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全文阅读

作者:虾写  贼警最新章节  贼警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贼警最新章节第五百八十一章十月(18-02-11)      第五百八十章苏之殇(18-02-11)      第五百七十九章手刃仇人(18-02-11)     

第五百七十九章手刃仇人


    迪兰道:“这就是你要了解的真相,大菠萝遇害的真相,全部的真相。顺便说一句,我是反对杀死大菠萝的一方,我本人很尊敬他。同时我也很担忧MI6知道真相后,会对我们的合作关系产生怀疑。”

    苏诚道:“实际上你们并没有怀疑。”

    迪兰摇头:“不,有怀疑,只是我们能互相谅解,目前局势我们也必须互相谅解。”

    苏诚问:“MI6知道恐袭和你们有关吗?”

    迪兰回答:“这就是大卫多事了,大卫经过一些调查,发现了端倪。MI6得知后非常惊恐,他们知道这件事太严重。我们从来没承认过自己身份,我们是黑色人员,即使被捕,美国也不会承认我们的身份,我们也有其他的身份来接受一切惩罚。但是MI6不一样,在塘鹅中他们陷的太深,多个国家的高层都知道MI6正在控制塘鹅。阿拉拉无奈被拉出来当了替死鬼,法国恐袭因此落下帷幕。遗憾的是虽然我们全力围剿恐怖鬼,但是能加入鬼团的人确实不一般,我们没有最终消灭他。不过我们相信以他的身份说不出让大家信任的话。毕竟无数人都喜欢将各种我们干过的,没有干过的坏事栽赃给我们。”

    迪兰看左罗:“左警官,你一直是我们注意的对象,你是A市警方新生代的代表人物。虽然不够聪明但是已经足够厉害了。不过相比吊死鬼,你对我们的影响微乎其微。你现在应该憎恨的人是苏诚,苏诚为了自己目的,订死了吊死鬼三大行政官。不瞒你们说,我们在吊死鬼团伙内的盟友已经取得了吊死鬼硬武力的控制权,切断了马局、欧阳长风对外的联络手段。或者应该说,他们的联络人已经更换成我们盟友的亲信。”

    迪兰道:“朝好的方面看,他很就没有作用。他会因为背叛付出代价的。他误会了我们的目的,他认为我们的目的是操控A市罪犯团体,实际上我们的目的只是打击吊死鬼,对他构建的蓝图没有兴趣。苏诚,没有看错你,你的表现让我们刮目相看。我们也理解为什么雷特有那么强烈的意愿想吸收你。”

    迪兰看向阿伯伯:“苏诚,你现在还有最后一个目的,他在这里。”说罢,抽出手枪打开保险,将手枪放在阿伯伯的脚部病床上,自己礼貌的点头,朝无菌房间走去,打算离开病房。

    左罗突然暴起,一个箭步上去,拿起手枪,对准迪兰的后背:“别动。”

    迪兰转身,微笑看着左罗,问道:“你要杀我?”

    “不,我们要安全离开这里。”

    迪兰道:“我说过你们当然可以安全离开,但是在此之前你们要去荷兰。而后MI6会接管你们。放心吧,MI6现在的作风和他们的政府一样软弱无能,不会杀死你们。同时他们也难以让背负了这么多秘密的你们目田活动。等数年,MI6完全处理塘鹅之后,你们就可以重见天日。注意,是数年后,而不是现在。如果你以为要挟我能活着离开,那你就大错特错了。MI6不会放纵你们不管。”

    “我只知道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苏诚左走一步,挡住了射击线路,看着左罗,伸手:“把枪给我。”

    左罗摇头:“他在虚张声势。”

    “你个白痴,把枪给我。”苏诚怒道。

    你个白痴?左罗心中一颤,看苏诚,苏诚完全不为所动:“把枪给我,要么你杀了我,再杀他。你不会理解大菠萝对我的恩情有多重,我从一出生就因为阻挡某些人利益而被拐卖,因为还是某些人上位的筹码,本身就是个悲剧。我到了英国已经自暴自弃,这世界没有爱我的人,也没有我爱的人。我坚定了只为自己而活的信念。直到我成为大菠萝助理,才感受到温暖,亲情,他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让我的世界不再只是黑白颜色。”

