸鬼,但朝廷军可以。

    权力,几乎无所不能。

    正因为意识到权力的重要,他还俗归民,再扯了佛家道家的大旗,让自己变成了手眼通天的国师大人。而

    现在,他又不甘于此了。五

    年前,他衍伸了鲛人珠事件。当

    国师不如当皇帝,他做不了皇帝,但他能操控下一个小皇帝。

    母亲的旧事是他多年的执着,他将自己不完整的家庭,怪罪在当年的始作俑者身上,或许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很渴望母爱,但他没有,于是对母亲的思念,促使他带着这个遗憾,做出了一件又一件,利欲熏心的坏事。柳

    蔚简短的一一说出,每句话都像一把刀,不过一会儿,已将国师刺得鲜血淋漓,千疮百孔。

    愤怒中,仙风道骨的白发青年,已是浑身发抖。鲛

    人珠是什么,是一个传说,是一个志怪话本中杜撰的小故事。

    从计划研制鲛人珠开始,国师就在作恶,但他并不为此心虚,因为没人有证据制裁他,我说我在制作一种叫鲛人珠的秘药,你信吗?

    不,当然不信,那不是故事里假编的吗?是

    的,所有人听到的第一刻,都会认为那是假的,没有切切实实的尸体堆砌在你眼前,这种荒谬言论,根本得不到支撑。柳

    蔚现在还没有提到“鲛人珠”这三个确凿的字眼,但他暗示了国师,也就等同于表明了,她是“鲛人珠事件”的知情人。

    国师的愤怒来自于柳蔚对他身世的剖析,对他各年龄层心态转变的描述,但鲛人珠,抱歉,他真的不在乎。

    盛怒的面孔在短暂的自我调整后,再次变为平静。柳

    蔚注意着国师的面部变化,她直接问:“在下说的,您承认吗?”

    四周寂静,远处的三清正殿前,香火袅袅,人来人往。国

    师有一阵子的沉默,半晌之后,他露出了一个不常做的,清浅又隐晦的笑容:“所以?”

    这里只有三个人,这里是安静的,当面对质,国师并不害怕,对方劈头盖脸把他的过去一一甩出,他就没脾气吗?不

    ,他有脾气。

    睚眦必报是他的性格,否则,也不会到现在,还记挂三十年前的旧事。

    哪怕当年涉案人员早已通通死去,但他,就是放不下。这

    就是承认了。柳

    蔚并不意外,从发现这国师与钟自羽相似时,她就知道,这人的有恃无恐,迟早会来。

    不知道为什么,想着想着,有点想打钟自羽一顿了。

    国师的笑容带着张狂与讽刺,目光又如钉梢一般,狠狠扎在柳蔚身上。柳

    蔚有了第一个答案,将话题转到了此行前来的第二个目的。

    “汪嫔已经怀孕了,想必里头,也有大人不少功劳。”

    国师面沉如水,讲到细节问题,他却不会多言了。柳

    蔚见他慎重起来,也笑了一声,转了话音:“虽于大人相交不多,但交浅言深,在下对大人,确实有几分佩服的。”

    这话国师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但他谨慎的盯着柳蔚,总觉得这人突然又夸他,必然还是不安好心。刚

    夸他可爱,扭头就把他的秘密全扒光在阳光下!柳

    蔚这回是诚心诚意的:“大人年少贫苦,却在认清自己要的是什么后,为此付出努力,白手起家,其中艰辛,想必是不足为外人道的。”

    这是夸奖他心志坚定,有勇有谋?

    国师还是觉得这里面有坑。

    “想必除开您母亲之事,在这世上,还有一事,是让您遗憾的吧,您是真的喜欢佛学,或还有道学,在下从您时不时抚摸发丝的动作,能瞧出您对这一头白发是满意的,尽管我很想告诉你,你可能患了一种叫白发病的病症,就是类似于白化病……算了,这个容后再议,但我瞧得出,您因为这头白发与传说中的神灵极为接近,而沾沾自喜着,如此说来,您是信佛,也信道的,或者这两者论调上会有相悖,但不可否认,您没有辜负十数年的佛家生活,也没有辜负其后拜入的道家宗庭,您需要国师的身份,因为您需要权势,但您心中应是渴望有朝一日,能真真正正出家的,对吗?”

    不得不说,柳蔚这话,再次戳到了国师的心坎。可

    越是如此,国师越发不安。夸

    得这么过,到底想干嘛?

    然后柳蔚就说了:“您阅遍古迹,博览群书,佛家的名言,道家的古训,您都一清二楚,您相信鲛人的智慧是真实存在的,您相信世间真有神仙,您是佛教道教的虔诚信徒,那想必您,对数千年前仙燕国曾流传一时的神族言论,也是有所关注的吧。”来

    了来了,果然来了。国

    师一脸,我就知道,果然是这样。

    他冷起面孔,这回却是咬死了不承认:“本官不知你在说什么。”

    那日的小童与黑鸟同行,小童是眼前这人的儿子,那黑鸟与其必然也有关系。

    所以,不能告诉他们那黑鸟极有可能就是伴月翼犬!

    神族什么,听都没听过,别套话了!

    

Snap Time:2018-08-21 16:36:02  ExecTime: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