    苏诚伸手,握住枪管,开始用力。左罗坚持一会并不放松,而后一咬牙放开了手。苏诚拿了枪,走到病床前,对准阿伯伯。阿伯伯看着苏诚:“对不起,我对自己行为道歉,谢谢你。”说罢闭上眼睛。

    “不接受道歉。”

    枪声响起,苏诚连续扣动扳机,阿伯伯身体在病床上跳动,跳动,一直到子弹打光苏诚还红着眼扣动扳机。左罗走过去,握住手枪夺了回来:“好了,他已经死了。”

    迪兰一直在杀菌小房间门口,这时候开口道:“苏诚,你报的仇远不止这些,当时阿伯伯已经进入了病痛的末期,决定安乐死。但是因为你在A市突然出招,让他只能硬撑到今天。每天有十多个小时他疼痛到昏迷,又因为疼痛醒过来。我们要加大药量被他拒绝,他说再增加药量,他就活不了多久,他死了,就没有价值了。他是为了让你复仇而痛苦的活着。你已经折磨他很久了。”

    迪兰停顿许久,道:“你们冷静一下吧,我在外面等你们。但是我劝告一句,这样就可以了,如果你还要对尸体干什么,我们不会袖手旁观。你尊敬大菠萝,我们尊敬阿伯伯。”

    说罢,迪兰通过杀菌室,到了病房外。

    左罗凭借力气压住苏诚持枪的手,在苏诚耳边正准备提醒:他不会留我们活口。但没想到一向冷静的苏诚情绪接近崩溃,放开了手枪,双膝跪地,双手抓了头发哭泣了起来。两年多了,为了达成这个心愿,苏诚什么都干了。

    左罗不再说什么,后退两步,看着苏诚发泄的哭泣。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对于苏诚这种理智之人,难得有那么一份让他落泪的感情。左罗也理解了为什么苏诚要夺枪杀人,苏诚已经等待太久,自己抢枪,让他原本复仇之路多了波澜,他再也经受不了波折和考验,无论花费什么代价,他必须再最接近复仇时候完成复仇,因为他担心再也没有机会,否则苏诚即使活着,也会抱憾终身。

    有时候人需要做一些不理智的事,以表示他还是人。

    ……

    苏诚作为一位理智的人,在复仇之后失去了理智,左罗很难想像苏诚会婆婆妈妈近半小时,其悲伤,痛哭,缅怀等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以至于最后左罗将苏诚从地上拉起来时候,苏诚双脚酸麻,无法站立。

    “你给我清醒点。”左罗扶住苏诚道:“他们不会留我们活口。”

    苏诚颓废神情,眼神迷离,如同梦游一般,看了左罗好一会,如同不认识一般,好久才回了点神,但是开口说的话和左罗提醒完全无关,苏诚道:“你知道吗?大菠萝最喜欢坐绿色的厢车,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绿色代表生命,他喜欢被绿色包裹的感觉。”

    左罗拍苏诚的脸:“你给我醒醒。”

    女黑衣人进入房间:“两位,我们准备了一些简单午餐,用餐之时,我们会将细节告知两位。直升机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我们午饭后出发。现在两位请和我到外面用餐,我们也想和自己的战友告别,收殓他的遗体。”

    左罗点下头,扶了苏诚离开房间,出房间楼梯边就放置有桌子,上面有食物。确实很简单,意大利烩饭加鸡扒,外加一瓶矿泉水。

    苏诚落座后仍旧是失神状态,左罗看见几名黑衣人拿了一口纸棺木进入阿伯伯的房间,包括迪兰在内的四名黑衣人一起向阿伯伯敬礼,而后将阿伯伯尸身抬放到纸棺木中抬走。二楼除了监控没有其他人,左罗拿了盘子走到窗户边朝外看,白色小楼外停着两辆小货车,六七名黑衣人正在将小楼内一些东西搬运上车。

    左罗道:“他们要抛弃这个据点……也对,虽然和MI6是盟友,但是之间并不是完全信任的。苏诚、苏诚……你M的回神,喂……我们去荷兰是必死无疑……看着我,看着我……”左罗抓了苏诚头发,逼迫苏诚和自己对视。

    苏诚神智游离:“我现在没心情想什么。”

    左罗在苏诚耳边道:“你不用想,你听我说,到了荷兰,我让你跑,你就拼命的跑,知道吗?什么都别管的拼命跑,明白?”

    苏诚看左罗:“也不管你?”

    “绝对不要管我。”左罗道。

    苏诚道:“怎么可能,如果我让你跑,你会不管我的拼命跑吗?”

    左罗道:“我会,但是你只是头脑好用,你没有把握动态环境的能力。去银行他们人肯定不多,我能拖住一会,明白吗?你必须要跑掉,你跑掉才可以将一切公之于众。”

    苏诚看左罗:“也可能凭借此捞取自己利益。”

    左罗道:“我相信你还有一点良知。”

    说话到这,楼梯传来脚步声,迪兰和两名黑衣人上楼,黑衣人进入阿伯伯的病房,开始收拾里面的东西。迪兰走到两人面前坐下,拿出几张纸给两人道:“事情粗略已经说过,这是细节,存东西的人是苏诚你的同学,你拜托她帮助你,她每个月会将你发给她的信息收纳到金库的闪存中。按照计划,如果你一个月没和她联系,她就会将闪存公之于众。但是出了意外,她生病死亡……”

    迪兰继续讲解,他们要乘坐汽车到银行附近,走过两条街和银行门口MI6的人汇合,苏诚单独进入金库,苏诚用指纹解锁拿到闪存。苏诚出来后,暂时不将闪存交给MI6,而是跟随MI6前往距离银行十到二十米外的汽车。迪兰的人在苏诚出银行后将会离开。接下去一切顺其自然。

    左罗询问目的,迪兰告诉左罗,MI6会发现闪存被拷贝过。左罗问,这和之前计划似乎不太一样,自己和苏诚应该和MI6与迪兰的人一起走。迪兰告诉左罗,计划本来就是这样,但是雷特要求在银行附近交接苏左,迪兰猜测雷特是担心迪兰他们会伤害苏左,所以临时提出要求。

    可以明显看出苏诚完全没有在思考,他并非处于悲痛等负面情绪影响而无法思考,他表现出一种疲惫之感,懒的再思考,厌恶思考的情绪。

    左罗很无奈,没有办法。午餐草草用完,不过十点多,两人在迪兰陪同下到了二楼的停机坪,并且都被戴上手铐。迪兰目送两人上直升机,拿出手机:“让大家加速度,MI6傍晚就会光临这里。”

    ……

    北欧距离荷兰不远,其实欧洲互相距离都不远,欧洲版图只比加拿大略大一些。从北欧前往接近中部的西欧荷兰,相当于跨越一个省。十点三十分乘坐直升机,中间起降加油一次,下午不到三点就到达了荷兰。左罗内心有些困惑,为什么要这么赶呢?苏诚状态很差,完全不在意这些细节。

    直升机停靠地是一栋大楼停机坪,已经有两名黑衣人等待,他们陪同苏左进入电梯。左罗发现电梯畅通无阻,并且到一楼出门口都未发现求救机会。一楼外一辆黑色轿车在等待,左罗左右看,被一名黑衣人口袋手枪顶住腰间,左罗无奈上车。汽车开走,再来一辆汽车,两名黑衣人上车跟随苏左车辆。

    左罗很惊讶副驾驶位是熟人,曾经陪同阿伯伯前往A市一名保镖,左罗记得他的名字叫吉米,曾经被左罗拘押审讯过。吉米礼貌道:“左警官,苏顾问,别来无恙,你们的工作很简单,但是我要提醒你们,不要有太多的打算。一会下车后,你们要走过两条马路,两条马路都在我们控制之中。相信我,这时候你们在街头死亡,MI6一定会协助我们掩盖一切,没有人想惹麻烦。我们最好安静的把事情做完,这样对大家都好,对吧?”

    苏诚懒得回答,头靠到一边窗户上,看着外面。左罗点头:“当然,我还要戴着手铐?”

    “是的,苏诚不用。”

    五分钟后汽车停靠路边,这里是海港区,建筑不高,人也比较稀少。吉米拨打电话,而后慢慢等待,听电话可以知道MI6的人很恼火吉米临时通知地点变化。显然直升机起飞后,迪兰给MI6是错误的地点,直到到了荷兰附近,才告知MI6真正的地点。

    大约四十分钟左右,吉米接到电话,打开苏诚的手铐,汽车门被拉开,两名黑衣人将苏左拉出车外。一名黑衣人将左罗的西装挂在手铐上道:“走吧。”

    

Snap Time:2018-07-22 12:44:57  ExecTime:0.162